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岁女孩网购杀手,2 天后,她收到一张男友遗照

作者 : rio 本文共1366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5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18

27 岁女孩网购杀手,2 天后,她收到一张男友遗照

真实寻凶手记:京城重案组的人性档案簿

1.
2018 年 4 月 10 日,网络公安总队发来了一条线索。那简直就是一则「谋杀预
告」——
有个昵称叫「彪悍人生」的 QQ 号,利用网络购买了两种剧毒物质,一种可使人
慢性致癌,一种 0.2 克就能立刻致人死亡。
总队判断:买主很可能要对身边人下毒。
我们重案队立即陷入两难——那两袋「毒药」,已经实实在在地快递到了买主家
里。但一场还没实施的犯罪,该怎么抓人呢?
干了 9 年重案,什么样恶毒的女人我都见过:有杀了亲生母亲,还对
邻居谎称家里腌酸菜,掩盖尸臭的;有狠心把刚出生的婴儿偷偷扔在垃
圾箱的。她们或多或少,都有情有可原的地方。
但这一次碰到的女人,还是让我害怕:她永远是个演员,对谁也一句实
话没有,证据扔他她脸上,也就是再编个故事。
也是她让我明白,女人不总是受害者。
0:00 52:22

队长急得团团转,他甚至害怕嫌疑人「手生」,一不小心下得多了,「那玩意儿
一指甲盖就能让人体内出血暴毙。」
难不成等人死了,再去审问?
即将发生的剧毒谋杀案压迫着重案队每个人的神经。
4 月 11 日,我们接到新线索,QQ 号持有人名叫王雷,正陷在一段「三角关
系」,一边是结婚 7 年的妻子,一边是小他 18 岁的情人。
而购买毒药的付款账户,正来自他的情人金诗韵。
队里开会,大家一致认为这肯定是小三上位,一对姘头正在合谋毒害正妻。
当晚,队长一直不开口,谁也没敢下班。
队长在办公室不停踱步,黑脸连带光头已经涨成红色,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眉毛
重重压下来。
队长的焦虑是有原因的,早在 9 年前,就有过一次类似的案例,让警队遭受了
极大的挫折。
当时网安总队给了一条线索:有对父子经常在网上查阅「怎么样杀人不会被发
现」和大量外国网站的色情、暴力视频,其中还有部分暴恐分子「斩首」的录
像。
刑拘了这对父子后,两人拒不供认,说查资料就是出于新奇,找刺激。结果只能
取保候审。
结果两父子刚被放出来,就把隔壁的老头绑到郊区,用砖头活活拍死了。老头死
状凄惨,让片警想起了一个细节:父子俩养过的一条狗,就在半年前也是这样被
人砸死的。
后来民警一讯问,父子杀人的理由果然是「怀疑老头把我家里的狗弄死了,还找
警察告发我们」。

现在,立即就传唤嫌疑人,可能会激化矛盾,再次酿成当年的惨案。可如果只在
外围搜查,那两袋「毒药」就会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引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队长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手铐。「走,」他轻声说。
当晚 8 时,我们来到王雷家。
王雷戴着棒球帽,典型的中年男人。正和一大群男人在客厅喝酒,两个卧室摆了
两桌麻将,地上全是烟头和垃圾袋——一个典型的中国式 party。
王雷很平静地留下家门钥匙,搭乘警车前往看守所,面见审讯高手老猫。
刚开始的沟通很不顺畅,两个人都在拐弯抹角。不久,老猫直接发问了:最近有
没和别人发生矛盾,对妻子有什么看法。
没想到,王雷突然一副很惊恐的表情,说有人要杀他,甚至有鼻子有眼地描绘出
他怀疑的所有凶手。
看这架势,不像是来被审讯的,反而是来报案的。
王雷举报,说前妻颇有心计,离婚后表面很乖顺,背地里却找小舅子要弄伤他。
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为了那个叫金诗韵的小三,已经和妻子离了婚,而且还是净
身出户。
但这个举报,让我们更加怀疑王雷。这不就是承认了自己和前妻有矛盾,现在买
毒药先下手为强吗?
老猫借坡下驴,想诱导王雷说得更多。「你一个老爷们,怎么还保护不了自己
呀?」
「我需要人民警察的保护!」王雷大喊。
王雷 45 岁,原本在中关村上班,IT 精英。这两年辞职创业,离开高档办公室,
向父亲借钱,跑到京郊开起了全自动洗车房,生意还不错。

