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第14节:怒火攻心】

作者 : rio 本文共5097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3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紧咬着牙,怒火却怎么也压不住。
「砰!砰!」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砸响了。
一人去打开了门,苏清河跟韩若雪进了屋,他见到气氛剑拔弩张,连忙问:「这
是做什么?」
我紧紧抓着妻子的遗照,另一只手还扯着那警察,刘威冷冷地与我说:「陈识,
你立即放开他,我警告你第一次!警告你第二次!」
「干嘛呢!」
苏清河过来推了刘威一把,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刘威说:「他发狂了,还想动手打人。」
苏清河低头看了看我手中的遗照,他拿过相框,沉默了。
刘威说:「我现在调查你的朋友,你就不要出现在这里了。等我先查完,然
后……」
他话没说完,苏清河忽然怒吼道:「你查个屁!」

刘威愣住了,苏清河用手指着遗照:「他这辈子就指着这点东西活了,你们这是
在干什么?他有没有抗拒你们的搜查?这屋里全都是他老婆的回忆,你们小心一
点就那么难?」
刘威说:「我是在查案。」
「查案也别乱碰我姐姐的东西!」韩若雪怒道,「刘威你在这里狂什么狂?我姐
夫又没不让你搜查,你们只管搜就是了,这些都是我姐姐的遗物,你们连将心比
心都做不到吗?」
刘威深吸一口气,他别扭地看了看韩若雪,最后与我说:「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
不对,我和你道个歉,你也别反应那么大。照片至少是好的,我们会赔你个新相
框。你要是舍不得这个框,找块新玻璃换上去。」
我冰冷道:「我不想说脏话,查完了你们就走。」
我松开了手,这人难受地咳嗽两声,刘威与他们吩咐说:「小心别把东西弄坏
了。」
他们的动作总算小了一些,我小心翼翼地取出照片,怕它被玻璃碎片刮坏了,暂
时先打开相册,将照片放进了相册里。
刘威站在房间里,对苏清河说:「你连破两案,可以休个长假了吧?」
苏清河还没讲话,韩若雪就开口了:「刘威你怎么这么大的脸呢,你没发现我们
几个很讨厌你吗?你要搜就搜能不能别跟我们说话,除非是工作需要的问话,否
则你不要让我听见你的声音成不成?」
刘威憋红了脸,跟身边的两个手下说:「这房间你们搜。」
他去了客厅,而苏清河拍着我的肩膀,与我安慰着说:「等哪天有心情了,我们
去买个新相框。直接定制一个吧,在上面刻她的名字。」
「嗯。」

我轻轻应了一声。
刘威他们最后什么也没搜到,再加上暂时没有话要跟我问了,就先离开了。
我们一起收拾着房间,而我心情烦闷,时不时就要深呼吸,来压制住心里的烦
躁。
韩若雪说:「姐夫,你也别心情不好了,其实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刚才我们脾气
也发过了,大家都好好的吧,别把身体气坏了。苏狗,你说是不是?」
苏清河说:「你又叫我苏狗又要我赞同你,你让我很难办。」
「我们可以转换个心情嘛,姐夫,自从姐姐出事以后,整天一个人待着。还有判
决那天,你也只是听我们带来的消息,每一天都和姐姐的照片窝在一起,不如今
天去祭奠她好不好?今天正好是她去世第四十九天了。」
我们这边的风俗,是人死以后,每隔七天祭奠一次,共七七四十九天。
在四十九天之后,就是死后百日的扫墓了,再之后是每年清明节。
我没有去祭奠过她,我知道那没有用,我只想窝在家里看她的视频和照片。
其实说穿了,是我没有勇气面对她的坟墓。
而且她曾经和我说过……她不在墓地里。
韩若雪见我不说话,又扭头和苏清河说:「苏狗,反正你最近难得没案子,拉上
姐夫一起去呗。」
苏清河说:「我有案子……」
「那不是被刘威接手了吗?你咋就非过不去了呢?」
苏清河整理着东西,他说:「我就想亲手证明兄弟的清白。」

「行了你们两个,我们收拾好了就去祭奠。带上念之一起,姐姐肯定也想念之
了。」
我哦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次想去了,我想把心意传达给她。我想告诉她,我收到她的
礼物了。
我们收拾好东西,带上了念之一起出门。他们想我坐他们的车,但我没同意。我
想自己开车过去,因为念之喜欢坐我的车。
拿上车钥匙下了楼,我来到自己的车旁,正准备开门上车,突然一个人影朝我扑
了过来。
有袭击?
我下意识抬起手肘想砸过去,可当看见来人之后,我还是停住了。
那是个孕妇,我见过她,是范正豪的妻子。
「是你害死了我老公……」她抓着我的衣服,头发凌乱咬牙切齿,「你这个人
渣!我老公明明都没事了,是你害死了他!」
我冰冷地说:「首先我听说你老公是失踪,我不管他到底死了没有,这件事情都
与我无关。要是他真的死了,请允许我用最真挚的诚意向你表达我的祝贺。然后
我不是人渣,你和你老公才是。」
「你就是人渣!」
她用力砸着我的胳膊,哭着说:「你自己明明也是失去了另一半的人,你怎么忍
心让我承受这样的痛苦!做人是要将心比心的,你怎么能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
事!」
我说:「每次我和你见面,你的三观都能让我刷新对这个世界的下限。」

