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吹过的夏天

作者 : rio 本文共15917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0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26

海风吹过的夏天

白色球鞋:他爱你的一百件小事

1
「上次跟你吃饭,是 6 年前了吧?」
路远轻笑着点了头,把奶茶递给我,「上次给你买奶茶,是上个月。」
我脑中闪过一个背影,下意识地尝了口奶茶,甜腻的红豆充盈着整个口腔,「果
然是你啊。」
我和路远认识十年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我俩是怎么熟识起来的。
那时候高一,他坐我后桌,是个让班主任头疼的问题少年,倒不是有多难管,主
要是因为一副好皮囊吸引了太多前赴后继的小姑娘。
也是个让我头疼的浑不懔小痞子,他会在课间藏起我的笔记本,上课的时候踢我
凳子,会在老师就要到班级的时候,戳我回头说话,被班主任抓个现行,反正他
是不怕被骂的。
高中的时候,我没少跟他一起罚站,这么想来,学习成绩不好倒是跟他脱不了关
系。
「回来一年了。」路远给我夹了烤肉,一如从前那样。
我拾起肉尝了口,「手艺倒退了,受美利坚文化荼毒不浅呐。」
「啧,嘴真刁。」

我顿了一下,像是穿越回十年前,路远请我吃的第一顿饭,他也说了这句话。
那是个挺冷的冬天,刚上自习课没多久,我的 QQ 就受到了路远的狂轰滥炸:
「小超市,速来救我。」
这种情节时常上演,一般他被一些校园扛把子兄弟「盛情款待」的时候,我都会
「及时」赶到,解救他于水火。作为报酬,他收到的零食点心,都进了我的肚
子。
收到信息我也没敢停留,揣起手机往小超市跑。
推开小超市的门扯着嗓子喊了句:「教导主任马上过来了,快回班级上自习!」
完全顾不上眼镜被一冷一热产生的雾气遮了个严严实实。
往常这种时候,这群少年会轰然散开往门口涌出去,但是这天,小超市里安安静
静,完全没有剑拔弩张的氛围,甚至有人突然笑出了声。
我摘掉眼镜,微眯着眼朝声音方向看去,那个黄毛小子还带着笑意。
「这儿,严珂。」听到路远叫我,我便急忙转头向他走去,眼睛里满是询问。
路远笑着看我小跑过去,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我们打了个赌,你给我赢了一
个月的早餐。」
高中那时候,我孤身一人到陌生的城市求学,落后的成绩,矮矮的个子,被家乡
的海风吹得有些黑的皮肤,都让我有些自卑,偏偏自尊心强得要命,拿乖张的性
格掩饰自卑。
听到从他嘴里说出来打赌,我已经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便
转身往外跑,小超市门合上之前,黄毛的话钻了出来:「你小子眼光不行啊。」
眼泪霎时夺眶而出。
等我擦干眼泪跑回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已经在门口徘徊了。

我硬着头皮谎称自己不舒服去了厕所,班主任正探究地看着我,路远就从楼梯转
角跑了出来,「你跑那么快干吗?」
我闭了闭眼,跟这小子待在一个空间下,我就没有好过的时候。
班主任像是终于找到了把柄,「这就是你说的上厕所?跟男同学一起上厕
所??」
路远还没吆喝完那句话,就发现了班主任的存在,听到质问,开口解释:「老
师,我,我和严珂在厕所那儿碰见的。」
班主任抬腿踢了路远一下,「男厕所跟女厕所好像不在一起!」
「我没去男厕所啊,我就是正好经过了女厕所。」路远还在狡辩,看到班主任逐
渐抬起的脚,才慢慢噤声。
「你俩在这儿好好给我反省反省!」班主任撂下这话就回到班里摔上了门。
我认命地倚着墙发呆。路远倚在我旁边拿胳膊怼我,「生气啦?」
我没理他,往门边挪了下,路远也跟着挪过来,「别生气了,开个玩笑嘛。我给
你带一个月早饭行不行?」
我秉承着置之不理的原则,无论路远说什么,都别着脸不看他。直到班主任离
开,路远推了我一把,我还未来得及开口骂他,一件带着体温的校服就盖在了我
身上。
我伸手扯他的校服还给他,「我不需要,你穿好。」
路远长臂一揽,摁在我的肩膀上,「让你穿着!」
我没再拒绝,翻着白眼将他的手掀开,转脸看他才发现他嘴角还渗着丝丝血迹,
「你嘴怎么了?」
「没事,教训了一下刘明运,就那黄毛。」

