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缉凶 【第1节:未曾设想的可能】

作者 : rio 本文共10162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6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5

我老婆要生孩子的时候,我正在出任务查酒驾,是岳母打电话给我,我才急匆匆
赶回去。
其实我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但老婆不在意,她坐上警车之后,我紧张的不
行,她反而一直在安慰我,还笑嘻嘻地问我等孩子出生了以后,她还是不是我唯
一的宝宝。
我真的很紧张,其实这么说很罪恶,我当时一点都不担心宝宝,我就是时不时偷
偷看她,我好害怕生孩子会有事,我怕我的生命里没有她。
我想了许多不吉利的事情,其实身为警察是不能迷信的,可当我想到不吉利事情
的时候,我还是在心里呸三声。
到了医院的时候,医院肯定是没有停车位的,当时运气算比较好吧,医院对面就
有停车位。我就把车子停了,我老婆自己先下了车。
那就是我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压根不是过马路出的事,她是下车之后站在人行道上,对我伸出手要抱抱,结
果一辆车就窜了过来。
我亲眼看着她被卷入车底下,那本来跟我求抱抱的表情甚至都来不及变成痛,满
脸都是害怕。
我直接疯了!

我像狗一样在街上大吼大叫,跪在地上想把老婆拖出来,她全身都是血,嘴里也
在不停地吐血。
那司机醉醺醺下了车,直接就在马路上吐,我没有时间管他,我当时大脑都是空
白的。
我就像个没有思想的木偶人一样大叫着,都不知道自己叫些什么。我抱着老婆进
医院喊医生,可说出来却是生生,讲话都讲不利索。
直到护士把我老婆抬上担架拖走了,我才开始有思想,我越来越怕,蹲在医院的
角落浑身发抖,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一大老爷们,根本就没法冷静下来,在医院里哭出声,那哭声压都压不住,呜
呜地哭,最后就呜哇地哭。
打电话叫岳母她们过来的时候,我也是边哭边讲,我满脑子都是老婆,很害怕很
害怕,全都在想不吉利的事情。
后来我岳母,我小姨子还有她男朋友都来了,她男朋友也是警察,过来以后就找
那肇事者。
肇事者就醉醺醺坐在椅子上吐,过会儿我同事们也来了,他们问那肇事者为什么
会来这条路,因为当时肇事者是道路拐过来之后逆行。如果他没拐顺着大道,就
会被我们出任务的同事抓住。
他说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发查酒驾,于是就过来了。可一过来就看见警车,吓得他
想逃走,正好他是逆行,两边有车害他没位置跑,他急坏了,就冲上了人行道。
我们队长直接发火了,说每次查酒驾都有这种傻逼,然后要他把朋友信息说出
来,一起全他妈处罚了。
结果一查那信息源头,我们直接崩溃了。
查酒驾信息是我岳母发的!

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知道我在查酒驾,为了在朋友圈里炫耀,就屏蔽了我和小
姨子的男朋友,让她的朋友们不要走主干道。
那肇事者就是看了岳母发的朋友圈,所以才选择了换路!
我听得一肚子气,可我没有心思管他们,我只希望我老婆平安无事。
可过一会儿医生出来了,张口就跟我们说对不起,人没救活。
岳母当场就哭了,在医院里张大嘴嚎哭,我看见她就压抑不住心里的恨,我老婆
全是这老东西害死的!
我直接一拳砸在了她的大嘴上,把她的牙都打崩了,她倒在地上砰的一声,我抬
起脚就踹她的脑袋。
我一边踹她一边哭,吼着说都是你害的!
队长他们连忙把我扯开,我听见那肇事者在打电话,跟他家里人说自己太倒霉,
把人给撞死了,让家里把钱准备一下。
我直接怒了,走到他的面前,他有些紧张,让我别乱来,说他现在是受法律保护
的!
我直接把他的脑袋按进了垃圾桶里!
我知道自己是警察,但我真的想把这个畜生给宰了!
他被我按进呕吐物里,垃圾桶套在脑袋上挣扎,同事们都来拉我,我不停地踹他
脑袋,队长就使劲抓着我,让我一定要冷静下来。
我说我他妈冷静不了,这警察我不干了!
他被人从垃圾桶里扶出来,吓得大哭大叫,喊着警察同志快保护我!
我一拳就砸他太阳穴上了,把他打得倒在地上抽搐,时不时吐点东西出来。

