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合租男友

作者 : rio 本文共1301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3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18

我的合租男友

鉴爱高手,年仅二十-知乎盐选
本人女。
根本没想到,竟然有一天,我也会和异性合租。
1
我的房东大娘骗了我。
她明明保证会给我找个女生当室友,但最后,她却屈服于能早收几天房租,给我
找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当室友。
我以后岂不是要家里看到什么能立起来的袜子、破洞的四角裤、七扭八歪的易拉
罐……
可当异性室友第一次跟着大娘出现在客厅时,我的三观完全跟着五官走了。
目测 185 的身高,肩膀还那么宽阔,腿还那么直,对方甚至能把摇粒绒外套,
穿出些许时尚感。
妈妈呀,你快看别人家阿姨生的这孩子,你再看看你。
母胎单身 25 年的我,不禁开始憧憬未来我们二人亲密相处的旖旎画面。
结果当晚,我就梦碎北五环了。
原来我合租的不是异性,而是一对情侣!

从晚上 9 点开始,隔壁卧室陆续传出了不一样的大动静。
九年义务教育告诉我,那节奏、那律动,绝不是单纯的翻身。
我双手扶额,大喊了一句苍天啊!真是 hand hands,loud louds。
一个半小时后,这场大戏才终于落幕。
此时的我,脑子里只剩下一句鲁迅老师的经典名言。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
第二天去上班,我站在客厅,光是远远看着那扇门,浑身就一哆嗦。
「嗖」地跑去上班了。
2
这位「一个半小时」室友姓马,我姑且称呼他为「小马哥」吧。
合租过的北漂都知道,室友们除了共用卫生间外,其他时间基本不会打交道。
所以小马哥搬来后,我都没见过他的女朋友。
紧接着就春节放假了,我就更见不着这位女朋友了。
结果等假期结束再回到北京时,上天赐给了我与这对情侣无比亲密的接触机会。
因为……居家办公了……
所有人都因为难得的偷懒而愉悦万分,而我,则即将 7*24 小时与隔壁的情侣朝
夕相处。

居家第一天,我和这对腻腻歪歪的情侣爆发了一场冲突。
因为我拉肚子了。
在我屎意简直直冲脑门的时候,厕所里的人就是一直洗澡不出来。
当时我提肛在卧室转悠了好几圈,都快拉裤里了。
最后,我已经开始出神地望着猫砂盆。
豆腐猫砂超级吸水、结团效果非常好,吸臭能力也还可以……
大小、宽度也挺合适……
我要不……
反正也没人看见……
就在我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向猫砂盆时,咔哒!卫生间的门开了!
这大哥终于出来了!!!
我立刻!
夹紧!
拿纸!
开门!
奔跑!
当我以最快速冲出来时,就看到小马哥慢悠悠走过,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一
只手在用棉棒掏耳朵。

「你终于出……」
可当我冲到卫生间门口时,赶紧就来了个 Jerry 式刹车。
卫生间灯没关,门紧闭,里面雾气腾腾……
里面还有人没出来?
他女朋友还在洗?
所以,这刚刚是洗了个鸳鸯浴?!
yue!
此刻的我,已经容不得挪动一厘米。
手里的卷纸已经被我掐出凹印,不良气体也在无止境叫嚣,我扶墙站着上不敢动
弹,多做一个动作小腹都会有激烈反应。
老天爷!
我提着一口气不敢松,肠胃还在一阵一阵的蠕动,眼睛里憋出了眼泪。
五分钟过去了,卫生间里依然安静如鸡。
3
我已经转身准备用猫砂盆了,小马哥却倚靠在卧室门边,朝我说出三个字:
「我好了。」
我知道你好了,但有个鸟用!

