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要抵抗我

作者 : rio 本文共1865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7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8

听说你要抵抗我

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暗恋多年,我还是对他下手了。
同学会那天晚上,我装醉酒,扒了他,办了他。
办到一半,后悔了。
然后我原封不动地给他穿上衣服,企图复原。
可惜衣服撕得有点烂,皮带我也系不上……
我在他身边沉思了三秒,祈求他醒来之后忘了我的流氓行为。
然后,我逃了,连夜坐绿皮火车逃回了老家。
《听说你要抵抗我》冰山男神✘沙雕学渣
2
一大清早,我妈看我顶着巨大的黑眼圈站在家门口,吓了一大跳,「你昨晚偷牛
去了?」
我吓得一个激灵。想说其实比偷牛还要严重些……
「快去躺着,别在这杵着,吃饭喊你!」我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骂得再凶
也要喊我干饭。

我脑袋昏昏沉沉地回到房间,这一躺就是一天,等我被饿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了。
床头放着一份盒饭,还有一张纸条,「醒了吃饭,妈妈打麻将去了,勿扰。」
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我妈亲生的。撑起身子扒拉了几口饭,实在没什么胃口。
太阳穴那里胀痛得厉害,我摸了摸自己,浑身滚烫。
完了!
我找出一根温度计,果然,我发烧了。
我呆呆地想了几秒,摸出手机上网查有没有人出现过我这种情况,好像没有。
网上有个答案说惊吓劳累过度,也有可能引起免疫力下降,导致发烧……
我仔细想了想,再次为自己的作死行为哭笑不得。然后去冰箱拿了冰块敷着,开
始看班级群消息。
一条消息就跃入眼帘:「阮阮,你昨晚和我哥……成了吧?」
看到这个,我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十万火急地给宋晚这个大嘴巴私信。
「宋晚!你把消息发到群里面了,快撤回!」
「啊,我不知道啊,好像撤不回了。」
「我新买的迪奥口红送给你。」
「真的撤不回了。」
「千玺签名版专辑!」
「撤回了!」
我:……
她撤回是撤回了,但我依旧不放心地盯着班级群看了半小时,确定没有任何异样
才放下手机。
躺在床上,我回忆着昨晚的荒唐,越想越觉得后悔。
宋晚是我高中同桌加闺蜜。
她天天嗑我和她哥的 CP,嗑得神魂颠倒。我暗恋宋也这件事全校人尽皆知,也
是拜她所赐。
宋也是她的孪生哥哥,也是我高中的班长。因为腿长,人帅,成绩好,他在高中
那会儿就是风云人物,情书收到手软。
宋晚总是从她哥那里,偷偷地把那些情书拿出来,然后和我一起撕掉。
「我们这样做,你哥不会生气吗?」我内心有点忐忑。
「不会,他只会觉得我们替他解决了大麻烦。」宋晚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
结果我撕掉情书的画面被人拍照发到学校贴吧上,一下子轰动全校,那篇帖子的
题目是:「某女生疯狂迷恋校草爱而不得,狂撕校草收到的情书。」
宋晚说我应该谢谢她,让她哥终于注意到了我。
宋也确实注意到了我,从此他十米开外看到我,就直接调头。
若是在班上,即使我和他座位就隔了一排,他也要绕大半个教室,避开我,才回
到自己座位上。
在他心里,我可能是个女变态吧。
所以我喜欢他几年,从来没有靠他太近,毕业后也没怎么联系。

若不是这次同学会,我也喝了点酒,宋晚又一个劲怂恿我拿下他哥,我也干不出
那么出格的事。
喝酒误事!
想到这,我关上手机睡觉。迷迷糊糊地,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宋晚一个电话把
我吵醒了。
「干什么?」我有些不耐烦。
「开门。」
我:?
「快点开门!」她再强调了一次。
我这才清醒过来,跑去给她开门。
「你怎么这副样子?还敢说跟我哥没发生点什么?」宋晚一脸狐疑地看着我。
我虽然心虚,但依旧嘴硬,「我昨晚就回来了,隔着十万八千里,我能干什
么?」
「也是,你送我哥回酒店就那么几十分钟,我相信我哥没那么弱。」
我……
猛女沉默了。我心想,你哥那塞牙缝的时间比这还要弱。
3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还要去旅游?」我赶紧转移话题。
「别提了,我哥重感冒发烧,我临时决定回来了。」

