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与朱砂痣

作者 : rio 本文共1352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4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6

老公的白月光

妻子的复仇

我老公(现在是前夫)和我谈了两年恋爱,去年 8 月领了证,打算过年回老家
办婚礼。
11 月,我出差的一个晚上,他发了张洗澡后的照片给我。照片里,他裸着上半
身,镜头对着盥洗台上的镜子。
他在向我卖弄身材,我却敏锐的发现,我的小黑瓶换了个位置,从置物架上到了
置物架下。
他一个大男人,用女生护肤品做什么?
我怀疑家里有女人,但当时不可能赶回去,也不想打草惊蛇,而且,万一猜错了
怎么办?
12 月中旬,我再次出差,并故意提前回来,见他不在家,就给他打电话,他说
和哥们儿在酒吧,我直接去了我们常去那家酒吧。
他确实和哥们儿在一起,坐在靠窗的卡座里,哥们在起哄,他和他的「好妹妹」
抱着在啃!
站在进门处的酒架玄关后,听着他们高声地起着哄,我气得浑身发抖,所有细胞
都叫嚣着:
冲过去,冲过去!撕烂这群混账!
1

我老公叫张迪,是我初恋。
我不是那种很美的女生,在张迪之前,没有人追过我。
当年张迪追我,我表面矜持,内心却怀着小庆幸和感激,只假装犹豫了一个晚上
就答应了。
他也不是帅气的男生。
我以为丑一点安全,不会在外面招摇。
我们很快在一起。
我巴心巴肝对他好,我知道他有个白月光,是他的初恋,我看过照片,确实长得
比我好。
就是他正在啃的那个!
一年多来,白月光和她第 N 任男朋友分了,找张迪哭诉。
张迪这个万年备胎,天天请吃请喝安慰她,我虽心里不舒服,但张迪赌咒发誓,
叫我相信他人品,说白月光现在只是他「妹妹」。
白月光更是一口一个「嫂子」,一会儿倾慕我的才华,一会儿夸我是业界精英,
一会儿说我御夫有术,说张迪对我多好多好……
彩虹屁一个接一个,夸得我信以为真。
加上白月光确实漂亮,和张迪站在一起,活脱脱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渐渐地,
我对他们失去防范。
上个月领证时,白月光还专门请我们吃饭,祝我们白头到老,说最幸运的事情就
是通过张迪认识了我这个嫂子!
如今……

这算什么?!
我冷静下来后,掏出手机,「啪啪啪」把他们抱着啃的场景拍下来。
万事都要讲证据,就算离婚,就算闹上法庭,谁主张谁举证,我得呈上个东西。
从这家酒吧出来,我到隔壁酒吧,找了个能看见这边门口的位置,点了杯威士忌
加冰。
一个多小时后,那对狗男女搂搂抱抱上了同一辆出租车,我尾随而至,竟看见他
们回到我和张迪的住处!
这是我们专门为结婚买的房子,刚搬进来不到半年。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
我坐在出租车上,指甲深深掐入肉里,眼睛瞪得生疼,脑海里全是冲上去手撕贱
人,又或者捉奸在床的场景……
然而,理智告诉我:
这个时候手撕,结果不外乎简简单单离婚,对他们没有半点损伤,甚至有可能,
这两人联合起来把我揍一顿!
这年头,社会新闻版,原配捉奸,老公连同小三把原配揍一顿的事儿还少了吗?
「小姐,你下车吗?」
「不了。」
我报了附近一家酒店的名字,我需要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做,他们的软肋是什
么。
2

几分钟后,张迪的电话打过来。
我看着来电显示上「老公」二字,想起回来时放在客厅里的行李箱,迅速揉了揉
脸,深吸了口气,这才接起电话——
「老婆,你在哪儿呢?是不是回来了?我刚从酒吧回来,喝高了。」他的声音满
是疲惫,装得很像。
「我回报社了,专题出了点问题,所有人都在加班,不知道要忙到几点!」我忍
着恶心,语气暴躁,「哎,先不给你说了,烦死了!这工作还有完没完!」
「那你快忙,我等你。」张迪挂了电话。
我冷笑。
等我?怎么等?和白月光滚床单等吗?这种事情,从前发生了多少次?
刚才他们进门时,看见行李箱吓一跳吧?!
我买的房子,凭什么睡酒店的是我?!我今天的所有委屈,都要他们加倍奉还!
那天夜里,我彻底失眠,一直在盘算……
3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洗漱。
张迪给我打电话,肉麻问我工作做完了吗?说心疼我,爱我,叫我忙完后赶紧回
家休息。
我对着镜子翻白眼,嘴痒痒想问他「床单洗了吗?房间通风了吗?骚味儿还有
吗」,忍下后回答,「刚忙完,和同事吃个早饭就回。」
上午 10:00,我回到小区。

