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

作者 : rio 本文共1041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7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6

绿茶闺蜜

妻子的复仇

01
奶茶店里,景鸿神色认真地看着我,「佳佳,我知道你的婚姻并不幸福,我才是
能给你幸福的男人。」
我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听到有人招呼,「佳佳。」
我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出乎意料,隔壁桌子的人是她,我从小到大的对手,绵
绵。
绵绵笑吟吟地看着我,又打量景鸿,「这是你老公吗?」
我顺着她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到紧挨着的我们,一惊,条件反射地隔开了与景鸿的
距离。
天哪,我一时间心跳如鼓后悔不迭,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居然没仔细打量,要是看
到她,我绝对不会进来。哪怕我的婚姻已是一团糟得不能再糟的鸡肋,我也不愿
意节外生枝。
但景鸿慌忙摆手,「不,我是她同事。」
他有些发急,「我们刚刚闹着玩呢,你误会了。」
这借口拙劣得可笑。
虽然我不愿意这段关系曝光,但是他这态度……?

也跟我刚才的猜测太大相径庭了,我心里一沉,回看他一眼,他垂下眼皮,躲开
了我探寻的目光。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不自在,我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假装若无其事,「绵绵,好久
不见。你来喝奶茶?」
绵绵一撩湿漉漉的长发,展露出美好的身材,接着叹气,「唉,真倒霉,遇到大
雨,只能躲到这儿了。」
薰衣草紫的裙子也湿漉漉地有些透,紧贴着她的雪白肌肤,十分诱人。她又忍不
住瑟瑟发抖地抱紧双臂,身材曲线愈发显得玲珑,「啊,好冷,店里空调温度实
在太低了。」
景鸿眼中闪过光,热情招呼,「来,坐我们这,离空调远,温度高些,你们正好
聊聊。」
绵绵犹豫着,「方便吗?」
景鸿笑得分外磊落,「有什么不方便?我们也是来避雨的,没其他人。」
绵绵一脸无辜地看了我一眼,我忍不住暗骂「贱人」,勉强笑笑,转过了头懒得
理她。
景鸿把椅子拉开,又殷勤地帮她把奶茶拿过来放好,绵绵开开心心地坐下,一脸
惊呼,「果然哎,这边温度高好多,真舒服,谢谢你。」
景鸿笑,又拍拍我,「这位是?」
我不情不愿地为他俩介绍,「这是景鸿,我同事;这是绵绵,我以前的同学。」
绵绵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不止喔,我们以前可是最好的朋友呢。」又笑吟吟
地看我,「佳佳你说是吧?」
这话让人怎么接?跳起来说不是?显然不合适,我只得勉强点点头。

这种伎俩她不是第一次玩了,呵呵,这个绿茶!我就从来没喜欢过她。
下午的约会骤然泡汤。
过得一会儿,景鸿已经斜着身子,越过我和她攀谈起来,我倒成了多余人。
我索然无味地望着天空出神,呵呵,下雨天真是最不适合约会的天气。
我也没心思,在滴滴上叫了个车,看着车到了,借口工作,招呼景鸿回公司。
绵绵起身送我们,亲亲热热地挽着我低语,「一直听说你找了个好老公,人帅多
金,前几天老班还说要约出来一起玩呢。到时候我们可要好好聊聊!」
我头皮炸开,她想干嘛?威胁我?我冷冷地抬眼看她,如果杀气可以杀人,她早
已经被千刀万剐。
可惜她不为所动,笑得越发开心,再次俏皮地对我眨眨眼睛,无声的口型说着
「你猜对了」,仿佛这威胁只是她一个小小的,孩子气的恶作剧。
我如坠寒冰。
再一次,她将毁了我的生活。
02
眼见我的婚姻可能已经步入倒计时,我晕头涨脑还是没想出解决的办法,一如之
前我对这塑料闺蜜毫无办法。
焦虑地看看表,太晚了,必须回了,再不回地铁要停。
无声地叹了口气,我抬起沉重的脚步,慢吞吞地回家。
刚刚换好拖鞋,就听一个尖刻的声音,「怎么搞到这么晚?」
我懒得回话,这声音就一直骂骂咧咧。
这就是我的婆婆,一个陈年绿茶事儿精,但凡有一句话不带刺,她就会觉得是吃
了大亏,天天想的念的都是给媳妇立规矩。
在旁边听这个话无动于衷继续打游戏的就是我老公刘蒙,是个空壳子富二代,猛
一看模样还挺能唬人,实际上他是一个巨婴妈宝,从来只站他妈那一边,不愿意
为我说一句话,也不打算为我花一分钱,还经常偷摸撩骚,所以咯,这货根本就
是个大写的渣男。
我第一百零一次地反思自己,当初我为什么会跟这么个绣花枕头结婚?
回想起来,也许是因为绵绵?
我大约是上辈子欠了绵绵的,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是我倒霉。
大约是因为第一天的时候,我穿了一件跟她一样的裙子,抢了她的风头?
之后我们为了哪个男同学的殷勤,为了成绩,为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屡屡
与我为难,闹得不可开交。
偏巧我和她还是同学加同桌,避都避不开。甚至她还告我黑状,搞到老师请家
长。
我跟我爸妈解释,我爸不信,说老师不会骗他。
而且我爸跟她爸是同学兼发小,她爸在她小学三年级时就倒霉早逝,撇下她们孤
儿寡母,她妈一直没有再婚,含辛茹苦拉扯她。因此我爸更是要我让着她,护着
她。
当时我爸跟我说的时候,我是翻了白眼的,我也是个小姑娘啊,怎么护啊?
得,让着吧,我爸的巴掌和棍子我惹不起。
不过后来,我妈信我了。