「发烧?」我没忍住,声音提得有点高。
说完我就赶紧捂住嘴,结果还是没能逃过宋晚的眼睛,「你激动什么?你脸怎么
那么红?」
「睡觉捂被子你脸不红?你别动手!」我打开她就要上手来摸我的脸,生怕她发
现我也在发烧。
「你打我干什么!」宋晚没好气地收回手。
「你哥都病成那样了,你不回去照顾他,跑我这干什么!」我也吼她。对吼是我
和她友好的交谈模式。
「对呀,他都病成这样了,还让我过来把你项链还给你,他真是吃饱了撑的!」
她说完把一个口袋塞我手里,摔门而去。
我噎住了。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凉飕飕的。
项链什么时候掉的,幸好她没细想。
送走了她,我越想越不对劲,宋也怎么知道这项链是我的?
这项链是我第一次戴,是我为了在同学会上显得女人一点,专门买的。
按道理,宋也也是第一次见。所以,他要么吃饭的时候盯着我看了一晚,要么就
是那个时候根本没醉……
没醉?我惊得从床上坐起来。
那……他是清醒地看着我拙劣地解他的扣子、皮带,还听到了我那些不正经的
话?
「哥哥,你真好看,我就亲一下,你不会不开心吧?

「我就摸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你好热,我帮你解开衣服是做好事吧?
「哇,你竟然有腹肌,我数学不好,一个一个数好不好?」
……
所以我那些骚话都被他听了去?
我人直接没了!杀了我吧,就现在!
4
我在家认真反思了三天。
我决定……忘记自己的所作所为!
可是宋晚打电话让我过去吃饭。
「实不相瞒,我最近在减肥。」我委婉地拒绝她,其实是怕见到她哥。
「你有病吧,我今天过生日!」宋晚又骂我。
「你的生日就是你妈妈的受难日,你怎么好意思庆祝?」我还在挣扎。
「我哥不在,他去他导师那儿了。」
「哦?是吗?想要什么礼物,对了,我喜欢你妈做的兔头,无骨凤爪,芽菜烧
白,能安排一下吗?」
「有!麻溜地滚过来。」
「遵命!」

我连滚带爬地冲到浴室,洗了个 10 分钟的战斗头,极速吹干,又画上美美的
妆,「随便」买了一份礼物就滚去了她家。
一打开门,看到满屋子的人,我傻了。
「你朋友真多呀……」我狐疑地往里面看了一晚,「我还都不认识。」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这个宋晚竟然背着我交朋友,枉我还以为她跟我一样孤寡。
「你认识就怪了」她一把把我拉进去,锁门?锁门?
「都是我哥的大学同学。」
我:?
「什么意思?」她不是说她哥不在吗?
「我哥是去他导师那儿了,然后刚才他回来了,还带了这些朋友。」宋晚一脸无
辜。
交友不慎!我把礼物塞给她就想溜。
「阮阮过来啦,快进来坐呀,晚晚你这孩子堵着门口干什么?」
是她妈妈。
「阿姨,其实……我们家今天请客,我可能……」我又开始撒谎。
「是吗?我刚才买菜碰到你妈妈了,让她过来吃饭,她说她今天约了牌友去农家
乐,就不过来吃饭了。」
我……

天,我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哦,我记混了,我帮您洗菜吧。」我硬着头皮逃进厨房。
结果宋晚也跟了进来。
「你在怕我哥?」宋晚一遍择菜,一边质问我。
「废话,你不怕?」我没好气地怼她。
宋也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又冷又凶,我和宋晚两只学渣,每年暑假开学前都会卑
微地去偷他的作业来抄。
刚开始他还骂我们,但不知道从某一天开始,他突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抱人大腿就得跪着抱,我和宋晚一直怕她哥。
「是吗?我觉得你怕得更厉害!」她盯着我,吓得我赶紧避开目光。
「正常,他再凶,你也是他亲妹。」我支支吾吾地,试图蒙混过关。
5
吃饭的时候,宋也终于和他同学从房间出来了。
我躲在角落,偷偷看他,没想到刚好撞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心跳一下子加速,我赶紧收回目光。
我想起那天晚上,他也是用这双眼睛,似梦似醒地看着我,又不说话。
我磨蹭着,最后还是过去在桌子面前坐下。
吃饭的时候,我就跟缩头乌龟一般埋头扒饭。

「宋也,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宋也的同学们开始纷纷给他送礼物。
人缘这么好?
正想着,宋晚踢了我一脚。
「干吗?」我瞪她一眼。
「你不会,忘记给我哥准备礼物了吧。」她压低声音说。
我真是谢谢她的大嗓门,哪怕压低了声音,整桌子人都听见了。
我……
我真没准备。
结果,下一秒,我还是低估了她!
「哥,这是苏阮送你的礼物,她不好意思给你。」
拜她所赐,一桌子人都看过来了。
我看着她手里的礼物,不就是我刚才送给她的那个!
我佩服她的机智,但想到里面的东西,我真的麻了。
因为太多人,我也说不出口,只能祈求上苍,他别打开,待会儿下来再跟他解
释。
「谢谢。」他看向我,我心脏漏了一拍。

