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代价

作者 : rio 本文共17033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3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9

闺蜜的代价
都市男女:我必须忘记你 查看详情
在妇产科医院撞见了本该出差在外的老公陪闺蜜产检,发现自己曾经因事故失
去了腹中胎儿的事情,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意谋杀。一向软弱的我,不忍了!
得知表妹早产的消息,我提前半个小时把女儿送去幼儿园,直奔妇产科医院。
结果却遇到了本该在北京出差的老公,他是来陪我闺蜜做产检的。
表妹胎位一直不稳,身体也不是很好,生产比预产期足足提前了一个月。
因为担心,我一下出租车,就迫不及待往里面跑,差点撞上拿着单子要去做检查
的孕妇。
还好她被身边的男人及时护住了。
「云云,小心!」男人把女人护在身后,同时还不忘伸手推我一把,低斥道:
「你怎么走路的?撞到我老婆儿子,你赔得起吗?」
推完我,他又小心翼翼关心身边的女人:「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里?」这声
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我因为着急,一时间没听出我老公的声音,十分愧疚地道歉:「对不起,对不
起……你没事吧?」
说完话后我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察觉出不对劲,这才抬头朝男人看过去。
这一抬头,整个身体僵在了原地。

因为疫情没有彻底结束,我老公叶帆戴着口罩,只留下那一双曾让我迷恋得不行
的双眼。
经过岁月的毒打,那双凤眸早就没有了少年时期的明亮,变得浑浊黯然。
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一刻,我多么希望自己认错了人,甚至懦弱地希望自己能晚来五分钟,不要在
这样狼狈的时候撞到他们。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双眸也狠狠滞住了!
毕竟是结婚四五年的夫妻,怎么可能因为戴着口罩就认不出来对方了?
「我没事的,我老公就是喜欢大惊小怪,一点小事都紧张得不得了。」旁边的女
人没发现叶帆的不对劲,笑笑伸手拉了拉叶帆,那不算漂亮的单眼皮双眸,透着
满满的幸福和得意。
这声音却让我头皮发麻,身体发颤。
因为这个孕妇不是别人,是我认识了好几年的闺蜜沈小云!
我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把指甲陷进肉里,我很想问她一句:这他妈到底是谁的
老公!
闺蜜在认出我之后,显然也愣住了。
我看到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倏地,反弹似的,两个人都松开了对方的手。
「菲菲,我和你开玩笑呢,我和叶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不过是陪我来做了
个产检而已。」如果没有口罩遮住,我应该能看到沈小云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叶帆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张口要解释:「菲菲……」
我扫了一眼沈小云那不太明显的孕肚,哑声问道:「几个月了?」

「四……四个月了。」沈小云支支吾吾回答。
「呵……」我冷笑一声喃喃道:「四个月……」
四个月前,我因为意外失去老二时,这对狗男女没少出差,肯定是躲在暗处甜甜
蜜蜜翻云覆雨。
竟然还有了孩子。
好!
很好!
当我楚菲是软柿子,使劲捏是吧!
「菲菲,你听我说……我跟小云……」叶帆走过来握我的手,再次试图解释。
我没有听他把话说完,接起了兜里震动不停的手机,对那头的姨父说:「我到医
院了,马上就上来,姨父您先别急。」
挂了电话,我头也不回朝电梯奔去。
留下那一脸无措的狗男女。
这一刻,我像个逃兵。
我听到身后叶帆呼唤我的声音,也知道他拔腿想要追过来,最后被沈小云不知道
是假装的肚子饿疼还是真的肚子疼给绊住了。
我庆幸他没有追上来,因为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我和叶帆,20 岁那年认识,21 岁在一起的。他一穷二白的时候我跟他结婚,在
事业上给予他足够的支持和帮助。

