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恨

作者 : rio 本文共1111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8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6

尊敬老人

妻子的复仇

我回到家的时候,天色还早。
推开门就看见婆婆在阳台跳广场舞,公公翘着腿紧盯着股票的涨势。
桌子上中午的碗筷还摆在那里,狼藉一片。
「回来了就把桌子收拾一下,晚上家里要来客人。」隔着老远,婆婆回头扫了一
眼就直接开口,一贯的命令口吻。
我心里憋着火呢,就没有搭理,转身想回卧室。
「你聋了?我说话听不见是怎么着?」婆婆停下她迟钝的舞步,怒目圆睁的回头
看向我。
我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情绪,瞬间就全部反弹。
昨天晚上婆婆背着我拿了学生家长的钱,害的我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
原本这件事情我想等周志平回来再说的,但现在我忍不了。
我回头怒气冲冲的看向婆婆,当面质问她:「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拿学生家长
的钱,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干?教育局有明文规定,在职教师收费补习,就是违
法。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我的工作造成多大的后果?」
婆婆没想到我忽然提起这件事,哼了一声:「能有什么后果。你都下班了,下班
了那就属于私人时间,就算是法律也没有权利干涉谁的人身自由权吧?你别以为

我不懂法。一天到晚放着自家孩子不管,围着别人的孩子团团转,我收点钱怎么
了,这本来就是应该的。」
她的话理直气壮,俨然觉得自己没错。
「怎么了?」我冷哼着也没了好语气,再好的修养都被折腾殆尽了:「去年年
底,你和爸就把我的年终奖拿去买股票赔光了,当时你们是怎么答应我的?这才
隔了多久,你们就把主意打到了我学生身上。不觉得做的太过分了吗?」
旧事重提,婆婆的老脸就拉不住,横眉怒眼的嘟囔道:「还学生?要不是我儿子
花钱走关系,就你这样的还能当老师呢?」
婆婆的话让我彻底怒了:「我不想跟你们说那么多。一会周志平回来你们就买票
回去吧,孩子我自己也能带好。」
听我的话公公终于坐不住了,起身阔步走了过来。
年近六十的他瘦骨嶙峋,但精气神却仍旧十足。
他拉沉着一张脸,样子格外凶狠:「小李,你也是为人师表的人,怎么能对长辈
说这种话?赶紧跟你妈道歉,刚刚的话我们就当没有听到过。免得一会志平回来
事情闹大了,影响家庭和睦。」
「老头子,什么都也别说了!」
婆婆看我今天是铁了心要和她作对到底,干脆一甩手就疾步回了房间,一边装作
收拾行礼的样子,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和你爸两个人加起来就一百多岁的
人了,放着安逸的晚年生活不享受,跑这里来给你带孩子,没句谢谢就算了,还
一天到晚的给我们甩脸色。你可真会给人当儿媳妇!」
他们不说还好,一说我怒火更甚!
「昧良心?你们也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能颠倒是非黑白呢?婷婷上幼儿园才半
年,你们有几次准时接送过?不是忙着广场舞就是忙着炒股,老师都给我打过多
少次电话了,你们数的过来吗?

还有家里上上下下的事情,哪一个不是我下班回来以后收拾的。你们嫌早餐在外
面吃要花钱,我一大早就爬起来做,中午还要回来准备午饭,连碗筷你们都不愿
意帮着收拾!你们除了一天到晚花钱和为难我,还做过什么?」
「反了反了!」公公一声怒吼,竟然扭头就从阳台抽了一条衣架出来,作势要往
我身上打。
「你打啊!」我恨恨的顶了上去。
心想,他要是敢打我,我就报警!
结果他却没打下来,只嘴上说的凶狠:「打你怎么了?你是我儿媳妇,我就算让
你下跪,你也得给我跪。」
我差点爆了粗口。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让我下跪?」
见形势紧张,婆婆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吧!你这种儿媳妇我
们周家伺候不起,马上给我滚出去!」
「这是我的家,就算要滚也不是我滚!」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耐心了,面对公公
婆婆这样的无赖行径,半句废话都懒得和他们争辩。
我的话刚说完,客厅的门就开了。
周志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脸色难看的站在门口。
视线交接的瞬间,婆婆就跟看见救命稻草似的箭步冲了过去:「儿子啊,你再晚
点回来,就只能给我们两老收尸了!」
我看着周志平,想透过他复杂的表情,看出一丝丝的端倪来。
可是他的视线却落在婆婆身上,微微松了一口气:「妈,这件事情交给我处
理。」