她曾咬牙切齿地跟我说,绵绵她妈就是个狐狸精,一天到晚勾着那帮老同学,一
会儿朝这个撒娇帮忙,一会儿朝那个撒娇帮忙,让一帮男人围着她团团转,把这
些人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天天打架。她倒比丧偶前过得更舒服了,呸!
不知道我妈指槐骂桑的话里,这些男人包不包括我爸?
呵,让你不信自己的亲女儿,吃亏上当了吧。
本想读大学总算就能摆脱她了,没想到大约是扯不断的孽缘,我跟绵绵上了同一
所大学,还好是不同系,平时根本见不着面,但是挡不住她好手段,把我有意的
男生抢了一个又一个,没玩没了。
最后一次,我甩了她一个耳光,气得口不择言地骂她,「真恶心,抢男人的样子
跟你妈一个样。」
她捂着脸看我的眼神真是叫人不寒而栗,我一阵快意。
我打人的事被校方知道了,辅导员要我道歉,说不能打人,必须道歉,不然就记
过。
我俩假惺惺地握手言和,此后我再没搭理过她。
工作后,我妈开始催婚,并埋怨我没有在大学谈个合适的。
我把绵绵的事说了,我妈却更加火大,骂我没本事,比不过绵绵。
我哪是比不过,我是骚不过。
说实话,不愉快的感情经历让我对男人对恋爱都有了阴影,我心灰意冷,不想再
谈恋爱,很是沉寂了几年。
直到我妈实在催得厉害,这才通过相亲认识了刘蒙并结了婚。
结了婚我才晓得婆婆的厉害,嘴十分刻薄,不管我做什么都要挑剔,仿佛她还是
个富家太太般趾高气昂。