我抽出纸巾擦了擦他嘴角的血迹,「你神经病啊,最近严查打架你知不知道!幸
亏老班没有发现!」
「轻点!」路远疼得倒抽凉气,「那小子说你你忍得了?我特么不信你没悄悄抹
眼泪。」
我愣了下,别过头嘴硬着:「我没有!」
「分明就是…」还没等路远说完,我就生硬地打断他:「你要不要去医务室!」
路远耸了耸肩:「医务室早关门了傻孩子。」
「那你忍着吧,这么点小伤。」
路远矛盾得像是精神分裂:「严珂,做人要有点良心,我这都是为了谁!我太惨
了!」
「那医务室关门了你要怎么办嘛,一会下课我回去找个创可贴给你。」
「学校门口有个诊所,你陪我去。」
我默默翻了个白眼,「大哥,我不是走读生,我出不去。」
路远扯着我后颈那的校服领子,拎着我往外走:「放心吧,我有办法。」
「喂!老班会发现的!等下课陪你去。」
「老班每天这个点回家陪娃,跟远哥走,你怕个屁。」
我跳着脚拍开他的爪子:「我哪次倒霉不是因为跟你在一块!」
路远就立在一边,好笑地看着我一边理衣服一边往回走,「请你吃小吃街新开的
火锅,超好吃,去不去?」

一听吃的,身体就不听我使唤了,脑袋里的小人不停叫嚣回去回去,可腿脚已经
不听使唤地走到路远那儿。
我抓着路远的手放在校服领子上,恢复被他拎着的小鸡仔模样,一脸谄媚:「走
吧远哥。」
2
跟路远吃饭特别省心,他会帮我把碗筷涮洗干净,会帮我夹肉夹菜。我只需要带
着一张血盆大口和一个深渊巨胃。
「路远,帮我点虾滑和毛肚。」
「叫哥,我就考虑考虑。」
我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恬不知耻地喊:「远哥,我想吃虾滑和毛肚。」
「啧啧,为了吃的没下限啊小严珂。」
我眨巴着眼睛看路远,路远伸手推开我的脑袋,笑着叫了服务员加菜。
路远要是早知道自己会因为一盘毛肚被嫌弃得体无完肤,他肯定不会点这个菜。
「不行啊远哥,毛肚煮老了。」
「啧,小小孩的嘴真刁。」路远一边抱怨一边重新涮毛肚。
「远哥你能不能行,这片毛肚熟了吗?」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是吧?」
「啊呀远哥,你这毛肚煮得真的是,不行。」
路远撂下勺子,「来来来,你自己来。你行你来,一会儿把钱也付了。」

原本在狂笑的我,立时换上了谄媚的笑容:「别啊远哥,咱不能卸磨杀驴。」
这场闹剧在我接连不断的彩虹屁中收了场,路远不仅付了火锅钱,还帮我买了奶
茶和很多小吃。
最好吃的还是阿婆煮的土豆泥,那是个很小的店面,只放了两张单人桌椅,门口
没什么人在排队。店里只有个头发有些花白的婆婆在忙前忙后。
阿婆的土豆泥在小吃街深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没有亮堂的灯光、没有花哨的宣
传,几乎融进夜色里,不仔细看可能都注意不到。从火锅店一路吃到这儿,我俩
已经撑得吃不下东西了。但是看到阿婆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是没忍住进去买了一
份。
阿婆可能是看我们两个人吃一份,很热情地给我们盛了满满一碗。我看着满满一
碗土豆泥,忧愁地冲着路远挤眉弄眼,路远接收到信号,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看
着我。
不得不说,阿婆的土豆泥是真的很好吃,但我确实吃了没多少,大部分都在我眼
神的威逼利诱下进了路远的肚子,但因为我不停的彩虹屁,路远也没有跟我闹脾
气。
那时候我就想啊,我俩的友谊肯定能天长地久,毕竟他能满足我的胃,我能满足
他的自恋啊。可是人生最不缺的就是变数。往后这些年,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
的土豆泥。
3
路远溜出学校,无非三板斧:走读卡、假条、爬墙。
出来的时候时间还早,带着走读卡混在下课的学生里面便轻而易举地将我带出学
校,可吃完火锅回校的时候已经没有学生可以掩护了。
「所以,你只有一条路可以选,就是爬墙。」路远站在墙边,双手环胸看着我。
「我害怕。」学校的墙是那种顶端带尖角的铁栅栏,没有合适的落脚点。