然后他面色阴沉的走向我,声音没有半丝感情:「我们聊聊吧。」
(2)
我和周志平是闪婚,到今天彼此认识已经快五年了。
「菲菲。」他脱下外套叹了一口气,还是在我身边坐下:「你怎么能对爸妈说那
种话?」
我以为他是来安抚我的,但没想到是责问。
「你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事吗?」我扭头看向周志平,觉得有些讽刺。
周志平微微敛眉,叹气道:「不管做了什么事情,他们都是长辈,你也不应该说
那么过激的话。爸妈年纪大了,心脏也不好,有个闪失怎么办?凡事,你就不能
忍一忍吗?」
又是忍一忍!
这几乎是周志平的口头禅。
「你爸爸要打我,我也要忍一忍吗?」我提高了嗓门,蹭的站了起来。
周志平明显也很意外,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爸爸就只是说说,又不是真的会
打你。这么久了,他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啊。」
呵。
我冷眼看了一眼周志平,没想到在他眼里只是一件小事。
「好了。我先去和爸妈说说软话,一会你象征性的道个歉,就算了。」周志平伸
手抱着我,温热的气息落在我的脸上:「老婆,家和万事兴。」
我推开他,心里的委屈和无名火更重了:「你知道爸妈背着我跟我的学生家长开
口要钱的事吗?现在事情捅到了学校那边,我很有可能要接受处分的!周志平,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了事,都像个墙头草一样两边倒。你能不能像个男人!」
我在一家私立中学做班主任,而且今年的市优秀老师也有我的提名。
现在事情捅到学校,别说提名了,说不定工作都保不住了。
「你先别着急。」周志平的态度立马就严谨起来:「我先去问问这件事到底是怎
么回事,说不定爸妈有什么苦衷。」
苦衷?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试图帮公公婆婆找借口。
「好,你去!」我咬着牙,看他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说完,周志平就打开门直接去了客厅。
公公像个没事人似的还在看报纸,面对周志平的询问连个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自
知理亏的他在自家儿子面前,态度倒是很谦卑:「我看啊,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
么严重,大不了我们把钱退回去就是了。退一万步讲,要是她没了工作,也是件
好事。正好,抓紧时间给我们周家生个儿子。」
「爸!」周志平压低了声音,皱眉喊了一声:「二胎的事情以后再说。」
「什么以后再说?」婆婆一听就不乐意,故意大声说道:「没有以后了!我们周
家伺候不起这种儿媳妇。你马上和这个女人离婚,要不就去当人家倒插门去,别
认我和你爸!」
周志平立马就急了:「妈,我和菲菲都不是这个意思。」
公公放下报纸,嘴里还在哼哼:「那是什么意思?合着你是让我们老两口去给她
道歉不成?人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你可不能做这种丧天良的事情!」
「老头子,我看我们还是滚吧!」婆婆咬牙切齿,恶狠狠道:「就当我们没有生
过你这么个儿子吧!」

周志平仅存的一点理智就瞬间全无:「妈,说什么呢。」
我从房间出来,倚在门口听到婆婆砸吧嘴巴哼哼道:「你要是不和这个女人离
婚,我和你爸现在就滚出去。」
她说完,竟然直接躺在了地面上,撒起泼来。
「菲菲。」周志平在自己父母面前向来没有什么理智,奇怪的是刚认识的时候我
也没看出来他还是个妈宝。
他回头眼神恳求我,大概意思是希望我能主动认错。
要是从前,也许我还能为了所谓的家庭和睦退让。可是今天周志平的眼神却让我
觉得无比厌恶,甚至是恶心。
为什么以前我没看出来他还是个妈宝男!
我直勾勾的盯着周志平,就想逼他一把,要不然这个家迟早得散。
婆婆闹也闹了,泼也撒了,见我还不松口反而安静下来,自己站起来后抖了抖膝
盖上的灰尘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了。冷哼哼的盯着我:「志平,你现在亲眼看见
了吧?妈以前就说过这个女人长得就不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你还不信。你看
看她衣柜里那些衣服首饰,化妆品全都是奢侈品,也不知道这些年偷偷摸摸的败
了我们周家多少家产!我看啊,就算要离婚,也要把这些钱全部追回来。」
「真是笑话!」我冷冷的站在门口,看着周志平沉默的样子,心都凉了半截。咬
着牙问他:「你呢?你也想离婚吗?」
可周志平竟然犹豫了!
「离,为什么不离。」婆婆抢话说道:「我生的儿子,当然听我的。志平,妈告
诉你,好女人天下多的是,咱家不缺这么一个歪脖子树。」
周志平好像考量了很久,终于不沉默了。

