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尾声】

作者 : rio 本文共1012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6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陈诗羽和程子砚穿着整齐的警服,并肩走在医院的过道中,英姿飒爽,吸引了周
围医护人员和病患的目光。
打开许晶的特护病房房门,许晶还像往常一样,在病床上一动不动。透明的胃管
从她的鼻子进入她的体内,雪白的被子盖在许晶的身上,几根电线从被子下面钻
了出来,连接在病床边的仪器上。仪器均匀地发出「嘀嘀嘀」的响声,屏幕上的
心电曲线有力而平稳。
陈诗羽和程子砚拉过两把椅子,坐在许晶的身边。陈诗羽翻开了笔记本,说:
「许晶,哦,是钱梦,你好,我们现在代表龙番市公安局来告知你一些鉴定结
果。虽然你现在还不愿意醒来,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这些天来,我们警
方调查到的结果。」
在说到「钱梦」二字的时候,许晶的面部肌肉微微颤抖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
静。
「首先告知你的是,你的丈夫史方的死因。被鉴定人史方,系因注射过量胰岛素
后,致使体内血糖降低,意识不清,反射性自我保护能力丧失;在落水过程中,
因头部过度扭转形成剪切力 (1) ,导致脑基底动脉破裂引发颅内出血、脑疝而
死亡。」陈诗羽顿了顿,说,「也就是说,他不是溺死的,而是胰岛素和摔跌入
水两者共同作用导致的死亡。在距离你们落水点三百米的一棵树木下方的灌木
中,我们找到了一支新鲜的注射器,注射器上,发现了你的指纹。经过 DNA 检
验部门后期的不懈努力,同时在针管内侧壁,发现了你丈夫史方的微量 DNA。
还有一项证据,经过龙番市公安局会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联合清查,对你公
司生产的所有胰岛素针剂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发现在你负责销售的胰岛素产品

中,有一盒十日用量的胰岛素针剂去向不明。至此,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盗
取胰岛素针剂,给史方进行注射,在其丧失反射性自我保护能力之时,将其推入
水中。」
仪器上的心电曲线明显加快了频率,而眼前这个躺着的女人胸口也开始起伏。
坐在一旁观察许晶的程子砚,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陈诗羽,陈诗羽了然于心,继续
说:「不要以为处于昏迷状态,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你总会醒来,头上悬着
的正义之剑也会落下。」
许晶还是一动不动。
陈诗羽接着说:「当然,我们带来的证据,不仅仅是这一起案件的,还有十八年
前,李茹,哦,也就是你的生母死亡案件的相关证据。你的身份,我不想多说
了,在 DNA 技术广泛运用的今天,这也没什么好赘述的了。而且,寻找到你生
母的尸体,也利用了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这就是科技强警的威力吧。是的,你生
母的尸体,在森原山的一个山洞内被找到了。经过尸体检验,我们发现她生前遭
受了严重的外界暴力,导致全身多处受伤。可是,她并不是被打死的。被鉴定人
李茹,系溴敌隆中毒而死亡。经过询问和测谎,侦查部门认为你的生父钱大盈并
不清楚溴敌隆这么一回事。倒是我们在从你家中找出的,被你锁着的玩偶里,发
现了溴敌隆的外包装袋。直到今日,包装袋内侧还检出了微量溴敌隆成分。结合
案情,你父亲藏尸的时候,你已经离家。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生母的死,
和你有关。」
许晶的嘴唇似乎动了动。
程子砚和陈诗羽对视了一眼,陈诗羽深吸了一口气,接下去要说的话,就是攻坚
的关键了。
「当然,任何案件的发生,作案动机都非常重要。最开始,我们觉得你之所以要
和史方提出离婚,之所以要痛下杀手,是因为你和刘鑫鑫一样,是一个饱受家暴
折磨的女子。
「但是,在搜集线索的过程中,我们打开了你们家电脑的密码锁,分析数据时我
们发现,在同一台电脑里,有两组加密的日记。这两组日记存在电脑的不同位
置,从创建到更新,至少持续了两年。你或许知道,其中一组是你自己写的,但
并不知道另一组是你丈夫史方写的。日记代表了你们的内心,明明在一台电脑
