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19节:不一样的罪犯】

作者 : rio 本文共750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9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个词,瓮中捉鳖。
我就是那个鳖。
围墙的对面是居民楼,可这些居民楼的阳台都封了,这也就代表着我不可能爬上
他们的阳台。
这个时候,有两位警察已经来到了巷子里,他们用手枪指着我,怒喝道:「不许
动!」
我直接纵身一跃,跳到了阳台对面的平房上。
到处都有警察包围我,那都是玻璃渣的围墙是唯一逃路。
我往前逃跑,前方出现了一个天线,我跑得太急,不小心将那天线撞倒了,我也
因此在这片平房楼顶摔了一跤,直接从楼顶摔在了地上!
好疼……
我爬起身,一个咬着萝卜的卡通兔子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是李硕的家吗?
警察们看我摔了下来,连忙朝这边追来。

我惊得一转眼看向屋子里边,却见里头有个男人站在窗户旁,满脸惊恐地看着
我。
莫非……
我猛地一拳砸在了窗户上,那玻璃立即被我砸碎,里边的男人想要后退,而我已
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他吓得大喊大叫:「救命啊!救命!」
我问:「别慌,我不会伤害你……你是李硕吗?好好回答我,我不会伤害你
的。」
他愣了一下,也没有喊救命了,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我?」
我点头说:「你是李硕就好办了。」
窗户后面正好是厨房,我顺手拿起一把水果刀,直接扎在了李硕的胸口!
他痛苦地捂住了胸口,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后边的两个警察看懵了,连忙大喊:「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了!」
我转过身,飞快地往围墙巷子那边逃跑,这个时候苏清河追进了巷子,他大吼着
说:「给我围住他!他已经无路可逃了,不要乱开枪,这里可是居民密集区!都
小心点,这人格斗技巧很强!」
果不其然,我前边和后边,都已经出现了警察,但一时间没有人敢直接靠近我。
我迅速观察起这一带的环境,巷子里离我最近的三个民宅全都装了防盗门,一个
是密码锁,另外两个是普通的锁。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窜了出来,我看着有点眼熟,等他凑近后我才发现,这
不是跟在苏清河身边混的小常吗?

小常大吼着说:「我来打先锋!」
我下意识一拳出击,他却灵敏地避开了我的拳头,只见他一拳挥来,我本能地躲
开,也顺利躲开了。
可就在下一秒,小常忽然改为肘击,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跟我玩假动作,一时
间我避不开,他也是将手肘狠狠砸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头痛、头晕,一瞬间席卷我的脑袋。
我只觉得耳朵发鸣,旁边那几个警察见我被打得反应不及,连忙一起扑了上来,
狠狠压住了我。
苏清河忍不住叫了声好样的,他惊喜地跑了过来,与小常说:「好小子!我早就
知道你可以,我一直都知道你可以!」
小常抓着后脑勺,很不好意思地说:「队长,我堂哥可是省散打冠军,这一招就
是他教给我的!我也只会这一招,想不到竟然立功了。」
苏清河由衷地赞叹:「这假动作漂亮!」
他蹲下身,将手朝着我的面具抓了过来,冷冰冰地说:「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的庐
山真面目!」
我脑子里死死想着对策,忽然我灵光一闪,有了办法。
这个时候,苏清河已经摘下了我的面具。
当我们四目相对,在场的人们全都傻了眼。
苏清河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傻傻地
说:「陈……陈识!」
「怎么会是你……」小常激动地说,「你知道我们队长为了你有多努力吗!为什
么真的会是你!」