路远撇撇嘴:「刚才溜出来吃饭的时候咋不害怕。」
我还想反驳他,就被他径直抱上了墙基的窄台上,吓得我紧紧抱住了路远的胳
膊。
路远笑出了声,轻轻拍了拍我的脑门,「放开我,别趁机占我便宜啊。」
「谁稀罕!」我嘴上倔强,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牢牢抱着。
「乖点,我先翻进去,从里面抱你进去。」
我听话地放开路远,牢牢抓上铁栅栏。路远蹬着铁栅栏翻上墙头,一个翻身跳了
进去,稳稳落在地上。
我还在对他的动作发着呆,就见路远屈腿踩在窄台上,「你抬脚踩在我腿上,先
站上墙头。」
「啊,我不敢。」我反应强烈地摇着头。
路远伸手附在我抓着栏杆的拳头上,「严珂,你信我,我不会让你受伤。」
我自小恐高,但那天晚上,看着面前这个少年信誓旦旦的样子,竟没那么怕了,
鬼使神差地抬起了脚。
路远一手把着铁栅栏,一手伸过栅栏的空隙虚揽在我身后,「两只脚都踩我腿
上,再抬一条腿踩上墙头。」
我听话地踩上路远的腿,就听路远的吐槽传来:「嚯,够沉的啊小严珂,该减减
肥了啊。」
我朝路远翻了个白眼,在他腿上狠狠踩了一脚。
「老实点儿哈,你给我踹疼了,受伤的可是你。」
没敢再使坏,小心翼翼地爬上墙头蹲好。

路远往后撤了两步,对着我张开手臂,「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不不不,你过来我踩着你的腿挪下去。」
路远像是愣了一下,慢慢悠悠地说:「刚才被你踹疼了,支撑不住你这二百斤肉
了。」
「那我跳下去你就能支撑得住了?」我反应了下,才转过弯来反驳,「你才 200
斤!我 100 斤都没有好不好!」
「对对对,小严珂很轻,跳下来吧,我接得住你。」
拉锯了好一会儿,腿快蹲麻了我才下定决心跳下去,「路远,你一定要接住我,
要是接不住,我去山上请愿你这辈子找不到对象。」
路远扑哧笑了,「快跳吧你,磨磨唧唧的!」
原来跳下来真的没有那么恐怖,那一瞬间,心里眼里全是他,心脏不听话地扑通
扑通跳,分不清楚是因为害怕还是悸动。而他,也将我牢牢接住。
这次爬墙治好了我的恐高,以至于路远总嘲笑我恐高是装的,好多年之后,我去
体验了蹦极,回想起恐高被治愈的经历,专门查了一下才知道,路远相当于给我
做了个简单的「满灌疗法」。
4
后来的一两个月,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不过,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活多了一抹甜
——路远说到做到,真的开始每天给我带早餐。从学校门口的豆浆油条,到城东
的老字号蟹黄包,不至于每天不重样,至少是每天都有惊喜。
可也正是这每天不间断的早餐,提前为我俩的关系画上了句号。
高中时代的男女关系永远是最敏感的话题,更何况一个是别人眼中的篮球小王
子,一个是普通到很难在人群中被发现的丑小鸭。