还有刘蒙,他天天躲在书房里关起门打游戏,实际上他是在游戏里撩骚。
他对我一点热情都没有,对游戏里的萝莉们倒是哥哥妹妹亲昵得不得了,甚至把
他的钱全花在了上面,除去游戏充值当人民币玩家,还给萝莉们买 LO 裙买汉服
各种打赏,也难怪家用都是他妈在掏钱。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意识到,要想花,宅在家里也控制不住。
问题在于这个人的根本品性。
但离婚是离不了的,家里所有人都不同意,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
庭。
我一说离婚,我妈就要死要活,七大姑八大姨也都来劝我,好似我离婚就是不
孝。
唉,如果不是绵绵,我也不会再三失恋,最后还因为她起了心理障碍,选了刘蒙
结婚,也不至于陷入这种婚姻困局。
如果没有她,我或许已经已经跟哪个男友结婚,甚至孩子都生出来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我只得把心思都投入到工作中。
于是,自然而然地,我对新来的同事周景鸿有了好感。
我们一起加难熬的班,一起吐槽变态的上司、无聊的工作,每一个梗彼此都能意
会秒接。
他像一个可以逃避日常生活的树洞,慢慢地,我跟他暧昧起来。
可惜赶巧我们约会的时候被绵绵撞见了,现在只怕这点小确幸也保不住了。
03
接下来,我提心吊胆地等着绵绵发招,连周景鸿疏远我这事都没空顾及。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刚加完班,拿起手机偶然发现绵绵发了一个朋友圈,「安慰
了小朋友半天,总算从被已婚上司追求的惊恐中恢复过来。」
配图照例是她精致的自拍,而她身后虚化的人影,我一眼认出就是景鸿。
一堆的老同学看热闹不怕事大,立刻留言。
「666」。
「哈哈哈,现实中还真有这种事」。
「嘿嘿,这已婚上司谁啊?介绍我认识认识,我来解救小朋友。」
……
我又惊又怒,立马发语音质问她什么意思?
她没回我,只是,她马上在这条朋友圈下连发两条评论:
「老同学啊,真的,克制点自己吧,被老公知道就不好了」。
「职场性骚扰,真惨」。
还配着个笑哭的表情。
于是,留言更热闹了,朋友圈更加沸腾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搅和到一起的,我已经无暇追问了,但她不能曲解我这段感情的
性质。
我忍住揪心的疼痛,马上问景鸿。他有点意外,说没看到,看来这条朋友圈屏蔽
了他。
我截图过去,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景鸿回了我轻飘飘几个字,「她说什么就是什
么咯。」
说话的腔调很是宠溺,完全不在乎我的观感。
这个回复是我决计预料不到的,我呆住了。
景鸿虽然比我小两岁,他对我而言也决计不是小朋友吧。
而且,虽然我名义上是个经理,职级比景鸿高,但我就是个光杆儿司令,跟景鸿
一样,从总监手里领活儿做,工作上最多有部分配合,所以我从不觉得我是她上
司,更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因为职场的压制。
更关键的是,或许是因为独自漂泊异乡的孤独,很多时候景鸿是主动的:
第一次表达好感,第一次打感情擦边球都是他。
但我能跟谁解释?
谁会相信?
绵绵要做什么?在名声上毁了我?
这个时候,我那个婆婆突然来了电话,我刚接通,她那刺耳的声音便传来:「怎
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做饭?想饿死我们吗?」
「妈,我正在加班——」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谁知道你是在加班还是在鬼混!我们家有你这个儿媳妇,真是到了八辈子霉
了。」
我不想听太伤心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却早已泪流满面……
一直以来期待的爱情和家庭,甚至名声,我都要失去了。
也许,我就不该听妈妈的劝,导致现在满盘皆输。
既然如此,我这次就顺着自己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诱敌深入

04
这回我打算抢先出击。
回家后,我十分乖巧地做饭,伺候婆婆和老公,得到了婆婆冷哼的肯定。
然后一个周末,我拉着刘蒙,熟门熟路来到绵绵家旁边的超市。
刘蒙是个懒人,十分不满,「买个菜到楼下的菜场不行吗?干嘛要绕到这儿?」
我笑着解释,「新开的盒马鲜生大家都说不错啊,来打个卡呗,再说这才绕多少
点路?」
我假装对超市里开的手机周边店有兴趣,拉着刘蒙问东问西,犹豫不决地挑着手
机壳,果然等到了固定时间来开快递柜的绵绵。
我做惊讶状,「绵绵?」
那一瞬间,我肯定是影帝附身了,惊嚇、恐慌、想藏起老公的欲盖弥彰……种种
情绪一秒呈现。
绵绵看见我,笑了。
从她掩饰不住愉悦的眼神我可以看出,她爽了。

