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30节:我好想你,我的女孩(大结局)】

作者 : rio 本文共505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3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这一刻,全场寂静了。
人们脸上喜悦的笑容渐渐凝固,韩若雪忍不住捂住了嘴,苏清河更是睁大眼睛看
着我。
「哈……哈哈,陈先生好幽默啊。」
司仪拿着话筒,有些尴尬地说:「其实我不建议陈先生说这样的玩笑话,因为据
我所知呢,今天来的客人似乎还有一桌子是警察,所以我们这个说话也要分场
合,这个……」
「不,我没有开玩笑。」
我看着下面满脸吃惊的刑警们,说:「范正豪是我杀的,我在桥上动手教训了
他,而他慌不择路跳下了桥。当时他摔进了小溪,当场就摔死了。幸好那时候是
大晚上,没人看得见,我就把他的尸体拖上了车,然后顺着道路往江边开。那码
头有几棵树,你们派人下去查看一下,就会看见他的车,车里是他的尸体。或者
联系他老婆,我已经跟他老婆承认了。」
司仪吞了口唾沫,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陈识!」
苏清河忍不住大吼一声:「你不要乱讲话,你喝多了吧!」
「是不是乱讲话,你们很快就会收到吴小兰的报案了。另外南二街那边有个公
厕,公厕的大水箱里藏着我作案时的那目录套衣服,现在这套694衣服在我家的餐分享桌上。
赞同 1019
你过去以后不要乱翻,证据我都已经给你放在桌上了,别把我家弄乱了。」
此时此刻,刑警二队的人们已经异常紧张。
苏清河浑身颤抖,他喃喃着说:「你在撒谎……」
「那户我逃跑的人家,密码是 4027,你们可以把那家伙放了,我真的不认识
他。你们以为我只是杀了个赵宇轩,可我做过的事情太多了。范正豪、朱程亨、
刘东凯……还有那被我在脸上划了三刀的潘伟强,另外还有我昨晚才捅了一刀的
赵田勇。」
刹那间,苏清河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知道你希望我不被判死刑,但我做的那些事儿,恐怕坐牢
是不够偿还的。我知道你们没查到我,但我连坐牢的打算都没有。你最近不是立
了很多功么?捉捕猎罪人的这个头等大功……你接得下吗?」
司仪已经吓得跳下了台,慌忙地朝着门口跑去。
我冷冷地说:「不要乱动,这个会场早已经被我私自安装了炸药。」
「你在撒谎!你哪来的炸药!你为什么要装炸药!」
「我在连云天屋里找到的,他把四楼和五楼打了个洞,将许多武器藏在了五
楼……」我平静道,「至于我为什么要装炸药,还不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罪行被
发现了么?既然逃不掉,既然要被判死刑,那我为何不拉上一群人陪葬?」
刑警二队的人们连忙纷纷掏出了枪,而我已经一把抓住韩若雪,将她扯到了我的
身边。
紧接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对准了她的脖子。
「对不起……」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破坏了你的婚礼。」
韩若雪颤抖道:「为什么要全都说出来……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逼到死路上?」

苏清河急得不行,连忙对那些刑警们说:「不要紧张,不要开枪!他不可能装炸
药,他不是那样的人!」
一位刑警说:「苏队!你一开始也说他不会反抗,他不还是反抗了吗?而且连云
天的住所本来就藏了危险武器,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真的装了炸药!」
我微笑着说:「苏警官,我是一个身上背着三条人命,作恶多端的罪犯,你最好
还是相信我做得出这种疯狂的事。」
苏清河怒吼道:「陈识!我他妈到底是哪里惹了你,你为什么一定要对不起我!
你放开若雪!」
「我不会放,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抓我,我又不是白痴,为什么不选择抵
抗……」我抓着韩若雪,冷冷地说,「你们都把枪给我放下,至少有一点我可以
保证,只要我能安全离开这儿,那谁都不会陪葬!」
他们还是没放下枪,依然用枪口对着我。
我带着韩若雪,小心翼翼地往后退,韩若雪非但没抵抗,反而还紧紧地贴着我,
仿佛生怕我被一枪毙命。
岳母蔡慧敏吓得浑身发抖,连忙与我说:「陈识!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她是轻
月的妹妹啊!如果轻月泉下有知的话,她一定会死不瞑目!」
「我最不爱的就是听你说话……」我冷声道,「我劝你最好闭嘴。」
她只好闭上了嘴,而我抓着韩若雪,继续后退。
这宴会厅有两个门,一个是我们刚才进出的大门,还有一个就是类似于逃生通道
的后门。
但我刚才来的时候特意测试过了,就如同很多公共场合一样,这私人会所也是个
不遵守消防制度的地方,那后门被锁上了,人们只能从这大门口进出。
苏清河死死地跟着我,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拔过枪。