此时苏清河他们听见了声音,从自己车那边过来了。
苏清河连忙拉开了孕妇,皱着眉说:「你怎么来了?」
「他杀了我老公!你们为什么不抓他!」
「你老公是失踪,没有证据证明你老公已经死了。而且你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
下说是他做的,你懂不懂?」
「放屁!除了他还有谁!我知道了,你们是朋友,所以你故意包庇他!你也不是
什么好东西,你们联起手来害死了我老公……」孕妇哭着说,「可怜我的孩子,
还没出生就没有了爸爸,他的爸爸被你们这群魔鬼夺走了!他以后又怎么健康地
去成长?」
韩若雪站在一边,平淡地说:「有这样的爹妈,还能健康成长?」
孕妇吃惊地看了韩若雪一眼,然后激动得嗓子都尖锐了:「你骂我什么?」
韩若雪说:「我说你就是个脑瘫!你在这儿撒什么野呢?告诉你,我就希望他死
了,我还希望你也去死,你们全家都给我姐姐陪葬!搁我这儿撒泼,真是下
贱!」
「啊啊啊我和你拼了!」
孕妇气得要去挠韩若雪,结果韩若雪突然一口口水呸在了孕妇的脸上。
她灵敏地往后躲开,嘲笑着说:「咋这么迟钝呢?快,快把你肚子甩起来砸我
呗!」
苏清河拦着两边无奈地说:「若雪,你能不能别闹了?」
韩若雪生气地说:「我哪里闹了?明明是这个臭娘们先来找事的,那范正豪的命
是命,我姐姐就不是命了?她在这里撒泼给谁看,别一会儿孩子流了怪到我们头
上!」

说完,她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不耐烦地说:「走了,我没兴趣留在这里看泼
妇!」
「你们别想走!」
孕妇挡在了车前:「你们杀了人,你们谁也别想走!」
韩若雪说:「如果我非要走呢?」
「那就撞死我!让我去陪我老公!」
韩若雪冷笑:「行。」
她突然爬到了驾驶位,根本不带哪怕一秒钟的犹豫,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
车子呼啸而来,孕妇根本就躲不开,吓得脸色苍白,而苏清河赶紧一把抓住了
她,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韩若雪是真的一点犹豫也没有,甚至没有踩刹车的打算,那车子直接上了绿化
带。
要不是苏清河,恐怕那孕妇已经被卷到车底下了。
苏清河怒吼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真撞啊!」
韩若雪探出头来,冷冷地说:「那是我亲姐姐,同一天出生的。我老说想杀了范
正豪,你以为我开玩笑么?」
苏清河顿时说不出话来,而孕妇明显人都吓坏了,软软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
不敢像刚才那样胡闹。
我瞥了她一眼,也不搭理她,直接坐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念之很久没出远门了,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吐着舌头喘气,时不时过来蹭我。

我拍了拍它的狗头:「回去坐好。」
「嗷呜。」
到了墓地下的山村,我们把念之先拴在了一棵树旁,虽然念之是很听话的狗,但
毕竟它不是人。
那是被思念的人们的归宿,万一它在人家坟前拉屎撒尿,对死者太不尊重。
上山的时候,我觉得每一步都很沉重。
距离妻子的坟墓越近,我越是感觉双脚好像灌了铅一样。
可目的地总是存在的。
她的坟墓很干净,上次的祭品还摆在这儿。
我站在坟前,想说些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将祭品放上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墓碑,呢喃道:「你不在坟墓里,而且你能
感受到我……对吗?」
一股微风吹过。
我知道,她能感受到我,我也能感受到她。
韩若雪问:「姐夫,你没啥要和姐姐说的吗?」
我摇头说:「不,她不在坟墓里。」
「有时候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韩若雪点了香,她轻轻地说,「姐姐,
撞死你的那个范正豪失踪了,他很可能是死了。你的在天之灵,也终于可以安息
了。那人渣就该有报应,我每天都祈祷他不只是失踪,如果他死了的话……我希
望他死得很惨!」