里,却始终没有向对方敞开心扉。
「你自己写的日记,我就没有必要读给你听了。但是你丈夫史方的日记,我觉得
你或许会感兴趣。我找几篇读给你听一下吧。」
晶晶,你好啊。你说我们要一起写日记,婚礼办完这么多天了,我终于有机会偷
偷写了。虽然你的父母不在了,但我牵着你的手,你不用怕。我会信守我的承
诺,照顾你一辈子。
还记得在你父母的葬礼上,我第一次看到你,你那么弱小,又那么悲伤,我看到
你,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要去帮助你,照顾你。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吧。谢天谢地,现在我是你的丈夫了,我会竭尽自己毕生之力,让你过上幸福的
生活,让你把过去的苦楚通通忘掉。
好久没写日记了,或许是越来越忙了吧。晶晶怀孕,把我高兴坏了。等有空了再
来记录一下。
是不是孕妇都很容易情绪激动呢?晶晶最近跟我吵了好几次。说起来好笑,好几
次吵架,甚至都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家的事。晶晶对闺密太上心了,以前人家谈恋
爱,她劝人家慎重,结果人家结婚了,她还要劝人家离婚。人家两口子吵完架,
和好如初了,她闺密听她满口都是劝离婚的话,不会对她有意见吗?别人的日子
怎么过,只有别人自己知道,我劝她不要掺和那么多,她反而觉得我冷漠无情。
唉,晶晶啊。
又吵架了,每次想好了要心平气和地解释,可是被误解了,总是急着辩驳清楚。
奔驰从飘窗上掉下去了,摔死了,她觉得是我杀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虽然
奔驰不听话的时候,我教育过它,但它也是我的狗,它死了我也伤心,我为什么
要杀它?
好了,终于有值得高兴的事情了。以后,我要多记录高兴的事情,吵架这种小事
就不写了。今天的确值得写一篇纪念一下,因为我上辈子的小情人今天诞生了,
她像她的妈妈,皮肤特别白,眼睛特别大。我现在终于知道,爱不释手这个成语
的意义了。她是我生命的延续,她和晶晶都将会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我要伸开
臂膀,保护她们,爱护她们。对了,我好久没有给晶晶看我的日记了。翻了翻前

面的,好多都不是很开心的事情。等以后多记录一些开心的事情,我再给她看
吧。
别人都说刚当爸爸会不知所措,会疲惫不堪,我一点也不这样觉得。给她喂奶,
给她换尿布,哄她睡觉,确实让我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但是我开心啊!看到她
一天天长大,看到她爱笑的小样子,我的心都化了。可惜要上班,不然真的恨不
得天天把她抱在怀里。
最近真的非常苦恼,晶晶不太理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做得不
好,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晶晶啊,我真的希望你能看看这几个月我写的日
记,那是我的育儿日记,记录了小天使一天天长大的过程。就算不能交换日记也
没关系,但至少也和我说说心里话吧?每次我找话题想和你聊聊天,看到你的样
子,我又不太敢开口。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总是对我
爱搭不理?
很担心她的精神状况,今天在育儿论坛里,看见了「产后抑郁」这个名词,我真
的吓坏了。我想尽一切办法,骗她去了精神病院,看了医生。好在医生不觉得晶
晶是这个病。可是这次看病,让晶晶很生气,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产后抑郁的表
现,但现在的晶晶,真的太过敏感了,一点小事都能惹毛她,我不敢多说话
了。
还是吵架了。晚上女儿饿了,哭闹,我连忙起来给她冲奶喝。因为慌乱,我打翻
了晶晶床头柜上的安眠药瓶子,扶正瓶子的时候,没来得及盖盖子。等我哄好了
女儿,晶晶也洗好了澡,看见了床头柜上的安眠药没盖盖子,晶晶居然怀疑我为
了不让女儿哭闹给她吃了药。我的天哪,我怎么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女儿我带得
最多,我对她的爱不亚于晶晶对她的爱啊!可是,回头想想,晶晶就是因为太爱
女儿,才会担心她受到任何伤害吧,晶晶也没有错。我是因为受了委屈,才没有
管理好情绪,说了她「无理取闹」,感觉她很受伤,下次一定要注意。
今天高兴坏了,女儿好像快会说话了!虽然听不清她是在叫「爸爸」还是「大
大」,但那明明就是在叫我啊!而且每天还会叫很多次。真的期待她有一天可以
清清楚楚地喊出「爸爸」和「妈妈」!