同事们怕我把人打坏了,连忙把我按住了,他们先把我岳母和肇事者带走,最后
才放开了我。
我哭着去看我老婆的尸体,她死不瞑目,眼睛都没闭上啊!
老婆没保住,孩子没保住。
我本来过得那么幸福,一夜之间全都因为酒驾没了!我老婆就站在人行道上,她
到底有什么错啊!
我在医院里哭了一夜,抱着老婆的尸体,好希望她能醒过来。
第二天一早同事们来看我,他们安慰我的时候,上面还打电话来说我动手打人,
可能要处罚我,队长直接怼回去了,说处罚个屁,你敢处罚我带所有兄弟去把你
办公室砸了,然后直接把电话挂了。
大家都对我和老婆很好,可我还是没干了。
干不下去。
我觉得老婆的死我也有责任,因为岳母是从我这儿知道查酒驾的。
这份工作,我是无论如何都干不下去了。
我辞了工作以后,就待在家里,一整天都看着老婆的照片,听她给我发的语音,
抱着她的衣服哭。
才第二天,肇事者家属就来联系我。
来的是那人的老婆,讽刺的是她也是孕妇,一过来就跟我道歉,说希望能赔钱私
了。
她讲着讲着还和我哭,说自己一个孕妇也不容易,要是老公进去了,那她和肚子
里的孩子就无所依靠。

她还说要是老公进去了,那孩子以后怎么办?人人都知道他爸坐过牢,以后孩子
怎么做人?
我告诉她,至少你们人都活着。
你老公还活着,你也活着,你还要生个孩子下来。
顶着罪犯孩子的名头怎么了,是不是一家三口活得好好的?
相比起来,我的孩子呢?
她是个女儿,她明明马上就要出生了,迫不及待想来到这个世界,要成为我的小
公主,可她却没得到这个机会。
我的老婆呢?
那是我一生的挚爱,是我一辈子想守护的人,可我却再也没有了她。
我让她走,她见我不肯同意还急了,说我们都已经跟你道歉了,我们还愿意赔
钱,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不是看她是个孕妇,真的一拳头砸她脸上去!
这孕妇被逼急了,完全没了一开始的态度,她说我想让她老公去坐牢,就是想故
意害死她母子俩。做人要将心比心,我失去了老婆孩子,那更应该要明白家人的
重要,可我是个没良心的人。
她还说不签没关系,她有的是办法让她老公出来。
我不想继续听她讲话,因为我知道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动手打孕妇了。
于是我把她赶了出去,她就让我走着瞧。
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老公是混蛋,他老婆也是混蛋。
可就是这样恶心的人,最后却还是拿到家属谅解书了。
因为我岳母签了。
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暴怒了!
我去砸岳母家的门,要她出来给个交代。
她之前才被我打过,不敢和我讲话,岳父出来要我给他一个面子,家和万事兴。
我说事到如今你们有个屁的面子!让那老娘们出来,我今天就弄死她,我们同归
于尽!
我太愤怒了,所以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岳母怕我进去打她,就电话联络小姨子的男朋友过来,毕竟他也是警察。
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以前也是一个警校毕业的。后来我做了交警,他做了刑
警。
我老婆和小姨子,她们姐妹俩就是因为从小喜欢警察,以前老去我们学校附近
逛,所以才和我们认识相爱。
他过来以后,一直拉着我,劝我冷静点。
我就直接问他,我今天要是动手打死这个老不死的,你是不是要拿枪打死我?那
正好,我迫不及待想去看我老婆,到了下面一家团圆!
他把我按在门上,很认真地和我说:「她不想和你团圆。」
岳母也忍不住在楼上喊,说那人醉驾撞死我老婆没逃跑,本来就是判三年以下。