「我真的好了。」
有些人就是没眼力见儿,非要讨人嫌的重复第二遍。
「我都收拾干净了,你不去吗?」
我靠了,这人还敢问第三遍,我不炸毛是不是对不起这两口子?!
「大哥你自己好有个锤子用!」
「你俩一起好才是真的好啊!」
「你女朋友占着卫生间不出来我怎么去?啊……我要不行了。」
用力吼完,「屎命」已经兵临城下……
再看对面那人,一脸茫然加扭曲。
「不是,你等会儿。」
不等了!
再等老娘命要没了!
「那啥,你能先让你女朋友出来么?」
「女朋友?」
「对,你的女朋友!情侣!爱人!lover!」
「我没有女朋友。」
woc???
难道是……?!
「男朋友……也没关系,让他赶紧出来行么?」
我说的咬牙切齿,想杀了一个人的心从来没有如此强烈。
「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马哥边说边往朝卫生间一步一步走去,「啪」一把把卫生间门打开,一脸懵逼
地往里面探头。
「没人啊!」
我挪动到他身后,也往里瞄了一眼。
没人!
真的没人!
哦我尼玛你奶奶的小鸡腿!
我反手把小马哥推出去,关门,脱裤,蹲下。
一气呵成。
等我浑身轻松地复活出来,发现小马哥站在门口。
4
他双手插兜凝重地看着我。
「你为什么说我有女朋友?」
「可能是物体振动产生的一种波告诉我的吧。」

「什么?」
「马哥,咱下次用完卫生间别关门了,要不我都不知道你和你女朋友是不是在里
面。」
结果他的神色更加凝重了。
「你来,来来来。」
说着把我往他的房间带。
「你要干啥?我不去!!!」
我屁股一沉,一直往后退。
「你来看看。」
「我看什么?我不看!你俩爱的小窝给我看什么!」
小马哥在我面前一把推开他自己卧室的门。
???
一个人都没有?
是不是躲到厨房了?
「你女朋友呢?」
「我就一个人住。」
What?那每天晚上都什么声音?
「蛤~我懂了!难道不是真人?」

只见小马哥深深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哎……房东阿姨只说住了个姑娘,没想到这么憨。」
「啥?」
「那声音是因为房东买的床太差了!」
「我翻身就响。」
「做卷腹更响!」
5
小马哥是某公司的前端开发。
他简直刷新了我对程序员的刻板印象。
秃顶大概是我对他们最大的误解,原来他们也会健身!
不善言谈是我对他们的另一个误解,因为他们怼起人来,我在一边儿听着都怕见
血。
来,我来还原下他和产品的对话。
小马哥:「又改需求?」
对方:「这不运营提的么!」
小马哥:「说吧,这次抄谁的?」
对方:「害,拥抱变化嘛~」

我抱着喵子站在客厅听着都出了神,这他娘我什么时候能跟客户也这么聊把子
天。
如果客户:「这个创意我没感觉,重想一个吧。」
那么我:「那这边建议亲先找找自己的问题,别人都有感觉,就你没感觉,你是
半身不遂了吗?」
然后我——卒。
6
是我冤枉我妈了,小马哥之所以比我好看,大抵是因为人家自己努力。
住在一起近一个月,我基本没见过他吃我平时吃的那些。
螺狮粉、米线、汉堡,人家一概不沾。
每天就是水煮鸡胸肉、水煮西蓝花、水煮海白虾、水煮鸡蛋,还有水蒸糙米
饭……这样的水煮全家桶。
他不止自己吃,还非得带我一起吃。
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我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只能配合他把这场戏演下
去。
刚刚,我大概用了一分钟才把一根儿没味儿的西兰花嚼下去后,苦着脸看着小马
哥。
「小马哥,咱们今天晚餐能不能换个伙食,我实在吃不下这些了。」
「好,我给你做个好喝的汤。」

「嗯嗯!」
我这一下午都在期待中度过,甚至对客户的态度都更殷勤了。
晚上七点,汤端上来了。
看着碗里这个「好喝的汤」,我整个人都胃部反酸甚至全身抖愣了一下。
面前是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
有西红柿,没错,有鸡蛋,也没错。
可是为什么汤是透明的?
汤不应该是红红的吗?
「小马哥,我虽然不会做饭,但我也是喝过西红柿鸡蛋汤的。」
我指了指这一大碗暗淡无光的汤,有气无力地说。
「我确定它们不是这个颜色的。」
「就是这个颜色的,他们那是加了番茄酱的。」
「那我们能不能也……」
「不能。」
「马哥,我……。」
马哥拿出他的 iPad,点开了一集叫做《两斤二荆条,炒鸡杂,一盆面》的视
频,正正地放在了我的面前。
「看这个你就不饿了。」

