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17节:凭什么对你善良】

作者 : rio 本文共543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4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将念之火化了。
原本想葬在土里,可我怕流浪狗会把它挖出来。
火化后的念之,被装在一个小盒子里,韩若雪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将它捧
在怀里。
韩若雪说:「姐夫,你……」
「你不用安慰我,我没有那么难过……」我抚摸着小盒子,轻声说,「其实念之
比我幸福,它已经回到轻月的身边了。」
它回家了。
而我呢?
我想,我真是一个好失败的人,我连妻子最后的遗产都没守住。
以后晚上入睡的时候,谁给我醒来的希望?
以后清晨醒来的时候,谁给我度过一天的陪伴?
到头来,孤单对于我挥之不去,哪怕努力地想去躲避这股绝望,却也只能靠着依
稀的回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是个只能靠回忆苟延残喘活在这个
世上的人了。

回到家楼下,我捧着小盒子上楼。
家门口站着个女人,她费劲地想用钥匙开锁,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
那是我的岳母蔡慧敏。
我冰冷道:「你来做什么?」
她这才发现我,吓得一哆嗦,可瞧见我身后站着韩若雪,她才总算鼓起勇气说
话:「我想带点女儿的东西走。」
我说:「这里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你的。」
「不管怎么样,那是我的女儿……」蔡慧敏说,「我也想有点女儿的回忆啊!」
我冷冷地看着她。
我讨厌这张脸,无论看百次千次,我都深深地讨厌这张脸。
韩若雪抓住我胳膊,她小声说:「姐夫,你就不要跟我妈过不去了。无论如何大
家都是一家人,姐姐肯定也不想你们闹成这样。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跟姐姐的共
同回忆不让她带走,如果她想带点自己给姐姐买的东西,或者姐姐以前在家里就
有的物品,你让她带点回去。那本来就是姐姐和她家里的回忆……对吗?」
我沉默一会儿,最后点头说:「好。」
我打开了门,而蔡慧敏小声嘀咕:「怎么换锁了也不说一声,我用轻月留下来的
钥匙还打不开。」
「这个家与你有关系么?」我问。
她顿时不敢说话,我进了屋,小心翼翼将念之的骨灰放在了电视机下面。
蔡慧敏进了卧室,而我坐在沙发上,我们谁也不跟谁说话。在我的心里,她已经
算不上是我的亲戚了。无论未来如何,我都无法做到原谅她。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蔡慧敏搬出了许多东西,她坐在客厅的餐桌旁收拾着,忽然问韩若雪:「清河
呢?」
「我们刚去了趟宠物医院,现在清河帮姐夫修车去了。」
「他们两个的感情倒是好,清河也不多帮我说说话……」蔡慧敏整理着衣服,忽
然问,「你到底跟他说好了没?昨天我遇到你以前的同学,就是以前跟你一起参
加演讲比赛的那个……她都已经结婚好久了,带着一对双胞胎逛街。」
「妈,你想说啥?」
「就是苏清河到底娶不娶你啊?都拖多久了,还不来表个态!他可别跟你是随便
玩玩!」
韩若雪说:「他工作忙,所以暂时没考虑结婚的事。我说我结婚你担心个啥呀,
再说了,清河那人品能像是玩玩的人吗?」
蔡慧敏将衣服一拍,认真地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见的世面肯定没妈多,我
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年轻有为,可为啥不娶你,你看不明白吗?他就是觉得自己
将来能走得远,先把你当个备选,将来如果遇上更好的了,肯定要和你分手!」
韩若雪睁大眼睛,吃惊地说:「你怎么这样说清河?」
「你自己没有脑子的啊?他老说再等等,给他点时间准备。这男人讨老婆要准备
啥?不就是等事业稳定吗?可他一直立功,这些年拿了多少功,升了多少次,为
啥不娶你啊?说明他有野心,他觉得你现在配不上他!我可跟你说,他最近连着
破了那么多案子,肯定把自己看得要飞起来了,已经瞧不上你了!」
「清河这些天是立功很多,所以他才忙啊!」
「忙啥啊!他那还不稳定?要是连他都算不上稳定,他那些同事都别讨老婆了!
以前我还觉得这孩子心眼好,现在瞧出来了,他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个!」