同时,他结束了和原配的婚姻,正和小自己 18 岁的金诗韵筹备人生中第二次结
婚。
然而就在全新的生活里,王雷却真真假假地感受到了危险的征兆。
开始是临近村里常常有些人在他背后嘀咕些什么,几个大妈总用一种悲悯的眼神
看着他;小学同学很委婉地告诉他,最近村里总有陌生人在打听关于他的一切,
自称要和他做生意。同学叮嘱,要他小心点,可能是惦记上他了。
王雷强装出笑容把同学送出门,立刻决定和他绝交。王雷觉得对方这么说明显是
勒索自己,也可能是要借上一笔钱。
3 月 19 日晚上,王雷出门买点酒菜,却看见自己车后面有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这人以一种很古怪的姿势蹲着。王雷觉得很奇怪,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把对方吓
了一跳。
更古怪的是,对方竟然讪笑起来,说要给他拍张照,被王雷拒绝了。
「那你怎么不早报案?」老猫问。
王雷答不上来。
审讯的方向越聊越偏,王雷不但没承认购买剧毒物质,反而一再称自己是被人追
杀的受害者。
老猫刻意提起了他的情人金诗韵,「这女娃还小,你一人做事一人当,别牵连人
家。」
结果王雷一头雾水,样子不像是装的。
这一下,轮到我们摸不着头脑了,谁也不能确认王雷的表现是真是假。
老猫只好点出王雷的 qq 号,试探对方的态度。王雷想了半天,说那个 qq 号自
己很久都没上过了,电脑一直是金诗韵在用。

与此同时,金诗韵正在郊区寺庙附近和同伴们野游。侦查员「李逵」已经出发去
寻找她。
在景区停车场,李逵找到了金诗韵的那辆银灰色轿车。不过金诗韵一直不接电
话,李逵只能原地等着。晚上 9 点 45 分,金诗韵和几个女伴才晃晃悠悠走过
来。
金诗韵身上没酒味,看起来一切正常,还对李逵很有礼貌地微笑,要求看一下证
件。
被带走的时候,她向女伴们道歉,「不好意思,只能让你们打车回家了。」
上警车后,她低声嘟囔,说警察可以在单位找到她,根本没必要这样等在车边,
「你们这样做太不礼貌了。」
李逵没搭理金诗韵,直接到她车上打开了后备箱,结果看到里面的东西,吓得猛
一抬头,后脑勺磕在后备箱车盖上。
后备箱里,隐约躺着个婴儿,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尊佛像。金诗韵说,这是
她一贯放在车里辟邪用的神灵。
李逵吓得够呛,说了一句脏话。他回过神来,看着金诗韵。
那女人正捂着嘴,轻轻地笑。
这只是第一次交锋而已。那时李逵还没意识到,面前这个女人,即将把整个重案
队闹得天翻地覆。
金诗韵是个标准的古典美女,176 的身高,平滑黑亮的头发挽在耳后,脸上一点
杂质也没有。
她坐在办公室里,端庄笔挺。
很奇怪,同事坐到她面前,就很难避开她那双大眼睛。和她静静对视时,同事常
常会忘了刚才说了什么。

