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3节:每个女人都曾幻想过未来】

作者 : rio 本文共632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6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看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陷入了疑惑。
为什么神秘号码就是涂灵莹的电话?
既然这样的话,那她刚才为什么不和我说?
不对……如果是这样,那她刚才应该根本没机会给我打电话,难道就好像之前预
知我会出车祸一样,她也预知到了自己即将有危险?
可她的声音和电话里的听着不太像,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变声软件。
我摇了摇头,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么多。
现在越想越是一头乱麻,我需要把所有事情分个轻重缓急,一件一件去搞清楚。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明显就是朱程亨的死。我有点担心刚才扔掉的那条带血毛
巾,如果它被人发现的话,很可能会对我不利,一定要找机会拿回来。
今天估计是没机会了,如果回去又遇到那些工人会很束手束脚,暂时放在那应该
也不会被发现,苏清河还约了我吃晚饭,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先回去把自己
收拾收拾,再去理个发,免得让他看出端倪。
念之从后座探出了脑袋,歪着头看着我,哈赤哈赤地喘着气。
我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它的脑袋。

我轻声说:「又有一个该死的人死了。」
念之听不懂我的话,但它很乖巧地把头抬起来,然后搭在了我的手上。
那是我老婆很喜欢和它玩的游戏,每当我老婆用手做出一个圆圈的时候,念之就
喜欢把狗头钻进来,然后伸出舌头好像在笑一样。
我知道它是求我和它一起玩这个游戏,但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就先开车回去了。
回到家里,我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的衣服,甚至还要检查鞋底的缝隙,生怕沾染
上一点线索。
检查好一番后,我才洗了个澡,也把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
换好衣服来到约定地点,苏清河已经在这儿等着了。
这是我们以往很爱吃的路边摊,苏清河在这地方总是显得格格不入。
他喜欢把背挺得笔直,坐在小板凳上,双手严肃地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与附近的
环境比起来,实在是像一个怪人。
我来到他身边坐下问:「点菜了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虽然约了你吃饭,但能不能改成宵夜?我们等你的时候发生
了点状况,我女朋友气走了,我要去哄哄她。」
我问:「她为什么生气?」
忽然有声音响起来了:「因为他女朋友和我睡了,比较我俩之后气她老公性无能
哈哈哈!」
那说话的声音有些难听,带着点公鸭嗓的味道。
我循声望去,原来是隔壁桌坐着一群人,有个汉子在讲话。

他穿着一件背心,光头脑袋,看着有些壮实,粗大的胳膊上纹了「孝」两字。
看他们桌前的菜品都没有动,估计是刚坐下来不久的。
苏清河见到这人,顿时皱起了眉头:「刘东凯,你刚出狱又要找事是吗?」
我问苏清河:「这人是谁?」
苏清河说:「一个小混子,挺讨人嫌的。他本来在郊区那边混日子,每当有婚车
经过,他就坐在地上挡着婚车的路,对着新娘喊妈妈,对着新郎喊后爸。或者有
人出殡,他跟在后边说死者想家人,头七回魂夜就带家人们一起走。别人骂他,
他也赖着不走,非要给大红包才肯离开。」
我忍不住问:「别人不打他?」
「他可做梦都想被人打……」苏清河说,「你想想看,若是把他打个轻伤出来,
他能讹人家多少钱?也有人报警抓他,但他索要的金额在法律规定里算不上大,
其实抓起来也关不了几天。也有人嫌晦气,怕误了时辰,塞点钱了事。」
我点点头,这人果然是个地痞无赖。
我问:「你女友就是被他气走的?那他与你有什么仇?」
苏清河冷笑:「他有阵子讹不到钱,上街扒窃,正好给我遇见了。别看他长得
壮,身体虚得厉害,我才追着他跑了五条街不到,他就累得趴在地上喘气了。」
刘东凯立即对自己的朋友们说:「兄弟们,你们怕是不晓得啊,这年头有的人跟
狗一样能跑。我是人,我又不是狗,我可跑不了五条街。」
苏清河的脸色越来越冷,他被韩若雪骂狗的时候总是很温柔,但这不代表刘东凯
也能这样侮辱他。
我问:「怎么,要发火吗?」
「不必了……」苏清河摇头说,「我们吃自己的,别搭理他就好,我习惯了。」