苏清河一下子有些喘不过气,他惊慌失措地看向四周,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
子,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终于,他喃喃着说:「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
我想了想,与他说:「因为我是你爹。」
苏清河愣住了,此时小常忽然说:「队长,他好奇怪,他的身体在变得透明!」
「啊?」
人们都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个警察惊呼道:「莫非他会隐身!他有超能
力!」
我脑袋猛地一激灵。
转眼间,我已经回到了李硕的房屋旁。
时空错乱。
李硕是不可能被我杀死的,因为那电话是他的遗物,如果他现在就死在我的手
上,陈小九就不能拯救我,而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儿杀了李硕。
时空会回到出错的前一刻,所以李硕绝不会真正死在我的手上!
好疼……还是摔得那么疼。
我站起身,一眼就看见李硕站在窗户边看热闹。
我也不废话了,直接一拳打破了他的玻璃,李硕吓得要跑,我抓起水果刀,一刀
结果了他。
「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了!」
后面那俩警察喊了起来。
苏清河也追了过来:「给我围住他!他已经无路可逃了,不要乱开枪,这里可
是……」
人们围住了我,小常出了人群:「我来打先锋!」
当他的拳头朝我挥来,我避开了他的拳头,他立即将拳头化为肘击,而我早已经
知道他会这么做,先是往后一避,使得他打了个空,然后一拳砸在了他的鼻梁
上。
小常捂住鼻子倒在了地上,痛苦道:「竟然破了我的拳法……」
他狼狈地逃了回去,苏清河气得牙痒痒:「好小子!我早就知道你不行,我早就
说过你一直都不行!」
我懒得搭理他们,立即跑向了那个密码锁的门,搞清楚这密码是四位数后,我立
即输入了 0000,提示了密码错误。
0001、0002、0003……
警察们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在那输密码,苏清河在旁边说:「放弃抵抗!你现在
已经无路可逃了,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我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继续忙自己的。
警察们终于忍不住了,一起上来压住了我,而我的身体也慢慢消失……
回到李硕家旁,顺手解决了李硕。
还是好疼……为什么不能直接回到我从楼顶摔下来的前一刻?
来到巷子前,我已经疼得心烦意乱,小常被我打倒,他又捂着鼻子说:「竟然破
了我的……」
我烦躁地打断了他的话:「拳法是吧?你那也叫拳法?」

我来到密码门前,又开始继续输密码……
0075……
1054……
3548……
我自己都不记得时空错乱了多少次,也记不清李硕被我解决了多少次,虽然心情
极其烦躁,但我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由得在想,如果那家伙设置的密码是 9999,那等我打开这门之后,我一定
会动手。
幸好不是。
在我输入到 4027 的时候,密码门终于打开了……
我站在原地,深深地喘了口气,疲惫地躺在了地上。
那些警察们都看懵了。
「他怎么把门打开了?」
「怎么开了门还不跑?」
我累坏了,随着身体逐渐透明,心里变得有些紧张。
决不能出错,机会就此一次!
时空错乱,我回到了李硕的房屋旁,立即就朝着那密码锁跑了过去!
两边的警察包围住了我,苏清河从后面追上来:「给我围住他!他已经无路可逃
了……这他妈怎么就把门打开了!」

小常还没来得及跳出来给我展现他的拳法,我就直接把门关上了。
门内是一个男人,他穿着裤衩坐在自家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我。
我朝着楼上走去,对他点了点头:「你好。」
他楞在原地,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等我走上了楼,他终于着急地问:「不
是……你怎么进来的啊?」
我上了阳台,虽然这阳台被封了爬不上去,但走楼梯总算是没问题。
我当着警察们的面推开了窗户,迅速纵身一跃,跳到了围墙外边。
总算……逃出了那该死的巷子。
但我知道自己的逃亡之旅还未结束,现在没有李硕能帮我时空错乱了,我一次也
不能出错。
天色很黑,我只能认清大概方向逃跑,外边又是警笛声大作,我知道肯定是他们
正在想办法封住我的逃路。
多亏我早已经了解过这里,我在巷子里飞快地逃脱,该往那边走都很清楚,我专
门往那些小路里钻,这些巷子的出口太多,他们人手有限,总不可能将每个出口
都拦住。
我逃到了马路上,人行道上时不时有电动车路过,我连忙逼停了一辆。
这电动车主呆呆地看着我,忍不住说:「卧槽!你是猎罪人吗?我看过你的视
频!你不会是假的吧?」
我哪有时间与他浪费口舌,连忙推开了他:「借下车。」
这时他听见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激动地说:「是真的!你是真的猎罪人!我见
到猎罪人了!我支持你啊!我一直都支持你啊!」