我们虽然怀疑她与王雷共同犯罪,谋害前妻,但并未采取强制措施,想先培养她
对警察的信任。结果就一会儿功夫,民警反而先信任她了。
这女人态度很小心,谈吐却不失自信,加上清秀的长相,直接影响了民警的判断
——她很无辜。民警给了她很多「特权」,她可以自由的喝水、上厕所、调整座
位,不受任何阻拦。
可询问嫌疑人,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次。警察必须要展现出控制和威严。想喝水?
说完了再去。想上厕所?一会儿找人带你去。
老猫和我刚从楼上回来,就看到金诗韵站在走廊,面带笑容地和年轻民警聊天。
她的理由是「办公室灰尘太多,对鼻炎不好。」老猫气急败坏,把那名年轻民警
换走了。
当真正对谈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这个女人有多「厉害」。
金诗韵看上去一副柔弱的样子,但几乎是有问必答,非常坦诚。更关键是,她谈
到个人经历时,善于引用自己的各种小秘密,有一种「告诉你,我们就是朋友
了」的感觉。
我和老猫一直耐心地听着。
金诗韵突然用甜腻的声音说,想再去一次厕所,被我拒绝了。她捂嘴笑说:「其
实今天我状态不太好,因为正处在生理期。」
不过自从老猫开口,她就不蹦跶了。
「你还记不记得那台电脑?」老猫说的电脑,是用来购买毒药的那台。
金诗韵定格了,好久没动,脑袋整个耷拉下来,完全是一个战败者的姿态。
缓过神,她轻声否认碰过那台电脑。说完她大力吞咽口水,两腿紧紧纠缠,甚至
刻意逼自己和我们对视。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撒谎。

老猫严肃地告诉她,就是她本人转账 300 元购买了剧毒物,而且还去物流中心
取了快递,「你的脸至少被物流中心 10 个摄像头拍到了!」
金诗韵开始小声啜泣。
我把话头接过来,聊起她的亲友会多悲痛,但她立刻扭过了头。我又把话题转向
她自己,说她多么优秀,农村出生照样考上一本线的外语大学。听到夸自己,她
开心起来。
我在努力喂饱她的自我。
10 分钟后,她勉强承认买了那两种毒药:第一种是慢性致癌物,就藏在她和王
雷同居的楼道里。第二种是能立刻致死的剧毒素,藏在衣柜里。
为什么要买毒药?
金诗韵说是因为看见网上很多人想买,她就准备找到货源,再转手卖给需要的
人,从中捞一笔。
纯属扯淡。
一个白领怎么可能心血来潮,突然想倒卖毒药?
老猫很不耐烦。他重重一点头,隔空戳了一下金诗韵的鼻尖:「我不陪你玩
了」。
金诗韵又哭了,改口说自己很为难,「我不能说实话,我怕伤害到别人。」话里
话外,分明是在表示有人逼着她这么干。
而这个人,显然是王雷。
接下来的交锋里,她一直两眼含泪,每听到老猫大点声说话,瘦弱的肩膀就要哆
嗦一次。

王雷这时还在派出所,待在另外一间审讯室里,一遍又一遍复述被人追杀的事
儿。
正在这时,新线索来了,一个谁也不敢相信的结果——王雷确实被人追杀了,而
且杀手不止一个人。
除了购买毒药,金诗韵还多次使用王雷的电脑。她通过 QQ 上一个叫「蝶舞至
尊」的中介,在多个雇凶杀人的群聊里发布「残单」和「亡单。」
内容都是同一个:15 万元,摆平自己的男友。
不过提到雇凶这件事儿,金诗韵表现得好像一无所知。难道还有隐情?
很快,侦查员李逵将「蝶舞至尊」逮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在网络上肆无
忌惮的雇凶中介,居然是个东北某大学肄业的 19 岁少女。她说自己只是一个骗
子,从来没想过帮金诗韵杀人。
在她的供述里,整场雇凶事件就像一场闹剧。
先后有安徽,湖北,贵州几个地方的「杀手」来过,他们私下都是通过中介,和
金诗韵单线联系。
好笑的是,前 3 个杀手,都是骗子。
QQ 名叫「孤狼」的职业杀手,是个不想上班的中专生;「善解人衣」是个中年
失业,沉迷网游的光棍。最绝的是那个叫「止水」的家伙,头像是带墨镜的李连
杰,真实身份却是个 50 多岁的农村大爷,他接下单子的主要原因,是想来看看
北京,听说金诗韵可以报销路费。
2018 年 2 月底,这几人远远拍了几张王雷的照片,直接就交差了,连尾款都没
拿到。金诗韵意识到,自己的中介并不靠谱,她提出解约。
但中介「蝶舞至尊」要挟金诗韵,如果终止刺杀计划,就要在网上公布她的个人
信息。毕竟每介绍一个「杀手」,中介就可以拿到 3000 元的佣金。