他抬头看向我,目光幽沉让我心寒:「菲菲,你真的要离婚吗?」
我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我质问他:「周志平,从头到尾你都觉得是我想离婚,是
我在闹事吗?」
「难道你就没有错吗?」可周志平眼神冷静看着我,说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即便我爸妈有些小缺点,但他们抚养我长大又是长辈,还在这里帮忙带孩子。有
什么事情,你就不能退让一步,非得把家里闹的鸡犬不宁的?」
那一刻,我哑口无言。
不是因为我心虚,而是我忽然发现我压根就不了解躺在我枕边这么多年的男人。
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索然无味的争辩了,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泛红的字字珠玑说
道:「那就离吧。我要孩子的抚养权。」
「不行!」周志平想都没有想,一口就拒绝了。不但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甚至
很决绝仿佛像个陌生人:「除了婷婷的抚养权,什么都可以商量。」
婆婆一听就炸毛了。
当场就跳起来了:「志平,你脑子进水了。这女人要抚养权就给她,争什么争!
以后结婚有了孙儿,你把我孙儿往哪里放!不行,我不同意啊。」
她回头戳了戳还在低头刷股票的公公,气急败坏:「老头子,你说话啊。」
「我看,这事就听你妈的。」公公终于吭声了,还一本正经的分析:「你媳妇儿
自己就是老师,不管是教育还是什么都比我们外行人懂,而且娃娃跟着亲生母亲
长大,以后才不容易误入歧途。我和你妈也准备回老家养老,带孩子的事情啊我
们也不参与了,你说你又要上班哪里来的时间照顾娃?
「对啊。」婆婆继续打耳边风:「你以后要是想见孩子,再接过来住几天也是一
样的。」
婚还没有离,公公婆婆就想的这么远了。

我看着被他们言语支配的周志平,心里觉得讽刺又可悲。
离吧,离了干净。
我转身换了鞋就出门,打算先把女儿接回家。
就听见周志平的声音响起:「爸妈,这件事情让我再考虑一下。」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脚步一下就停了。
「还考虑什么啊。」婆婆着急忙慌:「这好不容易要离了,你可别讲什么情分
啊。妈早跟说你说过,这个女人尖嘴猴腮那样子一看就不是生儿子的料。你看看
吧,第一胎是个女儿,这第二胎又是个女儿。我们周家的香火可不断的啊。」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第一胎是女儿,婆婆他们怎么知道的?
「那件事情是我们对不起菲菲。」我听了好一会才等来周志平莫名其妙的一句
话。
对不起?
难道,他出轨了吗?
我心里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了。
「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婆婆不以为然,嗓门还挺大:「孩子虽然没了,但我
们周家也没有亏待过她。她弟弟买房,我们不也给了三万块钱,足够补偿了。再
说了,那么点药,也伤不了什么身体。」
药!!
我的心里好像被人扎了一把刀,瞬间疼的不能呼吸。
想起我和周志平的第一个孩子,当时去医院产检的时候,医生还说各方面指标都
很正常。后来有一天,周志平回家伶了很大一包的中药回来,说是婆婆特意让老