我已经带着韩若雪退到了大门口,而刑警二队的人们也是紧紧跟着我。
蔡慧敏急坏了,对着他们大吼:「你们别追了行不行!他都说过他装了炸药!他
做过我女婿,我比谁都了解他,他肯定是真的装了炸药!你们要是再跟着,他会
杀了我女儿,也会炸死我们!你们这些警察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啊!」
苏清河扭头怒吼:「你闭嘴!要不是你哪会整出这么多事来!」
蔡慧敏吓了一跳,又赶紧闭上了嘴。
我冷冷地说:「苏清河,让你的手下不准再追了,我最多只允许你一个人跟出
来。」
他说:「好,我让他们别再跟着,你不要伤害若雪……我相信你舍不得这样对
她,别忘了她是谁的妹妹!」
「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就不会伤害她。」
我已经退到了宴会厅的大门外。
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人们都在宴会厅里面。
有人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有人则是在咒骂警察跟得太近。
我与苏清河退到了门外,在大门口的地面上放着一把 U 型锁,锁上插着钥匙。
我冷声说:「把门锁上,锁到最紧的程度。」
他深吸一口气,但还是顺从地拿起 U 型锁,将门给锁上了。
我又说:「把钥匙丢到里面去。」
他抿着嘴,抓住了大门的把手,在 U 型锁的作用下,这门只能被打开小小的一
条缝,但足够让人把钥匙丢进去了。

苏清河丢了钥匙,与我说:「现在可以了吗?你先把若雪放了。」
我继续带着韩若雪往后退,等退到了化妆间,我与她说:「你进去。」
「我不进去……」韩若雪着急地说,「姐夫,你到底想干什么!」
「进去!」
我把她推了进去,从里边拿出了她化妆用的椅子,然后关上了门,将椅子顶在了
门把手上。
韩若雪努力地想打开门,却怎么也拧不开门把手。
这一下,空旷的走廊里,只剩下我和苏清河俩人。
苏清河看着我,他呢喃道:「你真的是猎罪人?」
「嗯。」
「既然你是他,为什么要全都说出来……」苏清河浑身颤抖,「原本我们只知道
你背了一条人命,我还傻傻地想着或许可以等你出狱……为什么你要全都交代
了?」
我笑了:「你身为警察,现在是在教我对警方撒谎吗?」
「我就想知道为什么!」
我丢掉了手中的小刀,对着他摊开双手:「你真的好像个老妈子,就偶尔一次,
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如果是朋友的话,那你就放我走。」
「我是警察,我不可能放你走。」
「那你大可以朝我开枪。」
「我是你的朋友,而且你现在手上没有武器,我不可能对你开枪。」
我无奈地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清河忽然卸下枪,丢在了门口的角落边:「你没装炸药,对不对?」
「对。」
「那就好……」
他一步步朝我走来,他冷声说:「我要把你打趴下。」
我笑了:「傻子,你从来都打不过我。」
「滚蛋!」
他突然怒骂一声,随后猛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他速度迅速,直接一个侧踢而来,我下意识抬起双臂抵挡,结果却被他踢得身体
连连倒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苏清河再次扑了上来,拳头已经砸在了我的脸上!
好疼……
原来他这么能打的吗?
「为什么杀人!为什么杀人!」
苏清河抱住了我的头,他一跃而起,膝盖接连撞在我的脸上,怒吼道,「你明明
也知道生命是多么宝贵,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最不可取的事!」
我被撞得有点发昏,他却将我的头按在了墙壁上,用力地按着我的脸,咬牙切齿
道:「为什么要夺走别人的生命?每个人都有家人等着他们回家。」
我呸出一口血水,狞笑道:「人的生命真的平等吗?拿罪犯的性命和牢狱之灾去
换无辜善良人民的幸福生活,这他妈怎么算都不合理!我杀的从来不是人,我杀
的是畜生!正义会迟到……可我却不会!」
苏清河勃然大怒,他一把要将我撂倒,我却已经踹在了他的腹部,他疼得弓起了
腰,却还是抱住了我,将我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怒吼道:「正义确实会迟到,可你就正确了吗?」
「我比警察还要有效,我比法律还要可靠!我们寄托于法律,可到头来法律给了
我们什么!只有痛苦和绝望!」
他用力地压着我,咬牙道:「警察抓人法院审判,不仅仅是为了维持正义,还是
为了在一次次打磨之下,让不够完美的法律变得更加完善。陈识……你确实惩恶
扬善,但你推动的只是你自己的心!在你的世界里,你就是光芒万丈的主角。而
我推动的是人类稳定千年万年的大业,在我的世界……我只是一只蝼蚁,却无怨
无悔!」
我还真是从来没想过,暴怒情况下的苏清河竟然这么能打。
可惜的是……他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虽然他压着我,但我还是将脑袋狠狠撞在了他的鼻子上,随后我挣脱开了他的束
缚,双拳狠狠砸在了他的脸颊上!
「你的废话……真他妈多!」
苏清河被我打得意识模糊,纵然他好几次想尝试还手,却都被我给压制住。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护住自己的脸,可久而久之,他已经完全没了力量。
我喘了喘气,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
我穿上了他的衣服,接着戴上了他的帽子。
我俩的裤子差不多,所以我也没换了。