赵达出了车祸,晶晶问我是不是给赵达打了电话,是啊,毕竟是我的同事,我得
问候一下吧。但晶晶又生气了。唉。

不行,这样下去我太痛苦了。没有一天能看见她的好脸色,为什么恋爱时的美丽
感觉就这样彻底消失了呢?我也睡不着觉了,也得靠药物才能入眠,我们之间究
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行,我得找一天她心情好的时候,好好和她谈谈。在女
儿懂事之前,我们必须恢复以前恩爱的模样。
离婚!她今天向我提出了离婚!我的心都碎了。我已经竭尽全力做好一个丈夫、
一个父亲了,可为什么还是要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睡在一起,却背对着背。我一
夜未眠,一直在回忆,想找出我究竟哪里伤害了晶晶,可是真的没有想出来。快
天亮的时候,我悄悄从身后抱住了她。以前她做噩梦的时候,我也会这样抱着
她,现在,却只有等到她睡熟了,才能这样温柔地相处……不,我不会离婚的,
绝对不会。我知道,我还是爱着晶晶的,我当然也爱我们的女儿。我要想办法,
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探出晶晶是怎么想的,然后留住她。
她终于肯和我谈心了,她约我去郊游,去野餐,我高兴疯了。我这个人太笨,不
知道怎么表达。等我们郊游回来,我要把这些日记都拿给她看。晶晶啊晶晶,如
果你看到这里,不要笑我的文笔不好,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想好好照顾
你,这些年,我从来从来从来都没有变过。
在听丈夫日记的整个过程中,许晶开始还面无表情,但听着听着,她紧闭的眼皮
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越来越无法抑制住自己奔涌而出的泪水;她的手指从僵
直,到狠狠握紧,最后带动雪白的床单都一同颤抖着;她将自己的唇都咬破了,
才终于痛哭出声。
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了。
她或许到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
「这是最后一篇,可惜,他最后也没能亲手把日记交给你。」陈诗羽合上笔记
本,说,「原来我以为你一直承受着被史方家暴的痛苦,现在总算明白了,他并
没有家暴你。你的日记里,一直希望自己不要成为玩偶。但实际上,你一直没有
从二十多年前的悲剧里走出来,在这段关系中,被精神家暴的那个人,其实是一
直爱你的丈夫。」
许晶不自觉地蜷成一团,听着陈诗羽的话,浑身都在发抖。小羽毛看着她痛哭的
样子,仿佛看到了那个无助、弱小、没有安全感的钱梦。她好像一直都没有从十
岁那年真正长大。
小羽毛把手放在了她的被子上,轻轻说——
「我知道你一直把那个玩偶留在身边。你想保护母亲,想保护还没长大的女儿,
也想保护自己,但可惜,你被恐惧和不安遮蔽了双眼,你的爱,变成了无法挽回
的伤害。」
许晶哽咽着,问:「那……我女儿会怎么样?」
「我相信,她的爷爷奶奶会照顾她的,你的闺密刘鑫鑫也会替你去看望她的。」
陈诗羽说道,「对了,刘鑫鑫还拜托我告诉你一声,赵达已经因故意伤害罪,被
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刘鑫鑫对赵达的离婚诉讼,今天开庭宣判,我想,一定是好
的结果。虽然你没有机会去,但我会替你站在现场支持刘鑫鑫,因为她一直很相
信你。」
2
太迟了。
这个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已经被我亲手杀死了。
原来,变成魔鬼的人,不是他,而是我自己。
我恨钱大盈吗?