???
「看这个就不饿」的结论是谁帮你推理出来的?名侦探小五郎吗?
「喝吧,我都没放味精,你得像大 sao 吃得那样香。」
说罢,马哥挑眉露出了一副看热闹的笑容,一把把这一大碗白水泡西红柿往我面
前推了推,示意我赶紧的。
我深吸一口气,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把这碗「美味」送到了自己颤抖的双唇边,
伴着泪水一起饮下。
马哥诚不欺我,果然看那个视频喝汤又快又香。
因为……每次咽口水都能多咽下去两口汤。
看我喝完,小马哥满意地笑了笑。
「这么吃半年,应该能瘦五斤。」
啥?半年?
在小马哥的坚守与信念下。
我成功成为了一个……一个纯天然无污染原生态有机健康但饥饿的少女。
7
朝夕相处的一个月里,肯定是因为单身狗对单身狗的惺惺相惜,我越来越离不开
小马哥。
吃喝拉撒除了睡,都与他有关。

甚至在居家办公结束后,我都习惯性地向他汇报行踪。
上班第一天:「马哥,我晚上加班,不用等我吃饭了!」
上班第二天:「马哥,炝炒圆白菜我能吃吗?」
上班第三天:「马哥,想喝奶茶,纯奶加纯茶!」
而小马哥每天早晨都会给我发来一条信息:「xxx 早饭在锅里,热一下再吃。」
这段不明不白的关系,结束在某个周五的晚上八点半。
公司有个着急的方案要写,我告诉马哥我要加班后还没半个小时,公司竟然停电
了。
我就只能带着那预计要写 100 多页,可现在只写了 Thanks 的 PPT 回了家。
走到家的每一步我都那么小心翼翼。
似乎只要走不到家!我就不用面对它!
「叮」电梯门打开。
距离面对残酷生活还有十二步。
「咔哒」防盗门打开。
距离面对残酷生活还有八步。
「啪」走进客厅。
距离面对残酷生活还有七步。
……

……
走进房间后。
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再也走不动了。
小马哥,他竟然,背着我……
8
他竟然背着我洗完澡出来不穿衣服!
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诱人的男性胴体。
胸肌是胸肌,腹肌是腹肌,胸肌上还挂着几滴调皮的小水滴!
虽然我看过《美队 1》里面桃总的身材,《邪不压正》里小彭彭的身材。
妈妈呀,这么近距离的、冒着热气的、新鲜的,绝对是这辈子第一次。
我以为我会害羞地尖叫。
可是我没有!
我以为我会脸红心跳。
可是我也没有!!
我只是目不转睛、目不斜视、目瞪口呆而已。
甚至还想伸手好心地帮他抹掉那小水滴。
而当我的视线继续往下的时候,我更是……呆若木鸡了。
这个好看的胴体,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四角裤。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尖叫了。
可是我为什么还是没有!!!
结果,「啊——————」
面前的胴体却尖叫了。
「你看哪里!!!」
说罢他把手里的浴巾往腰上一围,还特意背过身离我远了一步。
这一嗓子让我猛然回过神。
只能下意识「咳咳」两声掩盖。
等我的理智终于复位,我才挺直腰板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
「我总不能看不穿衣服的地方吧,哪穿了看哪啊!」
说完我闪现跑进自己的房间。
切!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对方!
好一会儿,门外终于回过味儿来,爆出来一声大喊:
「我靠!你给我出来!」
我才不出去!
我不能让你看到我现在才转红的大猴屁股脸蛋子!
9
这一个小时里,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写方案。
连续看了几十段《内裤拍摄,女生别进》《肌肉男模秀》《艾伦秀里可爱的内裤
男模》……
才逐渐让我这受惊的小心灵得到净化。
都是人体艺术!艺术难道不值得被尊重吗!
就在我不断给自己暗示洗脑的时候,小马哥敲了敲我的房门。
「咳,吃饭了……」
就这么一句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话,把我刚刚一个小时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塑料
艺术观,又击了个稀碎。
玛德,不就是个半裸男人么?至于你念念不忘的吗?
去逛个商场,内衣店门口海报上不都是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
「啊!来啦!」
出了卧室门,发现小马哥已经摆好了满桌子的「美食」。
依旧是水煮鸡胸肉、水煮西蓝花、水煮海白虾、水煮鸡蛋。
嗯,今天的西蓝花,真绿。
嗯,今天的鸡胸肉,真嫩。
哦还有,今天的鸡蛋,真圆。
就像……呸呸呸。
小马哥给我剥了一个虾,放到了我的碗里。
「谢谢。」
我夹起来就塞进嘴里了。
结果小马哥端详着我问了一句「好吃吗?」
我抬起头,露出肉笑皮不笑的名媛微笑。
「很好吃。」
我又张嘴吃了一大块西兰花。
他又问我「好吃吗?」
我又回答了一句「好吃!」
他皱眉看着一边干嚼西蓝花的我质问:
「转性了?之前不是说嚼树皮一样吗?」
「嗯,女人嘛,善变。」
「哦————我以为是……」
「你以为什么?!你别瞎说啊!我不是那种人啊!」
「你不是因为看完我的身材,觉得满意……」
「不是!」
「……所以终于意识到自己微胖的身材,准备减脂塑形了?」
「不是!」
我顺着话头儿继续否认。
不对,塑形?淦!嘴快了。
我立马改口。
「是,对,就是这个原因!」
我又塞了一口西蓝花,嚼了两口。
不是!等会!微胖?
我还承认了?
可小马哥占了嘴上便宜,还是没打算饶过我。
「我都被你看光了,你得负责。」
「你别胡说,我没看光!你穿裤衩了!」
「穿个裤衩我还做错了?」
「不是!我没看光!」
「你还想看光?你可太色了。」
「我没有!你穿裤衩了!我就不用负责了!内衣店那模特都这么穿,难道我都要
负责吗!」
「那都是照片,哪个内衣店真人展示?」