她觉得三年没什么意义,别人家里有钱,愿意赔八十万,反正凶手也得不到惨烈
的惩罚,为什么不拿八十万?
她一边说一边哭,讲自己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现在大女儿没了,她只是想拿
了钱,给小女儿多添点嫁妆。要是大女儿还活着就好了,让她看看女婿打岳母。
我想起了老婆,又觉得很难过。
小姨子也来了,她和我老婆是双胞胎,长得和我老婆一模一样。
她抓着我的胳膊,让我不要乱来,她说的话让我特别难过,她说:「姐姐已经离
开了,但她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她一定不想你变成现在这样。」
小姨子本来就和老婆长得一样,我看着她的脸,就想起我老婆。
以前我在警校的时候很能打,那时候我太幼稚,喜欢和她吹嘘。
那时老婆就很认真地告诉我,男人的拳头是用来保护的,要么是国家,要么是家
人,要么是那些需要被保护的弱者。如果一个男人不是以保护的名义而动手,那
他一定是失败的。
而我现在动手的理由,是为了发泄心里的怒火,她若是在天之灵,一定会觉得我
很失败!
想起老婆,我就心软了,也被他们给劝回了家。
小姨子和她男友也特意请假,陪了我一整天,让我不要太难过。
后来法院判了。
因为取得受害者家属谅解,那肇事者被判缓刑,都不用坐牢,直接出来了。
我他妈恨!
我明明以前是个交警,却第一次那么恨交通法!

小姨子他俩都劝我放下悲伤重新做人,可我没听。
我用所有的手段去查那肇事者,等他出来的时候,我就瞒着家人们直接去找了
他。
他当时在饭店吃饭,我进包厢的时候,看到他还拉了一堆朋友,明显是要和朋友
们庆祝。
这一幕让我极其难受,我老婆死了,他却在这大酒大肉庆祝自己不用坐牢!庆祝
自己不用付出代价!庆祝自己白白害死了一个人!
见到我来,他明显愣了。
我把他单独叫出来,然后问他是不是叫范正豪。
他说是。
我说我把你查清楚了,你家里有钱,留了案底也不怕。你当初书都没读完,娶了
老婆也不去上班,一直花天酒地,你仗着家里有钱,天天只玩从来不干正事,靠
爸妈的钱过日子。
可是我老婆呢?
我老婆喜欢炖汤送到我们交警队,每次都把旧衣服收拾好送给贫困山区的孩子,
每年冬天都去探望孤寡老人送棉被粮油。哪怕她去世了,也因为生前签过器官捐
献,帮助了那些急需活下去的人们。
我说你他妈真是个人渣啊,和我老婆比起来,你活着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低着头不敢讲话,应该是还记得我当初怎么打他的。
我没忍住哭了,我擦着眼泪,说你活着到底有什么用?我老婆那么好的人,最后
就换来了你的一场缓刑。你要是活得有那么一丁点意义,我都不会沦落到这么心
痛。

他就不停给我道歉,说他真的知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让我原谅他。
我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我就说我老婆用命换来了你的改过,你以后真的要好好
做人,你身上背着她的命。
我讲完之后就回到饭店对面的车里哭,一遍又一遍听着我老婆的语音。我想开车
走,可痛苦得呼吸都难,那悲伤涌上来,在车里忍不住想吐,痛苦得好像吐过了
才能呼吸,根本开不了车。
我放下座椅,哭得歇过去了,结果等我起来的时候,我就看见那范正豪醉醺醺地
出来了,关键是他还上了一辆车,上的是驾驶位!
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竟然还要开车!
果然,人渣永远是人渣!
我看着他发动了车子开走,这家伙还在缓刑,要是被抓了,是要加重判刑的!
可我却不想报警举报他!
这他妈就是个畜生,送他去改造都没有用!
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开起车子就朝他追,这家伙还开得很快,我开得更
快,直接就朝他车头撞!
我没撞到他,却成功把他别停了,他下车之后特别生气,骂骂咧咧往我这儿走。
可等来到车窗边看见是我,连忙给我递烟说自己错了,让我不要报警,他知道我
已经不干交警了,还说给我钱。
我下了车,狠狠推他一把,我说你刚才在饭店里怎么跟我讲的?

