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25节:他比我适合】

作者 : rio 本文共6677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7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没有陪伴在苏清河身边。
男人哭的时候,其实往往不需要旁边有他的兄弟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他,难
道还要把他抱在怀里拍拍脑袋,哄着他不要哭么?我做不出这种事。
我回到了病房里,韩若雪还在等我和她一起看电影,我坐在了她身边,而她聚精
会神地看着电影上的内容,乐得咯咯笑。
我静静地等电影放完,当她寻找着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问她:「确定不跟苏清
河在一起了么?」
「不了……」韩若雪点着屏幕,她说,「我觉得以前的我太傻啦,没必要一直付
出,我希望能对自己好一点。你想呀,我都求婚这么多次了,到头来还差点因为
他死了。」
我说:「也许是他会为了你死。」
韩若雪说:「谁知道呢?又没发生的事,而且我也不希望那种事发生。」
「嗯……」
「其实我很喜欢姐夫和姐姐的感情,很羡慕很憧憬……」她自嘲着说,「可能是
因为我没姐姐那么优秀吧,所以我也遇不到像姐夫你那么好的人。啊我说这话你
别误会,我是说你和我姐姐真的特别特别好。」
我想了想,诚实地说:「是的,你远不如你姐姐优秀。」

韩若雪气得张牙舞爪:「你就不知道哄哄我!」
「我这辈子哄她一个就够了。」
韩若雪愣了一下,最后说:「我想和那个王小俊结婚了。」
「是么?我以为你是追求爱情的人。」
「追求爱情有什么用呀,到头来变得这么狼狈,还不如要面包呢……」韩若雪
说,「而且王小俊这人接触了以后感觉还不错,他的缺点就是太木讷,不知道怎
么追女孩子。其实这也算优点?唔……不对,算优点也算缺点。」
我说:「我不聊女孩之间的这些八卦。」
她一本正经地说:「就是他家里有些着急,他家挺迷信的,一定要他在三十岁之
前结婚。如果三十岁不结婚的话,就要等到三四十岁才有好日子……现在距离他
三十岁只剩两个多月了,给我考虑的时间又不多,我还想好好接触一下再说……
他却说不着急,他说可以先谈恋爱,等我到三四十岁。」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就是那王小俊了。
韩若雪轻轻地说:「我这辈子一直在等别人,第一次有人愿意等我。可是……我
明明知道等待是好痛苦的事。」
我说:「再重申一次,我不聊八卦。」
韩若雪噗嗤一笑,她忽然认真地和我说:「姐夫,你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如果
我选择了这个王小俊,我希望他未来能像你一样。」
「如果我不是那么好的人了呢?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你发现我跟你想的不一样,
跟你姐姐想的也不一样呢?」
「什么意思?」

我轻声说:「其实……我就是猎罪人,但也许你会对我失望,我并没有你想的那
么惩恶扬善,我也是个自私的人。」
她愣了一下,随后咯咯笑着说:「对!你拯救了我,你就是我的猎罪人!」
「我真是猎罪人……」
「别说了……」韩若雪靠在我身边的枕头上,她关了平板电脑,轻轻地说,「只
有猎罪人才能这么及时出现在受害者面前……我不是警察,我不讲证据,我只会
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当是我的私心,姐姐已经走了,我想你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也陪在苏清河身边。今天我们说的都是玩笑话,我困了,睡醒就忘了。你出去
吧,姐夫陪在睡觉的小姨子身边,传出去太丢人了哦。」
我起了身,帮她关上灯,然后出了病房。
「姐夫……」
当我走到门口,韩若雪忽然叫了我一声。
我回过头,她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小脑袋盯着我。
「嗯?」
「无论发生什么事,至少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姐姐也知道。」
我笑了笑,轻轻地关上了门。
天色已经黑了,医院里一片寂静。
我靠近楼道,当推开门,却发现苏清河还在这儿。
我说:「你是打算承包医院的楼道么?」
他抬起头看着我,那眼睛已经哭红了。

又有谁能想到,平时奔赴在最前线的铁血硬汉,今天也有这么柔弱的一面。
我坐在了他身边,说:「人生总是会遇到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我们都不希望那
种事情发生。在我们还小的时候,当我们遇到不想发生的事,我们还可以抗
议……」
「当我们不想打针的时候,我们会嚎啕大哭,医生看得心软了,也许会说等会儿
再打。」
「当我们第一次课文背诵不出来的时候,被老师逼得哭泣时,老师看得心软了,
也许会说明天再背。」
「我们难过,我们不想,我们抗议,四周的一切都仿佛停下来了,因为那时候世
界几乎是围着自己转的。可等长大了才会明白,大人的生活不会停止,无论有多
舍不得,无论哭得多么歇斯底里,生活都会无情地继续,再怎么难过也是于事无
补。」
苏清河揉了揉眼睛,他说:「你很少对我说这么多话,也从来没安慰过我。」
我说:「走吧,我寻思着你也不怕这点伤痛,我陪你出院,去把东西整理整理。
既然是大老爷们,洒脱一下就过去了。」
「哪有这么容易洒脱?」
「那就故作洒脱。」
我扶起他,与他一同回了家。
那是他俩曾经在一起的小屋,哪怕韩若雪撕掉了他们的合照,却还是留着很多回
忆。
苏清河拿了个大袋子,将他和韩若雪的东西丢进了袋子里。
情侣的牙刷杯,她用的枕头,她的衣服……