「蝶舞至尊」说金诗韵无可奈何,只能继续下去。
2018 年 3 月初,「蝶舞至尊」给金诗韵介绍了两个「职业杀手」。
此人自称「七杀堂堂主」,自称手下有药剂师、忍者和定点狙击手。这显然是个
酷爱网络玄幻小说的白痴。另一个更不靠谱的,用金诗韵发来的王雷生活照,原
封不动合成了一张死人的照片,ps 水平惨不忍睹。
「蝶舞至尊」说,金诗韵忍无可忍,让给介绍点「靠谱的」,能和自己直接联系
的杀手。
2018 年 3 月 8 日,中介终于找到了两个男人。他们自称「国际雇佣兵」,长期
在缅甸泰国执行刺杀任务,是真正的「职业杀手」。
或许金诗韵和中介「蝶舞至尊」都没料到,对方仅仅只是两个在北京长期居住的
少年,一个 17 岁,一个 21 岁。
但可怕的是,他俩不仅敢动手,还有一把「枪」。
王雷向我们反复讲述的那个被追杀的恐怖夜晚,遭遇到的正是这两个陌生少年。
4 月 2 日,晚上 9 点,王雷在办公室玩斗地主,听到有人在楼下喊他的名字。
王雷走出房间,往楼下看,发现是两个瘦小的年轻人,一个推着摩托车,顶着不
透光的头盔,另一个戴着口罩满脸堆笑。
「哥们你是不是收烟酒啊?」戴口罩的男人仰头问他。
王雷觉得一头雾水,也没答话。他家以前确实干过烟酒超市,但那是快十年前的
事情了。
口罩男突然走上楼梯,就在双方隔着一步台阶时,王雷本能向后退了两步。男人
紧紧逼上来,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插在帆布包里。王雷被刺激到了,「心脏在
胸口一缩,好在没蹦出来」。

王雷赶紧退后,关上门靠在墙上。谁想到对方猛烈砸门,几分钟后才偃旗息鼓。
愣了半天,王雷想,这是不是两个小贼,想抢点现金?这在偏僻的郊区不算稀
奇,也不大可能会要自己的命,顶多抢点钱去网吧。
令人惊讶的是,王雷当时没有选择报警,甚至还按部就班去超市买了牛奶。
晚上 11 时,王雷回到家,他猛然想起朋友的话,觉得有可能真是有人要「办
他」。但他依然没有报警,甚至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冥冥中,他「觉得说出
来就变成真的了」。
3 天以后,他在外边喝了点酒,找了代驾。回家路上他竟然再次遇到了那两个年
轻人,两人显然也认出了王雷的车牌号。
王雷当时生怕对方跑掉,可能是喝酒壮了胆子,他从后备箱抄出棒球棍追了上
去。但两个少年还是骑着摩托车走了。
黑夜中,王雷对着两个少年的背影,喊出了前妻家妻弟的名字——「李佳缘!」
他喊出这个名字完全是第一反应,没过脑子。
说来好笑,王雷第一次提出离婚的时候,妻子反应很淡定,娘家人也都没怎么表
态。但他觉得这种状态太过反常,所以发现自己被人跟踪后,第一时间就怀疑到
了妻子的弟弟。
我和老猫一起走进了王雷的审讯室。
王雷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金诗韵刚进来时,两人照了一面,他还答应要带金
诗韵回家。
他担惊受怕地坐了一夜,双眼满是血丝和眼屎。见到我和老猫,他还在较劲,说
要带女朋友离开。
老猫讥讽地看了他一眼,指着他的脸,歪着头冲我说,「你说这小子命多特么
大!」

