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时难别亦难

作者 : rio 本文共4318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08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8

一:相见难
我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三年,我也说不清我们之间是雇佣关系,还是有感情在里
面。
大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时间,我没有告诉爸妈,我想偷偷回家给他们一个惊喜。
结果我却得到了他们给我的「惊喜」——两具冰冷的身躯。
警察说是自杀。
我不信,却没有证据。
我问遍了父亲的同事和朋友,他们也表示惊讶,让我节哀,没有任何线索。
父母没有给我留下一句话,只留下了一张不够我上完大学的银行卡。
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我没有时间怨恨和难过,我还要处理后事,还好有几个熟
识的叔叔阿姨帮助我。
办理好后事,积蓄也花了个七七八八,叔叔阿姨又给我凑了一点钱就走了,让我
有困难再找他们,从此以后就联系不上了。
父亲是当地一家国企药厂的小领导,人缘不错,母亲是家庭主妇,性格温和,虽
然我们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温馨的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这一切都随着父母的突然离世,与我再无关系了。

我们家是因为父亲的工作,后搬到这座城市的,老人去世的比较早,远亲随着我
们的搬迁,也没什么联系。
好像这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了。
还好当时负责父母案子的一个小警察王警官还挺热心的,应该刚工作不久,怕我
想不开,时不时地会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偶尔路过学校也会请我吃个饭。
我也是靠着生活中这一点点情谊和温暖,坚持了下去,度过开始那段最痛苦的时
光。
但是生活的艰难还在继续,靠着父母留给我的存款和父亲好友的资助坚持不了多
久,老房子又成了凶宅,卖不了多少钱。
我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找了份兼职,老板娘对我挺好的,我的课余生活也全部
放在了兼职上,毕竟没有钱生活,说什么都是白费。
王警官看到我还在努力生活,放心了很多。
我也是在咖啡馆,认识了那个人。
有一天,我照常去上班,有两个顾客一直偷看我窃窃私语,我就装作没看见,继
续工作。
当我给其他顾客上餐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突然被他们伸出脚绊了一跟头,我整
个人摔在了地上,咖啡撒了一地,也溅了我一身,非常狼狈。
他们是故意的,但是我站起来也只能说对不起,我不想惹麻烦。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其中一个人指着自己的裤腿,阴阳怪气道:「一句对不起就完了?那我这裤子脏
了怎么办呀?」
我仔细一看,大概刚才的咖啡溅上两滴。

他们就是故意刁难的无赖,我尽量稳住情绪,希望快点结束这件事:「对不起,
我赔给您清洗费。」
他继续说:「别人洗那算什么诚意,我要你亲手洗。」
我愣了一下,想了两秒钟说:「好。」
他这时候收敛了嚣张的嘴脸,嬉皮笑脸地说:「那你让我现在把裤子脱了,光着
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盯着他们两个看,轻浮的嘴脸,龇着牙,眯着眼
睛。
这时候老板娘来了,也好声好气地劝着,手里拿着二百块钱,满脸堆笑道:「真
是不好意思,你们的单免了,这是清洗费,消消气,大家都不是故意的。」
老板娘边说边给我使眼色让我快走。
我正要走,那两个男生仍然不依不饶说:「不是故意的就往顾客裤子上甩咖啡
啊。」
我实在是气不过:「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其中一个人一脸坏笑地说:「你给我回家洗裤子不就得了。」
我正要争辩,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对老板娘说:「你们这里能不能
安静一点,再处理不好闹事的人,我就报警处理了。」
老板娘赶紧说着,马上马上。
那两个闹事的一看这个人的个头,比他们俩高了大半头,也有点怂,但是还强装
社会人的样子:「你是谁啊,少管闲事。」
这个高个子的男人二话没说,一手拎着一个,往门口拖,两个人没反应过来,被
拖着使不上力,就这样被男人扔了出去。

两个闹事的人还试图起来反抗,但是看着男人冷冷的眼神,啐了一口痰就走了。
等我和老板娘回过神来,赶紧跟这个人道谢,他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老板娘就转头跟我说:「亦清,你先回学校吧,今天难为你了。」
我点了点头:「老板娘,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老板娘拍拍我肩膀说:「没事的,你一会还有课,快回去吧。」
那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也没多想。
直到我收拾好东西,往学校走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喊我的名字。
「亦清。」
我回头,发现是那个在咖啡馆给我解围的男人。
现在我才看清他的样貌,浓浓的剑眉使得本就冷冰冰的眼睛更显无情,五官算得
上英俊,就是看着有些凶狠,即使刚才帮了我,现在再面对他,也有些害怕的感
觉。
腿不自主地就往后退了两步。
他大概看出来我心里的不安,笑了笑说:「刚才,听老板娘这样叫你。」
他的笑倒是让凶狠的脸多了几分温柔。
我点点头:「刚才谢谢你。」
他问我:「你还在上学?」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不敢多说话。