丢进去的每一个东西,都是他们曾经共同的回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清河将那些东西丢进去。
这或许对他是极其残忍的,因为他每丢一个都要犹豫许久。
忽然他抬起头,与我说:「我可以试着将她追回来吗?」
我问他:「如果她愿意回到你的身边,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结婚?」
苏清河说:「能多快就多快,要是她愿意回来,我马上就和她结婚。只要她愿
意,哪怕明天结婚都行!」
哦?
照这么看来,两个月后的新郎也有可能是他。
我说:「好的,我会帮你。」
有关系么?
无论那个人是不是他,既然他想犯这个傻,我陪他犯傻一次又如何?
反正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现在就要回去跟她说……」苏清河放下了袋子,「这里的每个东西我都舍不
得丢,我好爱她……我不能没有她!她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我也知道她曾经是
多么爱我。」
「嗯,我陪你。」
苏清河换了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好看了一些。
他站在镜子前梳理着头发,小心翼翼地把那之前捏变形的戒指盒整理好。

等出了家门,他嘀咕着:「现在放弃还太早了……情侣都是分分合合的,没有各
种爱恨纠结,又怎么能走到结婚的那一天?」
「我与轻月结婚前从来没吵过架。」
「你不一样,你是吃软饭的,当然不会和轻月吵架。就你那点工资……你结婚的
时候别说钻戒了,连房子的首付都是她帮忙解决的,我跟你不一样。你看我买钻
戒,也是靠自己一点一点存的。」
「你我同样贫穷,你又何必在我面前显摆呢?穷人何苦为难穷人?」
我们回到了医院,苏清河又有些紧张了,走起路来都有些像关节僵硬的木头人。
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回到了病房前,然后敲了敲门。
里边却没有回应。
他轻轻地打开了门,病房里空空如也,韩若雪不在里面。
「奇怪了……」苏清河走了进来,纳闷地说,「大半夜的,她跑哪儿去了?」
我摇头说:「不知道。」
「那我等她回来。」
苏清河坐在病床上,紧紧地抓着戒指盒。
我陪他一起等待着,约莫几分钟后,外边终于传来了走路的声音,也听见了韩若
雪说话:「你怕不是个傻子,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怎么就真来了呢?」
嗯?还有别人?
那王小俊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我……我以为你真的想要。」
我与苏清河面面相觑。
他赶紧躲进了病房的洗手间里,我也是躲了进去。
韩若雪和王小俊一起进了病房,他提着一大袋吃的,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头柜
上,然后他憨厚地说:「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所以我就每种口味都买
了。」
「唉,有钱真好……」韩若雪躺在了床上,她感慨着说,「你们这些万恶的有钱
人,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糟蹋钱。」
王小俊连忙说:「不是啊,我准备等你选好以后,把你不吃的带回去自己吃……
我可以当宵夜,还可以放在冰箱里当明天的早餐和午餐。」
韩若雪噗嗤一笑,她说:「你怎么这样傻啊,送女孩子东西还拿一大半回去自己
吃?」
王小俊说不出话,韩若雪又说:「我还挺想不明白的,你这么一个富二代,为什
么以前谈不到女朋友呢?你家那么有钱,就算得不到真心,好歹也能得到虚假的
感情呀。」
王小俊诚实地说:「我家以前没钱……去年年底才发的财。」
「可我妈说你爸是搞工程的很有钱。」
「我爸是跟着我大伯搞工程,他只是在大伯公司里打工。大伯特别有钱,但他是
第一批丁克主义,没有生小孩,现在他退休了,就把公司交给我家,条件是我照
顾他养老。」
韩若雪没忍住噗嗤笑了:「你这人是不是傻子啊,怎么把家底都和别人说?原来
你家是这样莫名其妙发的财,你说给我听不觉得丢人吗?」
「可是对你撒谎的话,以后你迟早会发现的……」王小俊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过日子,又怎么能骗你呢?」
韩若雪看着他,忽然说:「你这一点倒是跟他很像。」