我更加用力地推倒了他,使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压低声音说:「别大叫,就
说车是我抢走的,你是想犯包庇罪么?」
他任由我骑上了他的电动车,等我扬长而去,还能听见他在后面激动地大喊大
叫:「猎罪人骑了我的车!我的车被猎罪人用了!」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
我没有急着逃走,因为我已经拿到了连家兄弟的线索,他们距离我不算很远。也
许是因为逃犯都喜欢躲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往老村下去几条街道,就是连家兄弟
的躲藏之地。
而且这次事情闹得挺大,我也不知道后面警方会采取什么动作,会不会使得我在
之后几天不方便出手。
趁着他们现在将精力放在这儿,我倒不如直接去解决连家兄弟,我总觉得最危险
的行为偶尔会是最安全的行为。
连家兄弟躲藏的地方,是一片老居民楼。
虽然这儿是老区了,但其实还挺热闹,因为居民楼外边就是景点的步行街,这里
算是处于热闹的地带,但传闻这片区域是挖机一响黄金万两的拆迁行情,所以开
发商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精力放在了开发新城区上。
本地人们自然也不愿意住在这,有其他房子的都搬出去了,将自己的老房屋出
租,每个人都还等着拆迁的美梦降临到自己头上。
我骑着电动车,在交错纵横的老居民区巷子穿行,正巧路过一户人家把衣服晒在
外边,我直接过去拿起了一件上衣,换掉了自己的衣服。
裤子我倒是没换,我觉得在巷子里脱裤子挺奇怪的,而且我的裤子是很普通的款
式,没有人会闲着无事注意别人的裤子,主要还是得注意上衣。
换好衣服后,我将电动车停在巷子里,然后就朝着连家兄弟的住处走去。

夜晚的街道还是很热闹,外边的步行街人流量太大,导致老区巷子里也开了一些
饭馆店面,满街都是饭菜小吃的香味。
我路过了一家川菜馆,那味道让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因为我们这边的人是不爱
吃辣的,这股辣椒味还是挺冲。
正刚走过,我忽然停住了脚步,又回过头来,看向川菜馆里的一个男人。
他坐在一张空桌上,戴着个无框眼镜,衣服干净得体,给人很斯文清爽的感觉。
我打开手机,看了看网络上连家兄弟的通缉令。
就是他——连云天!
他和通缉令上的发型截然不同,那眼镜应该也是伪装,若不是因为我这次主要冲
着他来,哪怕看过他的通缉令,在茫茫人海里也会忽略他。
有意思,这是主动送上门了。
我进了川菜馆坐在饭馆门口的桌子旁,老板问我要些什么,我随口说:「打包两
份凉粉。」
之所以打包凉粉,是因为这东西速度最快。
点完单后没多久,老板就打包了凉粉给我,我用眼角余光观察连云天,而与此同
时,电视上忽然播放起了新闻:「就在刚才,市内最近小有名气的猎罪人再次作
案,警方提醒各位民众,晚上关好门窗,不要独自外出。」
嗯?这么快就上新闻了?
人们都来了兴趣,一个个饭也不吃了,都盯着电视瞧。
电视上画面一转,涂灵莹出现在了屏幕里,她拿着话筒说:「我现在就处于公安
局,传闻这次警方找到了猎罪人的重要线索。」

重要线索?我留下什么线索了?
随着涂灵莹往里面走,却见小常出现在了电视画面里,他正押着一个男人,那男
人我看着有些眼熟,仔细想了想,不就是我打开密码锁的那户人家吗?
这人委屈地大叫:「冤枉啊!我真的太冤枉了!」
小常不耐烦地说:「跟我进去!别在我们面前喊冤!」
涂灵莹朝着那人跑去,一边跑一边对镜头说:「根据热心的民众反映呢,被抓的
男人和猎罪人有很深的关系。因为猎罪人在被警方包围的时候,直接输入了他家
的密码逃离,可见是他关系匪浅的老熟人了。」
那男人听见了涂灵莹的话,对着镜头嚎啕大哭起来:「我啥时候认识他了嘛!我
也不晓得他为啥会知道我家的开锁密码啊!」
「少来这套!跟我们接受调查!」
警察们把那男人带了进去,涂灵莹对小常问:「您好,关于这个案子有什么可以
透露的吗?」
小常说:「不要采访,我们还有行动,具体情况无可奉告,争取尽早抓住他!把
摄像机关了,不要打扰我们行动!」
唔?
还有行动吗?
看来他们是要忙一晚了。
此时饭馆老板走到了连云天身边,给他递去了两袋打包好的食物。
连云天提起吃的说了声谢谢,随后就起身了。