他又接着说:「刚才问了老板娘关于你的事,她没有多说,但是我大概清
楚……」
我还是很疑惑,不明白他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从身上掏出一个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卡片递给我说:「这是我的名
片,你有困难可以联系我。」
我接过卡片,是一张名片,上面只有名字和电话,应该不是平常工作用的名片,
上面写着「时羽」。
我再抬头,他已经走远了,上了路边一辆奥迪 A8。
现在,我知道他的意思了,一个三四十岁事业有成的男人,遇到一个长得漂亮又
家境不好的女大学生,然后顺其自然地伸出「援手」。
我苦笑着,把卡片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走进了学校。
这件事就像是沙滩上的一个贝壳,不小心扎到了脚,但也不值得低头看一眼,就
过去了。
有时候,看似生活给你开了一扇窗,一转头却发现把你来时的门关上了。
有一天,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有一个实习机会,想要推荐我去,是跟咨询公
司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只给老师一个实习名额。
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我肯定是求之不得,但是这意味着这一段时间,我都不能去
咖啡馆兼职,这种实习也不会给我工资,基本生活都没办法保证了。
犹豫再三,我还是跟老师提出了拒绝。
老师很惊讶,跟我说:「你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吗?本来大二是多优秀都没有
机会进这样的公司实习的,是正好有个大项目缺人,我硬求来的这个名额。」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知道,但是……」

「我知道你的情况可能有些艰难,但是这个机会真的不容易,我是很信任你才会
推荐过去,我不想我的学生出去给我丢脸,你再考虑考虑吧,这两天给我答
复。」老师声音也柔和了下来。
我谢过老师就出门了。
看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存款,别说来年的学费了,也只是勉强够日常的生活,房子
挂出去几个月,价格一降再降,却连打电话问问的人都没有。
看来我注定要错过这次机会了。
上完课我就照常去咖啡馆工作,看到老板娘,心里在想是不是可以跟老板娘借一
点钱,等实习结束,再省吃俭用一些,慢慢还老板娘的钱。
但是这个口,终究不好开。
拿着垃圾袋忧心忡忡的出门倒垃圾,突然撞到一个人,连忙说对不起,一抬起
头,发现是他。
「怎么没联系我?」他看着我,看不出什么情绪,没有轻佻,也没有生气。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他微微弯腰,倾身看着我,一只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不要多想,我只
是想要帮助你而已。」
我看着他,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是,他的眼睛还挺诚恳的,莫名多了份信
任。
他想了想又接着说:「你……不用想太多……不需要你做什么的。」
我低着头,脸有些发烫。
「好……」

至少……我不会错过这次实习了。
他直起身来,还是很柔和地跟我说:「好好学习,兼职还是很浪费学习时间的
吧。」
我不知道怎么跟这种人交流,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做什么的,只有一个名字,既
然说资助我上学,那就讲一下我的学习情况吧。
「嗯,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这次唯一一个咨询公司实习的机会,老师还推荐了
我,大二很少有这样实习的机会。」
他点点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咨询公司的实习是没有工资的吧?」
「嗯……我平常的花销不太多,如果不是要实习,这份兼职其实也是可以生活
的。」我有些难为情。
他笑了笑:「没关系的,还有,咱们两个就站在咖啡馆门口说话吗?」
我突然想到我还在上班,我不好意思地说:「我要进去忙了,今天下午没有课,
我要上班到关店。」
「去忙吧,别忘了跟老板娘说辞职的事。」
「嗯……」
我也发现了,他安排好的事,好像就不会用疑问句去交流,你照他说的去做就
好。
跟老师沟通完实习的事,让我下周一去公司入职,回到宿舍后突然想起来,自己
把时羽的名片丢了,他好像也没问自己要过联系方式……
正走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陌生号码。
接起来,是时羽。