当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对妈妈所做的一切。即便他在审讯室里,向我下跪
乞求,我也不会原谅他。可原谅不原谅,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家庭是幸福的。父母恩爱且宠爱自己,偶尔还会结
伴去郊游,也会给我带礼物。我最爱的礼物,当然就是父母一起给我挑选的那个
小熊玩偶。那时候的我,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生活过得无忧无虑。
然而,幸福是短暂的。我们家的噩梦从钱大盈的事业倒塌开始。钱大盈经营的工
厂倒闭,失去了作为一名厂长的权威和金钱,而且因为欠债,钱大盈在别人面前
抬不起头来。钱大盈开始多疑敏感,某一天,他看到妈妈突然在笑,以为是在嘲
笑他,一气之下,残忍地伤害了妈妈。妈妈被家暴了,伤痕累累,她倒在地上几

近晕厥。我更是被钱大盈突如其来的暴力惊得愣在原地,我瞪大眼睛看着母亲血
流不止的面孔,全身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在这之后,钱大盈向妈妈道歉,说自己一时昏了头脑。妈妈因为心疼他,或者是
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而选择了原谅他,可是妈妈没想到这一次让步,就是葬
送掉她一生的罪恶种子。
两年间,一旦钱大盈在外遇事不顺,就会迁怒到妈妈身上,妈妈成了他的出气
筒,家暴愈演愈烈。妈妈从一开始的隐忍到最后忍无可忍时爆发的话语「你杀了
我吧,杀了我吧」,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年纪还小的我,在这样的环境下,对钱大盈变幻莫测的脾气感到恐惧,草木皆
兵,而且由于母亲的自顾不暇,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我无法从这个家庭里得到
爱,唯一的陪伴只剩当年恩爱的父母为我挑选的玩偶。
终于有一天,灾难来临了。那天,我放学了,正在家里写作业。钱大盈下班回来
了,阴沉着脸。我当时就很害怕,我知道恐怕又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妈妈似
乎也掌握了这个规律,所以她一直在默默做饭,默默盛饭,话都没说一句。可
是,一句话都没说,也能引发钱大盈的怒火。钱大盈说妈妈知道自己厂子效益不
好,越来越看不起他,甚至连回家都不跟他说话了。
很多男人会卖惨,说自己唯一的期待就是回家以后能看到一个温暖的眼神。
这可能就是钱大盈可以打人的借口吧。
因为妈妈的眼神不够温暖,因为妈妈没有嘘寒问暖,所以家暴又开始了。这一
次,钱大盈彻底没有控制力度,那么厚的玻璃烟灰缸,砸在妈妈的头上,顿时血
流如注。妈妈用来护头的手,也瞬间被砸得变了形。即便这样,钱大盈还是不过
瘾,他又狠狠踹了妈妈的膝盖,让她跪下。
她没有跪下,因为她躺下了。
见妈妈躺下了,钱大盈也没再打她,他扔了烟灰缸,摔门而出。
我当时怕急了,因为妈妈的头上在流血。

当时没有手机,家里只有一部座机。我就想去打电话,找村里的医生来。可是妈
妈喊住了我,是的,确实是她喊住了我,虽然她的声音很微弱,但是我听见
了。
她说,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她以后就没脸见人了,我也没
脸去上学了。
真的会这样?那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妈妈继续用微弱的声音,让我去打热水给她把脸上的血迹洗去,又让我去卫生间
的矮柜里拿药。因为,她说她已经不能走路了。
在拿药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袋老鼠药。之前妈妈和我说,这个吃了
是要死人的,让我绝对不能碰。
在这个时候,妈妈平时的那一声声的「杀了我吧」,涌进了我的脑海。也不知道
为什么,我没有拿药,而是拿着那一小袋毒药,走到了妈妈的身边。
说不定,这才是妈妈的归宿?她会不会得以解脱?