我坐在原地没动,等连云天先走出去,我才跟在了他后边,与他保持着距离跟
踪。
连云天走在前边,很快就进了旁边的巷子。
我也跟在他的后边,来到了巷子里的一个居民楼入口。
老区太破旧,一位阿婆坐在轮椅上,那轮椅的轮子陷入了破坑里,她努力尝试了
几次,都推不出轮椅。
连云天忽然伸出手,轻轻地帮那阿婆推了出来。
阿婆扭头说了声谢谢,而他笑着点点头,往楼上走去。
楼道上,一位男人正坐在那儿,当瞧见连云天回来,他连忙站起身,对着连云天
大喊:「哥哥!」
「不要叫那么大声……」连云天说,「会打扰到别人,有些人已经睡了。」
那是连鹤,头发被剃光了,但和通缉令上还是有些像。
连鹤走在连云天的身边,他走路时动作幅度有些大,不像是正常人走路的样子。
这老楼有五层,兄弟俩到了四楼自己住的屋门口,连云天拿出钥匙开了门,而与
此同时,邻居忽然开门了。
那邻居是个纹身男人,恶狠狠地跟连云天说:「让你弟弟看电视的时候小声点!
打扰老子工作!老子说了他两句,他还想动手打老子!」
却见连鹤吓了一跳,他紧紧地抓着连云天的胳膊,脑袋低下去看着自己的脚。
可他迟疑一会儿,还是伸出手,竟然在纹身男人面前挥了挥拳头。
「你他妈……」

纹身男人明显怒了,连云天连忙拦住了他,满是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弟弟
不是故意的。」
见连云天道歉,那纹身男人的脾气才收了些,对连鹤说了句你他妈小心点,回自
己屋里去了。
连鹤很生气地说:「他平时比我还大声……我都被他吵得睡不着!」
连云天说:「那不是你和别人动手的理由,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只有理亏的人
才会动手。一个人如果依靠拳头,不爱跟人讲道理,就说明道理不站在他那
边……你说,错的是你还是他?」
连鹤说:「是他。」
「嗯,进去吧。」
兄弟俩进了屋子,并且关上了门。
我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一个杀人抢劫的罪犯,竟然还说要做讲道理的人。
但现在事情有些难办,我想要对这兄弟俩下手,总不能直接敲开他们的门吧?
他们毕竟是逃犯,肯定会很警觉,所以我也只能站在楼梯口,甚至不敢接近他们
的窗户。
我仔细观察起这个老楼,总共五层,每层大约有六个住户,房子都特别小,估计
只有二十多平方。
我上了五楼,想从高处看看附近的环境。
五楼异常安静,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整个五楼都是黑暗的,没有人开灯,
也许是他们都睡了。

我顺着走廊一路走过去,观察起附近的环境。
忽然,我闻到了一股辣椒香味。
奇怪。
我再仔细地嗅了嗅,这五楼的居民明明都睡了才对,走廊上也空空如也,辣椒的
香味又是从何而来?
我回身一看,却见我身后的屋子正好在连云天正上方,屋子的窗户破了个小口
子,里边黑漆漆的,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看见那黑暗的地板上有一道很不明显
的光。
嗯?为什么地板上会有光?
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往里边照了照,才发现里头根本没住人,整个房子都是
各种废旧物品,犹如储藏室一样。
那地板上的光线让我很在意,正好这窗户也是破的,我索性将手伸进了窗户,还
真让我抓住了门把手。
我推开了门,轻手轻脚地走在地板上,等凑近了那光线我才发现,这四楼通往五
楼的天花板,竟然被掏出了一个洞来。一块木板盖在了洞上,勉强挡住了光线。
违规改造!
只听说过把房子左右打通的,却从来没听过上下打通的!
我不由得冷笑,这兄弟俩人不愧是逃犯。
我趴在了地板上,小心翼翼地将木板揭开一点点,正好看见了连鹤坐在饭桌旁,
他将米饭装在大碗里,满是期待地看着哥哥在灶前忙碌。
连云天虽然打包回了饭菜,但还是在炒一盘辣椒小菜,那辣椒的香味就是窜过了
天花板,让我在楼上闻到了,否则我还真难以发现兄弟俩竟然搞了个洞出来。