王小俊低下头,小声说:「若雪,如果你以后选择我,是为了摆脱和他分手的伤
痛,那对我而言是践踏我的尊严……」
韩若雪问:「所以呢?你会做个真正的男人转身离开吗?」
「我想这么说,可是我舍不得……」王小俊委屈地说,「我做梦都想有你这么漂
亮的老婆,我会很难过,可要是你能做我老婆,我能乐得睡不着。我刚才来给你
送吃的,我就乐得一直傻笑,笑了一路……」
韩若雪正在喝饮料,被王小俊逗得全喷了。
「你是真的傻,就你这样还接你大伯公司呢。」
「那公司给你管。」
「不怕我卷着你家的钱跑了?」
「怕,可就算不给你管,我也打理不好公司……」
苏清河压低声音和我说:「你看这人傻乎乎的,若雪肯定瞧不上他。」
我没讲话。
他诚实过了头。
可偏偏韩若雪是个善良的女孩,这就很麻烦了。
果不其然,面对王小俊的憨厚,韩若雪变得温柔了许多。
她说:「我以前喜欢过一个男人很久,和他谈了八年的恋爱,在跟你相亲的时
候,我几乎把情况全都跟你说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又为什么要选择我?你已经
不是以前那个穷小子了,你完全可以值得更好的。」
王小俊问:「为什么我值得更好的?」

「你家里很有钱啊!你可以有很多选择,为什么要选一个不值得你珍惜的人?」
「可如果她们是冲着我的钱来的,那她们也不是值得我珍惜的人啊!我已经知道
你是很在乎爱情的人,那如果可以让你爱上我,我为什么还要去选更爱钱的人?
要是你能爱上我,我就可以变成很幸福的人,你同样也可以幸福啊!」
「你想了那么久,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这个?」
「嗯……」
糟了。
他很傻。
偏偏傻对了方向。
韩若雪看着他,忽然问:「你想亲我吗?」
王小俊在颤抖。
他讲话在结巴:「你……你会……会想他吗……」
「也许会。」
「我想说……那我不亲了……可我没出息……还是想亲你一次……」
韩若雪呢喃道:「忘记一段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王小
俊……你真的愿意一直等着我吗?你会像他当初一样宠我吗?」
「不……不会。」
「是吗?」韩若雪有些失望。
「他很好,可他照顾不好你……」王小俊发抖地说,「对不起,你跟我说了好多
他的光辉事迹,但我想像你姐夫对你姐那样……我不是苏清河那样的大英雄,但
我会好努力地去喜欢你,让你像你姐姐一样简单又幸福……」
「那样更好,我已经不想要大英雄了。」
韩若雪吻住了他。
苏清河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他如同王小俊一样,身体剧烈颤抖着。
他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不让自己喘气。
我们躲在这小小的卫生间里,直到韩若雪送王小俊离开。
明明他是来挽回的,最后却也只能如同做贼一样,低着头出了病房,躲进了楼道
里。
出了医院,我跟着苏清河走,他忽然小声说:「兄弟,别跟着我了,我想一个人
静静。」
「不追回来了吗?」
「不了……」他轻声道,「他比我好,我难过的不是她吻了他,而是连我自己都
不得不承认,那男人比我更适合她。」
我一阵苦笑。
现在怎么突然要故作洒脱?
苏清河上了车,消失在夜幕里,我独自一人站在街道上,觉得无处可去。
我不愿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可像我这样的人,除了回家又能到哪儿?
躺在沙发上,明明昨晚没有睡觉,却还是觉得精神。
头很痛……希望自己能睡过去,可当闭上眼睛,在好不容易觉得要睡着的时候,
都会突然睁开眼睛。
随着睁眼的一瞬间,脑袋一下子又清醒过来,看着空荡荡的房子。
好奇怪……
失去了念之的陪伴,寂静这东西……吵得我睡不着。
我索性打开电视,调出了录像,静静看着画面里的妻子。
等到天亮,我还是毫无睡意。
画面里,妻子走在人行道上,她虽然文静,可时常会做一些调皮的动作。
她喜欢踩着影子走路,或是喜欢踩在斑马线上走路。
她喜欢穿着长裙,走在我的前面,念之陪在她的身旁,围着她转圈。
视频里,我问妻子:「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想去哪儿?」
妻子笑着说:「去左岸咖啡厅。」
「怎么每次都去,不会觉得腻吗?」
左岸咖啡厅,那是我和妻子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妻子问:「你去腻了吗?」
「也不是,就是希望我们能有些新的回忆。」
她轻轻地说:「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新的回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值得我
回忆许久,去想它千遍万遍,还是觉得不会腻。」
「宝宝,你为什么总能突然说出这么煽情的话?你不会害臊吗?」
「我也很害羞的呀,但是亲口说出对你的爱,心里就会欢欣雀跃起来,我喜欢沉
浸在这份滋味里。」
画面定格在她甜甜的笑容。
我关了电视,换了套衣服,打车去了左岸咖啡厅。
还有两个月,留给我的时间太长了……
没有她在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我睡不着……
怎么也睡不着,偶尔可以睡去,可会在短暂的一两个小时后就会醒来。
我清醒的时候来这儿坐一天,抱着手机看妻子的模样。
久而久之,咖啡厅甚至专门为我预留这个座位,每天都等着我的到来。
这天我拿着菜单,对服务员说:「明天起不用给我预留座位了,今天是我最后一
次来了。」
服务员忍不住与我说:「先生……您不会吃腻吗?你连着来了很久了,每次进了
店,一坐就是一天。」
我轻声说:「嗯,连着来第五十九天了。」
「您一直记着吗?真不会腻吗?」
「有些东西很值得,千遍万遍也不会腻。」
「啊?是说我们的食物吗?」
「我说不清……不与我说话好吗?我想安安静静待着。」
「好,抱歉……」
第五十九天了……
在与韩若雪分手后,苏清河终归没有调离前线,依然奋斗在刑警队。
而韩若雪也给我送来了结婚的消息,对象是王小俊。我没有去过多接触这个王小
俊,既然韩若雪最后选择了他,就代表这人身上总有能打动她的地方。
我坐在第一次约会的桌子上,静静地看着我和妻子的婚纱照。
明天就是韩若雪的婚礼……对我而言还有好久。
这个时候,旁边的桌子忽然响起了手机的声音:「我说,没必要骂这么久吧?你
们一直骂天天骂,不会觉得自己没事干吗?」
这声音有些熟悉。
我转过身,看向了旁边桌子的手机。
手机画面里,是一个壮汉主播,正是上次那个引发了枪战的主播。
看了看他的名字——「暴富的赵田勇」。
他的直播间里,都是观众们的怒骂。
「就是你害死了那个警察!垃圾主播垃圾主播!」
「还不封杀吗?平台是不是恰烂钱了?」
「怪观众骂你,你从来不知道自己错了吗?」
视频里,赵田勇说:「我觉得我算是错了吧,但我又没有非要警察来救我,他完
全可以不救我呀,你们说是吧?而且他是做这个工作的,他拿了工资,他肯定要
尽本分啊!他会死是罪犯的错,杀人的是罪犯,怎么就怪到我头上了呢?我就觉
得……我也不想说脏话,反正我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观众们又是一堆骂声。