那一刻我总算明白了美色误人,光是这脸就让我浮想联翩。
「快拆开看看。」有人提议。
我:!
我不建议!此时的惊悚程度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没……没多贵重,下来再拆吧。」我温馨提示。
结果……大家都在怂恿他拆开。
我慌了……
杀人诛心,他们想要我的命直接拿走,行吗?
他没说话,在众多礼物中,偏偏拆开了我的那份……
我看到他表情微妙地变了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
去。
其实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套情趣内衣……
「是什么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
大家又在起哄!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一次不用我担心了,他直接封住盒子,沉沉地来了句,「吃饭吧。」
然后拿着盒子起身,淡定地回了房间。
「阮阮,你送的啥?你不觉得我哥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吃饭。」我真是服了,她真是个小机灵鬼。
「他耳根都红了!」
我:!
「我去下厕所。」我放下筷子装作去上厕所,却在拐弯处直接上楼去了宋也房
间。
6
我敲了几下门,低声道:「宋也,是我,开下门。」
「我知道是你,有什么事?」他低沉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却没有开门的意思。
我:?
防狼呢他这是……
「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有些囧。
过了几秒,门终于开了。
站得太近,我才发现他竟然这么高了,望得我脖子疼。
「解释什么?」他周身都围绕着低气压。
「那个礼物,我能拿回来吗?我改天送给你。」我伸手就向他要。
「倒还知道不好意思。」他却丝毫没有给我的意思,「你送人什么东西,都会送
出去后悔了又收回吗?」
「不是……那是给……」给宋晚的。后半句我没说完,不懂他在生什么气。
「做事也是,你做一半就后悔了?」他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盯得我发毛。
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不是傻子,他说的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我的脸开始发烫了。
「你一个女孩子知不知道……」感觉他要骂我了,可是他突然顿住,叹了一口
气,「以后不要乱送那些东西给男生。」
「下去吧。」说完直接关上了门。
我:?
好家伙,那东西本来就不是送给他的,他还真是自作多情。
我气鼓鼓地下了楼。
7
「阮阮,你上厕所怎么上到楼上去了?」宋晚这小妞真是阴魂不散。
「别惹我,别以为你过生日我就不打你。」我心里有气,把气全都撒在宋晚身上
了。
「这么凶?」她和我在一起洗碗,眼神一直往门外瞟,「你这么凶,我好想看到
你吼我哥的样子。」
「你是他亲妹吗?」我翻了一个白眼。「况且你哥轮不到我吼。」
我刚刚才受了气下来好吗?我敢吼他?
「别灰心啊,我哥再凶也就是一个绣花枕头,你吼他,他指不定要哭。」
哭?宋也?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不过……我突然有了个可耻的想法。
「你在傻笑什么?」宋晚用胳膊戳我。
「我在想怎么把你哥……弄……哭。」我故意强调了某个字。
「哟哟哟,我好期待呀,请问是动词吗。」
「你懂的?」我给了她一个略微不正经的表情。
刚说完,厨房里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我傻了!
我又被宋晚整了,她早就看到她哥过来了吧。
该死……
「怎么让客人洗碗?」宋也进来拿水果刀,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嘴。
「哥,她不是客人。」宋晚不满地说。
宋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出去的时候,恨铁不成钢地望了我一眼。
把我当外人是吧,他的每句话都透着礼貌的疏离。我有些难过。
「诶,你别多想,说不定我哥是心疼你来我家干苦力。」宋晚安慰我。
「别说了。」情绪有些低落,我才不信他是心疼我。
8
我以为我会情绪低落一天,后来才发现我对自己好像有什么误解。
从厨房出去,看到一群人在斗地主,没过五分钟,我已经跟他们混成了哥们。
「大哥」「大姐」「飞机」「顺子」信手拈来,大有决战到天亮的架势。
虽然宋也这个人冷若冰山,但他的同学倒是都热情似火。
斗地主进行到巅峰的时候,宋也终于忍不住从旁边的围棋桌走了过来,「你不回
家吗?」
一群人看着我,尴尬异常。
能不尴尬吗?他这是赶我走。我气死了。
「是有点晚了,明天你过来吗?我们再继续。」
「是呀,加个微信,明天联系。」
「要我们送你吗?」
……
我谢谢这些亲大哥,让我终于不觉得那么尴尬了。
「阮阮今晚可以和我睡啊,你让她多玩一会儿。」宋晚也来解围。
「可以吗?」我内心窃喜。
睡不睡无所谓,我主要是想打牌,这点随我妈。
「你这么大了,还一起睡你那个儿童床?」宋也极为平静地嘲笑了他妹一番。
「你们几个和她又不顺路,怎么送?你们也快回去把。」
好家伙,他真是为了赶我走,不择手段。