我是个极敏感的孩子,敏感的人总能清清楚楚地捕捉到别人的善意恶意。从路远
给我带早餐开始,我身边慢慢出现了一些指指点点的声音,而且这些议论越来越
明目张胆,我的书本上偶尔会出现些恐吓的话语,放在开水房的水杯会莫名其妙
地消失。当这些声音和怪事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开始拒绝路远带的早餐,抹杀他
早起跨越了半个城带给我的惊喜。「不好吃」「很腻」「不喜欢」「你别给我带
了」这些词慢慢成了我的惯用借口,可路远好像听不到一样,还是风雨无阻地拎
着各式各样的早餐出现。
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班主任的质疑。
好像是课间操的时候吧,我和路远一起被喊到班主任办公室。路远还是那副浑不
懔的样子,显得我在旁边越发的谨小慎微。
班主任李老师坐在他的位置上,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像金属探测仪一样在我们
身上梭巡,「严珂啊,我最近听到些传言,你和路远在谈恋爱?」
我的眼泪瞬间滑落,无法言说的委屈涌上心头,「我没有。」
李老师推了推眼镜,「老师当然也希望是假的,现在这个阶段学习最重要。」
「她说了,我们没有。」李老师还没说完,就被路远微怒的声音打断了。
李老师点点头:「没有最好,你们还小,还不能明辨感情,以后上了大学,会遇
到很多人……」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我努力瞪着发红的眼睛看他,泪水不受控制地在脸上奔
涌。
李老师像是被我吓到了,「好好,你们先回去吧。」
当天下午,李老师趁最后一节自习课调整了座次。我和路远各占教室一角,看起
来像是生怕我们有所接触。路远也试图哄好我,不停地给我发 QQ 信息,搬出了
往常屡试不爽的各种吃食诱惑我,我都看了,但没有任何回复。

从同学们的议论诋毁到老师的质疑防备,都在我心中扎下了一根很深的刺,而路
远仍旧漫不经心的态度,无意中在我伤口上撒了厚厚一层盐巴,偏偏我没有任何
理由去责怪他,因为他的出发点是对我好,因为他不知道我遭受的非议和威胁恐
吓。我从那时候就明白了,这世上并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路远还在不停地发着 QQ 信息,我转过头,视线穿越整个教室落在他身上一瞬,
打开 QQ 空间发了条所有人可见的状态:「他抽烟、打架,脾气臭,混蛋一个,
我怎么可能会和他在一起。」
没过多久,我的世界安静了,不再有不停弹出的 QQ 信息,不用回头看,也能清
晰地感受到路远盯着我的目光。
我趴在桌上,眼泪不受控制地一直流,回想起小时候,我很喜欢打抱不平,喜欢
保护跟我一起玩的小伙伴,大人们总是夸我勇敢,小朋友们总说很开心和我成为
朋友。可我从不是个勇敢的小孩啊,在危险的时刻,丢下我的朋友自己跑了,为
了保护自己所谓的自尊心,将在乎的人伤了个遍体鳞伤。
5
后来我删了那条状态,但因为该死的自尊心,我从未跟路远道过歉。我和他恢复
了陌生人状态,没有各种惊喜的早餐,没有突如其来的捉弄,偶尔打个照面也没
有任何交流,只是听班上的男同学说,他戒了烟。
那些指指点点的声音还在,只不过从「她那么丑还去追路远,真不要脸」变成了
「你看她被路远甩了吧,活该」。但所有的舆论都会慢慢失去热度,我也很快被
大家遗忘。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不适应,常常早上忘记去买早餐,莫名其妙地发呆流泪,
反反复复的情绪失控,特别像产生了戒断反应。好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日子
没持续多久,高一就结束了,新的班级里没有他。
难熬的那段时间,我总在晚自习的时候跑到操场发呆,认识了个跟路远性格很像
的小姑娘叫赵冰,她毫不避讳地说我和路远的八卦,但我能感受到她对我没有恶
意。因为她会在我偷偷哭的时候虎着脸给我一袋纸巾,她会在别人找我麻烦的时
候,拎起棒球棍骂骂咧咧地跑来护着我。