赵田勇继续说:「我当初也是为了满足粉丝家人们的愿望,这件事情大家就翻篇
不提了好吧?你们天天骂也只能给我带来热度,感谢老铁送来的爱心……家人们
不要和他们吵,网络里最不缺的就是喷子,我们有素质,我们不搭理他们。」
我静静地看着屏幕。
在满屏幕的骂声里,还充斥着一个声音。
「猎罪人快出手吧。」
「真的,看不下去了,别走夜路,祝你被猎罪人盯上。」
「我要是知道主播地址,我他妈都不用等猎罪人出手,我自己就上了!」
此时邻座的客人看不下去了,那人收起了手机,与同伴说:「听到了吗?还说拿
了工资要尽本分,他怕不是个傻逼吧?」
「所以啊,都希望猎罪人把这畜生给收了!」
「猎罪人很久没出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警察抓了。」
「谁知道呢?」
我回过头,静静看着与妻子的婚纱照。
当咖啡厅打烊了,天色已经漆黑。
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南二街。
我取出了那一身装备,静静地看着它,轻声说:「最后一次出手了,如果我这算
是迎接末日的话……不如来得更疯狂一点。」
我换上衣服,潜入夜幕之中。
老居民楼还是往常那样,我轻车熟路地去了赵田勇的家,这人并没有搬家,我其
实挺纳闷为什么人们没找到他。
也许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警方为了保护民众,隐瞒了赵田勇的信息。
我看了看时间。
晚上十点四十分。
我走上楼,一来到门口,就听见屋里赵田勇的喊声:「打他!兄弟们打他!赵家
军永远不怕困难,打死他!」
又在玩 PK 吗……
我尝试着推了推门,也许是因为房屋太老,这赵田勇也没有修理的意识,门锁有
些松动。
于是我抬起脚,直接狠狠踹在了门上!
「轰!」
门被我一脚踹开,把正在直播的赵田勇吓了一跳。
他惊地回过头来,等瞧见了我,傻傻地说:「你……你哪位啊?怎么看着像……」
我朝着他走去,而他连忙站起身来,将手机对着我,声音激动地说:「你到底谁
啊!为什么打扮得跟猎罪人一样!我跟你说,我在直播,你现在给很多人看见
了,你快出去!」
我轻声说:「原本是打算放过你的……但有句话想不明白,什么叫拿了工资要尽
本分?他的本分是为你去死么?」


点击查看下一节
世间无人值得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25节:他比我适合】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