我盯着他,他也盯着我,僵持不下。
「算了,我开车送你。」他看了一眼表,「快点。」
我看他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就来气,若不是想着节约车费,我肯定不受这气。
「知道了。」我拎起衣服就走。
9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各有各的小心思。
终于到我家楼下了,他竟然停了车,跟着我下来了。
我往前走,他就双手插兜慢慢地跟在我身边。
「听宋晚说,你前几天生病了?」他先开口了。
果然宋晚还是看出来我发烧了。
「嗯,有点不舒服。」我小声道。
不知道为什么,单独跟他在一起我就觉得好尴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他垂下眼瞟了我一下,叹了口气,「都跟你说过我感冒了,你不听怪谁?」
「什么时候?」我觉得他这话多少有点莫名其妙。
「你说怎么时候?」他反倒停下来,问我。
「不知……道。」刚说完,我脑子里就闪过一个画面:我猴急地俯下身亲他的时
候,他别开脸,好像是说了这么一句。
吼……我没脸了。

我看他目光质问着我,就知道那件事,我躲不了了,头疼。
「你很生气吗?」我试探他的态度。
「嗯。」他回答得异常干脆。
「我……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在狡辩,「就亲了一下,你不至于
吧。」
他不说话,只是目光沉沉地盯着我。「就亲了……一下?」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突然走来了一个人,我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小区的著名大喇叭
王阿姨,她跟我妈忒熟。
这大半夜,我和宋也两个人站在这,要是被王阿姨看见了,我估计明天整个小区
都知道了。
情急之下,我伸手拉住宋也的衣服,企图遮住自己的脸。
他倒是配合地侧身将我挡住,然后我的头抵在墙上,却被他的手护住。
好了,我们现在的距离跟那天碗上也没差多少了。
等那人走了,他低下头看我,喉结动了动,「又想对我做什么?」
又?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能说,继续做那天晚上的事吗?显然不可能。
我不可能在他清醒的时候做那种禽兽的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是,我亲了你一下,你要是觉得吃亏,你就亲回来,我们
扯平好不好?」我真的佩服自己的厚颜无耻。
不过很奏效,他明显愣住了,动了好几次嘴唇,也没说出一个字。
像他这样的正人君子,是做不出这样的流氓行径的。我暗自得意。
「阮阮!」我妈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
我吓得立马推开了宋也。
宋也也把脸别向一边,有些尴尬。
「妈,你怎么走路不出声。」
「不是走路,我观察你半天了,还不确定是你。」
半天?我真的社死了。
「这不是宋也吗?你怎么不请别人上去坐坐,在这里磨磨蹭蹭干什么。」我妈说
着就去推楼道的门,示意我们跟上去。
「阿姨,太晚了,我先走了。」
「是有点晚了,不过,我们家有空房,你不介意可以……」
「妈!」我及时打住我妈的话,一边转身推着宋也,「谢谢你送我回来啊,这么
晚了你快回去吧。」
我再不让他走,感觉我妈都能摁头组 CP 了,然后一晚上把孩子读哪个幼儿园都
安排好。
「阿姨,下次我再登门拜访。」宋也这人……不嫌事大吗?
「行!」
目送走了宋也,我妈突然凑到我耳边,「行啊你,真把那小子亲了?」
「误会。」我扔下一句,赶紧上电梯,结束话题。

「我看不像。」我妈跨进来,一脸笃定,「那小子一看就是喜欢你,他瞎了吗?
不懂……」
我妈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前半句让我上天,后半句让我入地。
10
回到家,我觉得我妈那句话像是有什么魔力。明明知道宋也不喜欢我,可是我还
是被我妈成功洗脑成他爱我爱得死去活来。
一周后,宋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飘了。
「阮阮,我的礼物呢?」她气势汹汹。
我不紧不慢地接起电话,「啧……叫嫂子。」
「嫂子?你做梦呢?」她一下子打破我的幻想,「你再不来我家,你就要成为嫂
子编号 007 了。
「把话说清楚。」我竟然听出了危机意识。
「今天一个学姐来找我哥,还要在我家吃饭,我看她不像是单纯来吃饭的。」
「那像是干什么的?」
「像是来睡我哥的。」
「让阿姨多准备一副碗筷,我立马来!」我瞬间战斗力爆棚。
于是,我就这样骑着小电驴,满怀激情地一路杀到她们家楼下,看见那辆白色奥
迪,瞬间泄了气。
这个停车位,是宋也家的,停在这里的,就是那个学姐的车吧。
我犹豫着,将自己的小粉红停到了奥迪旁边的小角落。
可怜……
「怎么才来?」一开门,宋晚就问我。
「别提了,小电驴再快,也比不过四个轮子的,况且别人还又多加了四个圈。」
我垂头丧气地进了屋。
「你就丧吧,我刚才偷听他们讲话,好像这次有点局势严重。」
「有多严重?」
「我哥说要给她钱。」她顿了一下,「该不会,我哥玩弄了别人感情,别人上门
讨债吧。」
「啊……那一般来说你哥要多少钱?」这个关键时候,我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我睡
了她哥,是不是也需要这样一笔遣散费。
「你当我哥是什么?」
「我……」还能是什么……
宋也看到我的一瞬间,明显有些惊讶。
他和那个学姐一前一后从楼梯下来,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
「你怎么来了?」他貌似有点紧张。
果然有猫腻!
「我来找宋晚,又不是找你,不能来吗?」我语气不好,原谅我没办法保持镇
定。
特别是,那个学姐看起来温柔得体,让我恨不起来,就很烦。
他没说话,盯了我几秒,沉声道:「谁惹你了?」
明知故问!
「大姨妈。」我扔下三个字,他被噎住了。
「宋也,这也是你妹妹吗?」学姐过来微笑着和我打招呼。
宋也脸有些黑,情绪不佳,「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以前抄他作业的时候,他从来不承认我是他妹妹,怎么现在学姐来了,他就要撇
清关系了?
「姐姐,我比他大。」我笑嘻嘻地胡说八道。
其实是我妈为了让我早读书,就把我身份证上的年龄改大了几个月,本来我比他
小,但是身份证年龄比他大。
「你要点脸。」不等宋也说,宋晚就来无情戳破了我的谎言。
空气瞬间变得安静。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情绪,或许是看学姐和他表现得过于亲密,心理酸酸的,总之
不好受。
「谁大谁小都不重要,女孩子看起来小,比什么都好。」学姐缓解气氛。
「我去扔垃圾。」我转身拿起脚边的垃圾袋,开门出去。
我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明明宋也什么都没说,什么名分都没给我,我却在瞎吃
醋。
认识他这么多年,好像一直都是我追着他跑,他偶尔回应一下,甚至不回应,我
却一直在臆想他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