他还跟我打马虎眼,说只是把车子开到不远的酒店,因为他喝了酒不能开车,想
去开个房间睡觉。
我会信?
我看着他那张毫不知错的脸,越看越恨,越恨越想我的爱人,我就直接抓起他的
脑袋,狠狠往车窗上砸!
我用力很大,砸一下车窗就破了,我根本不计后果,就使劲地砸,满脑子只有一
个念头,我要让这畜生付出代价!
范正豪一直大喊救命,可现在很晚了,街道上根本就没人,车子也没一辆。
他跟我求饶,说自己真的知道错了,我咬着牙让自己冷静,暂时放开了他。
我喘着气,努力压制心里的愤怒,可他却忽然把身体钻进车窗里,掏出了一根甩
棍就干我!
真的,他当着前警察的面玩甩棍。
我压根没退,直接往前一凑,就用肩膀抗住了他的手腕,他下意识想把手缩回
来,却被我抓住了胳膊。
我本可以一招擒拿他,可我又是把他的脸按在破碎的玻璃碴子上磨!
我不想制服他,我简直想活活打死他!
他大叫说再打就打死了,而我抓着他的耳朵,使劲地往下撕!
我恨不能把他耳朵撕下来,反正这耳朵法院宣判听不见,我的忠告也听不见!
范正豪痛得要死,他推开了我,醉醺醺地往外跑。
他慌不择路,竟是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

这他妈桥有十几米高啊,而且下面还是很浅的小溪!
我一下子清醒了,看那桥下面黑漆漆的,赶紧跑下去看,就瞧见他趴在小溪上,
身体边全都是血。
我尝试把他翻过身来,然后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没气了。
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恐惧也没有,我反而忽然在想,我为老婆报仇了。
我坐在他的尸体旁边,就忍不住笑。
我不怕,大不了自首,大不了说他就是我杀的,枪毙我去陪老婆得了。
可坐得久了,我又感觉不值得。
他就是个毫无意义的人渣,为什么要为了他把我们夫妻俩都赔进去?
正好我干过交警,我知道这一代的摄像头还没正式启用,于是我把他的尸体扛了
上来,塞进了他车子的后备箱。
我先把自己的车子停好,然后开着他的车顺着河道开,因为我知道这一带摄像头
都没装。
城市里许多地图,早已经记录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能避开每一个让我认罪的关
键。
我顺着小溪一路开到了江边,四周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我下了车,仔仔细细检查了他的尸体,确定没问题之后,我就松开手刹,把
车子推进了江中。

我的心里没有后悔,只有畅快!
这是他的报应!
看着他的车沉入江底,我越来越解气,正准备离开,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陌生号码,本来以为是广告诈骗,但想想哪有这么晚还
会打广告的。
于是我接起电话,问对方是谁。
那边沉默一会儿,突然有个女人说:「你把范正豪杀了是吧?」
我整个人都懵了!身体就好像触电一样,直接抖了抖!
我说你讲什么胡话,别他妈胡说八道。
电话那头又说:「你弃尸的地方,旁边是不是有四棵树?」
我旁边确实有四棵树。
我大脑里满是空白,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这什么意思?
有人一直在看着我?
在我心情紧张到极致的时候,电话突然说:「第三棵树有个鸟窝,那是旁边居民
小孩的观察日记作业,家长在树上绑了摄影机,记录小鸟孵化的过程,你被拍进
去了。如果你不处理,他们看视频的时候就会发现你杀了人。」
我只觉得满是不可思议,傻傻地抓着电话,走到了那第三棵树旁。
抬头一看,上边竟然真有个摄影机!

我忍不住问:「你是谁?」
「你先忙你的吧,不用过于担心,范正豪为了能开车,他那辆车是不正规手段弄
来的,虽然有行车记录仪,但是早就坏了没有送去修,而且也没装 GPS,所以
没人会通过那辆车找到你,但你眼下还有个麻烦。」
「什么麻烦?」
「如果你不想死,回去路上别走罗阳大道,必须换条路走。」
我颤抖地问:「你到底是谁?」
「先把你的事忙好。」
电话被挂断了,我傻傻将摄影机丢进了江里,然后一路走回到自己的车旁。
我想着那神秘电话,最后咬咬牙,决定不走罗阳大道回家,换了条路走。
结果回到家没多久,我就看到前同事的朋友圈里说罗阳大道出了连环车祸。
一辆货车偷偷上了高架桥,超车时不慎翻车,引发了五辆车相撞,场面极其惨
烈。
我别提多吃惊了,因为如果我走那条路回去的话,按照我开回去的时间,正好能
和车祸撞上。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神秘女人和我说过的话,她仿佛早就知道有车祸要发生,而且
会发生在我身上。
问题是她怎么会知道?
我坐在家里,怎么也想不明白。
范正豪惨死,我本以为自己会忐忑,但是我没有。