【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到小区物管处。】
我谎称家中失窃,要求调取我们那层楼的监控。物管小妹妹认识我,带我到监控
室,还专门给我匀了台电脑。
我头天晚上已经把最近半年的出差时间列出来,坐在电脑前一个个时间段的找。
那两个人,果然不要脸,每次还没进门,就已经抱着啃了起来。我们小区的监控
视频保存时间是三个月,我在三个月的时间段里,找了四段他们抱着啃进门的视
频。
麻痹,要搞到外面去搞!
我趁着没人注意,迅速用小 U 盘把那几段拷贝下来。
【第二件事才是回家。】
战场打扫得很干净,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了,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垃圾桶里半点
垃圾都没有。
我的行李箱已经收拾好了,脏衣服丢在洗衣机,干净衣服挂在衣柜里。
若不是亲眼目睹了昨夜的一切,我怕还会继续以为找到了真爱且体贴我的男人。
我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 iPad,【打开微信】。
这个男人,因为喜欢「吃鸡」(打游戏《和平精英》),微信常年登录状态。
我先看了他和白月光的【聊天记录】。
删得并不干净,却很聪明,言语中没有任何暧昧,也就是正常约饭的时间地点,
且全是我会参加的。
我冷哼,打开【「我」-「支付」-「钱包」-「账单」】,所谓百密一疏,上面每
一笔从微信出去的开销都清清楚楚。

发红包是日常,大大小小都有。
然后是酒店的,看时间和价格应该是钟点房;情趣用品店的,不知道买的是什
么;还有商场,花店,甜品店的众多开支……
这两个人,挺频繁的。
我没截图,而是用手机拍照,免得在 iPad 上留下痕迹。
最后才是【打开炒股软件】。
我是财经记者,和圈内很多大佬熟,这几年跟着他们赚了不少钱,特别是股市。
张迪炒股是我手把手教的。
他的账户密码都是我给申请的,他没改密码,方便我偶尔帮他操作,我拉了流水
账出来,手机录了段视频。
我和他虽然没办婚礼,但在法律上,那是实打实的夫妻。
我不图他的钱,但我也不想我的钱被他算计了!婚前财产好说,婚后这半年还真
不好说。
有了这两份流水就不一样了,我们各自理财,他收入的绝大部分在股市,另一部
分,微信支付账单显示得清清楚楚,花在白月光身上呢!
说来可笑,我和他在一起两年,共同生活的开销基本花我的钱。
我不是那种有了男朋友,就得让男朋友养我的人,我家的家庭教育是:
【女人经济要独立,婚姻才有底气。】
而现实生活,很多时候是:
【男人把钱花在谁的身上,就会爱谁多一点,男人心疼钱,就会心疼女人。】
4
下午 3 点,张迪给我打电话。
一是问我休息好了没,二是约我晚上在外面吃饭,说我「出差+加班」辛苦了,
要好好犒劳。
「还有谁?」我装作很随意地问。
「昨天才和兄弟们喝了酒,今天不叫他们了。」张迪想了想,「周月说好久没见
你了,要不我问问她?」
周月就是白月光。
「行,刚好带了伴手礼要给她。」我笑着说,「你不许提前说,不然惊喜就没
了!」
张迪一口答应,问我怎么没有给他买礼物?
我心下鄙视,唇边笑意不减:「当然有了,晚上给你!是你喜欢的。」
张迪在话筒那边亲了两下。
这样亲昵的小举动,我以前受用极了,现在只觉恶心。
张迪叫我再休息一会儿,晚上见。
我哪敢休息?内心熊熊火焰让体内每个细胞都在燃烧。
我「咻」的站起,先给「跑公安口」的闺蜜打了个电话,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
我需要监听器,问她除了某宝,还有哪里能买,立即马上就要。
她说电子城,并给了我一个店铺的名字。
我道了声谢。
闺蜜「哎」了一声叫住我:「胜男,我可提醒你,监听这事儿是违法的,用这种
方式取得的证据,法院不受理。」
「我知道,一旦被抓,情节轻的,《治安管理法》,5 日以下拘留或 500 元以下
罚款,重的就《刑法》了。」我说,「放心,不会扩散,更不会蠢到做证据,我
会很小心不会被发现,我就想看看张迪到底是人是鬼!」
闺蜜再次提醒我小心:罚款事小,留下案底事大。
我「嗯」了一声,飞快洗澡、换衣服、化妆……
5
吃火锅的地方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
我给白月光送了一支 A 牌的口红,又配了一支手工唇膏,监听器贴在手工唇膏
的内管底部。
我给她说,手工唇膏是我亲手做的,出差的时候,有半天闲暇,就在店里学做了
几支。
白月光抱着我的手臂,蹭了又蹭,一个劲儿的夸我能干,不但会炒股,还心灵手
巧,连唇膏都会做。
至于 A 牌的口红,她明显更喜欢,眼睛里闪着光,说刚好没有那个色号,夸我
敞亮大气。
张迪在旁边看着,假装吃醋地说,我对白月光比对他还好。
「那是自然,我比你好看!」白月光撒娇地瞥了他一眼,「胜男姐若是男生,我
肯定主动追求她!」
张迪笑着点餐,在菜单上勾勾画画。
我瞟了几眼。