然后,我就这样一个人单向喜欢了好几年,明醋暗醋吃了一箩筐,却没有狗胆去
表白,只会自己跟自己在那里较劲。
就连那天晚上,都做到那一步了,我还是怕他清醒后的拒绝,最后又逃了。
想到这些,我心里有些堵得慌,干脆整个人靠在楼道的墙边深呼吸。
「扔垃圾扔到楼梯间了?」头顶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宋也?!
我整个人立马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状态。
我也不是非得这样,只是觉得,只要我保持不太正经的样子,就算被拒绝好像也
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减肥不行吗?」我没再理他,拎着垃圾就往下冲。跑到一半,手腕被他拉住
了。
他的手好大,好凉,跟他人一样,浑身透着凉气。
「别跑了,待会儿……肚子痛。」他说这话很轻,却又字字句句都落在我心上。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你这样拉着我,学姐不会不高兴吗?」我保持着以往的
牙尖嘴利。
他不说话了,死死地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得浑身发毛。
11
我想起了那句广告词,再看,再看就把你吃掉。
他这么一个大帅哥这样盯着我,可比旺仔诱人多了。
我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于是我毫无征兆地说了一句流氓话:「宋也,我们要不要再试一次?」
说完,等我自己反应过来,我真想把自己抽死。
他愣了半天,脸上毫无表情,又冷又凶,不怒自威。
我的心凉了半截。
「不行。」他低下头,别开脸,甚至直接松开了我的手。
这就是他深思熟虑过后的回答?
「行,我知道了。」我情绪跌到谷底。
「你……不是不方便?」他显然有些艰难地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那如果方便就可以吗?」好家伙,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厚脸皮程度。
「阮阮,你是女生!」他沉着脸提醒我。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他拒绝我了。
世界坍塌了。
「我去扔垃圾。」实在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我快速转身往楼下爬,这一次他没
再跟上来。
扔完垃圾,我就骑着自己的小电驴跑回了家。
回到家,我直接扑在被窝里,哭得天昏地暗。
宋也真讨厌!

宋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
不想跟我谈恋爱就拉倒吧,反正我也不稀罕他那五秒。
12
后来我跟宋晚说我回家了,她就骂我㞞。
我哪里是㞞,只不过撞了太多次南墙,就想着歇一阵再撞。
我觉得我暗恋宋也太久了,得了一种病。
间歇性自我怀疑,偶然性自我感觉良好,伴随长时间患得患失焦虑症。
后来宋也给我发微信,问我怎么走了,我没理。但他不给我发消息了,我心里又
开始抓狂。我真是贱。
我妈看我天天宅在家里,非要说我失恋了。
「失恋了啊……这么快?」
我懒得解释。
「你妈我那天才去看了酒店。」
「刘女士,你看酒店做什么?」
「这年头好日子结婚的酒店可难定了……」
「妈你考虑得可真长远,新郎没了,那你给我找一个不就行了。」
如果我妈听得出我这话是出于愤怒加无语而说的反话,她也不至于过两天直接告
诉我时间地点,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
「妈,我才大三……」
「我是看你天天在家,我懒得给你煮饭。」
我真的怀疑我不是她亲生的。
宋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去相亲的路上。
「我哥和那个学姐得了个什么奖,请大家吃饭,你确定不来?」
「不去。」
我嘴上硬气无比,心里还是堵得慌。
特别是翻到宋晚朋友圈里宋也和那个学姐获奖的照片的时候,我感觉我迟早要爆
炸。
狗男人,拒绝我,冷落我,就是因为学姐厉害是吧?
我不舔了!
我气势汹汹地走到相亲对象面前,发现相亲对象竟然就是宋也的同学,一起斗地
主那个大哥——顾羽。
「哥……你妈用什么威胁你来的?」
「一个月的零花钱。」
「巧了,我三个月。」
于是我们两个异常和谐地统一战线,假相亲,真打游戏,愉快地进行了一顿晚
餐。
饭吃到接近尾声,有人打电话让顾羽去喝酒。
「一起去吗?」他问。