「我不管!那也不是我需要负责的!」
10
裸男事件后,我见着小马哥都躲。
他要是再要求我负责,我生怕自己本来就不坚定的小心思,哪天被他撩得,饿猪
扑马了。
结果某个夜晚的西北风,让我不得不再次与小马哥坦诚相见。
我围着一条浴巾,此时正站在自己卧室门口。
该死的门被这初春的蜜汁邪风给吹得关上了。
而门锁,是我当时得知自己有个男室友,特意换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自动
反锁。
如今,却把我自己反锁了!
钥匙没有,手机不在,浑身上下除了一条浴巾和内裤,什,么,都,不,剩!
还好小马哥现在去超市了,但不幸的是他应该特喵的快回来了。
这要是被撞见……
淦!
人啊一着急就容易出昏招,我伸手握住门锁,一咬牙一跺脚。
「啪! 」
开了!
果然机会是留给勇于尝试的人。
这不,门把手,轻松地被力大无穷的我,薅下来了!
就在我试图拯救门锁时,防盗门的密码锁响了。
滴!滴!滴!
离社死还有三个数。
滴!滴!滴!
离社死还差一个「对勾」。
叮!
门开了。
11
我立刻蹲下缩在墙角。
下一秒,咚!
我猜是大白菜砸地的声音。
一声惊呼在门口响起,「你……这是在干嘛?」
我又往上拉拉浴巾,红着脸转过身,仰视着那个男人。
此刻的我,全身只裹着浴巾,湿漉漉的头发贴在红扑扑的脸上,水滴顺着脖子流
下来,糯糯地蹲在墙角。

仿佛,一个楚楚可怜的高级绿茶。
「咳……小马哥。」
「我房间的锁坏了,衣服手机都在里面,现在进不去了。」
我清清嗓子开口,为了缓解尴尬还抬胳膊轻轻撩了下头发,扯了个极度勉强的笑
脸。
「哦……」
「那找开锁公司吧,你先进我房间吧。」
「哦不不不,我在这等就行了。」
「穿成这样等开锁师傅?」
……
……
「靠!对啊!那怎么办?那我也不能去你房间啊!」
12
结果小马哥突然挑眉。
「你为什么不能去我房间呀?」
「当然不能去!我穿成这样怎么能去!我又不是要勾引你!」
小马哥捡起大白菜放在餐桌后,走了过来,缓缓地蹲在了我的身边。