我抱着老婆的衣服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听着她生前给我发的那些语音。
「宝宝,今天下了好大的雨,你执行任务要小心哦,我很想你……么么哒!」
「宝宝今天要加班吗?不加班的话我去做饭了,加班的话我先把菜备好去睡会
儿,等你要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我醒了再做。」
我止不住地落泪。
看着婚纱照里的老婆,我傻傻地告诉她,我报仇了。
罪恶并没有占据我的心,我的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正义感。
如果我没出手的话,那范正豪很可能又会害死一个无辜的人。
他是个活着毫无意义的人渣,那些无辜的人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他夺走生
命?
我做了一件好事,我是个好人。
我听着老婆的语音,傻傻地给了她回复:「我好想你……我深深想念着你,想念
有你的每一天,哪怕是你离开我的那天。」
消息发出。
然而,她收不到了。
那神秘电话没有再打过来,我本来想试试打回去,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拿起手
机查看记录的时候,却发现我手机里和那电话的通话记录莫名其妙消失了。
怪了。
闹鬼了不成?

这成了我心里的谜团,只恨我实在想不起来那电话号码,早知道我应该先保存,
可谁又能料到通话记录会离奇消失呢?
我思来想去,最后什么也想不明白,正好家里的狗饿了,我也先不去想这些,起
来喂狗吃饭。
我家里养了只狗,它的名字是我老婆起的,叫念之。
其实这事儿说来很感慨,那时候我还是个穷小子,我老婆身边的闺蜜同学们都嘲
讽我穷,钻戒也买不起。
于是老婆就用她自己的存款买了个钻戒,对外宣称是我自己存钱买的,让我特别
感动。
但就在婚礼那天,我却不小心把钻戒弄掉了。
我当时特别懊恼自责,挺大一个爷们,愣是急哭了。
我真的很没用啊,混到让老婆自己掏钱买钻戒给我争脸面,她当时工资也不高,
那是她省吃俭用,存了好久的钱才买下来的。
我很愧疚地和老婆道歉,让她原谅我的愚蠢。我说你打我吧,骂我吧,我全都认
了,对不起。
她却没有生气,反而还抱着我安慰我。
我问她为什么不生气,她说的话让我此生难忘。
她说:「你弄丢了东西,最自责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你,我又怎么忍心责备你
呢?」
从那天起我便知道了,这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那天小姨子和她男朋友偷偷去了珠宝行,用他们的存款买了个新钻戒回来。

结果刚结完婚出来,坐车经过路口的时候,就看见这条流浪狗咬着我丢了的钻戒
盒,在路口边咬着玩,这真的是缘分。
钻戒失而复得,我和老婆觉得有趣,就收留了这条狗,老婆给它起名叫念之,是
希望我能经常回忆自己的错误,改正自己的缺点。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马虎了,做事情都仔仔细细。
其实土狗的灵性不输给宠物狗,念之很聪明,经常听得懂一些指令。
出去玩、坐下、打滚等等这些简单的指令,它都听得懂。
在老婆走后,念之也仿佛感觉到了,总是和我静静地待在家里,叫也不叫一声,
陪我一起想念着老婆。
若是没有它,我真的熬不过去。
我又抱着老婆的衣服躺在沙发上,放着她的语音,念之也陪在我的身边,轻轻舔
着我的手,陪我一起睡了过去。
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警察敲开了我的门。
敲开门的是小姨子的男朋友。
他名字叫苏清河,是市里的刑警,其实他比我有出息,早就混到了副队长的职
位。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我老婆去世以后,是他和小姨子陪我忙前忙后。
但他这次过来带了手下,也不像往常一样安慰我与我打招呼。
我一点也不意外警察现在才找上门,范正豪是成年人,他失踪 24 小时之后才会
受理立案。
只是我没想到找上门的是刑警。