「我去干吗?」想起上次喝酒我兽性大发扑倒了宋也,我就后悔,最近也一直都
很节制。
「反正你也认识。」
「谁?」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伸手指了指远远的靠窗子的那一桌。
那不是宋也他们还能有谁……
关键是,我一望过去,就看到宋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大哥,我欠你钱了?他那眼神什么意思?
等我再次抬头,他还在看我!
我怕他干吗,我又没做亏心事……
「走!」我拎起酒杯,望着宋也那边。
「要去?」顾羽有些诧异。
「你朋友,当然得去。」我准备豁出去了。
顾羽带着我往那边走,一群人看到我热情地起哄。
「顾羽,叫你吃饭你说你有事,你真不够朋友。」
「是啊,谈恋爱就早说啊,还藏着,又不是不认识。」
「就说你们那天斗地主打得火热,没想到啊,你小子早有预谋。」
……

我看到大家越来越兴奋,某个人的脸越来越黑。
「阮阮,快坐这。」宋晚拉着我坐她旁边,我却没有立马坐下,而是给自己倒了
一杯啤酒,又给顾羽倒了一杯,两个人一起走到宋也面前。
「祝贺你啊,又获奖了。」
13
宋也手指捏着杯子没动,那双眼深不见底,看不清情绪。
他不理我,让整桌气氛都有些尴尬。
「谢谢。」那个学姐为了缓解尴尬,主动过来和我碰杯。
「也祝贺你。」我勉强跟她碰了一下杯。
我刚要仰头一口喝掉,手里的酒杯却被他夺了过去。
我:?
「不是不方便吗,还喝酒?」他说完,将我手里那杯酒一饮而尽。
我傻了……
他这是什么操作。
喝完酒,整桌气氛有些微妙。
特别是,后来别人找他喝酒,他都来者不拒,喝得有些吓人。
因为大家都喝了酒,气氛一会儿又好了起来,我满心忐忑地坐在宋晚旁边,有些
担忧。
「你哥怎么回事?」我问宋晚。
「我还想问你呢,你和我哥怎么回事,那个顾羽又是怎么回事?」宋晚悄悄地跟
我交换眼神。
「顾羽啊,他是我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
「你相亲?」
我服了!我忘记宋晚的大嗓门了,一桌子人又看向我了。
「大家别为难她,我认罚。」顾羽笑着给我缓解尴尬,让大家别开我玩笑。他真
是我亲大哥。
「你少喝一点。」我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袖,实在不忍心他这样被灌下去。
「没事。」他很豪气地说了一声。
这一声引得大家一阵唏嘘,「这刚好上就开始撒狗粮了啊!」
「你们这狗粮能回家关起门来撒吗?」
我:……
啪!突然有人放下了酒杯,突然起了身。
是宋也。
吓我一跳,他又在生什么气?
「去哪儿?」同学问他。「不喝了?」
「去厕所。」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等会儿继续。」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失态。