「你还想勾引我啊?」
「我没有……」
小马哥离得太近,导致我反驳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怎么脸红了?」
「我……我洗澡洗热了!」
「红成这样,你是用开水洗澡了吗?」
「你才用开水,我靠,你骂我!」
我一着急就举起胳膊推了他一下,结果他稳如泰山,我穿着拖鞋却没蹲稳,一屁
股坐地上了。
浴巾,有一丝下滑!
甚至,可以称之为两丝!
我叽里咕噜把自己围了个严实,怒目而视。
结果小马哥一脸严肃,还是蹲在那儿一动不动。
「你去我房间……」
我刚想反驳,他说。
「我房间里有衣服,你先换上。」
「靠,对呀!」
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贴墙走到了小马哥的房间。

可他却依然蹲在那一动不动。
「马哥你咋还蹲着?」
「腿……腿麻了……」
呵,就这还健身人士!
13
第一次进到小马哥的卧室,竟然是围着浴巾。
这感觉,咳咳,微妙。
环顾了一圈,房间里格外整洁,甚至还有一股洗衣液的清香味道。
划船机也已经搬到了客厅,门口放着一个小架子,上面是大大小小的哑铃。
藏蓝色的床品干干净净地铺在上面,没有一点小褶皱,一个枕头孤零零的摆在中
间。
比我那屋,也就强了也就百十来倍吧……
「衣服在衣柜里挂着,你自己拿吧。」
门口响起小马哥的声音。
当我拉开衣柜,真是好家伙
一水的卫衣和飞行夹克,大牌潮牌什么都有,最下面一层摞着还有四五双 AJ。
原来还是个弄潮儿……

我挑了件黑色的「昌平」卫衣,找了一条运动大短裤。
刚穿齐整,我就丧了。
完全没有想象中 boyfriend 风宽松,甚至腰围那还有点……紧。
淦!
我正抱怨着,开锁师傅来了。
「把桌上的钱包拿一下,里面有身份证。」
哦对,开锁得备案。
我对着镜子理理衣服,快步跑出了卧室,小马哥正在帮师傅拿东西,双手都被占
着。
见我出来,他上下打量了我两秒。
「果然,挺合适。」
妈的!
「你俩什么关系?女朋友?」开锁师傅抬眼问。
「是。」
没等我开口,小马哥就抢先了,神态自若。
怎么就女朋友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怎么不知道?

可我已经神游到三体世界的思路被开锁师傅一句话拉回了现实。
「这手劲儿够大的啊,小伙子你下次小点劲儿。」
小马哥听完憋着满脸通红的笑,嘟囔了一句「嗯」。
开锁师傅上手,三下五除二,门开了。
三秒钟不到,门就开了。
小马哥付完钱后,送走开锁师傅。
我趁着这个时间,赶紧跑回他卧室拿浴巾,风一般钻进了自己屋。
今天我的脸都丢尽了。
可小马哥明显没打算放过我,推开我那残破的门笑着看我说。
「小伙子,你下次小点劲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冲到他旁边就往他胳膊上拍了几下,拍得他嗷嗷直叫。
「小伙子,都让你小点劲儿,小点劲儿!」
「错了错了,不逗了不逗了!」
「我错了!」
我这才罢手。
「那你先脱衣服吧。」
啥?
我一把攥紧了衣领。
「我为什么要脱衣服!」
「你不准备把我衣服还给我了?」
……
小马哥逗完我,大笑嘲笑哄笑狂笑地出去了。
我把椅子顶在门上,准备脱衣服。
却,有那么一丝犹豫了。
小马哥的衣服真好闻,香香的,软软的。
我深深地嗅了几下,才不舍地脱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穿小马哥的衣服了。
呸呸!肯定是去你妈的春天闹的!
14
开锁事件还没过去俩小时,我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此时,已经十点半了。
我装满小马哥的脑子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半夜打电话通常都是紧急的事,紧急的,通常都不是好事。
这个周五深夜的来电让我心都随着震动在抖,我按下通话键。
「喂,妈……」
「你今天加班吗?跟你说个事儿,你姥姥她……」
「汪!汪!汪!」
不知道楼下楼下谁家的狗狗开始狂叫,我根本听不清我妈后面说了什么。
我这一着急,直接冲着楼下大喊:
「别叫了!」
结果狗真的立马不叫了,却也把旁边屋的小马哥给招来了。
他站在我卧室门口,疑惑地看着我。
我拿着电话,眼眶也噙满泪水,声音颤抖着问:
「妈,刚没听清,你刚刚说我姥姥……」
听我说到这句,小马哥也担心地迈了一步走进到我的房间,远远地看着我,满脸
担忧。
「我姥姥怎么了……」
在北京这几年,我已经经历了一次午休知道爷爷去世,和一次加班到凌晨接到奶
奶病危的消息。
「你姥姥……」
我妈刚刚开口,我的心跳已经控制不住。
「没啥大事儿。」
你不用安慰我。
「就是她呀,在咱老家的广播里给你征婚啦!」
???
「说是有一个各方面还不错的小伙子也在北京上班,她把你微信给了那个小伙子
他爸,你一会儿没事通过一下。」
??????
我妈嗓门极大,手机即便没功放,远远都能感受到她的兴奋。
我的眼 lui 还在打转,但表情已经是小 S 的冷漠。
原来是……我姥姥……给我征婚了……
这还真是紧急的事儿。
可能在她和我妈心里,这就是最紧急的事儿,又紧又急!
急到都不能微信发语音,而是必须大半夜打电话。
「好的,妈。」
挂电话后,我抹了把眼泪。
刚想转头告诉小马哥我没事、是个误会,却发现他已经不声不响离开了。
这时,微信里一个新的好友申请如约而至。
15
转天下班后,我敲响了小马哥的房门。
「马哥,能不能帮个忙。」