但在我将老鼠药递给妈妈的时候,我犹豫了。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以后就见不到
妈妈了?我又该如何和钱大盈相处?可是,我原本想要退缩的双手被妈妈截住,
妈妈二话不说,把药吞了下去……
很快,妈妈开始吐血,然后鼻子也出血了,这就是电视上说的,中毒后的七窍流
血吧?但是,妈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血,显然是害怕极
了。不过,短暂的害怕之后,她的意识就开始有些模糊了。她将自己的胳膊伸向
我,不知道是不是想让我去抱抱她,去救她。
我当时也是害怕极了,所以我不可能去抱她,因为她在七窍流血。即便她是我的
妈妈,我也不敢上前一步。
「不要成为和我一样的人。」
妈妈说完这句话,就没有了意识。

是的,我是杀母凶手。妈妈死了,我伤心欲绝的同时,似乎又觉得妈妈已经上了
天堂,说不定,她是被拯救了,她再也不用承受痛苦了。
而我呢?是不是只需要逃离,就等于换了人生?不用再提心吊胆,不用再为父母
的事情夜不能寐,我的生活会重新回到自己的掌控之中。
其实我都已经走出了家门,但还是走了回去,因为我要带上一张照片和我最喜欢
的玩偶。这样,我才有安全感。这样,我才会在几十年后,还记得我究竟是谁。
真的,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又回了家,拿了我的玩偶,撕了相册最后
一页的照片,带了一些饼干,上路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可能是因为太艰难了,所以我都
忘记了。反正我翻过了大山,来到了城市。啊,对了,我在山里的时候,下雨
了,雨点打湿了我的照片,我很着急。后来我发现,那个装老鼠药的塑料袋,我
居然揣在了口袋里。大小也正好合适,所以我把照片装在了塑料袋里,就不怕淋
雨了。
后来想想,我真的是命大。在那么大的山里,我居然没有碰见野兽。不敢想象,
我当时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我想,支撑着我走出大山的,恰
恰是妈妈最后的一句话:「不要成为和我一样的人。」
对,我要勇敢,我要有勇气走出去!
后来这么多年,我一直把装着照片的塑料袋缝在玩偶里。
来到城市里不久,我就偶遇了养父母。他们是善良的老人,对我来说,他们更像
朋友,或者说像是知己。他们为人随和,思想先进。他们从来不追问我亲生父母
的事情,对于我的过去,他们毫不在意的态度,给了我一丝心安。而且他们没有
擅自处理掉那个玩偶,尽管它很破很脏。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承诺会给我一个
温暖的家。
确实,他们实现了诺言,不仅没有擅自抢夺我拥有的东西,还给予了我曾经失去
过的美好——温馨的家庭氛围。
就这样,过了十二年。

在这十二年间,我觉得养父母给我的家比原来的好多了,我决定忘记自己的过
去,重新开始。
但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这种美好还是被打破了,缘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养
父车祸丧生,养母悲伤过度随之而去。
此时的我,还是一个大三学生,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失去至亲的事实,更不知道
该如何处理养父母的遗体。身心俱疲的我,需要有人来捞一把。
在这个时候,鑫鑫和史方出现在了我的生命当中。
史方和鑫鑫陪着我办完整个葬礼,陪着我与养父母告别。而且,在这之后的几天
内,史方时不时地来到我家里,偶尔帮我收拾养父母的遗物,偶尔帮我料理其他
事务,偶尔只是陪我坐坐,虚无地度过一天又一天。
因为有史方和鑫鑫的陪伴,当然,主要是因为有史方的陪伴,我渐渐恢复了精
神,我对这个突然降临在自己身边的男生感到好奇和感恩。我看着这个善良、细
心且周到的男孩,意识到正因为有他的陪伴,自己才不至于一直沉浸在至暗的世
界里。我的不安,因为史方的出现,而渐渐消失。
因此,我们两个人顺理成章地交往,谈了四五年的恋爱。
在交往过程中,我渐渐觉得史方是个令人特别有安全感的人。一开始认识的时