王雷的表情像个弱智。
用老猫哥的话说,「这哥们脑袋上写着一串命案编号呢。满世界都看见了,就他
自己看不见。」
现在,我和老猫决定告诉他一部分真相——当初那两个少年,是收了钱来追杀他
的,迄今为止还没被抓到。
我们很容易就查到了这两个少年的身份,因为他们以前留下过吸毒和打架的前
科,手机号也被检查站登记过。
但问题是,就在那两天里,这俩孩子似乎拥有了超人一般的能力——穿梭空间,
突然出现在某个地点。然后他俩在六环附近飘来飘去,一会在河里,一会在山
上。这也难怪,他们骑着一辆无牌照摩托车,定位效果时有时无。
或许,他们还在努力追杀王雷。
王雷这一次真正开始害怕了,他不再说什么要带女朋友回家,反而死活不肯离开
看守所半步。他知道,在那两个少年被抓之前,只有待在这里最安全。
金诗韵审讯室里还是闭口不提雇凶杀人,她「逼疯」了老猫哥。
起初我们只是觉得,这场毒杀的逻辑有点奇怪——既然金诗韵已经成功小三上
位,现在又是买毒,又是雇凶杀人,到底是为什么?
询问室里,金诗韵拼命在试图说明,她和案件没有任何关系,更不可能杀害王
雷。
「我不可能杀他啊!王雷是我男朋友!我杀了他有什么好处呢!」金诗韵大喊的
样子,比我们震惊得多。
对呀,他俩即将结婚,感情也不错,况且王雷还是经济支柱。金诗韵根本没有理
由去杀他。
但金诗韵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她开始编造一个又一个离奇的故事,每次被推翻以后,就哭一场,停顿一下,再
编造一个。
我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开始她说是王雷自己不想活了,所以借着她的手,找杀手了结生命。而后一个版
本更离奇,王雷和贩毒的组织有来往,但是被对方算计,有人要他的命。
「有个毒贩子以我母亲的性命做要挟,逼着我做这件事的。」金诗韵诚恳地补充
道。她无助地盯着侦查员的眼睛,哭泣,双手捂脸,捶胸顿足。她声情并茂地捏
造情节,她深深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
老猫哥楞住了,他觉得这些故事太过离奇,要写进笔录里,那就是「公检法」系
统的耻辱。
「姑娘,你这样过不了关。你得把事说圆了。你这么说没人相信你。」老猫在做
最后的努力。
金诗韵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座位,双手手肘搭在桌子上,身子矮
了半截。「其实是王雷借了高利贷不还…….」
老猫站起身来,破口大骂,「你 TM 的当整个分局都是 SB 是吧,你当警察缺心
眼呢是吧,回头我带你去总队做测谎!我 TM 就问你,你是不是想弄死王雷!」
金诗韵低下头来,乌黑的头发遮住了脸。她停止哭泣,挽开头发,一双妙目盯着
老猫:「我以前做梦的时候梦到过我杀了他……」
老猫一通失控的咆哮,愤然走出审讯室。
对于金诗韵,我们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就是没有及时对她采取强制措施,送去办
案中心。当然,这里面也包含民警对金诗韵的轻视。
她就是一个卑鄙、爱说谎的女骗子。