苏清河带了人,他走到我身边坐下,问我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摇摇头,说感觉不怎么样。
他抓抓后脑勺,然后很严肃地告诉我:「有件事儿挺尴尬,现在怀疑一起失踪案
和你有关。」
我说:「你是刑警,失踪案怎么归你管了?」
他说:「警方调查了监控,看见他深夜时从阿红饭店离开,当时你的车也在。监
控最后拍到的画面是你和他一起离开,而且你之前和他发生过冲突,警方现在怀
疑你和他的失踪案有关,所以转到刑警队了。所以现在是想来问你,你当时为什
么跟着他?」
我说:「我回家也可以走那条路。」
「那你见过他以后为什么不离开?」
「我想起我老婆,哭得喘不过气,开不了车,休息了许久才能动。」
苏清河听见这话,他沉默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问我:「其实马路对面的摄像头
拍到你在里面哭了……方不方便看一下你的行车记录仪?」
我摇头说不方便,行车记录仪早就拆了,我把里面的内容都拷贝下来,电脑一
份,手机一份,行车记录仪自己算一份,都放在了家里。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听到老婆还活着时的声音。我怕一份两份不够,我还想多保
存几份。
有的时候,她会出现在行车记录仪的画面里,傻乎乎地用手脚比划,告诉我该怎
么倒车,等我把车停好了,她会夸着我说老公真棒。
还有时候,我会出现在画面里,告诉她该怎么停车,她会着急地啊啊啊叫,最后
不小心把别人的车蹭了。

在画面里,她会扑到我怀里委屈,我们一起趴在车子的引擎盖上,写了联系方式
的小纸条给车主道歉,她一边写一边委屈。
那些都是我们曾经美好的画面。
苏清河深深叹了口气,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难受。他说如果范正豪真出
事了,那我肯定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但他相信我,一定会帮我证明清白。
我说了句谢谢,他就先带人走了,说今天只是来询问一下情况,因为目前没有证
据指明我和范正豪的失踪有直接关系。他还告诉我最近发奖金了,等他今晚下
班,和小姨子一起带我去撸串。
我说不想去,他叫我给个面子,不要整天闷在家里。
虽然他本人说只是来看看,可他带来的那两个手下却格外认真,几乎把我屋子的
里里外外都看遍了,就差动手翻东西。
等送走他们后,我回到屋里坐下,深深地松了口气,第一关算是熬过去了。
正在我这么以为的时候,电话铃声却再次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虽然我记不清了,但看着感觉很眼熟。
我接通了电话,喘着气没说话。
那女人的声音又传来了:「今天是不是 5 月 7 号?」
我愣了一下,就问:「你不会自己看手机吗?」
「回答我。」
我说:「是的。」