候,我心里曾经评价过史方的外形:看起来十分瘦弱,没什么攻击力,应该十分
安全。交往过后,我发现史方对生活中遇到的任何冲突,都不会有特别激烈的表
现,比如被插队,或者被服务员不小心撒到食物之类的事情,史方都温和地回
应。所以我觉得,他一定不会伤害我。
在我二十六岁生日这天,史方提前精心准备了生日蛋糕和求婚戒指,他向我求
婚,还跟我承诺自己会永远对我好,我感动之下,欣然接受了。不久后,我们领
证结婚。
如今想来,原来他一直信守承诺,我终究是错过了。

婚后不久,我怀孕了,公司领导很照顾我,让我在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就在家休
息。而此时,史方正值职业上升期,工作量变多了,经常加班,我感到史方对我
的体贴照顾不如恋爱时那么周到了。而且,我发现这段时间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暴
躁。比如,在开车带我去产检的路上,他会因为别人抢道而骂人、按喇叭。这些
变化,让我心里逐渐升起一丝不安。
有一天,我在路上偶遇了一只流浪狗,它让我不自觉地想到自己逃离家庭流浪的
样子,所以我决定收养它。没想到,却得到史方的坚决反对,史方认为孕妇不应
该养狗,连自己都顾不上,怎么还有精力去照顾狗呢?当时的我觉得史方强词夺
理,于是,我还是收养了奔驰。
接下来的日子,我经常发现史方对奔驰表达不满,甚至还会打它。他的表现,让
我十分不满。我开始觉得,史方已经和自己刚认识的时候不一样了。我非常担忧
他会和钱大盈一样,慢慢变坏。
我和史方矛盾的源头,是鑫鑫家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了,有一次史方的朋友
聚餐,我让鑫鑫一同前往。在那次聚餐上,赵达认识了鑫鑫,然后疯狂追求她。
在认识后不久,他俩就登记结婚了。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鑫鑫告诉我,她经常会被赵达殴打。我知道此事之后,与史
方谈起,我坚定地认为,问题就出在赵达身上,赵达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鑫
鑫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果断离婚。可是史方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别人的家
事,说不清谁对谁错,我们也不了解情况,所以建议我别去干涉。当时的我,一
下子对史方很失望,史方居然认为家暴是正常的!我当然就更加不安起来。
我承认,那段时间,我变得敏感多疑起来。
接下来,就是奔驰坠楼的事件,紧接着我又怀疑史方给女儿下药,既然你们看了
我的日记,应该已经掌握了这两件事,我就不赘述了。虽然史方矢口否认,但当
时的我坚信是他做的。他和钱大盈一样,变了。
我对他日趋冷淡,他却骗我去医院,想给我做出产后抑郁的诊断。
那时,怨恨的种子在我的心里,开始生根发芽。

后来就发生了赵达和鑫鑫的车祸。看着鑫鑫肿胀的脸,我心痛极了,更是不安极
了。更要命的是,我一次无意中听见史方和赵达的通话,通话中他对赵达极端恶
劣的家暴行为,轻描淡写。我不服气,找史方询问,他还是那一张面孔,说这不
过是鸡毛蒜皮。
如果他被打得鼻青脸肿,也算是鸡毛蒜皮吗?
我决定提出离婚。
可是史方显得很生气,撕毁了我从律所带回来的离婚协议书。我知道,如果我要
提起离婚诉讼,的确找不到史方家暴的证据。律师的意思是,坚持离婚,至少要
两年的时间。在这期间,鑫鑫那边的离婚想法也是反反复复、犹犹豫豫的,这让
我想起了自己优柔寡断的母亲。我焦虑到了极点。
我想过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但好不容易选好的学区房,在这边打下的工作基础,
让我有些下不了决心。毕竟,小时候一无所有地离家出走,现在带着孩子,情况
已经不一样了。既然自己走不了,那么,是不是只要把史方从自己的家庭中合理
「删除」,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呢?是不是我就可以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呢?