她走过来寒暄,我抢先说,「老公,这是我同学绵绵,我们好久没见了。赶巧前
几天和同事外出办事的时候碰到了,就是那天大家手上都有工作,没聊尽兴。我
还说再约呢,没想到今天又见着了,你说巧不巧?」
绵绵愕然,十分意外。
我得意地对她挑挑眉,暗示她,这几年社会我也不是白混的。
她倒激起了斗志似的,落落大方地挽了挽头发,笑道,「是啊,那天太仓促了。
今天周末,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我老公刘蒙眼中闪过惊艳,他是个典型的宅男,也是个声控,开麦撩骚就是为了
听妹子甜甜的萝莉音撒娇。
而绵绵的声音,在有意图的男人面前,鼻音加重,尾音微微压低,嗲到甜度爆
表。
在餐厅点完餐,我环顾四周,惊呼,「哇,这里是不是上回朋友圈,你和我们公
司小鲜肉吃饭的餐厅?」
刘蒙吃了一惊,我解释,「就是我们组的景鸿,他们约了几次会呢!」
绵绵睁大了眼睛,十分清纯懵懂的样子,「不是约会呀,就是他有点事找我帮
忙,吃了两顿饭而已。」
我挤了挤眼睛,故作玩笑,「嗨,没事,约就约呗,我又不会抢你的。」
绵绵抽了抽嘴角,不再解释。
我看着她的脸色,十分开心,「哦,对了,景鸿他工作上有点小不顺,不过他年
轻气盛,昨天刚刚辞职了,他可能还没敢告诉你,你一定多安慰他啊。」
是的,排除了感情因素的干扰,我这种老油条,对付一个职场新人还不是绰绰有
余?

第一回合胜。而且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以后在刘蒙这儿,绵绵想拿景鸿对
付我就比较难办了。
我又问绵绵,「上次你说要约起大家开同学会,什么时候开啊?」
绵绵很谨慎,「不知道耶,还得问问老班。」
我开着玩笑,「男同学们都是冲你去的,你哪天方便就哪天开呗。同学会,拆散
一对是一对。我们女同学都有点不敢去呢。」
绵绵眼眶盈满泪水,用气声说道,「你……」
刘蒙一脸无视,显然开动了婆媳吵架时的神游大法,他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对任
何女人间的争吵都视而不见。
绵绵见状收了泪水,狠狠瞪我一眼,我见好就收,开心地张罗着吃饭。
吃饭时,我不断地表现出洋洋得意的样子秀老公,像得到糖果的孩子忍不住炫
耀,把刘蒙描绘成了优质的富二代,在婚姻市场堪称完美的对象。
尔后又似是回忆起绵绵的手段,极力抹黑老公,前后十分矛盾,举止堪称拙劣。
听我说话时,绵绵笑而不语,只是愈发闪亮的眼睛显示出了她对刘蒙的兴趣。
其实绵绵这个人啊,受不得激,刚才我的挑衅,应该是越发激发出了她的凶性和
掠食欲。
刘蒙倒还好,只是表现出了一个雄性生物对美女的正常欣赏。
就这样,吃了顿饭,绵绵和刘蒙熟悉起来。
慢慢地,有些事情开始发酵,她又开始进入我的生活。
05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挽着婆婆的手回家,婆婆一路上照常训斥我,我忍耐地听
着。
婆婆先开的门,她把门打开,又猛地慌乱地关上门,「哎呀,我想起有个东西,
你替我下去一趟,把车里的东西拿上来。」
我狐疑地看着她,「今天没开车啊。」
再说,从他家工厂破产起,婆婆的车被拿去变卖,她应该有几年都没开过了吧。
她一脸懊悔,显然在懊悔随口瞎编的话没过脑子,但随后又撑起气势瞪我,「我
让你下去就下去,多什么嘴?你去给我买点血糖试纸,快点,我一会儿要用。」
我轻巧地绕过她,笑着飞速开了门,「妈,别急,试纸我买了一大包呢,正要给
您……」
我话没说完,因为门开了,露出两个搂在一起的人影——我老公刘蒙,和不应该
在这里的绵绵。
嗨,不怪婆婆急着关门,这场景是有点儿尴尬。
条件反射地,我拿起手机咔擦咔擦拍了好几张照片,又开始录视频,却被婆婆打
掉手机,她十分气急败坏,「你干嘛呢?」
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慢吞吞捡起手机,把刚刚拍的内容一键发送到家族群,「这话应该我先问他们
才对吧?」
婆婆收到群里消息,气得大叫,「佳佳,你干嘛?是要毁了这个家吗?」
啧,说话的腔调,这股子陈年绿茶味……
好老套,这种琼瑶式的陈词滥调都快发霉了吧。