家当地的名医开的温补保胎药给我补身体。我当时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什么都没
有想就喝了一个礼拜,然后忽然就肚子疼,在送去医院的途中就流产了。
当时周志平还安慰我,说肯定是因为没有好好休息,疲劳过度引起的。为此,我
还自责愧疚了很久。
可现在婆婆的话,让我心里胆寒。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起那个孩子。如果他顺顺利利来到这个世界的
话,今年应该快五岁了。
那是我和周志平的第一个孩子啊,他怎么下的狠手?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推门就冲了进去:「周志平,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刚刚那话
什么意思?」
「菲菲!」周志平吓得整个人站了起来,显得十分慌张。
话都说到这个点上了,婆婆就没什么可隐藏的,直接说道:「什么说清楚?你当
时挺着大肚子和我儿子结婚,我们周家没有嫌弃你就应该感到知足。一连两胎都
是女儿,你还有脸在这里对我儿子大吼大叫。」
我不想和她这种人争论什么,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周志平:「周志平,你自己说。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药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故意让我喝的!」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周志平试图解释,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菲菲,你
听我解释。当时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
「我不想知道。」我甩开周志平的手,忽然之间才察觉原来躺在我身边五年的这
个男人,竟然是一个魔鬼:「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你竟然下的去手!你们周
家上下,全都是魔鬼,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公公婆婆听我这话顿时觉得无比刺耳,双双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尤其是公公,端着一副长辈的架子,说的话却比谁都恶心:「如此忤逆顶撞长
辈,你还有脸为人师表,我看简直就是误人子弟。」
婆婆冷哼着帮腔:「老头子算了,我们不和这种人争是非对错。就这种女人,要
是在我们那个时代,早就被侵猪笼了!」
我气的发抖:「大清都亡了一百年了,你还以为自己是慈禧太后啊。你以为我愿
意给你们周家当儿媳妇啊,要不是你们儿子当年哭着跪着求我,就是八抬大轿我
也不稀罕。谁当你们周家儿媳妇,那都是倒了八辈子霉!」
「李菲,就算是爸妈对不起你在先。你也不该说这种话。」周志平一听立马就跳
脚了:「这么多年的贤妻良母,难道都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吗?」
「你王八蛋!」
我下意识扬手就给我周志平一巴掌。
落地有声。
婆婆瞬间就暴跳如雷了,上前就一把抓住我的衣服:「你这个贱蹄子你敢打我儿
子,我和你拼命!」
周志平看事情要闹大,赶紧就上前阻止我们。
拉扯间,他为了护住自己的母亲推了我一把,瞬间我就感觉到了额头传来剧痛
感,温热的血液顺着眉心就流了下来。
婆婆一下就安静了,慌忙撇清关系:「这可和我没半点关系,别以为流点血就能
讹上我们。」
「菲菲……」
我捂着被磕破的额头,看着周志平要上前的脚步赶紧往后退,心像跌进了冰窖然
后扎入了冰刺一样疼痛。

那一瞬间,失望与绝望交替而过,让我对周志平彻底死了心。
再没有一个字的废话,我转身消失在了黑夜里。
当天晚上我把女儿送回我爸妈家后,就直接去了我闺蜜田甜家。
田甜是我的大学校友,本身学的律法,不过现在成了自媒体人。她给我分析了目
前的情况,还是建议我诉讼离婚,这样我才有更高的把握拿到孩子的抚养权。
并且,她还给我提了一个更完全的办法。

自食其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电话约了周志平,希望能和他当面谈谈离婚和财产分配的相
关细节。他答应的很干脆,临走的时候田甜往我的包里装了微型录影机。
见面的地方是我和周志平当年第一次约会的一家西餐厅,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时
间。他大概有所感触,坐在我对面连声音都比这些年温柔了很多:「菲菲,我们
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吗?」
我苦笑看着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里约会,我开玩笑问你的那个问题
吗?」
「什么问题?」他疑惑的看着我。
我说:「我当时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和你妈妈起了争执,你会帮谁。你说,不管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都会站在我身边。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你在我和你
母亲之间做选择,我只是希望你公平一点,可是很明显你并没有。」
周志平想抓我的手,被我躲开了。
我继续说道:「你父母不喜欢婷婷,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和我争抚养权。还有这些
年我存放在你那里的一笔钱,也请你归还给我。至于你的个人财产,我分文不
要。周志平,我们好聚好散吧。」
他低着头,沉默了。
大口大口的把杯里的咖啡喝了一个底朝天,然后抬起头很肯定的回答我:「好!
我不和你争婷婷的抚养权,你的钱我也都还给你。可是,我希望你最后能答应我
一件事。」
我直觉不是好事,毕竟昨天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女儿的抚养权,今天就放手的这
么痛快,不合逻辑。
果然,周志平又说道:「下个礼拜是爸妈结婚周年纪念日,我希望你能来参加一
下。你也知道他们一辈子要面子,如果你不来的话,亲戚朋友们免不得七嘴八舌
瞎议论。」
「呵!」我一声冷笑,真想泼他一脸咖啡。
看我不乐意,周志平感觉说道:「这件事情算我求你好不好?或者,你有什么要
求你也可以提,我能答应的都答应你。」
我讽刺的看着周志平,才觉得他其实挺可悲的。
「那好,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摆放包,让摄像头对准周志平的脸:「你是不
是带我去做过胎儿性别鉴定?」
「没有,绝对没有。」周志平一口咬定,不像说谎的样子:「非法鉴定是违法
的,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那好。」我又继续问道:「你爸妈给我的补药是不是堕胎药?你是不是早就知
道那个药有问题,但还是让我喝了,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孩子胎死腹中?」
这一次,周志平却没有否认的那么直接,而是委婉的回答:「菲菲,你相信我。
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那药有问题,否者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喝的。等我知道的话,
你已经喝了好几天了……我是怕你不能承受打击所以才没有说的。我知道这件事
情是我爸妈不对,但他们也是道听途说,说喝了这些药下一胎会是男孩,并没什
么恶意……」
我啪的一声站起来,惊得周围人的视线都扫了过来:「他们亲手扼杀了一个无辜
孩子的生命这叫没恶意?你明明知道却一直瞒着我这也叫没有恶意?那什么才叫
恶意?周志平你告诉我,什么才叫恶意。」
「菲菲你别激动,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呢。」周志平扯住我的手低声说道。