曾经,我开玩笑问他:「老公,你会不会跟那些有钱人一样,有钱就飘起来了,
在外面三妻四妾,不管自己的糟糠之妻啦?」
「老婆你怎么能把我跟那些人比。你呀,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一定对你好,跟
你恩恩爱爱一辈子。」
结婚这几年,他的确对我很好,我想要的东西他从不吝啬,金钱上没亏待过我,
回到家也会帮忙哄孩子,打扫家务。在外人眼里,是个能挣钱又顾家的好男人,
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好男人,竟然会出轨!出轨的对象还是我最好的
闺蜜!
然而我差点忘了,他能有现在的成就,也是我一手把他推上去的。
我进了电梯,狠狠憋在心里的情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往下
掉。我身体颤抖,全身发软,若不是电梯内有扶手,我可能连站都站不稳。
一个是疼我爱我,曾发誓不让我受一点点委屈的男人。一个是在我结婚当天,哭
得稀里哗啦说替我高兴的,最好的闺蜜。
我的三观被震得粉碎,心脏也被狠狠剁碎!
他们的背叛,犹如把我的心脏掏出来,千刀万剐。
然而我没想到,他们对我的伤害,不仅是背叛出轨那么简单。
表妹顺转剖,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才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是个男孩。
表妹老公在外地出差没能赶回来,她婆婆看到孩子,笑得合不拢嘴。
这场景,让我想起我生女儿的时候。

我生我女儿的时候也不顺利,肚子疼了一天一夜,才把她生下来。
我的婆婆重男轻女思想特别严重,她进产房听到医生说「母女平安」四个字时,
瞬间脸就拉了下来,不悦道:「赔钱货,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
她连孩子都没看一眼转身出去了,直到我出月子,都没有再过来看我。
几个月前,我怀上二胎,婆婆明里暗里要我老公说服我去做个性别检测,说如果
是男孩就生下来,是女孩就打掉。
我以为老公会站在我这一边,没想到他劝我听婆婆的话去做检测。我不肯,每天
都和他吵架。
吵到最后,因为情绪失控导致孩子没了。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叶帆不爱回家,还隔三差五说有重要的项目要出差。
可能就是那时候和沈小云勾搭在一起了吧。
在医院里陪了表妹一上午,直到下午他老公从外地风尘仆仆赶过来,我才离开医
院回自己家。
嫁到重男轻女的家庭,母凭子贵算是幸运。最起码,家婆尊重她,老公对她也不
错。我替表妹开心,她以后的路应该会比我好走。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回到家的。我没有打车,而是坐公交车回去。还特地选
了个绕路的公交车,十几站地,晃晃悠悠一个多小时才到家门口。
我深呼吸一口气,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叶帆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声,蹭地抬起
脸来,疲惫的声音从他口中传了出来:「菲菲,你回来了。」
我没理他,抬脚就往卧室走。
他立马追了上来,在我关门的瞬间把门一拉,跟了进来,拉住我的手道歉:「菲
菲,沈小云的孩子不是我的,求你相信我。」