我摇了摇头,沉下脸,冷笑着问,「这位,说是要跟我一生一世的老公;这位,
说是跟我关系最好的闺蜜,请问,你们俩在干嘛?有什么打算?」
刘蒙左右为难,最后丢下绵绵,走过来拉着我,慌乱地哀求,「佳佳,你听我解
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刚刚只是在商量事情……」
刘蒙这个表现,我还是真没想到,好像他还真对我有点感情似的,但以我对他的
了解,他只是不喜欢生活出现麻烦。
但不管怎么样,他够没担当的,我同情地看了一眼绵绵。
绵绵眼中闪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随即痛哭,「佳佳,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
呀。」
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有了蒙哥的孩子……」
呵呵,绵绵是抢男人的功力退步了吗?逼宫这种事居然自己上。
刘蒙想制止没制止住,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绝望。
倒是我婆婆,竟然大喜过望地笑开了花,「哎哟,可别哭了,快擦擦眼泪。这胎
还不稳吧?仔细着点,可别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刘蒙这个妈宝,商量不了事,我问他妈,「现在怎么办?」我指着绵绵的肚子,
「这总该有个交代吧?」
绵绵一脸复杂。她万万没想到,为她出头的竟然是我,。
刘蒙他妈说,「当然生下来啊。」她还瞪我,「谁叫你不能生,要不然也不至于
出这档子事!」
嚯,真会颠倒是非黑白。她继续讲,「她怀孕了这段时间不方便,你就好好伺候
刘蒙,说不定会接着福气,再生一个。」
我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把我当什么了?

跟这种人扯不拎清,我转向刘蒙道,「离婚吧,明天去办手续。我没别的要求,
把你玩游戏刷我的信用卡还了就行。」
这点小钱我其实无所谓,主要是讲出来恶心一把绵绵,让她看清楚,她付出这么
大代价抢过来的是什么货色?也恶心一把他妈,让她看清楚她没资格对我指手画
脚。
没想到他妈跳起来,「什么钱?你做梦呢,没有!」
我气笑了,「大妈,出了这种事,我好好一个小姑娘,未婚变成离异,我没找你
们要损失费就好了,居然还不还钱?你穷疯了吧?还要不要脸?」
他妈从来没听我这么跟她说过话,一时间惊呆了,半晌才勃然大怒,「你才穷疯
了,你才不要脸,怎么说话呢你?」
我懒得跟这种专业扯皮赖账的说话,跟刘蒙吩咐了一句,「等我先找好地儿,过
几天过来搬东西。」
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一只箱子,潇洒走人。

完美脱身

06
这一次闹离婚,我没跟我妈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神清气爽地玩了几天,我租好了房,去家里取东西,收拾了一会儿,听到门铃
响,以为是我叫来的货拉拉司机,也没看猫眼,我随意打开了门,就感觉腰间被
扎了一下,有人勒住我脖子推我进去。
我惊得嗓子都哑了,半晌才发出声音,「大哥,您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照办。能
不能拜托您把刀松开点儿?」
那人根本不理,直把我推到沙发上推个仰倒,直面他的真容。我哀叹一声,心灰
意冷,完了,都让我看见他的样子了,看来今天我是不可能活着了,可惜我的自
由生活还没开始呢。
这是一个满面络腮胡的大个子,手上戴着小叶紫檀的手串,穿着细麻衬衫,一副
文化人的打扮,可惜看上去粗鲁脑袋不太灵光,从面上就泄了底。
他一把把我按住,开始气急败坏的样子脱我的衣服,我挣扎着,苦苦哀求他。
他冷笑一声,「少啰嗦,刘蒙绿了老子,老子今天要以牙还牙。」
他妈的,这还是刘蒙惹出来的祸事。

我哭了,「大哥,别呀,刘蒙绿了你,你女朋友不也绿了我吗?再说我马上都要
跟刘蒙离婚了,今天是来收拾东西的,冤有头债有主,您直接找他行不行?或者
找他的现任也行啊?您男子汉大丈夫,高抬贵手啊。」
大胡子还是很讲道理的,他一听在理,就放弃了折腾我。但正要走,他忽然看见
我没来得及关上的笔记本屏幕,「这是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吞吞吐吐道,「这,这是我打算离婚,取证来
着……」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请君入瓮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