那边声音忽然变得激动了:「几点!」
我说:「上午十点二十二分。」
「那快来不及了,你听好!你现在有个线索没被发现,在你动手打范正豪的时
候,是不是抓着他脑袋,把他的车窗砸碎了?」
「对。」
「虽然你把现场处理得很干净,但是有一颗带着他血迹的玻璃碴子,卡在了你汽
车的右边后轮上!一会儿要是被苏清河发现了,你就完了!」
我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个?而且你怎么知道是苏清河在调查我的案子?」
「快点先把你的事情办好!」
电话被粗暴挂断,而我一时有些紧张,连忙跑到阳台,就看见那两个手下在楼下
观察我的车。
苏清河正在楼下吸烟,也慢悠悠朝着我的车走去。
又被那女人说中了!
我急坏了,连忙打开了门,但我平时不爱穿拖鞋,只喜欢穿鞋子,正好现在袜子
也没穿,那鞋子死活套不上去。
我就把鞋子当拖鞋穿,飞快往下跑,因为我家是在三楼,走楼梯肯定比电梯快。
可那鞋子穿着太不稳,我不小心从楼梯摔了下去!
我摔倒在地,疼得要死,念之发现我从楼梯摔下去了,跑到我的身边叫。
我眼看着时间要来不及了,连忙和它说:「出去玩!」
念之听懂了我的指令,忽然开心起来了,直接朝着楼下飞奔而去。
按照以往它的性格,它会跑去车旁边等我。
我爬起身穿上鞋,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拍干净。
来到楼下,我一眼就看见念之正在车旁,它吸引了苏清河的注意力,苏清河蹲在
它身边,轻轻摸着它的脑袋。
见到我来了,苏清河问我:「要出去?」
我说:「你不是说晚上一起吃饭么?我这些天太邋遢,出去理个发。」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死死看着我的脚踝,忽然问我:「理发是很重要的事
情吗?急得你连袜子都不穿就跑出来。」
我心里一惊,随口说:「她不在,我的袜子没人洗。」
他听过之后,深深叹了口气:「实在不想动的话,晚上把袜子带过来,我们帮你
洗。」
「不用了,我改天自己洗。你帮我把念之扯一边去,我要把车开出来。」
「好。」
他带着念之去了一边,我偷偷观察了那两个手下,他们的注意力也不在我这儿。
于是我到了车轮旁,果真瞧见了那个染血的碎玻璃。
虽然很小,可若是仔细看,还是看得见的。
我不动声色把玻璃收了起来,然后开出了车。
苏清河将念之带到我车上,他关上车门,又仔细看了看我的车,随后说:「开车
注意安全。」
「嗯,走了。」
我与他打了声招呼,就把车开出小区,等开出一段路后,我停在路边,紧张地喘
着气。
好险……
差点就完了!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拿起电话,是那神秘号码。
我连忙把号码存了下来,然后接起电话。
女人的声音响起了:「别紧张,其他地方你做得很干净,有什么要补充的我会告
诉你。放心,你当时已经把现场处理好了,我只是把你遗漏的事儿弄完善。别忘
了你虽然不是刑警,好歹曾经也是警察,你不是老爱和那苏清河在一起吗?从他
那学到的难道还少了?」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很想知道吗?」
「我当然想!」
「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看范正豪死的感觉怎么样?我就想听你说实话,我不要听那些拐弯抹角的。」
我想了想,既然这家伙都知道我的情况,那我也就不隐瞒了。
我诚实地说:「很痛快,想到那样的人渣死了,我心里特别畅快!」
「如果给你一个从头来过的机会,你还会这么做吗?」
「会!他该死!我教训他不是罪恶的,如果我昨天晚上没出手,那他说不定就会
再次撞死无辜的人!普通人做错了什么?大家简简单单地生活,有着自己幸福的
小日子,却因为他的愚蠢,让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
「你说的仅仅是范正豪,还是那些所有的罪犯?」
「所有的!我憎恨那些不肯改正的罪犯,法院把他们送去改造,他们嘴巴上说着
再也不犯,却依然犯罪不知悔改,残害那些无辜的人们!」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我想和你玩个游戏,这个游戏结果决定着我
们是否还会继续相识。如果你做出了和我预料不同的决定……我再也不会找
你。」
我问:「什么游戏?」
「你现在立即出发,去通河路 28 号后面的巷子,立即、马上!」
电话被挂断了,我拿着手机,觉得一阵疑惑。
该不该去?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可她真的帮到了我好多。
我看着手机咬咬牙,去就去!
正好我想弄清楚这女人是谁,弄清楚她到底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情况!
我开车来到了通河路 28 号,这儿是个老城区,而且临近拆迁,已经没有什么人
居住了。
下了车,我先把念之锁在车里,然后往巷子里走去,却忽然听见了呜呜的哭泣
声。
我疑惑地走进了巷子,结果却愣住了。在巷子的拐角处是个死角,一个女孩衣不遮体,遍体鳞伤。
她被绑住了手脚堵住嘴,缩在死角里哭泣着,泪流满面。
而在她的身边,是个裤子脱了一半的男人,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我……
「我草!」
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狠狠一拳砸在了那男人的脸上!


点击查看下一节
罪就是罪,恶就是恶


相关合集:时空缉凶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时空缉凶 【第1节:未曾设想的可能】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