苏清河说:「以我的推测,他很可能是被猎罪人盯上了,但我没有证据,这仅仅
只能作为推测。」
「对啊姐姐,现在我们城市里出了个大英雄,我们都叫他猎罪人。」
苏清河咳嗽一声:「若雪,注意三观。」
韩若雪却仿佛没听见苏清河的话,她很认真地说:「我希望是那位大英雄帮你报
仇了,我会把他当男神,我会一辈子去崇拜他,只希望他千万不要辜负了我的期
望。」
我在心里微微一笑。
没辜负。
苏清河无奈道:「你总是说这样的话,我真的很难办。如果你真的很崇拜那个罪
犯,千万记住私底下说说就行了,不要让别人听见。还有,我迟早会把他捉拿归
案。」
韩若雪说:「他哪里做错了?他是最了不起的人,我都想不明白你们为啥要抓
他。猎罪人在保护无辜的人,惩戒的都是罪犯。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也一定会这
么做的!」
苏清河说:「我不赞同他的做法,还有你这想法是错的。你没有真正接触过罪
犯,我只希望那种事永远别发生在你身上,这可没你想得那么轻松。」
「切,不管多穷凶极恶的人,我直接一套组合拳把他打趴下!」
我被韩若雪逗笑了一下,虽然她表现得很有趣,但我还是希望这种事情永远别发
生在她的身上。
苏清河说得对,跟罪犯打交道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我之前的每一次举动,都
是绷紧了神经。

因为我很清楚,只要我失误了,那等待我的将会是死亡。连我都要谨慎对待,更
何况韩若雪呢?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山脚下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吼:「抓偷狗的!」
我们愣了一下,不由得面面相觑,韩若雪连忙跑到了公墓最上边的台阶往下看,
随后她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对我大喊大叫:「姐夫!念之它……念之!」
我只觉得脑袋轰隆一下,顾不得其他,赶紧飞快地往山下跑去。
风声在我耳边呼呼作响,山路斜坡是停不住脚的,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刚开始跨
两三级台阶,紧接着就是一次次飞跃而下,那坠落感不断传进我的大脑。
我知道自己的奔跑速度很危险,我也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停住脚,但我的脑子里
想不了那么多东西。
念之怎么了!
我终于跑到了山脚下,朝着刚才栓念之的方向看去,却心里猛地一揪。
念之倒在了地上,一支弩箭刺进了它的身体,不远处是一辆电动车,车上坐着两
个青年,一个染着紫色头发,另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皮肤乌漆嘛黑的,留着锅盖
头发型,脚上穿着豆豆鞋。
那紫色头发的坐在后边,手中正拿着一把弩!
叫喊的人是旁边不远楼房的一个妇女,她躲在楼上的窗户后面,大喊大叫:「抓
偷狗的!来偷狗了!」
村里的人们这时间都在下地干活,只有一些妇女老人留在家中,那俩年轻人一时
间上也不是,逃也不是。
可在看见我之后,他们终于骂骂咧咧地骑着电动车走了。

我扑到了念之的身边,它躺在地上,眼睛失去了色彩,平时最喜欢喘气的它,却
从喉咙里不断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时不时就有血沫喷出来,嘴角下面的土壤都是
嫣红的血迹。
「念之!念之!」
我摇晃着它,不断地呼唤它。
念之的神智已经很不清醒了,它听见我的声音,只是虚弱地想扭头看我,可那脑
袋怎么也没力气转过来,虚弱的它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手。
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只剩下念之了!
「王八蛋……畜生!」
我的身体紧跟着颤抖起来,强烈的怒火疯狂地侵蚀着我的情绪,苏清河终于下来
了,他瞧见念之的状况,脖子青筋暴露,对着那开远的电动车怒骂:「我日你
妈!」
「快……」我抱起念之,慌乱地塞到了苏清河的手中,喃喃道,「送它去医院……
求求你,送它去医院……」
他抱过了念之,而我宛如失去了理智,疯狂地上了自己的车。
苏清河大吼:「陈识!不要追!」
「妈拉个巴子……」
我没有理会苏清河的喊声,将车驶出之后,一下把油门猛踩下去,朝着那俩偷狗
贼的方向穷追不舍。
今天来扫墓的人也不多,山村的马路空旷,我已然超速,很快就追上了那辆电动
车。
那俩青年发现了我,紫头发的忽然回过身,对我比了个中指。
紧接着,他们就把电动车一拐,开到了旁边农田的小道上。
那小道很窄,只能让行人和电动车穿行,紫头发的还对我哈哈大笑:「来追我
啊,傻逼!」
我将方向盘打死,直接拐进了农田!
我知道车子在农田里开得不快,而他们的拐弯就是我唯一的机会!
杀了你们!
我要宰了你们!
电动车拐弯减速,再加上农田的小道很窄,他们的速度也不快。这俩人万万没想
到我会直接撞上来,一时间吓得赶紧起身,弃车而跳。
他们摔在了田地上,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而我打开车门,朝着那紫头发的走了
过去。
他见我下车,一时间吓得也不打滚了,慌忙地给自己的弩装上了一支弩箭,对我
怒骂道:「日你妈,偷个狗而已,你是想杀人啊?」
「对!我就是要杀了你!」
我怒吼一声,直接扑向了紫头发,他慌乱地挥舞了两下弩,但却不敢对我按下发
射。
我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弩夺了过来砸在地上,冷声说:「你猜你能不能活过今
天?」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时空终将吞噬你我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第14节:怒火攻心】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