韩若雪翻了个白眼,明显懒得与蔡慧敏多说了,索性来到我身边的沙发坐下玩手
机。
蔡慧敏却还继续说:「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相亲,要不你今天去一趟,那男的家里
很有钱。」
韩若雪惊叫道:「你疯了吧!我有男朋友我还去相亲?」
「你才是疯了!我女儿长得这么美,不赶紧趁着年轻的时候结婚,难道等跟那苏
清河混得人老珠黄了再被抛弃?你这漂亮脸蛋还能保持几年?」
「我……」
「要是苏清河娶你,我还需要给你安排?反正你必须去!你也可以借此逼迫一下
他,让他赶紧给你个答复,他如果不和你结婚,也别耽搁你的未来!」
我听得有些烦了,扭过头瞥了蔡慧敏一眼:「聊够没?聊够了出去,一坐下来就
叽叽喳喳的,别在我屋里吵。」
蔡慧敏在我面前不敢多说,只能闭上了嘴,她急匆匆将东西收拾好,我还检查了
一遍,确定她只带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韩若雪满脸委屈地跟蔡慧敏一起出去了,当她们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我还看见蔡
慧敏掐了一下韩若雪的腰,恶狠狠地说:「你咋就把自己搞这么贱啊!男人不娶
你就别贴上去,真没尊严!」
韩若雪痛叫一声,而我也是关上了门。
我躺在沙发上,给苏清河发了个信息:「早点把若雪娶了吧,跟你那么多年
了。」
他暂时没回我,我转过头,看着念之的骨灰盒。
偌大的房子里,终于只剩下我一人。

再也没有往日的热闹,再也没有曾经的温度。
我好似活在这个世上,可又偏偏感受不到自己活着的气息。这世上见证过我活着
的,陪伴过我活着的,都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对着骨灰盒呢喃:「好想下一个就是我……可到底什么时候才轮到我?」
手机忽然响了,打断我的思绪。
当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陈小九的声音:「你目前能行动么?」
我说:「又来了个人渣是吗?正好我今天心情很糟,想发泄一下。」
那边无奈地说:「你以为二次犯罪的人很多吗?我告诉你,下次这种行动估计要
等三年后了,到时候有个人需要你拯救。」
「三年后的事……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我不能告诉你,我怕影响到你,那件事很危险,我一直在考虑别的对策……所
以我想到了其他更安全拯救那个人的办法,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情报……」陈小
九说,「这些都是潜逃了多年的逃犯,他们最终没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你如果感
兴趣的话,我将这些逃犯的信息给你,你可以提前捉到他们,节省警方的时间和
精力,或许还可以保护到三年后的那个人。」
唔……
我陷入了沉思,这种事情和我一开始打算的不同,替警方捉捕逃犯,这不就变成
真正的猎罪人了么?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原来是苏清河那边给了我回复:「快了,准备跟领导提交申请了。」
我看着这个信息内容,忽然有了个想法。