怎么说呢?
很多细节,当一个人信任另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发现的;可当信任崩塌,每一
个细节都是疑点。
张迪勾菜品时,最先勾的是白月光喜欢的,然后是他喜欢的,最后才是我爱吃
的。
我暗骂自己从前蠢,白月光这种存在,根本不该掉以轻心。
火锅吃了一半,张迪和白月光有一搭没一搭问我,这次出差有什么收获?临近过
年,有没有什么好股推荐?
这是日常话题,每次和他们一群人吃饭,聊得最多的就是股票,基本是我叫他们
买什么,他们就买什么,也基本都能赚。
这一次,我没立即回答。
我说要好好研究一下,买个普通的,和大盘持平没意思,得找个大牛,狠狠赚一
笔。
那两个人眉开眼笑。
我也在笑。
我不是善男信女,别指望我被绿了后,还帮你们赚钱!
6
送给张迪的是一个 L 家的钱夹子,比他之前的钱夹子高出了不止两个档次。
「我以为你就记得周月,看你对她比对我还好。」张迪坐在我旁边,美滋滋地把
各种卡片从老的钱夹子换到新的钱夹子里。

「哪能呢?」我削着橙子,心想我 TM 以前真是犯贱,嘴上笑着,「还不是看在
你的面子上,说白了,也是想给你争口气。我就是想告诉她,没了她,你一样过
得好,而且能过得更好!」
张迪坐的位置在我后方一点,我能很清晰感觉到他看着我。
若是以前,我肯定会以为他又被我感动了,如今,我只觉可笑。
他心里想的是「傻瓜」吧!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感动」与「被感动」,大多数时候我们以为的「感动」都只
是「自我感动」。
「胜男,你对我真好!」他从后面抱住我。
我心里烦腻,感觉恶心,脏。
我不是有洁癖的人,耍朋友之前,他有多少女人都与我无关,可现在,我们是夫
妻,他再在外面乱搞,我就觉得脏。
我把削好的橙子分一半给他,催促他吃了就去洗澡。
他可能误会了,三两口把橙子吃完,表示「立即马上洗香香,为老婆服务」,我
笑笑,慢条斯理把另外一半橙子吃完,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监听器塞到钱夹子
里。
现在的钱夹子,除了身份证经常用,社保卡偶尔用,其他各种卡,银行卡也好,
贵宾卡也罢,一年用不了两次,基本就是个摆设。
我不担心他会发现,就算发现,不认就是了,再说,我只打算偷听几天,等监听
器没电了,随便找个机会把监听器丢了。
7
监听器的软件没在我日常用的手机上。
我头天买监听器的时候,顺便买了个二手手机,找同城快递送到报社,收件人是
我。
那时的我,做梦也没想到——
安上监听器那一刻,就等于推下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之后,每一个骨牌倒
下,都仿佛开启一个潘多拉盒子。
人性的恶,像深渊里的龙。