简单的一句习惯了,不知为何却让我有些心疼。
刘东凯越说越过分,他的朋友们都乐呵呵的,附近的人们其实也能听明白刘东凯
是在骂我们,有后边来的人听见了,忍不住跟朋友小声吐槽:「真怂,要是我肯
定上去就干了。」
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苏清河是近年在刑警队立功最多的。
一个蹲在街头吃烧烤的小逼崽子,说一个常年奔赴在最前线的刑警怂。
刘东凯说上瘾了,忽然说:「对了苏警官,听说你那漂亮的女朋友,她还是双胞
胎姐妹花啊?啧啧,你可真是享福,生活中会不会故意认错大姨子啊!」
他旁边一个二流子朋友立即笑着说:「我还真知道,他女友叫韩若雪,他大姨子
叫韩轻月。以前高中的时候看到过,她俩名字取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
若流风之回。啧啧……人如其名,美得很呢。以前我读书时做梦,都做她俩的春
梦!」
那侮辱性的话语,好像一把尖刀,狠狠刺进了我的心!
我睁大眼睛,死死地看着他们,而刘东凯得意忘形地说:「不过苏警官整天工作
忙,肯定没时间陪姐妹花吧?要不我陪陪她们?」
他朋友立即说:「晚了,韩轻月前阵子车祸死了。」
刘东凯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埋哪儿了?那我去把她挖出
来!」
我站起身,苏清河连忙抓住我的手:「别冲动!」
我将手往下一压,顿时挣脱开了苏清河。
见我起身,刘东凯顿时没忍住笑了:「想干啥?」

他的那些下三滥朋友们,也是一个个用手指着我:「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要动
手?」
刘东凯嘿嘿笑着说:「别拦着他,你动手打我试试嘛,你一打我,我就躺下。苏
警官,你身为警察,应该不会眼看着暴力分子在街上动手打人吧?」
苏清河怒吼道:「刘东凯,你不想死就别惹他!」
我抬起腿狠狠一个劈挂,劈在了他们的桌上。
「轰!」
桌子被我一脚劈成了两半,酒瓶和菜肴散落满地。
刚才那些指着我的人全都懵了,吓得后退两步,而我一把抓住地上的烧烤铁签,
猛地伸手朝着刘东凯扎去!
刘东凯吓坏了,一时间脸色苍白,站在原地失去理智一样不知所措。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
是苏清河。
他紧紧抓着我的手腕,压低声音说:「你理智一点!」
我冷冷地看着他。
我理智不了。
一个败类,活在世上没有任何价值的人渣,竟然侮辱我最爱的人。
刘东凯拍着胸脯,还忍不住说:「吓死我了,警察的朋友要动手打人了!都瞧见
没,警察的朋友动手打我!」
「你闭嘴!」
苏清河怒喝一句,却也只能赶紧给老板赔了钱,扯着我往外走,他无奈地与我
说:「你这样我很难做!」
我一言不发。
他说的是,至少我没必要当面让他难堪。
刘东凯还在后面咋咋呼呼,苏清河已经将我推到了小摊旁边的停车区域:「走
吧,你先回去,等我把若雪哄好了再找你。到时候吃宵夜,别跟这种烂人斗脾
气。」
我瞥了那刘东凯一眼,还想要动手,他则是赶紧挡在了我和刘东凯的视线之间:
「都说了理智点,哪怕是轻月在这儿,也一定会让你不要冲动。」
那抹美丽的身影,又在我脑海里浮现。
是啊,她总和我说,逞一时之勇,并不是真正的勇敢。
她也说过,男人的拳头是用来保护的。
可是……
这世上没有她,我还能保护什么呢?
我心里不太舒服,咬咬嘴唇,最终还是上了自己的车。
苏清河就站在原地看我离开,他估计是担心我忍不了,等我将车子开得很远了,
还能透过后视镜看见他站在原地。
我开车回去,脑子里还在想刘东凯的事情。
我心眼小,牵扯到她的事,我原谅不了。
回到楼里,我进了电梯,因为楼里的电梯是有摄像头的。我在摄像头的证明下回
到了三楼,接着又通过楼道下去了。

我其实只想教训一顿刘东凯,想让他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
小区里只有出入口装了摄像头,道路上是没有装的,有时候物业为了省钱,甚至
连路灯都不开。我寻思着既然要去教训刘东凯,那肯定不能让摄像头发现,毕竟
我既然出手教训,就不会是连轻伤都无法构成的程度。
我一点也不慌,就在道路边站着,很快就有一辆电动三轮车经过,我朝它招了招
手,三轮车便停下了。
小区里的一些老人们,平时就喜欢捡废品回家里屯着,或者开开电动三轮车,专
门拉附近的区域。
我上了三轮车后,与老人家说:「去南二街。」
那刘东凯就在南一街,而我在南二街,我要先慢慢接近,免得被他提前发现,而
且我担心苏清河还在那边。
到了南二街,这里其实就是个小街巷,充斥着各种地摊夜市。
这里是年轻人们爱来的地方,各种小吃、饰品、服装都有出售。
我没有凑近卖新衣服的地方,而是到了一个大摊位前,这儿都是卖二手服装的。
有人说他们是从各个衣物捐献箱里拿出衣服,装进卡车开到外地去贩卖,践踏好
心人们的善良,还有新闻曝出过这一类的消息。
记得新闻刚出来的时候,我还为妻子抱不平,让她以后别捐了,因为她就喜欢将
旧衣服捐出去。可她却完全不生气,而是与我说:「仅仅因为有人践踏善意,我
们就要放弃自己的善意吗?既然做错事的是别人,我们又何必因噎废食呢?」
此时我倒是不介意他们的衣服从哪儿来,因为这就是我要的。
这些衣服花样极多,而且没有商标,大多只有一件,卖出去后哪怕是摊主本人都
不记得卖了个啥。