「什么?」
「你能帮我拍个照吗?」
不知道我妈得了什么消息,非要让我给人家发一两张生活照,说我之前发的照
片,跟身份证照片没区别,人家看不全。
照片得全身的,还得穿上次去三亚穿的裙子,因为我妈说那是唯一一件像女人衣
服的裙子。
简直跪了。
所以我只好穿上那件,隆重到只敢在海边度假才会穿的连衣裙。
「嗯。」
小马哥应了一声。
可他刚刚想举起自己手机给我拍照时,看到我这一身,却停下问我:
「你大半夜穿成这样来找我干嘛?」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很正常啊,就是连衣裙而已,也就有点包身,显得我凹凸
有致了一些。
「拍照呀,好看吗?」
小马哥眉头突然舒展开。
「哦」
然后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好看。」
我刚想开心接受这发自内心的夸奖,结果他补了一句:

「衣服好看,人……微胖。」
????
「靠,你嘴这么臭小心找不到女朋友!」
「不是你负责吗?」
我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自顾自去摆姿势了。
一手叉腰,一手扶着门,屁股一撅。
「你这是从哪本儿 20 年前的挂历学到的姿势?」
????
「坐那边,屁股挨着沙发扶手,一条腿前伸,另一条弯曲,双手伸直,像伸懒腰
那样,头偏向一边。」
小马哥又给我调整了数次角度。
然后,咔嚓。
拍好后,他盯着手机端详了好久。
结果等我屁颠屁颠跑过去,他却说一点都不好看,给删了。
「算了算了,你还是用你刚才的姿势吧。」
「靠,我就知道你不灵!」
等到小马哥把我的照片发给我时,果然如他所说。
我这姿势,如同 20 年前挂历女郎,就差手里再有条玫红色纱巾。

16
没想到,就这闹心的照片,对方竟然不嫌弃,还总是来找我聊天,话多又密。
所以,我每天在房间里都要捧着手机回复他的信息。
「吃饭时别老看手机!没规矩!」身边的小马哥严肃地说。
「回信息呢,等一下。」
然后小马哥也放下了叉子,看着我双手在手机上不停地敲字。
我终于劝完了这位姥姥介绍的对象,能腾出手来吃饭了。
抬起头那一刻却看到小马哥揣着手,一脸不高兴地看着我。
「咋了?」
「聊完了?」
「嗯。」
「啥时候搬走啊?」
「蛤?我为啥要搬走?」
「看你这挺投入,快出嫁了吧?」
「哪跟哪啊,我不回复我妈会念叨我的,我姥姥也不会放过我。」
「所以你这聊天是为了尽孝?」
……
「渣女!」
「啥?」
「看光了我不止不负责,还跟其他男人聊天。」
「……」
「你聊吧,继续聊!」
「马哥,你这是,在吃醋?」
结果马哥根本不回答我,扭头回了自己房间。
现在男人都这么傲娇了吗?
你说一句「是」,咱俩这不就成了吗?????
17
马哥发完那次小脾气后,尽管我和他没有实质的进展,可也不敢再跟相亲对象多
说话了。
结果对方却热情丝毫未减。
我觉得姥姥给我找的这个相亲对象,需要的不是女朋友,而是个垃圾桶。
可我就算是个超大号垃圾桶,听了几天也满了。
结果他今天又来跟我吐槽,啥事我是忘了,但最后一句我却记得。
「我这工作金饭碗,可不好找!」