「下课了吧?有时间吗?」
「嗯,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出来吧,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他自然有办法知道吧。
刚走出校门口,就看到了他的车,他站在车旁喝着水。
我僵硬地抬了抬手,就当作打招呼,他也向我点了点头,给我打开副驾驶的车
门,我坐进去后,他把车门关好,就坐进了驾驶位。
「去哪?」我心里是有些紧张的,
「你准备穿你这一身去实习吗?」他看了我一眼。
哦,应该是带我去买衣服。
车里安静下来,尴尬的气氛越来越浓,但是看他的状态,好像并没有觉得现在的
状态有什么不妥。
他平常不说话,冷冷的样子,又让我什么也不敢说。
我也不禁在想,他「资助」的女孩子应该不止我一个吧。
他这时候突然开口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当然不会把我刚才的想法说出口:「我在想,你下次来学校找我,可以把车停
远一点吗?」
我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我怕我同学看到。」
「知道了。」

又过了一段漫长的沉默时间,我的身体一直因为紧张,僵硬地贴在座椅上,感觉
轻轻一动就会听到「咯吱咯吱」的声响。
他开口了:「你很怕我吗?」
我茫然地回问:「嗯?」
他说:「我看你很紧张。」
我只能应付着:「没有,我只是,还不熟。」
他突然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攥了一下我的手,我的手顿时僵在了那里,不敢动。
他就松开了,改成了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
终于到了商场,不用在那个狭小诡异的气氛下尬聊了。
他也没有让我为难地自己选衣服,都是他看中什么衣服,就让服务员拿我的码,
我去试。
我在试衣间偷偷看了吊牌,即使爸爸在的时候,我也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衣服。
我以为只要买一套,上班去穿就好了,他就很疑惑地看着我说:「你要整个实习
期,都穿一件衣服吗?」
我就不再说话了。
除了工作要穿的西服套装,他也给我买了一堆日常穿的衣服,我说不用,但是他
好像完全没有听见,只是让我去试,他觉得好看就会让服务员包起来,他觉得不
好看就摇摇头。
买完衣服,工作人员帮我们提着大包小裹的衣服放到车里,把后备厢和整个后排
座都塞满了。
我坐在副驾驶忐忑不安,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我该怎么办?

「晚上想吃什么?」
「嗯?什么?」虽然他很柔声地问我,但是因为我正在走神儿,还是吓了一跳。
他侧头盯着我看了好久,我都快被盯毛了,不自然地撩了撩头发问:「我脸上是
有什么东西吗?」
「亦清,你没谈过恋爱吗?」
突如其来这么一问,好像车在路上来了个急转弯,只能下意识回答:「没,没谈
过。」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接着问我之前的问题:「想吃什么?」
我不知道他平常都吃什么,也不好回答,就说:「随便,看你就好。」
结果他居然带我去吃了我家附近的汤面店,因为离家很近,又很好吃,我几乎是
吃这家店长大的。
我在门口愣住了,不可思议地问他:「在这吃吗?」
他问我:「不喜欢?」
「不、不是……」
「走吧。」
他就拉着我进去了。
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巧合,好像我的所有事,他都知道。
一进门开店的爷爷就认出了我,笑呵呵地迎着我:「姑娘,来啦,好久没来了,
快坐,这是交男朋友了?」
我不自然地抽出了手,笑了笑,没回答。
时羽也没在意,坐下各自点完单后。
他一边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着什么,大概是回复消息,一边跟我说:「我知道你
心里在想什么,我要在身边留一个人,当然得清楚。」
「那也能调查出来我爱吃这家店吗?」我不解地问。
他笑了一声,看着手机没抬头,我也不知道是手机里有什么消息好笑,还是在笑
我。
「你从小住在这里,这家面馆也开了很多年,口碑不错,不难猜出你经常吃。」
「哦。」我点点头。
「不过,」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接着说,「我也怕带你来吃,想到以前的事
情,难过。」
我摇摇头:「不会,日子还要过,这家面的确很好吃。」
「你也是个高材生,怎么看上去呆呆的,你的成绩真的很好吗?有没有作弊?」
他调笑着说。
我知道他是在活跃气氛,看我总是很紧张的样子,想让我放松一点。
我笑了笑:「这段时间,确实很艰难,谢谢你,时先生,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不
会接受这次实习的机会了。」
跟他聊了几句,慢慢也不觉得他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冷冰冰了。
另外,他随随便便就把我的情况调查这么清楚,大概不是普通人,至于他究竟是
什么人,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吃完面,他就说:「时间不早了,送你回学校。」
我那时觉得,他还挺君子的。