这对我而言非常好。
衣服、裤子、鞋子、帽子,我全都买了。
随后我进了公厕,锁上门,在厕所里把衣服换上,然后听着外边的动静,确定外
头没人的时候,我再迅速翻了出来,将自己原本的衣服留在厕所里。
不知为何,我忽然觉得自己做这种事挺得心应手。
回到南一街,苏清河已经不在了,但是刘东凯却还在这儿,他换了个桌子,与朋
友们一起吃吃喝喝。
我在街对面静静看着,并没有贸然上前,路口正好有个摄像头,我希望刘东凯能
吃完以后主动往我这边来。
等待是需要耐心的,我不慌不忙地等了将近三十分钟,才终于见他们站起了身。
那几个朋友想去买单,刘东凯却大声呵斥着不让他们买,最后还推开朋友,责备
朋友看不起他,然后自己把钱给掏了。
一群人在旁边喊着凯哥牛逼,他美滋滋地说带大家去洗脚,可惜的是没能去成。
他的朋友们都说太晚了,明天还要工作。
于是这群人酒足饭饱也没去玩第二场,纷纷都离开了。
刘东凯没有往我这边走,他选择了转身走进后边的小巷子。
我没有急着追,而是往路的另一边饶了点,躲开摄像头,接着穿过马路,进了巷
子。
刘东凯走得并不快,我没多久就追上了他。
他喝得似乎有点多,走路并不是很稳,还哼着小曲儿。

我跟在他的身后,寻找着动手的时机。
虽然是小巷子,但这一处楼上的居民还亮着灯,我知道这时候动手是不理智的,
只要他随便喊出点什么,就能把人吸引过来。
跟了一段路,忽然听见前方传来吵杂的声音。
砰砰声响,仿佛是有人在砸门。
刘东凯听见那声音,忽然加快了脚步朝前方走,我也是疑惑地跟在了后边。
绕过半条巷子,有一群人堵在一户人家门口,吵吵闹闹的。
一个老太太害怕地站在门口,刘东凯上前叫了一声妈,而我躲在拐角后面,观察
着一切。
老太太见到刘东凯,连忙说:「他们大半夜来砸门,说是要找你,你不会又惹祸
了吧?」
原本在苏清河面前嚣张跋扈的刘东凯,见到这几个人之后,忽然挤出了一脸赔
笑:「哥,你们怎么来了?」
那领头的人满脸不耐烦:「别跟我套近乎,谁是你哥?你欠的钱还不还了?」
「那不是说好了过两天还吗?」
「原本是过两天还,可我听说你昨天打牌输了五千多,我还能等过两天?到时候
你没钱了,要是跟我耍无赖,我喝西北风去?」
刘东凯赔着笑:「哥,说了会还就一定会还!」
「不行,现在就还。」
「哥……」

「你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是吧?我大晚上带着兄弟们来你家砸门,就为了听你一
句过两天还?」
刘东凯明显不愿意得罪这群人,只好与那老太太说:「妈,把你卡拿出来,我先
跟你拿点钱。」
老太太站在原地,明明也一把年纪了,却如同孩子一样噘着嘴,将干涩的嘴唇抿
成了一字。
她口中忍不住发出呜呜声,刘东凯说:「别闹太难看了,我朋友都在这呢,你别
给我丢脸。」
老太太终于哭出声来,她擦着眼泪,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说起话来也虚弱无力:
「你出来后找不到工作,我跟你老舅求了好久,你也答应会踏踏实实干活,他才
让你去干活……现在你工资还没开,一晚上就输五千,你哪来的五千?」
「哎呀,那都是谣传,你怎么什么都信嘛……」刘东凯有些不耐烦,「那人家说
我当美国总统了,你难道也信啊?」
老太太背过身哭,声音逐渐沙哑:「你欠他们多少嘛?」
「不多,你卡给我。」
「那是我棺材本,你姨妈上个月葬了,就葬在你爸的那个墓区。要三万块钱,我
就存了两万多,也指望不上你。我去跟你老舅说想干活,去给工人做饭扫厕所也
行,他说哎呀姐你干什么活嘛,他也知道我六十八了,我没脸跟他说,我连买墓
都没有钱,就等着你给我攒一点……」
刘东凯急了:「你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嘛?我朋友就在这儿,你这样让儿子难堪丢
脸?」
「你还有什么脸面?大半夜来砸门要钱,这算哪门子朋友?我想葬你爸旁边,可
我连葬在他旁边的钱都没有……」
「都说了从你这拿点,开工资了马上还你!」