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送她到办案中心,至少得 3 个人陪着。但那时大家
都去抓捕两个少年杀手了,没人有时间。
我们后来总觉得不对劲,像是有人在给两个少年杀手通风报信,怎么也逮不到。
半夜 4 点多,两个杀手还是在外面飘着没回住处。
侦查员李逵带着战友,蹲守在杀手家附近,但一无所获。
李逵蹲在土路上,给技术部门的同事打电话,问人现在到哪了。他得到的答案不
断在变:「已经不远了,马上快到了,还得一会」。
他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在砖墙上踢了一脚。他冲着话筒吼叫,两只脚跳着往地上
踩。他是个巡逻警,蹲守是家常便饭,但他受不了一次次的「假情报」。
最后技术部门竟说,你们单位有内奸。
队长听了内奸的事,咬着牙,歪着脑袋,闭起眼睛,嘴里像牙疼似的吸溜起来。
然后他骂了一句脏话,闯进了金诗韵的屋子。
我们全都惊呆了。
超现实的一幕正在发生:金诗韵面朝着墙,用一个小巧的手机不停给杀手们通风
报信。而保安只是在旁边打着手机游戏。
我们明明交代过保安,要看好这个女人。结果金诗韵和 19 岁的小保安用了 20
分钟套近乎,说是男朋友犯的事,她就是一个来作证的。小保安耸了耸肩,转过
头继续玩。
天知道,一个钟头之前,她还梨花带雨地大喊冤枉,现在在哪又找出来一部手
机。大大方方指挥凶手逃跑!
我觉得这是她的基本行为模式,先轻易取得你信任,然后就把你不当人,当成白
痴,试探你的底线,一次又一次。

我心生疑问:她这样故意往我们底线上踩,是想看看一个暴怒的警察能对她做出
什么事来?
队长上前,一个正蹬,把金诗韵屁股下的椅子踢掉。金诗韵杀猪一样嚎叫,我全
程就当自己聋了,淡定地把她扯到一边,戴上手铐。
老猫点点头,「这才像话」。
这是金诗韵与警察最成功,也最失败的一次交手。她成功耍了重案队的所有警
员,但接下来的讯问里,她将面对最严厉的审查。
关键是抓住那两个少年杀手,然后指认她。
最终,接近凌晨 6 点,李逵在一个「黑加油站」抓到了两个少年杀手。哥哥 21
岁,满身针眼,瘦得像幽灵。弟弟才 17 岁,拒绝说话。
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一种朴素的,类似动物一样的哲学观。
刚走进讯问室,弟弟背对着我,冲我举起背铐的双手,意思是拷得太紧。我给松
了松,他冲我一乐。
随后,他说要去厕所,我让他安静一点。他突然骂我,里面掺杂着各种脏话,完
全像是一条搞不熟的野狗。
哥哥身上的针眼已经扎到了大腿,说明至少玩海洛因有几年了。但在他们老家,
没人在乎。那里海洛因比药便宜,太多的年轻人都会吸上一口。
我用手指轻轻戳着哥哥的面颊,他猛地向后一躲,眼睛里满是恐惧和仇恨。
两个孩子来自全国数一数二的穷县,到了北京依然很不适应。他们惧怕封闭的空
间,从来不坐地铁。弟弟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要是在地铁里死了,尸体和灵魂会
一直待在地铁上,一圈圈地转,没人管。
对于死亡,他们也有不同的看法。