既然他想早点稳定,那我为何不帮他一把?既然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了,至
少我希望他能好好的。
我说:「好,把那些逃犯的信息都给我。」
「未来十年,城内会有三位逃犯被抓捕归案,但我只能给你其中一位,因为另外
两位极其危险。」
「既然是危险的罪犯,那你更可以给我。」
「不行!我对你的帮助仅限于帮你抹除被警方找到的罪证,如果你在打击罪犯的
时候遇到危险,我难道还能瞬间出现在你身边帮忙吗?你必须保护好自己!」
陈小九的声音很严厉,听着有容不得商量的味道,我也只好不再询问。
她给我发来了一位逃犯的信息,随后叹气说:「在你捉捕逃犯以后,也许你能拯
救到那个人……那是你最后一位要借助时空拯救的人了。」
「知道了。」
我看着逃犯信息。
潘伟强:85 年生人,曾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在 10 年春节做了砍腿党,多次伤
人抢劫。后来潜逃到了这边,一直在亲戚开的工厂里打工。亲戚也包庇着他,导
致潘伟强多年没被发现,最后还是被警方抓获。
我紧紧皱起眉头,砍腿党么?
其实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砍腿党了,这是以前流行过的一种犯罪。在移
动支付还不完善的时候,发工资都是发的现金,尤其是农民工,他们之中很多人
会把工资存在工头那,过年的时候再一起结算。
这就导致了过年的时候,他们需要带着大量的现金回家。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坐
火车、公交车都喜欢紧紧抱着包,因为那是自己一整年的血汗钱,也是支撑着他
们回家的尊严。

甚至有些人会在内裤上缝个口袋,就是怕钱被人偷了,好歹留着一点不至于沦落
街头。
砍腿党便是那种一年到头不做事,天天到处混日子的,却跟家人谎称自己在外工
作。等过年的时候,他们就骑上摩托车,带上砍刀,打听清楚哪个工地发工资,
从背后接近领到工资的农民工。
没有商量、没有威胁,直接一刀就往腿上砍下去!
砍腿就是为了避免受害者逃跑,有些刀厉害,更是能把人的腿砍得只剩一点皮肉
相连。这时候砍腿党就会下车,抢夺受害者装了一年工资的包,若是受害者反
抗,还要再砍几刀。
等抢了钱,他们再回到老家,装作这是自己辛苦一年挣来的。随后他们花个精
光,明年春节再去抢。
如今有移动支付了,人们越来越不喜欢带现金,砍腿党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潘伟强在 10 年春节连续作案三次,先是伤害了一位中年男子,然后砍断了一名
男子的腿,最后更是抢劫了工地上发工资的做饭阿姨,那位阿姨正好家里父母生
病了,想把钱留着给父母,宁死不肯松手。
抢劫未遂的潘伟强恼羞成怒,在那位阿姨的脸上砍了三刀,把嘴唇都砍断了,导
致她下半辈子变得极其丑陋。
我看着信息,当年潘伟强应该被抓,但是在逃避警方捉捕的时候,只有一位警察
在追,他立即将自己的同伴捅伤推下了车,那位警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
潘伟强逃跑,先把他同伙送去了医院抢救。
用这样的人渣来泄我心头之恨,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
只要我解决的案子够多,苏清河就会无事可做。

这样一来,他就能安心调离前线了。
其实我很了解他,这个人重情重义,虽然总说为了若雪想考虑换岗位,可他又怎
么放心离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那些同事?
案子少了,他才能放下心来。
我冷笑道:「又是一个该死的人,却要送给警察。」
陈小九说:「不要忘了我们的理念,你是为了保护好人与惩戒坏人而出手的,话
说发明了这电话的李硕家就在附近,我目前住这儿。」
「住那么偏僻?」
「李硕本就不喜欢热闹的市区,更喜欢待在人少的地方。他给自己搞了个私人作
坊,那边有个装天线的屋子,墙壁上还有我和他一起涂鸦的画面,那就是李硕
家。你做事的时候注意点,别惊扰到他了。」
「知道了。」
我挂断电话,仔仔细细地看起了那边的地图。
既然要动手,就要把环境了解透彻,我不喜欢让盯上的猎物有机会逃跑。
研究完地图后,我去了南二街,从大水箱里拿出了我的东西,换上了衣服,戴上
皮手套,把面具暂时先收着。
潘伟强工作的地方,是亲戚用来做零件加工的一个私人作坊。
那私人作坊,就在城边的老村,这更方便了我的行动。
老村的路很破旧,道路边的路灯也不多,这是个没有夜生活的地方,人们都早早
关上了门,街道上都是机油的味道。
自从创业热席卷全国,人们很难看见简简单单的一楼了。