上了车我看着后面这么多服装袋子,他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实习。
我说下周一。
他说:「那我给你拿回家,周五下课后我来接你。」
好吧,我把刚才君子的想法收回,他说的那个「家」肯定不是我家那个凶宅了。
我一想也好,我把衣服拿回宿舍,肯定免不了室友的盘问。
我也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一心一意的听课,不用再想着一会赶去兼职。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换来这一切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周五,他告诉我车停在了学校附近的巷子里。
我寻着路,果然找到了车,只不过我一上车,发现开车的人并不是他。
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看样子没比我大几岁。
他看我一脸疑惑,他先开口了:「是苏小姐吗?是羽哥让我接你回家。」
我点点头:「怎么称呼你?」
「冯威西,他们都叫我阿西。」
阿西?总感觉像在用韩语骂人,有点说不出口:「你好,威西。」
他愣了一下说:「哎,你好。」
他性格倒是蛮好的,一路上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话,我也大概了解了一下时羽这个
人。
他开了很多家酒吧、KTV、洗浴中心,总之各种娱乐场所,他都有涉及,而且产
业很大,是成功的商人,也有很浓的社会气,怪不得看上去那么凶。
我不自觉得竟然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威西听后笑笑说:「凶?羽哥看着是挺凶的,但是对我们兄弟都挺好,外冷内
热,但是狠起来也确实挺狠的,我们都服他。」
「狠?怎么狠?」
威西可能觉得自己说多了,就没有再说话。
随后,车子就开进一个别墅区,停在一个院子里。
大概就是这里。
自从知道了时羽是做这一行的,我满脑袋都是灯红酒绿的景象,进入屋子之前,
我以为会是金碧辉煌的装修,没想到,一进门,却是一番很有现代设计感的景
象。
不过想想时羽平常穿衣服的样子,也的确没有大金链子大金表,要么是休闲西
装,要么是衬衫牛仔裤。
自己确实判断有些主观了。
刚进门,就有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姨过来迎我,威西叫她「焦姨」。应该是保姆。
威西把我送进门厅,他就走了。
焦姨带我熟悉这个家,厨房、餐厅、客厅这些在一楼,卧室、书房在二楼。
到了二楼,她指着走廊一端的房间说:「那是时先生的房间。」
又指着另一端的房间说:「苏小姐,这是你的房间,挨着书房。」
说着就开门带我进去,看样子,应该琢磨了一些我的喜好,重新布置过,房间里
面有独立的卫浴,时羽真的是有心了。

焦姨让我先休息,她去准备晚饭,我在卧室继续翻看着,上次买的衣服已经剪好
吊牌挂在了衣橱里,还添了几个名牌包。
除此之外,还有几套睡衣,甚至还准备了几套新的内衣内裤。
看到这不禁有点不好意思,调查我的资料里还会有我的三围吗?
梳妆台上还有全套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浴室也有新的洗漱用品、毛巾、浴巾。
真的非常细心了。
又过了一会,焦姨叫我下楼吃饭,说时先生回来了。
他看见我说:「不好意思,今天临时有点事,没有去接你。」
我笑着说:「没关系的,威西挺有意思的。」
他抬了抬眉毛:「威西?」
我不明所以:「对啊,就是那个司机。」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饭菜都上桌了,他边吃边问我:「东西准备得怎么样?有没有缺的?有
些东西我不太懂,找了几个……女生,来准备的。」
我赶紧点头:「很全了,有些我都想不到。」
「那就好,书房你想用就用,我用得少。」
「好。」

说完,他又从身上拿出一张信用卡:「这张卡你也拿着,买点东西啊什么的,你
们女生的东西,我也不太会买,有什么需要就自己去买,额度……你应该够用
了。」
我接过卡,揣好。
「密码是你生日。」
「好。」
「对了,一会儿别忘了把银行卡号给我,把钱转到你卡里用着方便些,过两天就
要去上班了,总有要用钱的地方。」
「嗯。」
吃完饭,他又监督我把卡号发给了他。
过了 5 分钟,我的账户多了 50 万,我数了好几遍零,确定没有数错。
我跟他说我用不了这么多钱。
他说:「钱只有不够花的,怎么还有花不完的?」
我又被他逗笑了。
晚上我以为我会睡不着,陌生的环境,奇怪的关系,没想到却是这几个月睡得最
好的一晚。
第二天中午才起,焦姨看我醒了,就跟我热情地招呼着:「苏小姐起来啦?你先
收拾着,午饭马上就好,时先生说不打扰你睡觉,就没有叫你吃早饭。」
「时先生呢?」
「他一早就出去了,不过说了午饭会回来吃。」