人生是多米诺骨牌

快递放在报社门卫处,我取出手机,迫不及待来到小办公室,戴上耳机。
出乎意料的是,白月光居然还有个男朋友,而且就那么巧,昨天晚上,她去了男
朋友那里,并把我送给她的唇膏送给男朋友。
之后是一大段「嗯嗯啊啊」,停顿处有聊天。
白月光问男朋友「什么时候带她回家」,抱怨「从来没见过男朋友的朋友」。
男朋友坦然说「家里不会同意」,说白月光配不上他,还说像他那种家境,肯定
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被张迪捧在手心的女神,在富二代眼里,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
监听器有定位,我瞟了眼手机上的位置,对方在我市很出名一个高档小区,住的
人非富即贵。
白月光哭唧唧:「你把我当什么了?pao 友吗?我一心一意对你,没想到你是这
样的人!我要分手!」
富二代赶紧哄着:「现在是创业期,外人看起来风光,其实一年营收不过几百
万,和家族企业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

还说等事业做起来了,白月光是唯一同甘共苦的女人,要【送她一辆玛莎拉蒂做
聘礼】!
玛莎拉蒂!
我承认,我酸了,世人皆爱绿茶。
「你那公司,什么时候起来啊?」白月光撒娇地问。
「快了快了,等风口。风口一到,猪都能飞到天上去!」富二代亲呢地说,然后
一大堆对未来的畅想。
核心一个词:区块链。
很不巧,因为比特币的缘故,我了解过区块链,也采访过国内区块链公司,多少
懂一点。富二代那一套说辞,既没含金量,也没差异化优势,甚至还有金融概念
模糊不清的地方。
我怀疑白月光被骗了。
这年头的富二代,家里普遍重视教育,无论学识还是见识,都比普通人高许多,
在不擅长领域创业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8
唇膏留在富二代那里,监听器同样留在那里。
我把线路切到张迪那边,他一上车就拨通了白月光的电话。
车载蓝牙。
我把两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丑死了,每天早上醒来吓一跳,以为旁边睡了个鬼!月儿,你老公每天就靠着
你洗洗眼睛才能活下来……想到还要和母夜叉生活几年,我就头发发麻,万一熬

不住怎么办?」
「那咱们中午老地方见?」白月光吃吃笑,「……想想丑八怪的钱,还有好几套
房子,乖,你再忍忍……我待会儿好好犒劳犒劳你!」
张迪「嗯」了一声,语气轻佻,「你知道我喜欢什么。」
白月光声音娇得都快滴出水了:「知道……讨厌得很……」
两人一直撩骚。
我心脏位置的那团火,如火山一般,疯狂的喷涌着!眼睛也痛得不得了。
这就是我要嫁的男人……
一口一个母夜叉,还自称是其他人的老公!
我的自尊在这一刻被人狠狠踏入泥里,反复摩擦!
9
我给跑公安口的闺蜜打电话,几分钟后,她敲我办公室的门。
开门后,她吓了一跳:「你眼睛怎么红成这样?……张迪又怎么了?」
我把耳机递给她,调出车上那段话。
她同样气得够呛,一个劲儿地骂「混蛋,垃圾,人渣」,问我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这可不是简单的【婚内出 gui】,【嫌我丑了】,张迪明确地表示「只生活几
年」,白月光更是直接提醒他,为了钱和房子!
也就是说:
这场婚姻,原就是一场算计!
我的房子!我的存款!我炒股的眼光!甚至,我爸妈的财产!
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们在老家有三套房子,其中两套都写着我的名字,他们
说的几套房子,应该就包括这两套!
我盯着比我大几岁的闺蜜,半晌咬着牙:「姐,帮我!」
10
我的眼睛气得充血了,眼白几乎看不见,真正恐怖。
我跑去医院开了许多药,然后顺理成章成了病人,不履行妻子义务,每天背对他
睡觉。
张迪省得看见我的脸,但他又是个欲望很强的人,晚上得不到排解,每天都要找
白月光。
白月光很忙,一个人应付两个男人。
陪睡不是事儿,真正麻烦的是,她要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富二代」。
【她缺钱,缺很多很多钱。】
她不止一次问张迪也问我,什么时候才能选出牛股,最好天天涨停。
她想在年前套现一大笔,注资「富二代」的公司,然后趁着过年,作为合作伙
伴,也作为女朋友,和富二代回家见家长。
当然,这些话不可能给张迪说。
她给张迪的版本是:

一想到张迪和我结婚就心痛……她想狠赚一笔,不为了钱委屈自己……想张迪早点
离婚,他们好早点名正言顺在一起。
张迪很感动,当天下午没上班,和白月光在酒店厮混,还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加
班很晚才回。
我呵呵哒。
几个人中,最忙的是「富二代」。
那是个实打实的「海王」,除了周月,还有 ABCD 好几个女朋友。
他比张迪聪明。
人设高高在上,「富二代」,「家族企业」,「创业精英」,住豪宅开豪车,擅
说甜言蜜语,且出手大方,就我在监听器里听到的,每每送出去的,不是顶级护
肤品就是奢侈品牌的包。
他的众女友最近有一个共同目标:过年回家见家长。
只可惜,时机不利!
富二代一会儿要扩大公司规模,一会儿公司偷税漏税被查,一会儿打算投资地
皮……总之,资金周转不灵,这时候若带女友回家,必定遭人诟病。
女朋友们有的提出向公司注资,成为股东,有的直接借钱给富二代。富二代承诺
所有打算给他拿钱的女人,过年带她们回家,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
我和闺蜜对视着,异口同声说了三个字:
「杀猪盘!」
11
「杀猪盘」是诈骗团伙自己起的名字。

姑娘们是「猪」,人设和恋爱是「猪饲料」,恋爱过程是「养猪」过程,最后骗
取钱财,就是「杀猪」。
富二代打算批量杀猪。
我和闺蜜第一反应是【报警】,多年记者生涯,特别她跑公安口的,正义感比普
通人更重。
第二反应才是,我们可以【利用「富二代」狠狠报复白月光和张迪】。
选 A 还是 B,我和闺蜜陷入两难。
正如之前《奇葩说》的一期节目:「美术馆着火了,一幅名画和一只猫,只能救
一个,你救谁?」
名画是遥远的哭声,那些我们没有看见的,推测出来的受害人是遥远的哭声。
猫是近处的哀嚎,我被欺骗的爱情,被摁在地上反复摩擦的自尊是近处的哀嚎。
我们最终【选择了自私】,重新设计了报复的每一步,且把「杀猪盘」列为报复
的重要环节。
我发誓,这辈子,我从来没有干过如此爽快的事!
12
所谓「欲取之,必先予之」。
我精心挑了五只短线股,推荐给张迪和白月光,然后当着他们的面儿,把账户上
的钱全部投进去了。
「嫂子,你可真有钱!」白月光看着我账户里的钱,眼神里全是羡慕,「我要早
点认识你就好了。」

「早点认识我没用啊!」我笑呵呵地说,「刚买股票的时候,我亏得底裤钱都没
了!你要那时候跟着我,还不得天天骂娘,也就这两年大环境好,我才赚了点
钱。」
「之前那叫交学费!」张迪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无不得意地说,「我们那套房的
首付,就是胜男炒股赚的。」
我谦虚的笑,然后提醒他们:别持仓太久,赚个 20-30% 就抛,别留着过年。
两人点头如鸡啄米,特别是白月光,一双眼睛亮了又亮。
对于她来说,时间正好。
我趁着这个机会,表达了一番对白月光颜值的羡慕,说她又漂亮又聪明,以后肯
定能嫁入豪门。
「豪门多难啊!」白月光眼睛中有隐秘的得意,一副「十拿九稳,秘而不宣」的
模样。
「再说,嫁入豪门,哪有成为豪门爽?」白月光看一眼张迪,奉承道,「嫂子这
样才好呢,迪哥娶到你真是福气!」
我摇头,「我这种,连中产阶级都算不上」,然后给她安利了几个普通女孩嫁入
豪门的故事。
许多人奋斗一辈子才买得起的房,很多人纠结很久依旧舍不得买的包,对于豪门
来说,也就是喜欢与不喜欢的区别,根本不需要盘算,他们对钱不敏感。
白月光满心满眼的羡慕。
她最大的弱点是「钱」,正如我最大的弱点是「缺爱」。
我给她说,找男朋友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一旦遇到好的,就要好好把握。