那一天,我装作温顺地约史方去野餐,他兴冲冲地就答应了,还说把孩子放在父
母那里代管一天,我们只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胰岛素和注射器。据说过量的胰岛素,是可以导致人死亡
的。
那天,天气很好,我们在河边吃了午饭后,史方就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甚至打起
了鼾。我趁他睡着,用毛细针管注射器,把胰岛素打进了他的肚子,他突然就醒
了。我当时很害怕,我怕他看出来了什么。不过他好像没有,而且胰岛素的药效
似乎没有那么快。他居然坐在那里,和我说起了贴心的话。说什么是真的爱我,
和我一起回忆过去我们恋爱的时光,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说实话,当时他这么一
讲,让我暂时放下了杀意,我有一瞬间的想法:或许,我们还能跟过去一样爱着
彼此。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际,史方开始出现症状了,他说自己头晕、心慌,他全身都是
冷汗。说不定,这些量,并不会让他死呢?我于是扶起他,收拾好野餐垫,准备
带他去医院。我想,只要去医院打一针葡萄糖,应该就论事了吧?
我扶着他,沿着河边小路去往我们停车的方向,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喘着粗
气,身上在颤抖。我有些害怕,心里狠狠地想着,若不是赵达家暴鑫鑫的话,说
不定我不会怀疑史方的为人。于是,我再次提到了赵达对鑫鑫家暴的事情,希望
史方以后可以断绝和赵达的来往。
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史方还是消极对待,他还是说赵达本人为
人热情仗义,在公司口碑很好,他和刘鑫鑫的事情,只是他们自己的家事。说什
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大矛盾,都是鸡毛蒜皮,我们就不用去干涉别人的家事
了。
当时的我听完,立刻意识到他根本就没有变,他一定会对我实施家暴,我一定会
死在他的手下,那我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重新坚定了「删除」他的想法,可是,这药物实在是靠不住,史方根本就看不
出要死了的样子,看来还得采取其他的行动。
于是,我看到了潺潺的小河。虽然史方是会游泳的,但是现在这个状态,应该是
游不上来了吧?于是我拉着他,一同掉进了水里。反正,我是可以游上来的。
可是真没有想到,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几个不知道从哪里来
的人,居然叫喊着要来救我们!完蛋了,我的计谋就要暴露了。
后来我被救上了岸,史方也被救上来了。当时的我,意识有点模糊,但还是听到
了岸边的声音。就在我被推上救护车的一刹那,我听见有人在说:「不行了,救
不活了。」
我的行动成功了。
在医院的时候,我昏迷过一阵子,本来想清醒过来的,毕竟我也不想这么遭罪,
又是插胃管,又要在床上大小便。但是当鑫鑫来探望我的时候,我听见她说,警
方居然在对我和史方落水的案件深入调查。我很害怕,心想只要再昏迷一阵子,
警察就不会再对这案子感兴趣了,因为我坚信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唯一让我放
心不下的,就是还在她爷爷奶奶家的女儿,不知道这么久没有看到妈妈,她会不
会哭闹呢?
直到那个女警官在我的病床旁边给我出示证据,而且她们还知道了我的身世,我
就知道我逃不脱了。正常人怎么会给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出示证据呢?他们是知道
我在伪装。在我听到她们出示的一项项证据的时候,我真的想过放弃抵抗。但是
为了女儿,我还是有必要拼一拼,我需要时间想一想,如何抵赖。
可是当她给我念完史方的日记,我再也不想抵抗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
后悔了,我是真真切切后悔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他对我这么好,我居然杀了
他!原来在这个家庭里,被暴力对待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等到我们在那个世界见面,他会不会原谅我呢?不,我不配再站到他的面前。
那个女警官说,在这个家庭里,没有人家暴我。但我知道,家暴我的,是十岁开
始就钻入我内心的一个恶魔。我像是那只陪伴着我二十多年的玩偶一样,光鲜的
外表里面,全都是残破的心。
(全书完,敬请期待法医秦明系列下一本新书)


(1) 剪切力,又称剪力。此处指在一对相距很近、大小相同、指向相反的横向外
力(即垂直于作用面的力)作用下,人体头部的横截面沿该外力作用方向发生的
相对错动变形现象。

相关大纲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法医秦明之玩偶:皮囊之下,尽是枯骨【尾声】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