话音刚落,门口就有了响动,时羽回来了。
他看我睡眼惺忪的样子,笑着说:「刚起?」
我点了点头。
「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我想了想又接了一句,「是这几个月睡得最好的一天了。」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怕你认床睡不好,下来吃饭吧。」
吃过饭后,他说下午没什么事,留在这里陪我。
我心想,你在这我才不舒服,但是又不能说出口,而且他说是「陪我」,我又不
好意思躲在书房。
只能在大厅落地窗旁边的小沙发上看书。
他就在一边的小会客桌上看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
就这样安静的气氛,持续了整个下午。
晚饭后,他准备出门,我问去哪。
他说:「我回家了,我在这,你也不自在,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我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他的家。
那他的家里会有什么人?有妻子吗?我对于他又是什么人?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也一直以礼待我,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也没接触过复
杂的社会关系,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对一些事情也早有准备,毕竟没有免费
的午餐。

但是时羽的心思,我真的琢磨不透。
周末,他也没有来。
只是在晚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早上会有人来接我上班。
最后又叮嘱我,现在天气已经降温了,让我多穿些衣服。
虽然看不透这个人,但是时不时地关心,也确实很让我心暖。
周一,我就拿着简历,准备出门上班了。
果然已经有车停在院子里,只不过司机不是威西,换了一个人。
这个人闷闷的,一路无话。
到了公司,办理好入职手续,我的项目组长就把我拉走了,一边介绍着项目情
况,一边自我介绍:「我叫 Aaron,这个项目由我负责,有什么不懂可以问
Joe。」说着指了指正埋头工作的一个胖胖的男生。
Joe 听到有人教他的名字,抬头看过来,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像我这种实习生其实不会做很重要的决策性工作,主要的工作就是找资料。
每天都扎在各种资料堆里。
咨询公司每个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倒也没有因为我是实习生特殊待我,所以,
加班也成了常态。
学校还有课程,老师虽然给我假,但是期末考试还是要考的,我每天还要回学校
抄笔记。
还好每天都有车接送,节省了不少时间,要不然还不好两边兼顾。
上班的衣服不方便拿到学校去,晚上就都在别墅过夜了。
时羽这段时间倒是没有来,可能来了我也不知道,每天回家已经很晚了,更是累
得倒头就睡。
项目大概要进行到快过阴历年才会结束,不过学校的期末考试快来了。
划完重点,有一个多星期的备考时间,没有课,我也不用每天往学校跑,也算稍
微轻松了一些。
12 月 31 号,我下了班往停车场走,前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我抬头,正好戴口
罩呼吸让眼镜上蒙了一层雾,我近视不严重,平常不戴,今天下班忘了摘。
面前的人摘下我的眼镜,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镜片,擦好后,用手帕包起
来揣在了兜里。
「明天就元旦了,你们今天还下班这么晚,之前就听司机说你们总加班,学业也
繁重,注意身体。」
「为了让我们明天能放一天假,今天就只能加班啦,时先生,你怎么来了?」
「陪你跨年。」
我抬头看了看时羽的侧脸,心想,几个月前,还以为以后都要自己跨年了呢。
回到家,还是前几天圣诞节他找人来布置的样子,他没来,只是买了一个包送我
当礼物,他跟我说:「我不过这种洋节,不过想来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喜欢
热闹,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虽然送包有些俗气,但总归不会送出错。」
然后卡里又多了 50 万。
我们两个到家就已经快十二点了,资本家真的是够压榨的。我也给焦姨放了三天
假,让她回家陪家人过年。
偌大的别墅,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进门,脱鞋,脱掉大衣,他突然捏了捏我的脸说:「亦清,新年快乐。」

我抬头看到正好十二点了,我也笑了笑说:「时先生,新年快乐。」
今天回到房间,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虽然时羽从来没有要求我做过什么,但是我也不会天真地以为他有多么好心白白
资助我,他给我钱,我能回报给他的无非是那些事,难道是等着我以后赚钱了给
他养老送终吗?
他虽然年纪比我大了一些,但是这个人倒也没有让我讨厌,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
都算得上是佼佼者。
我想,我也不算吃亏吧。
下定决心后,就翻出手机找出他的微信:时先生,你睡了吗?
很快他就回复我了:没有,怎么了?
我想了想,就打开门,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走到时羽的门前,双腿都在发抖,最后抬起手,敲响了他的门。
他开门后,打量了我一下,问我有什么事。
我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他就抱着双臂靠在门边,静静地看
着我,没有插话。
最后,我咬了咬嘴唇说:「时先生,其实我,可以……」
他先是皱了皱眉,接着轻笑了一声说:「想要感谢我?」
我的头像是灌了铅,抬不起来,缓缓地点着头。
接着他抬起手,向我肩膀伸了过来,我下意识躲开了,他的手迟疑了一下也收了
回去。