「哦。」
「我要是换工作,还怎么娶你?」
「……」
我就再也没有回复这位大哥,我发的最后一个信息,就是那六个点儿。
结果第二天晚上,我妈和我姥姥的电话就打来了。
那时我正在用自己的 iPad 在客厅一边吃饭一边看剧,小马哥就坐在我身边。
我妈一个视频电话就顶到 iPad 上了。
我调整角度,把小马哥怼到镜头外,匆匆就接了电话。
18
我刚刚接起,一个「妈」字还没喊出口,我妈那边一嗓子就响彻云霄了。
「你怎么不给人回信息!」
屏幕里的我妈横眉冷对,彷佛我就是那对她指手画脚的「千夫」。
我偷瞄了一眼小马哥,跟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观察着自己男人的神色。
「妈,我感觉不太合适。」
「不合适?磨合磨合就合适了!」
此时,姥姥也把脸挤到镜头里,谆谆善诱。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姥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生了你二舅了……」
「姥姥,我会努力找的。」
「我可跟你说,这小伙子啊人不错,工程师,32 岁,人品工作都很好……」
好个我姥姥的小鸡腿儿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再努力努力。」
「你跟姥姥说说,你是哪里不满意?」
「不是不满意,就是……不合适……」
「不合适这可太宽泛了,你说明白点儿,姥姥跟你妈给你分析分析。」
「……」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回复镜头里两位中老年妇女连环拷问时,小马哥突然站起身
来。
只见他往后退了几步,走到了卫生间,探出个头来。
就在我疑惑这人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他故意模仿海总那低沉嗓音,喊出了一句
让我差点二十一三体综合症的话。
「宝宝!我内裤呢?」
19
世界,凝固了。
我的目光移到小马哥身上,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整个人一动不动,像被雷活劈了一样。
可小马哥像没事人看了看我,笑着把卫生间门关上了。
只留下了客厅里的我,和 iPad 对面的我妈和我姥姥独自相处。
「谁?那是谁的声音?」
「妈,是电视!电视里的声音!」
「你给我看看,什么电视演这个?我跟你姥姥也要看。」
「妈,就是那个,欢乐颂,妈,我看的欢乐颂。」
「欢乐颂?第一季第二季?哪一集?谁说的话?小包总?赵医生?老谭?」
淦!
俩人加一起 120 岁,怎么还看欢乐颂了。
「啊,那个,妈,我这……网……不好……」
「你等会!」
「我先挂了!再见!」
「你等……」
我迅速挂断了视频电话,调整下心跳,冲到小马哥面前开始咆哮。
「你疯了!你是要我被我妈追杀吗!」
「你妈为什么要追杀你?」
「你说呢!我给男人拿内裤????我妈肯定已经在家转圈圈脑补出一部《回家
的诱惑》了。」

小马哥一副委屈的样子,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那现在怎么办?我刚刚想洗澡,就是想让你帮我拿一下。」
「我哪知……」
话音未落,我妈一个电话拨了过来。
「你给我站着别动,我跟你姥姥已经开车过去了,那男的你也给我控制住了,谁
别也走。」
「妈,妈……」
嘟嘟嘟嘟……
晚上八点,四百公里,我妈开车带着我姥姥来,俩人跟车加一起,125 岁……
我的天爷啊。
小马哥也听到了电话内容。
神色终于发生了些许变化,从刚刚的看好戏变成了……紧张。
都怪你,乱喊乱叫,把我妈惹来了,看你怎么解释。
20
小马哥套上外套,拿起手机就出门了。
这大哥不是逃跑了吧???
男人都是这样的么???