赵冰也是个浑不懔的,她整天捏着个大姐大的劲儿教训我:「严珂我跟你说,你
丫就活该被人欺负知道吗,你看看你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不知道打扮就算了,还
整天当老好人,天天儿的关你屁事啊,人家记你的好了吗!」
她帮我化妆,毫不心疼地拿她自己的化妆品一层层地往我脸上糊。她教我抽烟,
说抽烟跟喝酒一样,能让你短暂地没那么痛苦,没那么孤独。她带我逃课爬墙出
去吃喝玩乐,原本觉得很高很难爬的墙也可以轻松地爬进爬出了。
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个三观
还未健全的年纪,赵冰几乎参与了我三观的建构。我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抛掉了讨好型人格,变得自信,变得洒脱,不再害怕在熙熙攘攘的餐厅独自一人
吃饭,不再害怕别人看我的目光,不再关心别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一直很感谢她能不顾别人指指点点的目光陪着我,不怕危险地护着我,但赵冰
总说她在学校的名声比我臭多了。我只是别人嘴里不知廉耻倒贴篮球小王子失败
的丑小鸭,而赵冰的 title 可多了去了,抽烟、喝酒、逃课、打架、没教养、坑
蒙拐骗样样在行,只要是负面的词,放到她身上准没错,而且毫无违和感。在很
多人眼里,我们俩形影不离不是臭味相投,而是赵冰带坏了我,是个传统意义上
的「损友」。好在她活得通透,对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不解释也不在意。
但我没想到的是赵冰的坏名声,倒是给我带来了些意外之喜。
有天自习课,我跟赵冰在操场的厕所里聊天,烟刚刚点着,突然有路远的声音从
厕所外面传进来:「严珂你给我出来。我数三声,你不出来我进去请你。」
我还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没想到路远真的闯了女厕所进来,好在上课时间操场的
女厕只有我们这些问题少女。
我吐了口烟圈,已经学得有模有样,「我认识你吗,同学?」
路远指着厕所门口对赵冰吼:「出去!」
赵冰看我没什么反应便掐了烟离开了。
赵冰刚走,路远就夺了我手中的烟,「好玩是吗严珂!」

「该你什么事啊请问?」高二这半年我已经长高了不少,但在路远面前,还是矮
了半截。
「呵,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好意思说我抽烟耍混吗?」
被路远说起原来的事情,我还是有些愧疚,「你要是来羞辱我的,那你目的达到
了,往后咱俩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说完抬脚准备离开。
路远身子一侧,挡住了我的去路,「烟留下。」
「路远你有完没完,老子之前是说过你,是我对不起你行不行。」
路远也没说话,径直伸手从我的口袋里把烟盒取走。
我跳脚去抢,被路远捉住手抵在墙上,「我特么戒烟半年多了,老子在努力变成
你认为好的样子。你丫给我整这出,老子也不要求你变成多好的样子,你要觉得
这样好,你特么跟老子混,赵冰算什么狗屁玩意儿,你能玩得过她?哪天被她卖
了你都帮她数钱!」
我已经被路远质问得有些发蒙,还是嘴硬地嘟囔:「谁,谁稀罕跟你混。」
路远叹了口气松开我,「烟没收了,回去上课吧。」
顾不上其他,一溜烟跑回教室,看了半节课的书也没压下心里的狂跳。
从那天起,我每天早上都会收到换着花样的早餐,跟高一时候不同的是,我从未
见过送早餐的人。
我青春期短暂的叛逆结束了。我和路远不咸不淡地相处着,也不见面,但总是有
早餐维系着,偶尔会遇见,驻足聊两句近况。
至于赵冰,她十分鄙夷我和路远和好的行为和方式,但还是无条件地站在了我这
边,「路远那小子要是再让你受什么委屈,看你冰姐削他。」
6

从高三开学的那一天起,高考倒计时的提醒就挂上了黑板。教室里好像突然有了
紧迫感,课间打闹嬉笑的声音少了,桌子上的书本越堆越高,站在教室门口,只
能看到一排排毛茸茸的头顶。我也有幸成了其中的一颗。
为了考个好一点的大学,我整个高三付出了很多精力,从没想过有一天,挑灯夜
战这个词也能用在我身上。赵冰说我有点变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突然知道自
己想要什么了。嗐,她这种天天逃课还能保持学习成绩的天才,是不会理解我们
这些平凡人为了考个好成绩需要付出的努力的。
路远的成绩更差,总分考 300 多分有一半是英语贡献的,也不知道他当初哪来
的勇气选择理科。好在赵冰也是理科,我们三人开始了互相补课的高三时光,说
是互相,实际上是赵冰在单方面帮我们,既要教路远物化生,还要教我数学。赵
冰经常嫌弃我,说我笨得像头猪一样,为了教我她都没时间玩了,现在想起来还
想揍这个凡尔赛人。我和路远像是回到了高一,有温暖的呵护,有调皮的嬉闹。
教学楼顶的天台,成了我们三个的秘密基地,也在那儿留下了我们的豪言壮语。
高三一年的努力没有白费,高考成绩出来后,班主任都震惊得给我家打了道贺电
话。不出意外的话,我的分数可以跟赵冰一起去北京。路远的成绩并不理想,但
也勉强能读个二本院校。
出成绩的第二天,路远突然出现在我家楼下,骑着辆拉风的摩托,像是踩着五彩
祥云的盖世英雄。
我鞋子都没顾上换就飞奔下楼:「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你不会从南城骑过来的
吧?」
「赵冰给我的地址,骑过来的,不远,五个多小时。」
我抬手锤在他肩上:「你疯了啊,太危险了。」
他迎着光笑得露了后槽牙,抬手弄乱我的头发,「来都来了,去换衣服带我转
转。」