我已经一个字都不想和他继续谈了,直接离开了座位都懒得看他一眼。
「那我爸妈的摆酒那天,你还来吗?」
我没回答一句来你二大爷,就已经是我最后的教养了。
当天下午周志平就把我存放在他那里的钱打了过来,而且比我想象中还要多一
些。田甜坐在沙发上正在存档我今天上午拍到的视频,回头不好气的说道:「还
什么还,这笔钱本来就是他应该给的。你要是敢还,我就打断你的手。」
我公公婆婆是什么样子的人,我最清楚了,他们怎么可能允许周志平把钱还我,
而且还多给我一笔钱呢?
果然当天傍晚,就出事了。
当时我正在学校办公室准备离校回家,田甜说我上了热搜新闻,还曝光了我执教
的学校。现在网友们全部都在声讨,说我这样的人不配做老师。
我打开手机才扫了一眼,热搜上的新闻说我不仅虐待公公婆婆,还对自己的女儿
十分冷漠。说我堕过胎不自爱,嫁人以后还到处留情抛媚眼,不仅受贿还有体罚
学生的嫌疑。网友们一看我的身份是老师,顿时就恶意满满。
然后就收到消息说有人向教育局举报我私开辅导班还公然行贿受贿。等我反应过
来,学校的通知就已经下来了,让我停课好好在家休息几天。
「甜甜,这次我听你的。」我怒气冲冲的离开学校,准备反击到底。
一个礼拜以来,我和田甜都聚在一起商量着我们的反击计划。她负责新媒体消
息,而我则负责在周志平父母的酒宴上大家都看看他们的嘴脸。
很快,日子就来了。

我一改往日全职妈妈的形象,特地穿了一条周志平平时从不让我穿的吊带裙,踩
了一双恨天高出现在酒宴门口。
周家上上下下的亲戚都认识我,因为我是他们家族里少有的外来媳妇。我笑眯眯
的朝着大家打招呼,抬脚进门就看见周志平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保持着笑容,朝
我说道:「小李啊,快招呼着大家入座。」
台上,主持人已经准备入场了。
看见我来,周志平还是很意外和高兴的:「菲菲,你这几天过的好吗?」
「好不好的,你心里没点数?」我冷冰冰的看着他,笑的讽刺:「看你平时手机
玩的挺勤快的,怎么最近新闻没看啊。」
周志平赶紧说道:「这件事情我问过爸妈了,真的和他们无关。你放心,我已经
亲自去辟谣了,大家很快就会知道你不是这种人。」
「那我是哪种人?」我回头问周志平,撩拨着长发笑意潺潺。
结婚五年我都很少刻意打扮自己,像这样烈火红唇更是没有过。周志平意难忘的
看着我,那双眼睛里充满了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菲菲,我们之间……」
「酒宴开始了。」我打断他的话,看向抬上说道:「主持人点名要你上台说两句
话呢,快去吧。有什么话,晚一点我们再慢慢聊。」
听我这么说,周志平很高兴,点点头立马就奔上了台。
一篇废话后,他拿着麦克风忽然看向我,然后说道:「今天我还要特别感谢一个
人,那就是我的妻子,谢谢她这些年的付出和包容。」
我款款笑着,却恶心的想吐。
周志平和他的父母一样,把那张脸看的比命还要重要。

「志平。」席位中,我站了起来,阔步过去从周志平的手中夺过话筒,回头看着
众多今天来参加宴席的人:「爸妈结婚周年纪念日,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就送一
份此时此刻我的心意吧。」
按照之前和田甜说好的,等到我的话说完,就播放周志平的那段录像带。
熟悉的声音响起,字字句句都是我和周志平那天在咖啡馆的对话,包括他父母给
我喝堕胎药那一段,全部一一放映了出来。
宴席上的人神色各异,或觉得好笑当个瓜吃或觉得无耻愤怒低骂,毫无顾忌交头
接耳。
「大家都看到了吧。」我一声轻笑,莫名觉得放松:「这就是给自己的儿媳妇下
药堕胎,害死我孩子的好公公好婆婆,当然了还有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包容付出的
好老公。」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心头恨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