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出没:逆子不教,家庭之祸

熊孩子能有什么大本事?

小姨子带着八岁的龙凤胎来为老婆庆生,可没想这两个熊孩子,闹出了人命。 1 本来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一点钟,结果等到一点半,老婆刘希娜才接到她妹妹打来 的电话。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方才听到门外敲门声。 我老婆在厨房切水果,我则去开门。 这门一开,只听到一阵夸张的狂笑声。 突然,一个小男孩招呼不打,鞋也不脱,就窜了进来,直接跑到我家的乳白色沙 发上,开始蹦跳起来。 「宝成,你快给我下来!」 本来我视线全在...

撞上熊孩子

今天是我和钟毅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躺在床上轻拍着阳阳哄他睡觉,钟毅的身 影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在门框处。 他满脸的急不可耐,用口型问我:「哄睡了吗?」 我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下床,帮阳阳掖好了被子,走出房间。 门被带上的一瞬间,钟毅便急吼吼地捞着我往卧室走。 后背刚挨着床,钟毅放在床头的手机好巧不巧地响了起来,一明一灭的屏幕上, 我看清是钟晓欣的名字。 我揪着钟毅已经被解开了一半的衬衣扣子,问他...

她与光

我没见过我爸,听隔壁胖婶儿说,我爸是个渣男,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 飘,所以为了尽早修正错误,我妈就和他离婚了。 我五岁还不会走路,我妈一边在地里砍着包菜,一边抹一把头上的汗,「走路 早,命不好。咱老祖宗说『男走辛苦女走闲』,我们家陈疾啊,将来可是躺吃躺 喝的老爷命。」 嗯,我五岁改了名叫陈疾,亲戚朋友都说这名字不好,忒晦气,但只有我知道, 我妈打心眼儿里希望我走路疾如风,越快越好,追火箭赛大炮...

反击熊孩子

1 时节进入盛夏,我难捱的日子就来了,整天昏昏欲睡,没有胃口。 周凯安两手托着一个滚圆的西瓜在卧室门口唤我: 「马上切西瓜了,出来吃。」 我放下手机,懒洋洋的起身,走到客厅一看,周妍坐在茶几边,伸长了脖子挨个 将西瓜都咬掉一个尖,见我过来,白眼一翻,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我也不恼,伸手夺过周凯安手里还没切的另一半西瓜,拿了勺子回到自己卧室。 12 岁叛逆心正盛的小女孩,就算是和亲妈也会箭弩拔张,更何...

少年之恶

1 卢小君放学回家,站在门外就听见一对男女争吵的声音,那声音听了许多年,熟 悉到令他耳朵起茧子。 他侧耳趴在门上听了一会,里面的争吵愈演愈烈,没有要停的迹象,他回头看了 看对门,又伸头往楼下瞅了瞅,心里寻思着这栋楼墙体隔音并不怎么样,上下邻 居会不会听得清楚。 他不打算再站下去了,掏出钥匙打开门,脸也不转的路过客厅正在吵得不可开交 甚至准备动手的父母,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卢小君刚把作业...

向熊孩子宣战

1 今天晚上是我和宁宇的新婚之夜。 白天的婚礼让我们两个忙的晕头转向,从凌晨就开始化妆换婚纱,接着是接亲去 酒店,司仪准备了不少节目,摄影师一直跟在身后让摆动作,化妆师时不时来补 妆,各路亲戚又被婆婆拉着认了一边…… 等终于办完了婚礼,结束了酒席,我和宁宇已经累的瘫在床上像条死狗一样的动 都懒得动了。 歇了一会缓过来点劲,我起身去掉了头上发饰,卸了妆,又找了睡衣去洗手间洗 了个澡。 洗完澡出来以后...

逆子

1 林月是标准的瓜子脸,五官端正,长发微卷,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很漂亮,很 温柔。 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那年,林月二十八岁,我八岁,见过林月的人都说我爹真有福气,一个二婚的还 能找到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 对此,我嗤之以鼻,什么是福气,有钱就是福气,像我爹这样富得流油的人,娶 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都是小事一桩。 我姓钱,大名叫钱多多,我非常厌恶这个名字,老钱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还钱多 多,忒俗气,由此...

他只是个孩子啊

如果问我熊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我通常在外面都笑而不答,如果一定要回答,那就是坏到极致。 尤其当这个熊孩子是你的亲妹妹,还比你小十五岁时。 你会发现,你的家人全部都围绕着这个妹妹转。 你的妹妹变成熊孩子,而你还不能管制这个熊孩子。 一旦你迈出这一步,你的父母一定会说,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1 「杨思蒂,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就像此时,7 岁的妹妹杨盛兰,胖墩墩的身子在地上滚成一个圆球,在我房间的...

童年的善与恶

1 我和妻子原本是高中同学,上学时我就偷偷喜欢着她,谁料毕业后天各一方,渐 渐失去了联系。再次见面时,我格外欣喜,千方百计地献殷勤,煲电话粥,时间 一久,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半年后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的第二年,妻子顾及年迈的父母,于是便和我商量将把二老接进家里住。 父母极力反对我把岳父岳母接进家里,可我却对此事毫不介意。妻子对于我来说 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好不容易才回到我...

我不是个恶老师

1 粉笔头捏在手里,方言暗暗瞄准那个在课桌间自由穿梭的身影,忍无可忍要给他 点厉害瞧瞧。 隔着大半间教室,粉笔头快捏碎了还是没能弹出去。 眼力劲有偏差,方言怕失手伤了无辜,加上最近教务处严查监控,杜绝老师用粉 笔头当武器。 方言重重咳了两声,讲台下的同学们立即端正了坐姿,两手背在身后,认真看着 黑板。 唯独刘梓龙,这个从没把老师放在眼里的调皮魔王,站在二排与三排的过道中 央,揪住一女同学的头发,抻...
加载更多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