那天的阳光很好,我带着他走遍了家乡的小城,在他的车后座上看到了更美的家
乡。
太阳落山的时候,路远在海边停了车,我俩光着脚丫在沙滩上嬉笑打闹,闹着闹
着,他忽然抓住我的手拽到他面前:「严珂,我可以抱你吗?」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伸手将我揽进怀里。我的心跳快到要蹦出来,手足无措
地僵在那里。
「我爸要送我去美国念书。」路远的脑袋埋在我脖颈间,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如果你不想我去,我就复读去你学校,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学姐了。」
我还在发蒙,路远松开我敲了敲我的脑袋:「这么伤心吗?」
我回过神来,甩开他的手,很认真地看着他:「你去吧路远,这对你来说是个好
机会。你英语那么好,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选择去的。」
「小严珂你好狠的心呐。」路远坐到沙滩上,看着远方的海面沉思。
我蹲下来,学着样子摸了摸他的头发:「有个出国留学的朋友多拉风啊,到时候
我攒钱去找你玩。」
路远的眼睛里像是突然亮起了光,「说话算话的,严珂。」
「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我站起来转身走远,悄悄擦掉了不小心滑落眼眶的泪
水。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没有见过路远,他在一心准备托福考试、申请学校。好在从小
的双语教育让他英语基础非常好,考了三次刷分到心仪的学校。
接到他电话那天,我和赵冰在去重庆的路上。
「在哪呢,这么吵?」
我一边检票进站,一边回他:「在高铁站呢,准备去重庆。」

「做个人吧严珂,你远哥在努力刷题考试,你和赵冰玩遍全国各地。」这语气抱
怨的,隔着听筒都能想象到他翻着白眼的样子。
我嗤笑他:「活该,谁让你前两年不好好学习。」
「严珂你该庆幸远哥没在你边儿上,不然非揍你不可。」
「鞭长莫及啊远哥,找我啥事?」
路远略微正经了起来,带着丝丝傲娇:「我托福过了,代理机构说正常准备申请
材料就行。」
「太棒了!我太开心了,我们远哥终于熬出头了。」
「你们什么时候到重庆,我飞过去找你们玩两天。」路远的话里还带着难掩的喜
悦。
「你好好准备入学申请,别过来折腾了,我们准备明晚从重庆回青城了,开学前
我去南城找你。」
路远应了,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距离开学剩下的这 10 多天里,路远一直在
准备各种申请材料,而我因为奶奶突发疾病也没有去过南城,直到开学,我和路
远也没有见面。
7
开学跟夏末燥热的天气一样,既让人期待新生活的到来,也难过高中时光的逝
去。
我和赵冰虽经常一起约着吃个午饭,但毕竟不是一个专业,几乎处于「同校异
地」的状态。军训结束那天晚上,赵冰拉着我和一群新朋友围坐在操场上喝酒唱
歌,这也是我和她开学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一起玩耍。
基本都是大一新生,好像真的迎来了新生一样,肩上不需要扛着高考,脸上没有
学习的焦虑,自然而然的开心和放松,有笑有闹地一边聊天一边杀掉整个晚上的