我突然对自己很懊恼。
「亦清,」他轻声说,「看着我。」
我抬起头,他接着说:「我不想让你为难,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
我心里有种不服输的劲头让我想继续坚持一下:「其实我可以的。」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我说:「不要光着脚,回去把鞋穿上,别着凉。」
然后撩了撩我额前的碎发,低头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说:「晚安。」
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我在门口愣了几秒钟,才转身回房间,然后脸开始红红的发烧。把脸埋在枕头
里,痛恨自己丢了人,献身不成反被拒。
第二天一早就醒了,出了卧室,发现时羽已经起床,窝在沙发里,翻着手里的
iPad。
看到我起来了,他就坐起来问我:「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好不容易放假不多睡
一会?」
「醒了就有点睡不着了。」因为昨天的事,我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他好像什
么都没发生一样。
想了想,他可能见得多了吧,不在乎我这一个,像这样住着女孩的别墅,不知道
他那里还有多少。
「下碗面吧,中午带你出去吃。」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不太会做饭。」
他抬头看我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不是让你煮,是我煮。」

没想到大家口中让人敬佩的「羽哥」居然还会做饭。
而且,味道还不错。
饭桌上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又觉得都不说话有些尴尬,就随口问他:「最近怎么
不见威西了?」
他抬头看着我说:「你为什么叫他威西?」
我很疑惑:「他不是叫冯威西吗?」
他继续问我:「他没有说别人都叫他阿西吗?」
一想到「阿西」我就忍不住笑:「你不觉得,叫他阿西,像在骂人吗?我觉得别
扭,所以就叫他威西。」
他眯着眼睛盯了我好一会,好像在判断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又接着说:「怎么了?叫威西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嗯,没问题,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继续尬聊:「威西还挺有意思的,现在的司机
闷闷的,坐在车里好无聊。」
「知道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条微信,点开,是王警官:新年快乐。
我笑着回复:新年快乐。
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王警官了,他要是知道我现在住在别人家里,不知道会怎么
想。
时羽问我是谁的消息。
我说朋友祝我新年快乐。
他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王警官又发来消息:最近怎么样?我有些忙,一直没时间去看你,今天怎么过
节?带你去吃饭吧。
我想了想,昨晚时羽都已经留在这里了,今天过节应该不会跟我在一起,就直接
答应王警官了。
时羽看我一直低头玩手机,就轻声呵斥道:「好好吃饭,不许玩手机。」
我放下手机,把最后一口面吃掉,就起身收拾碗筷。时羽也吃完了,我就一并拿
起来,放进洗碗机,转身准备擦桌子。
时羽看我一直在忙,没话找话:「今天有什么安排?」
我一边擦桌子,一边说:「约了朋友吃午饭。」
他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有事,接着问:「什么朋友?怎么没有跟我说一
声。」
我说:「刚刚约的啊,今天过节,我想,你应该不会留在我这里,正好就跟朋友
出去吃饭呗。」
我当时不知道的是,时羽特意推掉了一天的工作,就为了陪我过年。
他沉默了一会说:「一会我送你去。」
我赶紧说:「不用不用,我打车去就好。」
「顺路。」
「好吧。」