我身体一僵,抽开手转身看向他。
那双疲惫的双眸看起来很诚恳,一点都不像是说谎。
认识这么多年,我才突然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叶帆。至少此时此刻,我看不出
他到底是戏演的好,还是真情流露。
「我看起来,这么好骗吗?」我冷笑一声问道。明明心里怒气怨气一大堆,可此
时却表现得异常平静。
我想,如果叶帆出轨的对象不是我最好的闺蜜,而是别人,我可能会痛哭流涕,
歇斯底里。
好像那样,我就能更有底气一些。
「真的,菲菲我没有骗你。沈小云是你最好的闺蜜,我就算真的要偷人,也不会
找她呀。」叶帆说到这,突然露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来。
他红着眼眶欲言又止道:「沈小云不让我把这事告诉你,是怕你着急,其实她的
孩子,是梁涛的。」
「梁涛?」
这个人我听沈小芸讲过,是她曾经的上司,疯狂追求过她,在她差点答应的时
候,突然发现他是个有家室的人。
还好及时止损,才不至于让她犯下大错。
「她某天喝多了就跟梁涛发生了关系,那么一次就怀了孩子,她不敢跟你说,所
以才来求我帮忙。」
叶帆像是怕我不信似的,又给沈小云打了个电话,让她上来。
原来她一直就在楼下咖啡店等着我回来,就为了跟我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沈小云哭的梨花带泪,握着我的手颤抖着身子跟我解释,说她真的没有背叛我,
今天实在没有办法,遇到了以前上学时候不对盘的一个同班同学,慌乱之中才给
叶帆打的电话,让他过来救急。
叶帆本想帮完沈小云就去出差的,机票都改签好了,没想到会在医院碰到我。
沈小云说的那个不对盘的同学,我印象深刻。
名字叫刘丹,曾经抢过沈小云的男朋友,还因此觉得骄傲,各种打击沈小芸。如
果在医院遇到还没结婚的沈小云独自去产检,估计能把她打击得无地自容。
见我疑虑未完全消除,叶帆把改签过的机票给我看,一脸诚恳道:「老婆你看,
这是我临时改的机票,本想解决完你闺蜜的事情再去北京的。」
天衣无缝,完美的巧合反而让人心生怀疑。
看着他们一个两个,如此真诚的脸,我稍稍放松了下来。
我故作生气看着沈小云,用嗔怪的语气对她说:「沈小云,你还当不当我是闺
蜜,这种事怎么能不告诉我!」气完又忍不住关心地问道:「现在呢?你打算怎
么办?难不成你要把那个渣男的孩子生下来?」
「要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呢?」沈小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
子,又叹了口气道:「我舍不得啊,医生说,我如果打掉这个孩子,以后就很难
怀孕了。」
沈小云是那种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因为原生家庭不太幸福的原因,一直就比较自
卑,前男友被刘丹抢走后,她就没有再谈恋爱了。
她以前就经常说,以后都不结婚,自己自由自在的,不被婚姻束缚,我说不结婚
就不结婚,以后我会让我女儿孝顺你,所以我让女儿认了她当干妈。
虽然我很想相信他们,但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老婆,我赶飞机快来不及了……也差不多要到女儿放学的时间了,我们一起下
去?」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四点了,连忙道:「老公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小云你
今天哪也别去,就在家待着,等我接朵朵回来,一起吃晚饭。」
「好。」沈小云还像以前一样,不跟我客气,点头道:「自从怀孕后都不敢来找
你,就怕自己会把这些事告诉你,现在你也知道了,我以后可以每天缠着你啦。
叶帆你出差晚点回来吧,别跟我抢老婆。」
「喂,你搞清楚这是谁的老婆!」叶帆作势不开心地说道。
「快走吧,不是说赶不及了。」我推着他一起往外走。
虽然遇到了刘丹是真的,改签了机票也是真的。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梁涛
的,我敢肯定。
从幼儿园接到女儿,我带着她去前面路口的菜市场,买了很多沈小云爱吃的菜,
还买了半只鸡,想着给她炖点鸡汤,让她补补。
虽然直觉告诉我没有这么简单,但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我也愿意尝试
着去相信。因为我都不想失去我深爱的丈夫,和我最好的闺蜜。
然而没想到我去买菜的时候,竟然碰到自家婆婆也在菜市场。
她嗓音一向比较大,说话声我隔着两个摊位都听到了。
「你说什么?你现在在楚菲那,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你怎么跑那去了?楚菲她没
发现什么吧?」
「什么?!你和帆帆去医院产检被她撞见了?」
意识到有人在看她,她压低嗓音继续道:「她怎么说的?」

「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你别忘了当初二宝是怎么没的……行
吧,不说就不说了,总之这次你一定好好把我孙子生下来。既然你晚上不回来吃
了,那我就不买菜了。」
我听不到电话那头的沈小云说了些什么,但大概能猜到一些,无非是告诉婆婆今
天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那声音太熟悉,如果不是我给她买的那件红色大衣太亮眼,如果不是百
分百确定,那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就是我婆婆金桂兰,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
此愚蠢的,被他们当成狗一样耍得团团转。
所以,主导着这一切的,是沈小云?
「妈妈,那是奶奶……」朵朵一向跟奶奶不亲,认出是她,扯了扯我的袖子小声
道。
我二话不说,抱起朵朵就往菜市场外面跑。
「姑娘,豆腐还要不要啦……」卖菜的阿姨扯着我喊道。
我头也不回,一路抱着女儿狂奔,随便拦了辆出租车把她塞了进去。
我心脏砰砰砰直跳,仿佛做贼心虚的是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坐过山车一样的大起大落,我只知道,在我完全想到
应对方法之前,我不能打草惊蛇。
而且刚刚听到婆婆说二宝的事情……直觉告诉我,我当初失去二宝,并不是意
外。
我得先查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又在密谋着什么!
「妈妈,看到奶奶我们为什么要跑啊?」朵朵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婆婆虽然没有
带过朵朵,但偶尔也买过衣服玩具来看过,所以对奶奶,朵朵心里还是喜欢的。