时间。
9 月末的晚上还是有些凉的,旁边的学长给了我他的外套,我以钢铁直女般的性
格拒绝了。拒绝的话没落多久,我身上又多了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还没开口拒
绝,就闻到一阵熟悉的薄荷香,猛地转过头看。
是路远。
他蹲在我身后,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开口:「穿着。」
我激动地攥着路远的胳膊:「我以为要等十一放假才能见到你。」
路远笑着摸我的头发,「等不及十一了。」
还没等我反应,他转头问赵冰:「谢了,一块吃个饭?」
赵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远哥咱能不这么虚伪吗?你们俩小别胜新婚的,我这
电灯泡去凑什么热闹。」
我起身跟大家道别,脸上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喜悦。身后的新朋友还在起哄:
「严珂的男朋友好帅哦。」我无奈地扭着头跟大家解释我们只是朋友。
路远盯着我看了半晌,「嗯,现在还是朋友。」
我边走边锤他,「怎么,到了美国就不认我这个朋友了吗?!」
路远深深地看我一眼,「走吧,去吃点夜宵。」
学校门口的烧烤摊总是不缺生意,还有三三两两的新生军训服都顾不上换,就坐
在店门口扩出来的桌子前推杯换盏。
路远挑了个沿街的矮桌,拿纸巾擦干净桌椅拉我坐下,才点了些肉串,又去隔壁
奶茶店买了奶茶递给我。忙活完这阵才大剌剌坐在我对面开口:「我在这小区租
了个房子。」

我惊了一下,刚喝一口的奶茶呛在气管引得我猛烈咳嗽。
路远坐到我身边,轻轻帮我拍着后背:「慢点喝,谁跟你抢了。」
「你在这租房子干啥?陪读啊?」
我脸上的惊异还没褪去,路远捏着我的脸龇牙咧嘴:「是啊,这不得趁着还在国
内多陪陪我们家小严珂,省得过段时间都不认远哥了。」
我翻着白眼打掉路远的爪子,「神经病。」
路远也不恼,起身坐回对面,就着服务员刚提来的热水涮洗餐具,「严珂,咱俩
多久没见了。」
我喝着奶茶抬头瞥他:「快一个月了吧。」
路远把洗好的餐具推给我,「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严珂,我真的跟你做够朋友
了。」
我愣愣看着路远,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继续说:「我父母是因为异地离婚的,我
打小就对异地恋有抵触情绪,我害怕异地恋,我也想过等我从美国回来再说,但
我又害怕失去你,我害怕这几年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前两天赵冰让我上点儿心,她说开学才没几天,就有男同学跟她打听你了。她
的话让我愈发害怕失去,所以我着急忙慌赶来租了个房子,我想能在走之前尽可
能多陪陪你。严珂,你知道我的情况,单亲家庭,年底去美国读书,这一走至少
三年,可能每年只能见个一两次,我没办法在你需要的时候陪在你身边,我之前
没什么上进心,但以后我会努力跟上你的,我没办法给你承诺多么好的明天,但
我以后绝不让你吃苦,绝不惹你哭,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路远,回想起高一那个下午,我的视线穿过整个教室落在
他身上,眼里是缱绻是心痛,是为我们俩的所有可能画下的一眼句号。
心头止不住地涌上些酸涩,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路远有些慌乱地给我递纸巾,恰逢服务员端上来肉串,我泪眼婆娑地盯着路远:
「打包吧,带我去看看你租的房子。」
路远还扯着纸巾的手一怔,忽地笑了出来,在包里翻了半天找出钱包给服务员结
了账,拽起我的手往小区里跑。
那些刚烤好的肉串还摆在桌上。
8
路远申请了春季入学,出国前这段时间一直待在北京陪我。他在考上的那所国内
院校入学挂了个名字,虽说入学了,但也只是定期去给辅导员报个到,也没在那
学校上过几节课,我的课倒是给他蹭了不少。很多课程既不实用又枯燥乏味,路
远没耐心听课的时候就到篮球场上打打球等我,认识了不少篮球社的兄弟,倒也
过得自在。
那些甜到牙疼的时光啊,原来总觉得漫长,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过两个多月。我
们一起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一起在长城上放声呐喊,一起在电影院痛哭流
涕,一起在厨房里学着做菜,一起在闲暇的时光里望着对方发呆。
如果说爱情有模样,那一定是这两个月的样子。
可惜,所有美好的事情后面都容易加个「但是」。我们俩的「但是」也一样来得
毫无征兆。
路远去美国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万里晴空看不见一点雾霾的影子。
他走后,我的生活好像突然空洞了一块,时常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一个人坐着发
呆。路远在的时候,他总陪在我身边,我们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为了能和他多待
一会儿,我几乎拒绝了所有新朋友的邀约,慢慢地,大家也不再邀请我。开学快
半年了,我好像还停留在中学时期,身边只有路远和赵冰。
自他走后,我开始沉浸到手机的世界里,天天计算着时差跟路远聊天,可是路远
越来越忙,忙到有些消息要第二天才能收到他的回复。他说他在一个新环境需要
时间去适应,他说他落下一个学期的课程,要靠自己赶进度,他说他经常看到我