但其实,我还没说我去哪吃饭啊。
收拾好餐厅,我就窝在客厅落地窗前的小沙发上看书,时羽还是在旁边的小会客
桌上看电脑。
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两句话。
快到中午了,我准备出门,时羽也穿好衣服准备送我。
在车上我还挺不好意思的:「不好意思时先生,还麻烦您送我,耽误您半天时
间。」
他大概明白了我以为他还有家庭或者其他的……情人。
他只是侧头看了看我说:「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嗯?」我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他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把我送到我和王警官约好的商场门口,我就下车了,他在我身后说:「亦清,吃
完饭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好。」
我跟王警官约在了火锅店,我一进门,就看到他在跟我招手。
我也打着招呼,坐了过去。
「最近怎么样?我去咖啡馆找过你,老板娘说你不兼职了,在什么大公司实
习?」
「挺好的,老师推荐我去咨询公司实习,挺难得的机会。」
「那就好,什么时候期末考试?」
「元旦假期结束,4 号就考试了,考一星期。」
「你寒假……」他试探着问我假期去哪里住。
「我去我一个叔叔家,他有一套闲置的房子,可以让我临时住一下。」
「那就好。」
接着我们就聊着工作、生活,王警官性格是比较热情开朗那种的,又没比我大几
岁,跟他聊天总是很轻松。
吃完饭,他就说送我回学校,我愣了一下,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宿舍住了,就假装
客气着:「不用,有人来接我。」
他也想起来:「哦,你那个亲戚是吧。」
我点点头。
刚才给时羽发消息,让他把车停在停车场,我一会走过去,结果,时羽那辆奥迪
A8 就停在了我俩面前,副驾驶的窗户拉了下来,时羽在驾驶位,漏出半张脸,
对我说:「上车。」
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只想赶紧上车,赶紧走。
王警官低头也看到了时羽的脸,突然拉住我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亲戚?」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王警官又接着说:「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我正不知道说什么,时羽从驾驶位下来了,笑呵呵地看着王警官说:「我倒要听
听王警官说我是什么人?」
虽然声音带着笑意,但是看眼睛又带着冷光。

我抬头看着他们两个说:「你们认识?」
王警官没理时羽,继续跟我说:「之前我去时老板的 ktv 抓过犯人。」
时羽不紧不慢地说:「王警官要说清楚,我可是协助警察办案的优质公民,让你
说得好像我犯罪了一样。」
王警官看我的眼神愈发有些冷,透露着失望:「亦清,这就是你说地过得很好,
通过这种方式。」
我无地自容,再加上恼羞成怒,眼泪止不住得流了下来:「对,就是通过这种方
式,让王警官失望了,我想上完大学。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人,总是可以高高在
上地评判他人,把仁义道德挂在嘴上。我不为自己辩解,我就是想走捷径,我就
是这样的人,可以了吗?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王警官看着我,眼神也柔和了下来:「你如果有困难……可以来找我。」
我知道王警官不仅是个小警察,他爸爸好像是个局长什么的,听了他的话,我不
禁觉得有些嘲讽,我也阴阳怪气地说道:「找你?跟时羽一样?」
他很惊恐地看着我,慌忙地解释:「不是……」
我转身就上了副驾驶,跟时羽说:「咱们走吧。」
一路上,时羽也没有跟我说话,我也想不出什么好说的,眼睛肿得像个桃,看着
窗外。
「我不想回去。」我开口说道。
「嗯,想去哪。」
「带我去你开的酒吧吧,我还没去过呢。」我强挤出一丝笑。
「去那干吗,乌烟瘴气的。」他也没什么情绪,随口回应着。