道路边的一楼,或是变成了店面,或是变成了私人作坊。
整条街的私人作坊,散发着浓郁的机油味道,人们私自搭建了铁棚,棚子上挂着
黄色昏暗的电灯泡,地面都是漆黑的滑腻腻的油污,早已经渗透到水泥地里,成
为怎么也擦洗不去的痕迹。
我没有急着找潘伟强,而是先把附近的巷子道路都搞清楚,反复确认了这四周的
路况环境。
不多久,我就看见远处的巷子有个天线,墙壁上涂鸦着一只咬着胡萝卜的卡通兔
子。
那便是陈小九和李硕留下的。
我伸出手,轻轻地放在了那卡通兔子上。
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种我们仨人是一伙的感觉,可惜李硕生前从来不知道我做的
事情。
确认完环境后,我才戴上面具,去了陈小九给我的详细地址。
铁棚里,一个男人靠在摩托车旁,对着摩托车的镜子梳理自己的头发,而我查过
通缉的信息,与照片上的潘伟强一模一样。
他哼着曲儿,似乎心情不错,我戴上面具,走进了铁硼。
他听见脚步声,回过头来看见我,顿时吓了一跳,然后问我:「你谁啊?」
我问他:「你是要去约会?」
他反问我:「你是娜娜的什么人?戴着个面具想干什么?」
娜娜?
我算是听明白了,他估计是误会我和他今晚的约会对象有关系了。

我朝着他走去,淡淡地说:「我问你啊,你知道回家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吗?」
他没听明白我的话。
我继续说:「若是这辈子能安安稳稳,谁又愿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漂浮不定?在
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工作时不敢与人闹得太难看,下班后待在屋里无处可
去。街道是陌生的,不知道拐过路口之后会遇见什么……这是在自己家没有的感
觉,不是吗?」
「你在说什么?」
「在自己的家,可以知道拐过下个路口是便利店,可以去拿买瓶喝的……在自己
的家,可以叫上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聚在一起时哪怕没有话题可聊,也不会觉
得尴尬。人们在外边受尽委屈拼搏挣扎,无非就是希望回到那个小小的地方,守
护自己小小的幸福。」
他皱着眉:「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傻逼?」
我呢喃道:「他们只是想回家,却被你夺走了一切。」
在这一刻,潘伟强猛地反应过来,他脸色一下变得苍白,眼神也是飘忽不定,时
不时看向我身后的出口。
我轻声道:「一个女人,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挣了一年的血汗钱,她仅仅只是不
愿意给你,却被你砍断了嘴唇,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美丽。她变得丑陋不堪,你却
在这儿梳理发型,准备约会。」
潘伟强惊慌地说:「你是警察?」
「警察?我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
我笑了。
潘伟强突然动了,他连忙朝着我身旁的空地冲去,撒开双腿就往外头跑。
我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将他狠狠扯了回来。
被扯回来的瞬间,潘伟强急忙一拳砸向了我,我避开了他的拳头,旁边的仪表车
床上放着一个老刀片,我拿起刀片,猛地划在了他的脸上!
潘伟强痛得捂住了脸,还没等他惨叫,我已经又是一刀划断了他的嘴唇!
这一下,他痛得连惨叫都极其别扭。
「还没完,你给了她三刀,还差一刀。」
我抓住他的头发,最后一刀划过了他的整张脸。
铁棚里,潘伟强的惨叫声是那般歇斯底里。
我抓着刀片,轻声说:「警察不会给你这个,法律也不会给你这个……但我
会。」
潘伟强不敢反抗,他趴在地上,哭着与我说:「放……放过我……」
「当年别人也哭着求你放过他,可你心软了吗?好奇怪,你自己就是个抛弃了善
良的人,为什么要求别人对你善良呢?」


点击查看下一节
他永远是个英雄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17节:凭什么对你善良】

1 评论

  1. I didn’t know that.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