「宝贝,妈妈不是看到奶奶跑,而是突然想起来,家里还炖着汤,忘记关火
了。」女儿才四岁,我怎么忍心告诉她,她最喜欢的干妈,最爱她的爸爸,和奶
奶联手要毁掉她温暖的家。
怕女儿再多问什么,我赶紧又道:「干妈在家里等着我们呢,我们赶紧回去
吧。」
「干妈来了吗?好耶好耶,朵朵好久都没有看到干妈了。好想她呀!」这兴奋的
小奶音让我心里再次发酸。
沈小云一直把朵朵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我生她的那天晚上,她和叶帆一人上
半夜一人下半夜,在产房陪了我一晚上,女儿每个生日,她都陪我们一家给女儿
庆生,朵朵的玩具衣服,她买的比我都勤快。
记得有一次女儿发烧住院,我那段时间工作刚好特别忙,沈小云二话不说,替我
在医院日夜陪着女儿。
我有时候甚至都觉得,沈小云她比我还爱我女儿。
我经常开玩笑说,她才是朵朵亲妈,我是后妈,还让女儿以后长大以后一定要好
好孝顺干妈。
而我怎么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闺蜜,竟然有一天会把我老公拐上
床。
我害怕自己会露馅,从到了小区开始,就问女儿一些她学校里的事情,让她来分
散我的注意力。
回到家,一开门,女儿兴奋地想往沈小云身上扑。
我赶忙拉住女儿,对她说:「朵朵你不能这样往干妈身上扑,干妈肚子里有个小
宝宝呢。」
「呀……」朵朵惊了一下,好奇地看着沈小云的肚子,奶声奶气问道:「干妈,
你要生小宝宝了吗?是不是要给朵朵生个小弟弟呀?」

托婆婆的福,朵朵从三岁开始,就时不时给我传递自己想要个弟弟的想法。这会
听我说沈小云肚子里有孩子,下意识就觉得是弟弟。
沈小云笑得很开心,伸手摸摸朵朵的头道:「是呀,干妈要给朵朵生个弟弟,开
心吗?」
「开心。」朵朵高兴地点头。
看着这和谐的一幕,我忍不住红了眼眶,怕沈小云看出端倪,我提着菜去了厨
房。
不一会儿,沈小云走了进来,从我身后抱住我的腰,温柔地安慰:「菲儿,你是
不是想起了二宝,对不起,我刚刚不该这么跟朵朵说。」
沈小云故意提二宝的,我也知道,如果我现在回头看她,肯定能从她眼睛里看出
得意和狡黠的光芒。
我扬了扬头,把快要溢出来的眼泪憋回去,放着水继续洗菜,「说什么对不起,
事情过去这么久,我早就忘了。你快去陪朵朵玩吧,小家伙念叨了你一路呢。」
我赶紧把沈小云打发走,被她这么抱着,我恶心得快要吐了。
洗澡的时候,我偷偷在浴室里哭了好久。
有无数个瞬间,我想冲出去质问沈小云,想问她为什么非要跟我的老公搞在一
起,想问问她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要继续骗我。但我还是忍住了。
我想,如果他们对我有过哪怕一丝丝的愧疚,今天在医院被我发现,就会选择把
事情全盘托出,而不是继续隐瞒我。
他们选择隐瞒,肯定是有更隐秘的计划。
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我洗完澡出来,沈小云也从另外一个浴室洗完了澡,她换上了我的睡衣,涂着我
的护肤品,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有那么一瞬,我甚至感觉沈小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小三堂皇入室,我却以女儿睡觉不安分,怕踢到沈小云肚子里的孩子为由,带着
她躲到了次卧。
我把女儿哄睡着,自己却根本无法入眠,脑海里全是叶帆和沈小云的事情。我告
诉自己要冷静,不能慌,伤心难过流泪是最没用的。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保证自己最大的权益。
叶帆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我一手帮衬他起来的。
五年前,我们谈婚论嫁,他除了一腔热血什么都没有,连创业基金,都是我用存
了三年的钱给他的。
那个时候,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做管理,为了帮他,我辞了职,还把自己的客户带
到了他创业的公司,经过一年多的打拼,公司进入正轨,我意外怀孕,我们才结
的婚。
结婚的时候,他为了感谢我对他的付出,贷款买了套大房子只写我的名字,而且
还给了我父母二十多万彩礼。
我爸妈看到他的能力和诚意,才勉强同意我们的婚事。
不过那些彩礼我爸妈没要,反而贴了近三十万,买了辆宝马给我们。
那时候我妊娠反应很大,怀孕两个月就没上班了,在家待产几个月生下了女儿,
后面因为婆婆不帮我带孩子,我父母又都是事业单位上班没办法帮我,加上叶帆
一直说,挣钱是他男人该做的事情,让我安心在家带孩子,一个人太累就请个保
姆,还说如果只是保姆带,他不放心。
所以我才没有再去公司,专心在家照顾朵朵。