哥哥曾经在闲聊天时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记忆很深。他说,死个人没什么
大不了的。
讯问时,我特意挑选了哥哥,就冲他吸毒这一点。
他现在活蹦乱跳,但很快意志力就会耗光。他一开始闭口不言,我清楚他心里的
算盘,他以为自己能像前几次一样,拘留个 37 天,然后因为年龄太小被取保候
审,但他现在已经过了岁数。
我告诉他,这次的事大,他出不去。他哼了一声。
我再告诉他,他们兄弟俩至少身背 5 起「枪状物尾随 ATM 机抢劫案」。就算跑
出去了,看守所外边还有 4 波人排队要抓他。
他身体哆嗦起来,对我恶眼相报,字正腔圆地说了起来。
我呼出一口气,开始记笔录。
当初碰到这单活的时候,两个小孩看着 15 万的悬赏,犹豫了。
17 岁的弟弟胆子小,劝说要不别干了。但哥哥一心要吃下这笔巨款,就告诉弟
弟,自己有一把真枪——所谓真枪,只是一把金属制作的仿真枪,打不出子弹。
傻乎乎的弟弟信以为真,就仰仗这把真枪和两把水果刀前来「办事」。
王雷醉酒追打他们的那一次,突然喊出了一声「李佳缘」。
这个名字点醒了哥哥,他觉得要坏事。因为他不知道雇主的真名,以为王雷喊的
「李佳缘」就是雇主的名字。
要是雇主身份暴露,被警察抓到,迟早会报出自己。兄弟俩商量了一下,决定先
把雇主灭口。
就在那天晚上,两个少年杀手约雇主金诗韵在一个汽车电影院附近见面,说要谈
谈「涨价」的事。

金诗韵孤身一人,穿着露肩装和长裙,还是在黑漆漆的夜晚,她竟然让两个杀手
上了车。
两兄弟没有立刻动手杀掉这个雇主。
三个人聊了一会,金诗韵还问他们为什么要干这个,哥哥没好气的说为了挣钱。
这个雇主超级幼稚地又问,难道不怕自己反悔不给钱?哥哥说人我都敢杀,你还
敢不给钱?
很快,哥哥把金诗韵拖到了后座上,弟弟开车拐进了土路。那里荒无人烟,公路
修了一半,哥哥逼金诗韵说出真实姓名。她没吭声。
弟弟用手冲着土路一指,说我俩要把你埋在这,等着沥青铺在你身上,没人能找
到你。
金诗韵出奇的镇定,「这里修路会先挖土,到时候我的尸体大家都能看见」。哥
俩没说话。
金诗韵说不就是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们钱。
哥哥犹豫了,他问金诗韵为什么要杀王雷。
她说王雷虐待她,然后用了最擅长的武器——哭,不停地哭。
哥哥说可以帮你,但要加个条件。然后他在后座上脱下了金诗韵的长裙。
她全程没有反抗,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央求背后的哥俩做保护措施。
她得到的是一声轻笑。
早晨 9 点,我送两个少年杀手去看押室休息,哥俩是同犯,所以不能待在一个
屋。他们隔着一堵墙,在透明玻璃里他俩以同样的频率坦然地躺在地上,呼呼大
睡。

大多数人会选择蜷缩在椅子上,或半坐在地上,靠着墙。看守老哥说,这一看就
知道是从穷地方来的。
等到辨认雇凶者时,两兄弟面前摆着 12 人一组的辨认照片,他们都明确无误的
指到了金诗韵的脸上,说就是这个女人在背后指使。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证人,金诗韵无法抵赖了。
没想到,她不仅不承认雇凶杀人,还对自己被强奸的事儿闭口不言。「没有的
事,我是忠贞的,我的身体永远属于我男友。」
我心中一阵恶心。被强奸了,她还能这样轻描淡写地坐在这,当一切都没发生
过。
可在接下来的审讯里,我渐渐了解金诗韵的杀人动机,那时我才发现,这个女人
不能只用恶心来形容。
她成功让我这个大高个儿警察,感受到一丝恐惧。
金诗韵的家庭很普通,父母都是农民。她唯一一次进公安局,是在 2016 年。
那时候她和一个空姐同居,邻居经常投诉她们吵架声音太大。有天晚上空姐报了
110,民警发现两个人身上都有刀伤——金诗韵的伤口比较浅,扎在胳膊上。而
空姐的伤口在肚子上,很严重。
空姐的笔录里声称,她们是一对恋人,当晚金诗韵提出分手,还说要找男人结
婚。两人大吵,最后以双双自残告终。没想到,空姐自己扎到要害,可人家只是
摆摆样子。
金诗韵却说,自己和空姐同居就是出于朋友关系,因为空姐精神状态不好,所以
她很放心不下。但是空姐似乎对自己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时常因为这件事
吵架,威胁要自残。
因为两个人都不要求处理,所以派出所做了笔录,就让她们去医院了。

