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

升级SVIP无限免费下载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尾声】

陈诗羽和程子砚穿着整齐的警服,并肩走在医院的过道中,英姿飒爽,吸引了周 围医护人员和病患的目光。 打开许晶的特护病房房门,许晶还像往常一样,在病床上一动不动。透明的胃管 从她的鼻子进入她的体内,雪白的被子盖在许晶的身上,几根电线从被子下面钻 了出来,连接在病床边的仪器上。仪器均匀地发出「嘀嘀嘀」的响声,屏幕上的 心电曲线有力而平稳。 陈诗羽和程子砚拉过两把椅子,坐在许晶的身边。陈诗羽翻开了笔记本,...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十案 继父之爱】

今天把过去的日记都翻了一遍。 没有想到,日积月累,我写了这么多字,记载了这么多回忆。 还记得和史方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告诉他我有写日记的习惯,但从来没有给别人 看过。于是他向我约定,以后也会养成写日记的习惯,然后我们就可以交换日记 了。那时候,他还摸了摸我的头发,害羞地说自己文笔不好,到时候我可不要嫌 弃。 结婚后的第一个星期,他的确给我看了一篇日记,那时候我很开心,但并没有把 我以前的日记给他看,...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九案 直播至死】

我们家不允许买任何玩偶。 他一直都不太理解这件事。 他这个人,有时候细心,有时候也粗枝大叶。我猜,他或许从没注意到,家里其 实是有一个玩偶的,它就锁在那个抽屉里。 那是我小时候的玩偶。每个听着妈妈呜咽声的夜晚,它都陪伴着我。 我感到生气和难过的时候,就把它想象成那个男人的模样,狠狠掐它,打它,对 它发泄。但每次打完它,看着它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我又觉得它很可怜。它更像 是我的妈妈,就算已经伤痕累累,...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八案 蜂箱人头】

前几天,鑫鑫又被打了,这次很严重,还住了院。 我又去劝了鑫鑫,尽早脱离苦海。在劝她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她如果脱离了苦 海,那么我呢?我又该何去何从? 回来后,我和他说了这件事,他却只是关心他的兄弟伤得重不重;说到家暴,他 却说那只不过是人家的家事罢了,说什么车祸当然要比小两口吵架更严重。 那天夜里,我气得没有睡着觉。 今天,我听见了他和赵达的通话。屋子里很安静,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很大,我 清清楚楚...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七案 她在床底】

最近照镜子的时候,我会发呆。 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梁,疏疏淡淡的眉眼,有点古典。 有人说过,我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长相,像是《红楼梦》里走出来的姑娘。 小时候,也有人这么说过妈妈的。 原来的妈妈,总是微微笑着。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的眼神里再也找不 到那种恬淡的快乐,取而代之的,是不安和恐惧。每次他还没回家,她的脸上就 已经是这样的表情。 那时候不懂,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对他而言,妈妈不过是顺风...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六案 白昼灵车】

这一篇,是纪念奔驰的。 不,是悼念奔驰的。 女儿是我现在精神的寄托,而在女儿来到这个世上之前,我的精神寄托是奔驰。 奔驰是一条流浪狗,但是当我看见它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有缘。虽然因为长时 间的漂泊,它的毛很脏,但是它那乌溜溜的大眼睛非常干净,似乎可以看透人 心。一时间,我似乎想起了我的过去。 在一个垃圾桶的旁边,它显然是在找吃的,已被冻得瑟瑟发抖。它看着我,似乎 在乞求着我的爱。我把手中的手抓饼递...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五案 口缚红绳】

当我提出明天请一天假,去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时候,他似乎很开心。 我想,他一定是以为我彻底放弃离婚的念头了吧。 1 回龙番的过程中,陈诗羽迅速地看完师弟发来的短信后,就跟我提出要单独去见 刘鑫鑫。我觉得也好,毕竟许晶案的谜团还没有解开,刘鑫鑫究竟知情不知情还 不得而知,让陈诗羽去探一下也好。 第二天一早,我第一个到了单位,正蹲在厕所里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有两个人 的脚步声。那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厕所,显...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四案 保姆的录像】

我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说不定这就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了。有些事情,要么不 来,来了就要命。 嗯,这样说吧,如果我死了,请一定要调查我的丈夫。 1 史方的父母是不同意解剖的,他们在悲伤之余,认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落水事 件,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小儿子死无全尸?警方也不好给他们解释,毕竟这起案 件大概率是意外落水的事故,总不能说警方怀疑是命案。万一最后的解剖结果表 明不是命案,那家属肯定会对警方有很大的意见。...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三案 泰迪凶案】

我忍不住了。 真的是完全无法理解。 她们怎么会为那些打她们的人说谎,帮那些心狠手辣的人找借口,费尽心机去遮 掩被家暴的痕迹,想方设法去给他们找理由……醒醒啊,被打的人,可是你们自 己啊! 难道她们不明白吗? 是,打人的人,也可以扮演慈爱的家长、温柔的配偶,也会有甜言蜜语,也能够 充满关爱,但一旦触动了不知道哪根神经,他们就不是同一个人了,他们下起 手,真的把你们当成人看吗? 不,我想她们是明白的。...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第二案 赤足男孩】

这些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 刚刚受伤的时候,应该用冰箱里的冰块冷敷,等八小时以后,再用热水袋热敷, 这样可以加速伤痕的恢复。 长裙和长袖是必备的,在伤痕消失之前,只能穿这些。 尽可能地避免脸上受伤,因为脸上的伤实在很难隐藏,一旦被人看出来,就会有 很多麻烦。 如果真的伤在了脸上,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轻微的擦伤和瘀血,用粉底就可以 盖住。瘀血严重的话,粉底就盖不住了,但可以用腮红和眼影稍微挡一挡。 ...
加载更多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