要知道他平时可都是脸若冰霜,遇到任何事都很淡定,似乎任何事都不足以引起
他面部表情的波动。
今天真是吃错药了。
宋也回来之后又继续喝酒。
我再偷偷看他的时候,他再也没有看过我。
后来回去宋晚开车,我上车的时候,宋也导师坐在副驾驶,顾羽和宋也坐在后
座。
我硬着头皮坐他旁边,他和顾羽已经喝得人事不省了,这到底在干吗?
他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也没看我。
「我加你一个微信。」顾羽迷迷糊糊拿出手机加我微信。
「好。」中间隔着一个宋也,我把手机递过去。
中间闭着眼的人却突然来了一句,「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我:?
整个车厢突然变得异常安静,顾羽和他导师都看着我俩。
我的手尴尬地僵在那里。
想了几秒,我猜他说的是那天我回家了,他问我为什么走了。
为什么走?他不是明知故问,我当然是生气了。
「没看见。」我撒谎。
「呵……」他嗓子哑得厉害,「没看见我的信息,却在朋友圈点赞。」
我:……
他怎么记得那么清楚,无语。
气氛尴尬至极,我赶快扫了顾羽的二维码,抽回手。
然后,我俩没再说话。
这宋也真记仇,而且还爱秋后算账。
汽车还在行驶,我也没再玩手机,脸朝向窗外。
突然肩上压来一股重量,我猛地回头,他的头靠在我肩上,这个场合,大家都看
着,真的有些尴尬。
于是我小心翼翼用手掰他的头。
「宋也!」我小声想要叫醒他,因为他太重了。
他听见了,微微睁了下眼,却没有任何挪动的意思。
「宋也……」我又喊了他一声。
顾羽有些看不下去,伸手想帮我把他捞过去。
正在这时,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不悦地开口:「那天还叫哥哥,今天就直呼
其名了?」
我:?
顾羽:?
导师:?
宋晚也偏过头来看我。
一时间信息量太大,我有些难以消化,赶快捂住他的嘴,「他喝醉了,让他靠
吧。」
我心里想的是,大哥,求你闭嘴吧。
顾羽和导师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宋也好像真的醉了,都开始肆无忌惮说胡话了。
「苏阮经常跟着我喊他哥哥。」宋晚真是铁闺蜜,还知道帮我解围。
我的心总算放下去一些。
本以为他就会安静了,结果他却伸手拿开我的手,「你撕烂的衣服什么时候
赔?」
我真的被他说得灵魂一颤!
救命啊,这下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车里的另外三个人都震惊地看着我,揣摩着话里的信息量。
「赔……我赔……」我凑到他耳边,「哥,我求你,别说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一个:「好。」
再后来,他嘴角噙着笑,满意地睡着了。
他装醉吧?
接下来,车里的几个人各怀心思,谁也没再说话。
送走了导师,顾羽也识趣地提前下车。
最后留下宋晚,审视着我。
「你们俩到底什么情况啊?」
「还能什么情况。」我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那天晚上……」
「你把我哥睡了?」宋晚瞬间朝我竖起大拇指。
「酒后乱性……」我为自己找借口。
「牛!」她说着,打开车门,「那今晚我哥就交给你了,你继续乱吧。」
「送你哥回去,我可不想第二次犯错,你哥因为那事很生气。」
这是宋也的原话。
「他生气?口是心非吧,不管了,我还有约会,就这样,交给你了!」
14
几分钟后,我扶着醉得不轻的宋也在我家楼下的花坛,头皮发麻。
「你醒醒,还能走吗?我送你回家好了。」我扶着他。
他却疲惫地在花坛坐下,闭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难受。
「你不方便?」他半眯着眼,透过夜色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浑身一震。
「我妈不知道回来没。」
我偷偷瞄了一眼楼上,我住的楼层还没亮灯,我妈应该是去打麻将了还没回来。
我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带他回去。
「阿姨好像挺欢迎我去的。」
我妈那是客气,你不懂吗?
「走吧。」我扶着他往电梯走。他太高,我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阴影里,「快
点。」
我按了电梯,东张西望。
他没说话,乖乖地被我扶进电梯。
到了我家,我拿钥匙开门,他就整个人倚在我身上,我紧张得半天没有打开门。
「进来吧。」终于打开了门,他却不肯进来了。
「怕什么,又不吃人。」我无语了,不知道他在磨蹭什么。
我真怕这个点我妈就要回来了。
他黑色的眸子笑了笑,「怕……你。」
怕我?我又不吃人。
我愣了一下,体会了一下他的话中有话。
该死,他在怕那个。
我举起手发誓,「我保证不动你,你睡客房。」
他站在那里盯着我,突然就笑了,「再信你一次。」
我:……
我要你信我,把我当什么了。
我把他扶到客房,他却整个人倒在我身上。

「你快点起来。」我真的哭了。
「头晕。」他在我耳边喃喃道,并没有起来的意思。「你让我缓一下。」
「你先让我起来,你自己躺着慢慢缓……啊!」
我后来的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了,只因为这个姿势尴尬到让我脸红心跳,特别
是,他好像还有了某方面的反应。
我没了。
「宋也。」我小声叫着他的名字,心跳的声音都快盖过了自己的声音。
「嗯。」他低低地回应我。
「你要不还是离我远一点吧。」我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我怕自己控制不
住。」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低低地笑。
大哥,这不是开玩笑。
我觉得下一秒就要把他抱着啃了。
笑了一会,他突然停了,沉声道:「控制不住……想对我怎样?」
怎样?当然是干点成年人的事,我快哭了,「我待会丧失理智亲你怎么办?」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
然后他的唇就摸索着靠了过来,离我只有一毫米距离的时候,他开口道:「我都
醉了,随便你。」
这……这么随便,不太好吧。