他将辣椒倒在了连鹤的碗里,顺手给锅接了点水,从这熟练的动作能看出他经常
照顾弟弟,他与连鹤说:「吃吧。」
连鹤打开了 ipad 播放电视,吃得津津有味,而连云天坐在他身旁,静静地捧着
一本书看。
「他妈的都说了电视小声点!」
就在这时,邻居忽然怒吼一声,原本开心看着电视的连鹤吓了一跳,他紧紧地抓
着筷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连云天伸出手,抓住了弟弟的手腕,轻声说:「不要紧,声音调小点就好。」
连鹤调小了 ipad 的音量,而这个时候,隔壁那邻居的喊声更大了。
「打他!老铁们都刷气球,不要刷小心心,那没几个钱的,打他!」
「家人们,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你惹不起赵家军!你惹不起!」
「大家关注点赞走一波,关注主播不迷路。还有一分钟,要输了要输了……有没
有大哥帮帮我啊!」
我算是听明白了,那纹身男人是主播,正在和其他主播打 PK。
他的声音确实非常大,不是电视声能比拟的。
连鹤坐在桌前生着闷气,连云天看出了他的不开心:「怎么?」
「他明明声音比我大……」连鹤似乎是那种难以克制住自己情绪的类型,他全身
明显地颤抖,甚至还砸了一下桌子说,「凭什么他可以而我却不行?」
「你情绪太激动了,你先深呼吸。」
他很听哥哥的话,深呼吸了几口,等他平静下来了,连云天才说:「因为别人做
错事,所以我们要去羡慕他可以犯错吗?我们可以模仿别人做错事吗?」

连鹤摇头说:「不可以。」
「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那就安心看吧……」连云天说,「你把耳机插上。」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看,我讨厌他!我好想打他!」
连云天抱着书本,摇头说:「我陪你看过很多次了……别动不动说打人,我跟你
讲过很多次了,真正的男子汉不会和人动手,除非是为了保护需要他保护的
人。」
不知为何,我忽然心里一颤。
我有点难以接受。
接受不了那样的话从一个罪犯的口中说出。
对于自己的哥哥,连鹤几乎唯命是从,他戴着耳机看电视,而这个时候,隔壁的
主播大汉又喊了起来:「谁啊?干嘛啊?不知道!别他妈来乱敲门,我在忙
呢!」
他在说什么?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连家兄弟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连云天问:「请问哪位?」
「你好,我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你。」
这声音极其熟悉,让我不由得心里一惊。
连云天走到门口,他没有急着开门,而是拿起一面镜子,躲在门的后面,对着窗
户外面照了照。
看过那镜子后,他才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人……正是苏清河!
他怎么会找到这来!
连云天不认得苏清河,他问:「怎么回事?」
苏清河站在原地,他看着连云天,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是这样的,我是来这里打工的,我打算租这边的房子。
所以我想问问你啊,你们租一个月多少钱?」
连云天礼貌地说:「我们一个月九百,如果你要租房子的话,我的建议是按季度
付房租,这边按季度交有优惠,你可以跟房东谈谈。」
「这样啊……我是和中介谈的,谢谢你啊。」
「中介也可以谈,但他们会让你多交押金,你和他们讨价还价就行,不客气。」
连云天关上了门,又回去抱着书看。
我紧握着拳头,忽然想起小常对记者说过的还有行动拒绝拍摄。
我怎么也想不到,行动竟然找到我头上来了!为什么他们能找到这儿?
我回过头,有些紧张地看着门口,生怕苏清河找到我。
可就在回头不久,我却愣住了。
在我裤子脚后跟的位置,有个小小的红色亮光,一闪一闪的。
我伸出手抓住那东西,才发现这竟然是个小小的芯片。
刹那间,我脑海里浮现出苏清河之前在巷子里死死抱住我的脚,不肯让我离开的
画面。
好小子……竟然被他算计了!
我立即出了门,朝着楼道那边走,结果才刚到楼道,就听见了苏清河的声音:
「意外发现逃犯连云天!请求支援,封锁目标地点!」
我停住脚步,只能再偷偷地回到那屋里。
怎么办……连家兄弟可是极其凶残的,苏清河死在他们的手上两次。
我不能让他在我眼皮底下出事!


点击查看下一节
壮烈牺牲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19节:不一样的罪犯】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