所有的责任都让女人背负???
结果 15 分钟后,小马哥就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手里拎着皇帝瓜子、JJJJ 车厘子、淡雪草莓、梅陇瓜、晴王青缇……回来了。
「你站这干什么?」
「去,把你那卧室收拾了,挂椅背上的内衣都收起来。」
「别吃了,桌子擦了,用洗洁精擦一遍,再用清水擦。」
「然后你把卫生间收拾了,我去收拾厨房。」
「马哥,你这是干啥?」
「收拾一下啊,你妈妈和你姥姥不是要来了么?」
「那也不用这样啊,我妈知道我什么德行。」
「不行,你赶紧收拾。」
「真不用。」
「不行,你不收拾干净,二老能放心吗?她们不放心的话说不定就不走了,天天
盯着你。」
「……」
21
五个小时后,我妈和我姥姥就到了我家楼下。

我们三人坐着电梯上楼时,二人一言不发死死瞪着我。
电梯门开的那一霎那,我妈一个闪现就冲出去了。
我刚刚把钥匙插到防盗门锁眼里,我妈一屁股把我拱到一边,自己拧钥匙拽着我
姥姥就挤进了房间里。
我在后面看着,啧啧赞叹着我妈矫健的身手。
房间里,小马哥白 T 恤、牛仔裤、刮好的胡子、打了发胶的头发……
如果我没记错,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我妈和我姥姥就在客厅里,距离小马哥两米的位置看着他。
时间大约过去了三分钟。
二老的眼睛跟 B 超一样,上下扫描了 40 多遍后,终于相视一笑。
我妈率先开口:
「闺女,这是谁啊,不给妈介绍下?」
「啊!是!这是我的室友,马录。」
「室友?」
「嗯,室友。」
我妈似乎面有沮丧。
只见小马哥却一步跨过来,站在我妈和我姥姥身侧。
「阿姨好,姥姥好,我叫马录,您二位坐。」

然后把提前洗好、装好的皇帝瓜子、JJJJ 车厘子、淡雪草莓、梅陇瓜、晴王青
缇一一放在了她俩面前。
「哎呀,这孩子太懂礼貌了,大晚上的,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我妈寒暄完,我姥姥跟上。
「孩子在哪上班呀?有对象吗?今年多大?父母干什么的呀?年薪多少呀?打算
在北京买房吗……」
姥姥不愧是居委会基层干部出身,问的问题翔实又没有错漏。
我以为小马哥会把我妈和姥姥「关你们屁事」怼回去,就像他怼产品经理一下干
脆。
结果,他却按顺序一个个都回答了,还面带微笑???
就在他说完最后一个答案后,我妈却搞了个突然袭击。
「那你刚刚喊谁宝宝?让谁帮你拿内裤?」
小马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珠子滴溜儿一转。
「是她养的猫!训得会叼内裤了,特别通人性,我叫它帮我拿下。」
我妈听完「哦~」一声,表示你继续胡咧咧反正我不信。
三个小时后,凌晨四点。
轮番的拷问才算结束。
我给她俩定了个最近的酒店,才安心去休息。

等我安顿好她俩后,已经五点了。
真好,就因为小马哥喊的那几个字,我现在还没能睡上觉。
如今鸡都快叫了。
22
我妈和姥姥回去后,倒是再也不催我跟相亲对象联系了。
反而没事就给我寄特产来,甚至连自己家包的速冻饺子都有,之前我可没这待遇
啊。
当她闺女 24 年,加上肚子里那一年 25 年,我能不知道我妈想啥么!
每次「闺女干啥呢」,后面都跟着一句「小马呢?」
每次「闺女注意身体」,后面都跟着一句「跟小马照顾好自己。」
还有十一国庆前,我妈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后面还要跟着「小马来不
来?」
「妈,小马哥人家自己还得回家呢!」
「你问了吗?小马自己说的?」
「这不用问吧。」
「那你这结论下的太草率了,你去问问,一个屋檐下,你总得多关心关心人
家。」
「妈……」

「快去问,你不问就把小马电话给我,我去问,咱家这青山绿水风景秀丽美味佳
肴的,小马肯定愿意来!」
「我问,我问……」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我的合租男友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