的消息时北京已是深夜了,不回复是不想打扰我休息,他说他需要一些自己的空
间。
我们俩在一起半年多,第一次吵架竟是因为他和我聊着天睡了过去。
年少时轻狂,以为爱情崇高,没有什么能够摧毁两个互相喜欢的人。真正设身处
地,才发现异地恋这么难,不同的生活环境,对他身边的人一无所知,无法感同
身受他的快乐与忧愁,种种件件,都是艰难险阻。
我和路远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我变得患得患失,惶惶不可终日,是赵冰再一次
拯救了我。她带我融入她的圈子,邀请我参与他们乐队的演出,陪我去做公益活
动。是她让我明白,爱自己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功德,这辈子才能遇见了赵冰,一次又一次地救我于水
火。
人的成长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开始尝试将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开始健身,
学了很多新技能,做了些兼职赚零花钱,和赵冰去打卡音乐节,跟着导师做课题
和项目,主动约同学们逛街融入大家,和新朋友们一起骑行去另一个城市。慢慢
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有多么愚蠢,生活有无数种可能,我却非要活成千篇一律的苦
情片。
我和路远的异国恋,从刚开始分开的万般不舍,到各自忙碌导致的怒火冲天,发
展到现在的有些小心翼翼,我们之间好像达成了某种约定,不再去触碰对方不喜
欢的话题。
这种小心翼翼确实减少了我们吵架的频率,但却无形中增加了吵架的严重程度,
平时都在压抑着的情绪,一旦吵起来,就要把这段时间攒的委屈一股脑倒出来才
能释怀。
那天跟赵冰约了吃火锅,去之前的路上和路远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小到我已
经记不清楚。
赵冰见我兴致不高,便知道我们又吵架了,不停地给我涮肉:「心情不好就多吃
点,等路远回来我替你收拾他。」

我拿筷子戳着碗里的肉,苦笑着回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他回来。」
赵冰盯着我看了一瞬,「严珂,之前你不是办了签证准备暑假去找他吗?提前去
吧,回来正好赶得上期末考试。」
我抬头看她,「试试?」
赵冰笑着:「快走吧,我买单。」
我马不停蹄地回学校收拾了东西,以家里发生了些变故为由跟辅导员请了两周假
期,辅导员疑惑地盯了我半晌,看我急出一身汗的样子,才犹豫着签了假条。
最近的航班就在傍晚,中转大连和仁川,在大连等候转机的时候我接到了妈妈打
来的电话,妈妈跟我说:「珂珂,奶奶走了,你回来看看她吧。」
挂了电话,顾不上难过,我匆忙找到柜台买了回青城的机票,直到慌张地上了飞
机,眼泪才悄悄地落下来。
奶奶葬礼那天,我接到了路远的电话,上来是一声带着质问的「你在哪?」
我看着手机上一排排来自他的未接电话,以为他是从哪里知道了奶奶的事情,怪
我没有跟他说,缓了缓悲伤的情绪才回他:「嗯,在家里,一切都解决了。」
路远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我便说了声「别担心」挂了电话。
我很庆幸,妈妈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还在国内,让我得以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打
那次起,我再也没有以家里的事情为借口请过假。
后来挺长一段时间,我和路远不咸不淡地相处着,吵架不多,但是聊得也不是很
多,有些久违的平和。现在想来,这或许就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吧。
那天原本只是个寻常聊天,我在喋喋不休地和他哭诉新项目好难,路远忽然打断
我:「你能不能放弃这个项目?」
我以为他在安慰我,带着傲娇回他:「知难而退,我就不是严珂了。」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海风吹过的夏天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