「你乔装跑路,也是跑不掉的……」苏清河呢喃道,「陈识,收手吧。」
我没搭理他,而是朝着外头走去。
真弱。
从来都打不过我。
「陈识!」
当我走到走廊的门口,苏清河忽然吼了一声。
我回过头,却见他已经爬到了配枪的旁边,终于对着我举起了枪。
他流着泪,歇斯底里地对我吼道:「你给我停下,否则我就开枪了!」
「要开枪你早就开枪了,你以前就是这样,对待身边的人总会心软……」我说,
「对了,我有个礼物要给你。」
我拿出手机,将手机放在了地上。
「在通讯录里,有个备注叫女人的手机号码……你有空打过去,如果是涂灵莹接
的,就说明电话打错了。打错了就再打几次,总会有惊喜。」
「什么?」
「你是位真正的英雄,你才是最适合这个电话号码的人。当然了,虽然我承认你
是个英雄,但无论你怎么说,我啊……从来都认定自己是对的,监狱是罪人去
的,所以我永远不会去。」
我推开了会所大门,外边就是广阔自由的天地。
苏清河呜咽了:「别往外走了……我真的会开枪……你知道我不可能打歪。求求
你,别再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我轻声道:「苏清河……我对不起轻月,对不起若雪,唯独没有对不起你。」
我走出了大门。
「砰!」
一声枪响。
身体的剧痛,让我浑身抽搐了一下。
我回过头挤出笑容,看向了苏清河。
他睁大眼睛,脸上满是呆滞。
停车场的火光只是一闪而过,我穿着苏清河的衣服,戴着他刚才戴的鸭舌帽,软
软地倒在了地上。
一个人影走到了我的身旁,他拿开了我的帽子,等瞧见了我,却是满脸惊愕。
连云天。
那是陈小九告诉我的最后一个情报。
「婚礼的前一天深夜,关掉直播的赵田勇会被连云天暗杀,他趁着赵田勇带女儿
外出吃晚饭的时间潜入屋内,一直躲在床底下。连云天的手上还有枪,你千万别
冲动。」
「还有婚宴结束的时候,苏清河会被躲在暗处的连云天枪杀,而连云天也会被警
方正式逮捕。他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很快就迎来了死刑的判决。」
「陈识,我之所以恨你却不讨厌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保
重……哥哥。」
我看着连云天身后的天空。

今夜的星星很亮,但是被他挡住了大半。
「砰!砰!砰!」
接连三枪在连云天的身上炸开,随着他的倒地,这片天空终于不再被掩盖。
我听见苏清河在哭吼着我的名字。
我听见人们急促的脚步声在朝我接近。
一双温暖的手,忽然捧起了我的脑袋,将我抱在怀里。
那张美丽的脸带着泪水,不停地呼喊着我。
好美……
这张脸看上千遍万遍,也让人觉得看不够。
疼痛让我的手颤抖,我缓缓伸向了韩若雪,轻抚着她的脸,呢喃道:「轻
月……」
她哭着说:「你不要走……你不要睡……」
「我可以……抱抱你吗?」
「抱着我……你抱着我……你不要睡……」
我抱住了她,她身上是熟悉的淡淡的薰衣草香味。
我吞了口血水,呢喃道:「我……我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可我不会去坐牢……我不
怕坐牢……但没有她的日子……我一天也熬不过去……」
太久了。
为了这最后一个情报,我等得太久了。
傻傻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发呆,傻傻地在没有她的咖啡厅里坐着,像个行尸走
肉。
「我可不会在墓地里呀……」
天上的星星明亮,也许是意识模糊,我看见它们果真在一闪一闪。
「我会化为天上的星星,陪你入眠到天亮。」
晚风很凉,吹动了韩若雪的头发。
「我会化为一股清爽的风,吹拂过你的脸庞……」
她控制不住泪水,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会化为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淋湿在你身上……」
是真的……
生与死不能把我们隔开,我会感受到她的存在。
我缓缓地闭上眼,脑海里浮现了她的模样。
她还是那样调皮地背着手,走在宁静的道路上,笑吟吟地看着我。
念之陪在她的身边,欢脱地摇着尾巴。
我已经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呼吸声变得那样沉重,脑海里却还回荡着她的话。
「宝宝,我这边下了好大的雨……我好想你。」
宝宝。
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噩梦。
梦到我没有了你。
好漫长,好漫长的一个梦。
我好想你……
我的女孩。
(全书完)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30节:我好想你,我的女孩(大结局)】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