「你到底欠他们多少?」
「不多,就两千。你就别哭了,先把卡拿上。」
老太太只好抹着眼泪进了屋,那几个人凑近刘东凯,领头的说:「两千是什么意
思?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打老太太?娘儿俩在我面前演哭戏?」
「哥,你放心,今晚肯定还你。」
这刘东凯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真遇上敢弄他的,他连让母亲拿棺材本都愿意。
老太太拿了卡出来,我尾随着他们去了银行 ATM 机。
老太太还没进去,刘东凯就一把拿过她的卡:「你等着哈,你反正也看不清,我
去取钱。」
他进了 ATM 机,而老母亲还相信着他,有些拘束地抓着自己的衣角,站在门口
等着。
但很快不对劲了。
那纹着『孝』字的胳膊不断在界面上操控着,五千块钱被吐了出来,他将钱放在
一边,继续操控着机器。
老太太一看慌了,她走到 ATM 机外问:「你要取多少钱嘛?你不是说取两
千?」
「哎呀你放心,我会还你。」
刘东凯又取了五千,这 ATM 机最多一笔取五千,单日最高取两万。
老太太急坏了,不断地用满是皱纹的手拍打着玻璃,要自己儿子赶紧出来。
她急得大哭大叫,在寂静的街道喊得撕心裂肺,嘴里却一句完整的话都喊不出
来。又一次如同孩子那样,哇哇地哭着,她没了办法,使劲地打砸着玻璃,那讨

债的领头人忽然冷冷地说:「你砸坏了玻璃又要赔人家好几千,说不定还抓你坐
牢。」
老太太不敢砸了。
人生六十八年,六十八个春夏秋冬。
她也曾努力过,奋斗过,年轻过。
在她还是个大姑娘的时候,也许还会追时髦喝汽水。当她拥有第一套房子的时
候,或许还躺在床上,和爱人畅想着未来。等她有自己的孩子时,可能还望着自
己的孩子,满心期盼着等他喊出第一声妈妈。
那时她意气奋发,又怎么会想到……
有朝一日,她沦落到了不止是连葬在爱人身边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连爆发歇斯底
里的悲伤都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口袋。
她宛如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仿佛三岁孩童不断地用双腿乱瞪
着,双手握着拳头,不断擦着眼泪。
我想她以前应该是个倔强的大姑娘,因为她哭的时候喜欢抿着嘴。
每个喜欢抿着嘴哭的女人,都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嚎啕大哭的样子,除非怎么也
忍不住。
刘东凯没有理会哭泣的老母亲,他果真取了两万块出来,打开门后将钱递给那讨
债人:「哥,这下还清了哈?」
讨债人点点头,看也不看这对母子一眼,带着人便转身走了。
刘东凯想把老太太扶起来,可老太太不愿意起来,她捶打着自己胸口,哭得气喘
连连:「我养你干什么啊……我到底把你生下来干什么啊!」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6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刘东凯用那纹着『孝』的胳膊使劲扯着老太太,最后急躁了:「你今天能不能不
闹了?我困得很,我要回去睡觉的。」
「你把钱还我!还给我啊!我和你没关系了,我不是你妈了……」老太太嚎叫
着,「把我的棺材本还给我!以后你被人打死,以后你被人枪毙,我都不管你
了,我不要你做我儿子了!」
刘东凯烦了,他恶狠狠地说:「行!你等着,你说的哈,既然你这么狠,那我今
晚就还给你!明天就蹲大牢去!」
说完,他恼怒地往我这边走来。
我立即装作在街角随地撒尿,低着头不让他看见我。
刘东凯从我的身边经过,而我瞥了他一眼,继续跟在他身后。
他今晚似乎要有什么动作。
离开之前,我又回头看了那老太太一眼,她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哦。
孝死我了。
我跟在刘东凯的身后,冷冷看着他的背影。
既然恶人只能恶人磨,那我愿化为恶鬼。这刘东凯是生是死,看他今晚自己的表
现——善则生,恶则死!

点击查看下一节
是生是死?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3节:每个女人都曾幻想过未来】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