金诗韵大学毕业后也交过几任男友,都是和平分手,没有任何动荡。
2017 年,她和王雷在旅游中相识。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她给王雷的第一感觉就
是很随和,也很善良,从来没人讨厌过她。
但王雷很快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脾气——她不会当面拒绝任何人,但实际上她非
常挑剔,甚至会在背后用实际行动来反抗。
有一回,她晚上去参加单位聚餐,竟然带了个女同事回家,因为对方喝多了,就
缠着金诗韵。
王雷让女孩睡在自己屋里,金诗韵给女孩关上房门,立刻换了一副面孔,气的发
抖,骂女孩不要脸。王雷很纳闷,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呢?
但王雷不知道,金诗韵对他也是同样的态度,并且藏得越来越深。
在外应酬时,王雷会带上金诗韵一起去,说这是自己的小管家婆。众人大笑,金
诗韵扑到他怀里撒娇。
没多久,她和分手很久的空姐再次联络,她告诉对方,王雷就是一头「自以为
是」的老肥猪,如果不能分手,她情愿自杀。
金诗韵表面上,对这份情感很重视,可做出的事情,却似乎在往分手的方向努
力。
她开始撒谎,以各种名目向王雷要钱,甚至刷爆了对方 5 张信用卡。
她每天身穿各种名贵大衣,也不怎么去上班了,她告诉王雷,她讨厌当下的工作
环境,身边同事都在嫉妒自己。
王雷忍无可忍,收回所有信用卡,换成一张 30 万存款的储蓄卡,限她一年之内
只能花这么多。
她变了腔调,时而撒娇,时而暴怒。她指责王雷欺骗了她的青春,欺骗了她的感
情。一时之间,所有责任都推在王雷身上。

王雷也没办法,他觉得和那么年轻漂亮的女孩交往,自己只能忍。
奇怪的是,后来王雷的求婚,金诗韵不仅没有厌恶地拒绝,反而接受了,而且表
现得异常惊喜。
只有金诗韵自己知道,这桩婚事的背后,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答应求婚之前,金诗韵已然闯下了大祸。
她没有告诉王雷,自己早就花光了那本应用足一年的 30 万,还私自以王雷的身
份和房产证,办理了 150 万元的小额贷款,截止到案发前,利滚利已经变成了
340 万元!
追债人逼得很紧,不仅联系到了金诗韵的父母,甚至一路闹到了她的单位。
表面上,金诗韵对追债人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她还是跟「老好人」一样,反复
签下新的借条,以此抵掉要还的利息。
但在背地里,她又开始联络空姐,哭着说如果不帮忙,自己就要死在王雷手里
了。空姐问要怎么帮忙,她拐弯抹角地说:「如果王雷突然死掉就好了」。
她以第三人称,详细描述了一个计划:夜深人静,王雷吃了安眠药早早睡熟,房
门可能会「意外地开着」,有人入户抢劫,杀掉了王雷,拿走了现金。
金诗韵说之所以和王雷结婚,都是爸妈逼的,只要王雷死掉,她们就可以天天在
一起。
空姐好半天才听明白金诗韵是要叫她帮什么忙。
空姐迷糊了好一阵,因为金诗韵一直在热烈地说爱她。不过她想了很久,反问金
诗韵,「为什么你不自己动手。」
金诗韵沉默一会,挂了电话,那是她俩人生中最后一次联系。
所以,她买毒药还是为了卖出去挣钱?见她的鬼去吧。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27 岁女孩网购杀手,2 天后,她收到一张男友遗照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