那个时候,叶帆公司已经步入了正轨,最近几年没少挣钱,光是房子我们就有了
三套。
我心想,这些都是婚后财产,没什么可争执的,而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是婚前买
的,写我一人的名,那应该是我自己的婚前财产。
这让我心里有了一点底气,想着万一打官司,财产判决的时候我肯定占上风。
我不确定叶帆会不会跟我争女儿的抚养权,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证据,最
好能让他净身出户!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知道摊牌的结果除了离婚,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等沈小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只要确认孩子是我老公的,
到时候起诉叶帆,把他送进监狱。
但沈小云才怀孕四个月,这过程太漫长太难熬。要我再伪装贤妻良母,好闺蜜四
五个月,我怕她孩子没生下来我先崩溃了。
我一晚上没睡,几乎是哭了一整晚。
这种事到了自己身上,我才明白什么叫心如刀绞。
可再怎么血肉相连,还得打断筋骨和那对狗男女划清界限。
第二天早晨,我把朵朵送去幼儿园后,去了地下车库,拿钥匙打开车门上了车。
我得找证据。
我有严重闪光,哪怕是考了驾照也一直不敢开车,叶帆也从不让我开车,以前去
上班都是坐公交地铁,结婚后我和叶帆一起上下班,都是他接送我。
结婚四五年,我们买了好几套房子,但却一直没有换车。
还是那辆早就过时了的旧宝马。

不知道叶帆是笃定我不会独自上这辆车,还是大意,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没有删除
或动过。
我像个小偷似的,小心翼翼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拿下来插进电脑里。紧张得手
都在抖。
我也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明明最坏的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了。
这个行车记录仪是买车子送的,内存很大,我在这些记录里,查到他下班后几乎
每天都会去身小云住的小区,更恶心的是,因为沈小云怀孕,他还安排他妈妈照
顾沈小云。
当初我怀孕,别说照顾,婆婆连看都很少来看过我。
这些东西并不让我意外,在这之前我已经猜到是这样的结果。
可听到他们后面的话我才知道人心有多可怕。
「叶帆,再过几个月宝宝都要出生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搞定一切娶我啊?」这是
沈小云的声音,现在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神情紧绷头皮发麻。
后面是叶帆的回答:「云云你别急,再等等……」
他们在等什么?
「你不会是心软了吧?」沈小云的语气有些生气,「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要是这
个时候心软,那我就把你儿子打掉……」
叶帆赶紧哄道:「云云你误会我了,我没有心软。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将婚内
财产转移得差不多了,咱新注册的公司也逐渐步入正轨,你之前让我哄她签的合
同她都签了,现在就差最后一份合同……只要她签下,她就可以把我们的罪名顶
下来。到时候我再光明正大娶你……」
我以为我自己听错了,来回又多听了两遍。我根本不相信,这电视剧版狗血的剧
情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而那两个我无比信任的人,背着我搞在一起,有了孩子也就算了。竟然还打算把
因为贪婪犯下的罪盖在我的头上,打算把我送进牢里!
我气得牙齿狠狠打着颤,心脏犹如被人一刀一刀切割,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着。
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坏的多,但还好不算最坏的。因为他们收网之前被我发现
了。
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叶帆说过,因为疫情影响,公司亏损严重,但国外有个老板
打算给他投资,每个月能给公司十万美金,还说合同需要夫妻两个人的签名。
对此,我没有丝毫怀疑,就等他把合同拿来给我签名了。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而在这之前,我不记得他用类似的理由,让我签了多少份
文件了。
我心脏狠狠颤抖着,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竟这样算计我!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咯!」沈小云满意地回答道。
叶帆继续轻哄道:「你身体不好,最近就在家好好休养,我让妈多给你做点好吃
的。朵朵那边,跟你也亲,以后楚菲进去了,还要辛苦你多照顾她……」
我双手紧握成拳,继续听他们接下来的对话。却越听背脊越是发凉。
「你还真想让那死丫头跟我们过啊,我不可能让她分走我儿子一点父爱的。等她
进去后,直接把孩子扔给她爸妈,爱管不管。」
「云云……」叶帆想劝沈小云,但沈小云却不想听叶帆的声音,不耐道:「我不
跟你说了,饿死了,我去吃饭了。」
……