白月光憧憬着未来生活,眼底全是坚定的光,张迪的嘴角明显垮了下来,为了掩
饰情绪,专门叫了一瓶啤酒。
「说这些做什么?」张迪忍不住,胳膊肘撞了下我。
「这不关心你妹儿吗?」我斜了他一眼。
「我昨儿才听说,我们高中一同学,五班的,长得可普通了,大学耍了个男朋
友,家里做生意的。毕业后,男朋友做生意,她也跟着投钱,现在可有钱了!他
们班开同学会,所有开销她一个人全包了。听说开的是卡宴,家里最差的一辆
车。」
白月光心里本来就有一颗嫁入豪门的种子,我说这些不过是给它浇浇水施施肥。
「那是人家眼光好,会投资!」张迪说。
「那也得先找个有实力的男朋友,从小耳濡目染,比我们这种草根多很多机
会!」我反驳。
张迪说不过我,只得悻悻然:「一天天就知道钱!」
我撇撇嘴,深知过犹不及:「哎,我也就是瞎唠嗑,羡慕羡慕有钱人的生活。月
儿,这婚姻啊,钱是次要,温柔体贴才是最重要的,你看你迪哥就不错,你以后
要照着他的人品找,错不了!」
白月光笑,看看我,看看张迪。
我猜她内心一定在嘲笑我,一个三天两头和她约 pao 的男人,怎么可能对我
好?所谓的温柔体贴,一切都是假的。
我这是我给她浇的催化剂:普通人同样会出轨,不如找个有钱人!
13
2015 年股灾后,国内股市慢慢又起来了。

到 2019 年,市场已经是结构性牛市,特别疫情后,行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我选那几只也确实争气,连着几天都涨得比大盘好。
我捏了一周,陆续抛了,抛之前专门给白月光和张迪说了一声:别贪心,尽快
抛,最近应该有调整。
那两个人,买的时候听我的,这会儿见赚得多了,哪里舍得卖?特别是白月光,
她在赚嫁入豪门的资本,也在赚投资男朋友企业的资本。
接下来的几天,我天天催张迪卖掉股票。
那两人电话打了无数通,甚至学着分析起 K 线来,终于在连续绿了三天后,抱
怨着后悔着把股票全抛了。
很好。
股票全抛了,刚好是手上现金最多的时候。
「嫂子,咨询你个事情,了解区块链吗?」周月给我打电话。
「不是太了解。」我回答,「只知道很牛逼,你知道比特币吧?比特币最重要的
元素就是区块链,你空了可以了解下,怎么了?」
「我朋友在做这个。」周月说,「听说很赚,说是下一个风口。」
「你朋友很厉害啊!这得是金融圈的顶尖高手!」我笑着说,「要有机会的话,
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让我也抱个大腿!」
「哎,你有这么厉害的朋友,以后金融问题问他就行了!那种大牛面前,我就是
个半灌水。「还有,你要有机会的话,求他带你飞!」
周月推脱「也不是很熟」。
我笑了笑,反正钩已经很深了,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很符合我一贯「不强人所
难」的人设。

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

14
富二代那边的监听器早没电了,张迪钱夹子里那个,我偷偷充过一次电。白月光
和富二代的互动我不清楚,但我清楚张迪和白月光的动向。
白月光以姑姑家修房为由,向张迪借 20 万,说快则半年,慢则一年,2 分利。
姑姑家在景区旁边,有地,想把房子扩一下,再改造成民宿。
张迪先是犹豫,经不住白月光软磨硬泡。
白月光理由很充分:
第一,一个月 2 分利,一年就是 24% 的利息,很高了,关键是熟人,没风险!
第二,不需要仰人鼻息,让人以为靠女人赚钱!
第三,她也投了 15 万,把所有积蓄都砸进去了。
第四,「如果丑八怪发现我们的事,你想想,她还会帮你赚钱吗?你又不会炒
股,她随随便便挖个坑,你就血亏!」
第五,「等你离婚,你就是二手男,那时候,你就算得到了丑八怪的钱和房子,
你觉得我们家会同意?我爸和我姑关系好,你现在帮我姑家一把,以后才有人给
你说好话」……

我不知道白月光哪一条打动了他,但我知道张迪提出了一个要求:「以后,老公
我想你的时候,你得马上到!」
白月光撒娇地说:「现在不也是吗?你一个电话,我就屁颠屁颠来了!老公,你
今天想大战多少回合?」
监听器里很快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我掏了掏耳朵,这种声音听多了,挺烦
的。
当天晚上,我趁着张迪洗澡,从他钱包里取出监听器,丢到另个卫生间马桶里,
「哗」的冲走。
这东西,虽然用着方便,终究是个定时炸弹。
15
春节前几天,股市疯了一般,使劲冲。
放眼看去,一片红色。
我催着张迪和他的兄弟们买买买,兄弟们赚得可开心了,一口一口「胜男姐
V5」。
张迪一边敷衍我「买了买了」,一边偷偷露出肉痛表情,我假装没看见,还天天
给他看 K 线,感慨赚死了!
我估摸着他已经把钱给了白月光,便想登陆他账户看看。
巧了,密码改了!
这是防着我,不想让我知道没钱了。
我假装不知,开开心心和婚庆公司商量婚礼细节。