「怎么?有什么秘密,不想让我看到?」我笑着打趣道。
他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还有什么秘密?你不就是秘密?」
我笑了一声,是啊,我就只是一个不能见人的秘密。
最后,他还是带我来了酒吧,大概是看我不开心,就把我带出来散散心。
他带我来的这个酒吧,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喧闹的样子,有人在舞台上表演,
就算声音很大了,其他人都在下面的小桌子上喝酒聊天。
我们也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过了一会一个服务员过来点单,看到他还很客气地叫了一声「羽哥」。
时羽点点头跟他说:「我要一杯威士忌,给她一杯橙汁。」
我赶紧制止,看着他说:「我也想要喝酒。」
他瞪了我一眼,我也有点不敢说了,小声嘟囔着:「我也想尝尝。」
他叹了口气,转头又跟服务员说:「给她一杯百利甜牛奶。」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对我说:「是酒。」
之后他又要了一点水果和零食,期间还有几个在这的工作人员看到他,都叫着
「羽哥」打招呼。
看来这确实是时羽的酒吧。
等酒来的时候,有个化着浓妆的女生过来搭着时羽的肩膀说:「羽哥今天怎么来
这啦?看你好久不去 JY 那边了。」
时羽看着有点不耐烦,皱着眉头说:「最近有点忙,那边没什么事就没去。」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女生拍着浓妆女生的屁股说:「有没有点眼力见儿,没看羽哥
这有人呢吗?」
那个女生转头看了我一眼说:「没见过啊,羽哥,新认识的啊。」
时羽没说话,我尴尬的拿出手机,装作忙些什么的样子。
他们两个看时羽情绪不太好,吐着舌头走了。
时羽咳了一声,尝试着找些话题:「我就说这些地方没什么意思。」
我笑着说:「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很热闹,大家看上去都很开心的样子。」
这时候酒也上来了,我的酒看上去跟牛奶一样,喝着也有牛奶香甜的味道,但还
是能尝到里面是有酒精的。
「真好喝。」
「少喝点,喝多了也容易醉。」
话音刚落,有个黄毛走了过来,跟时羽说:「羽哥,来这过节啊。」
时羽点了点头,黄毛看看我,语气有点轻浮地说:「羽哥,换人啦,现在喜欢这
样的?」
能看出来时羽不耐烦,但是口气上没什么波澜:「你们今天玩好,我让人给你们
免单,带我跟东哥问好,我们也差不多了,先走了。」
然后就拉着我走了。
上了车,他还很严肃地跟我说:「你以后自己不许来这种地方。」
我点了点头。
他回头盯着我看,又很严肃地说了一句:「听到没有?」
我只能说:「听到了。」
到家之后,只有我们两个,气氛有些微妙。
我问他晚上吃什么。
他说:「过节嘛,吃饺子。」
我说:「我不会和面,只会包,擀皮也会一点。」
他摇摇头说:「我来。」
看一个面目凶狠的大男人围着围裙在厨房剁肉馅,场面还是挺凶残的。
他擀皮,我包饺子,倒是很快就吃上了。
我边吃还边感叹,我这包的形状还挺美观的,他也应和着问:「味道怎么样?」
「不错不错,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呀?肯得给很多小姑娘做过饭练手吧?」
大概是吃了饺子有些得意忘形,说完就觉得自己失言了。
他没说话,我也乖乖地闭了嘴,吃完收拾好碗筷,就说明天还要上班,上去睡觉
了。
他点点头,我就走了。
所以,他身边究竟有多少女孩子呢?
一夜没睡好,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看到餐桌上有做好的三明治,旁边还有
一杯牛奶,看来时羽走之前还给我做了早餐。
出门看到车已经停在院子里了,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司机居然换成了威西。
威西也很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苏小姐。」
坐威西的车,倒是开心很多,一路上聊着天,很快就到公司了。
然后又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
这几天不仅要忙着工作,学校也快考试了,我还要忙着复习,虽然这两天因为焦
姨不在,时羽都住在别墅,但是我披星戴月的忙,倒是也没说上几句话。
又过了几天,考完最后一门考试,我就往平常停车的巷子那边走,但是在路边就
有人叫我名字,我抬头看到是那天在酒吧看见的那个黄毛。
他跟我说:「上车啊,羽哥让我来接你的,咱们见过,在酒吧,我是羽哥朋
友。」
我点点头,半信半疑。
他又接着说:「羽哥说今天你最后一门考试,带你出去玩的,上车吧。」
在我迟疑间,他就把我拉上了副驾驶。
我问去哪,他也没说,我心里还是有点慌,不过最近没怎么跟时羽说话,他大概
也是想缓解一下关系。
没一会,就到了一个 KTV 门口,把我带进一个包房,里面没人,他就说:「羽
哥马上就来,先喝水等一会儿。」
我接过水,边喝水,边想着给时羽打个电话。
拿起手机发现有几个未读消息,考试手机调了静音没看到,点开发现是威西:苏
小姐,还没考完吗?我就在平常停车的巷子里。
威西:不是说 2 个小时就结束了吗?遇到什么问题了?
我顿时觉得有问题,赶紧回复:我在钻石 KTV,是黄毛带我来的。

这时候黄毛走进来,把我手机拿走了说:「别玩手机了,唱唱歌吧,一会羽哥就
来了。」
我现在已经确实我是被骗了,起身就想走,结果他一把抓住我,把我甩在了沙发
上,嬉皮笑脸的说:「还没玩就着急走。」
我心里很慌,但尽量平稳住情绪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时候我站起来,突然发现头有点晕,站不稳,手也没劲,我反应过来,进门喝
的水,一定有问题。
我又跌坐在沙发上,黄毛这时候压过来说:「我倒要体验一下时羽的人,是什么
感觉。」
我用力想要推开他,但是双臂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正当我绝望得胡思乱想时,包房门被踢开了,是时羽和威西,我松了口气,但是
头越来越晕,听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不清。
只隐约看到时羽抓起黄毛一拳打倒在地,然后看到我脸上泛着粉红,晕在沙发
上。
然后他本就凶狠的脸加上愤怒更显扭曲,对黄毛怒吼着:「你居然给她吃药,畜
生,我不管你是东哥的人还是东哥的狗,这事都没完。」

 

分页阅读: 1 2 3 4 下一页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相见时难别亦难

1 评论

  1. 开通会员有点费劲,建议首页加上。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