我狠狠咬着牙,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我做梦都没想到,我深爱了近十年的男
人,我认识了十年的闺蜜,竟然是两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他们吃我的肉,吸干我的血,最后还打算一脚把我揣入地狱!
我不能再忍下去了,这个仇,我必须得报!
回到家里,沈小云已经走了。为了找出他们的把柄,和搞清楚他们到底在谋划着
什么,我第一时间查了公司的现状。
这几年的时间,我很少管公司的事情,一切都是叶帆在打理的。刚开始的时候,
叶帆会把每个月的收益账单拿给我看。后来我觉得这样显得我不够相信他,就让
他自己管理,不要再拿给我看了。
那时候我父母还劝我长点心,我没太在意,还打趣说他们这半辈子了,也恩恩爱
爱到白头,我和叶帆肯定也会这样。
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不听父母言,吃亏在眼前。
花了一天的时间,我才让自己在崩溃的边沿冷静下来。
公司已经是个空壳子了,没什么好查的,现在我需要查的是,叶帆想要我顶替入
狱,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以及叶帆和沈小云新注册的公司,和婚后的财产有没有
追回的可能性。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是吓到我了。
他把最开始我资助他创业的那个公司全给掏空了,还倒欠了几百万,最关键的
是,公司法人名字变成了我,这也就意味着,那些债务,包括公司偷税漏税,做
的不正当生意,都需要我去承担法律责任。
我气得恨不得把电脑手机都给砸了。可哪怕我再生气,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
我第一时间找了个律师,咨询了一下离婚事宜,以及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这场局
里,反败为胜。

当然除了找律师,我还在网上找到了私家侦探,查到沈小云竟然是个「惯三」,
而他们口中的梁涛,就是沈小云的情人之一。
更巧的是,这个梁涛的正牌妻子不是别人,正是和沈小云有过过节的大学同学
——刘丹。
我约了刘丹见面。
第二天上午,我和刘丹在南城某一商场的咖啡厅见了面。
从毕业后我就没再见过刘丹,只是经常听一些同学提起过她,说她嫁了个不错的
男人,日子过得很滋润。
两个人都是丁克,结婚时就决定不生孩子,所以才能隔三差五出去旅游,完全是
两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结了婚还跟恋爱一样恩爱。
这些事情我在别的同学那里听来的,不敢在沈小云面前说。怕她听着不舒服。
为了和闺蜜同仇气敌,我经常故意在沈小云面前说一些刘丹的坏话,说她极有可
能是生不了孩子,还说现在她老公不要孩子,万一等她到三四十岁,他老公想生
了,再找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生,那她下场肯定很惨……
现在看到刘丹,我真想抽自己两耳光。
刘丹倒是丝毫没介意以前我和沈小云穿一条裤子,和她不对盘的事,坐下寒暄了
两句后问我:「你找我是想说沈小云跟我老公的事吧?」
我愣了愣,「她也勾搭我老公了,我撞见我老公陪她产检。」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闺蜜的代价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