「老公,你觉得一台摄像机够不够?」我皱着眉头,假装不满意,「舞台下方搭
一个小摇臂,虽然可以跟拍我们,但父母和宾客的画面会很少。」
「那肯定不够啊!」张迪立即说,「结婚这么重要的事,至少得两台!」
「我也觉得!」我说,「我们帅帅的伴郎和美美的伴娘也需要镜头呢!」
三个伴郎是他的兄弟,三个伴娘一个是白月光,另外两个是我老家的朋友。
跑公安口那位闺蜜做【现场总调度】。
一切准备就绪。
婚礼当天。
从化妆到接亲再到酒店,程序一点不乱。
我妈又哭又笑,一会儿说我长大了,终于嫁出去了,一会儿使劲叮嘱张迪,以后
要好好待我。
张迪一口一个「妈,你放心」。
张迪的父母也一个劲儿对我爸妈说:「亲家公、亲家母放心。胜男嫁到我家,我
们肯定把她当亲生闺女对待,往后要张迪对不起她,我们打断他的腿!」
我握着我妈的手,当着张迪的父母:「妈,放心吧!张迪人踏实,对我也好。」
父母们都很欣慰。
16
宾客们陆续到了。
我和张迪站在大门口迎宾,快到 12 点时,我借口说要补妆离开酒店门厅,然后
躲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等。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5 分钟后,闺蜜「恰巧」出来看我,见我不在,便叫白月光到休息室找我。
白月光那套伴娘服,之前做了点手脚,并不十分贴身,隐形内衣的聚拢功能也不
太好,胸口处显得有些空。
一整个上午,她时不时就要调整下,美胸是她的一大看点。
她特地带了条红水晶项链,每次调整后,事业线格外迷人,张迪好几次朝她胸口
瞟去。
这会儿她去休息室,肯定又要调内衣,按照她的自恋程度,百分百会反反复复自
我欣赏。
再几分钟后,婚礼仪式快开始了,不用闺蜜出马,自然有人叫张迪找我。
闺蜜叫摄影师偷偷跟拍,同步到宴会厅的大屏幕做花絮……
我在 12 点 08 分收到闺蜜短信,三个字:
「到大厅。」
17
我知道得手了,而且是我们准备的两套方案中,最需要运气,效果最好的一套。
婚礼现场有一块投影,暖场视频放的是我和张迪的结婚照。
此刻,投影上是两个正在热吻的人。
男人背对着摄像机,单从背影和穿着看,妥妥是婚礼的男主角新郎,女主角的脸
被挡住了,只露出的裙子的一角是白色的。
所有人都以为是新娘,所有人都盯着屏幕,主持人激动地问宾客:
「新郎已经迫不及待吻新娘了,我们要不要打断他们?要不要请人去……」
他的话没说完,目光穿过重重人群,惊愕地落在我身上。
盛装出席的我站在宴会厅进门处。
宾客们见主持人见鬼的表情,纷纷跟着他朝我看来。
一大束追光打在我身上,闺蜜站在追光器旁边。
我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大屏幕。
按照剧本,我还应该掉眼泪,可我实在哭不出来,脑补过无数次的场景。
除了了然,还是了然。
我晃了晃身体,假装大受打击,摇摇欲坠,离我近的宾客纷纷来扶。
休息室那边,摄像师不知这边发生的事,镜头不断往前,十多秒后,那两个人的
面孔突兀地出现在屏幕上。
周月双眼迷离,与张迪吻得难舍难分,张迪的手放在白月光胸上,露出白色一大
片。
「怎么是你们?」摄影师很诧异。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白月光尖叫一声,一把朝摄影机推去,镜头剧烈摇晃,紧接
着便是张迪的父母冲了进去。
摇晃的镜头中,张迪的母亲一巴掌扇在白月光脸上,尖叫着「贱人」!
张迪的父亲脾气暴躁,一脚又一脚朝张迪踢去。
房间里兵荒马乱,屏幕很快暗下。
偌大的宴会厅鸦雀无声,有人正在拍视频,有人同情地看着我。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白月光与朱砂痣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