我轻轻一仰头,试探着亲了一下他。
因为仰头脖子疼,也就一下,我就倒了回去。
他却不依了,红着脸道:「还……要吗?」
他这话一说,我脸都红到后脑勺了。
「要……」我不管不顾,仰起头又去亲他。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了我妈的开门声。
15
「要命。」我伸手立马摁灭了床头灯。
「嘘……」我伸手捂住他的嘴。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听着外面我妈的动静。
放钥匙,整理垃圾袋,拉窗帘,然后回房间。
我妈的每一步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我的心还是快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冲破胸
膛。
等我妈终于没了动静,我早已经清醒过来。
「你还行吗?」我小声问他,「去我房间,离我妈房间远一点,免得她怀疑,放
心我什么都不做。」
我不敢想,待会儿要是他一个人在客房弄出点什么动静,我妈会震惊成什么样。
去我房间,我妈顶多以为我半夜发疯,也不会管我。
「你行我就行。」他这次倒是答得干脆。
他也像是酒醒得差不多了,懒懒地就跟着我去了我房间。
我换了被子,把床让给他,自己在地上铺了地铺。
他洗漱完出来,看着我坐在地上玩手机,愣着看我。
「把我骗回你房间,你就玩手机?」
「要不然呢?」我反问。
「随你。」他掀开被子,黑着脸不再看我。
奇奇怪怪。
我关了灯,倒在地上,继续玩手机。
他根本不懂,我偷偷带个男人回家,还住自己房间,我现在神经都绷紧了,哪还
有什么歪心思。
现在我只祈求我妈明天早点出门,然后我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弄出去……
哎……
这场景怎么感觉在电视上才能看见。
「你躺在地上,不硬吗?」我还以为他睡着了,结果他又出声了。
「挺舒服的。」我想让他赶快睡。
「你今天和他相亲成功吗?」他又问。
「啊?」我有点蒙,他怎么提到这个,「还行。」
他不说话了,黑着脸看我。

「苏阮,你是不是总是做什么事都只做一半?」他质问我。
「没有……吧。」我有些蒙。
「没有?」他反问我,「高中借我的作业抄,说给我送一周早饭,只送了两天;
学着别人叠千纸鹤说要叠 999 个给我,你只叠了 9 个;说要努力学习跟我考一
所大学,选志愿选到一半听说哪个学校帅哥多,你就改了志愿……」
「你总是这样。」他说完叹了一口气,活活像个怨妇。
「我……」我语塞,他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对我也是?」他目光直直地看着我。
「我哪有!」我小声道,「对你也不止三分钟。」
明明是他对我不冷不热,怎么现在成了我的错。
「亲也亲了,看也看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跑去相亲,那我算什么?」
我听得头皮发麻,他原来在说我相亲的事。
他吃醋了?
「我妈用零花钱威胁我去的,他也是。」我解释。
「你很缺钱?」他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问我。
「啊……」我的钱都是我妈给的,我哪来的钱,我当然缺。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为他睡了,结果下一秒,微信里面闪出几条消息。
红包?
宋也发的。
这人……
也太实在了。
我本来不该收的,但是我的手指不受控制就点了。
一个接着一个,我也没数,点到后面我终于觉得良心发现了,「别发了,够了够
了。」
他终于停止了发红包。
他到底想干吗?
我们俩都在沉默。
我把红包往上翻,一个一个地看,才发现每个红包竟然都带了一个字。
连起来是「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的心咯噔一下,脑子炸开了。
「红包都收了,答案呢?」他的声音抽回我的思绪。
答案?当然是立马答应。
我回想着自己默默喜欢他的这些年,再看看手里的红包,竟然不争气地想哭。
「答案呢?」他再次问我的时候,已经跑到我的被子里面来了,近在咫尺地问
我。
我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明早再问我吧,现在都喝醉了,不算数。」
他伸手碰了碰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谁告诉你我醉了。」
我蒙了。
「你刚才还神志不清。」我反驳。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傻。」
说完,起身将我抱到床上面去。
「我睡地上,地上凉。」他说完,给我拉好被子,自己退到了地上。
「哦。」他的温柔太杀我了。
我开心到整个人都想放肆大喊,我好像有男朋友了,但碍于他还在,只得忍耐。
后来我实在太困就睡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是高中的时候,我偷偷拿他作业去抄,我以为他会生气地骂
我,他却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得懂吗?答题步骤?」
「不是很懂。」我老实地回答。
「那我下次写简单一点。」他收回他的作业,隔天将改好的作业塞我书包里。
我当时就觉得,不知道他这样又冷又温柔的男生若是喜欢一个女生会是什么样
子,如果我是他喜欢的人就好了。
下一幕,他站在操场的洋槐树下,低头告诉我:「我喜欢你啊,阮阮。」
画面到了这里,我激动醒了。
16
我一醒来就想到了昨晚的事,赶快翻身下床找人,哪里还有人?
完蛋,他千万别乱走被我妈发现。
结果我急匆匆地跑出房间,就看见他和我妈在餐厅吃早餐。
我没了。
我带男人回家的事情就这么败露了?
我妈让我过去坐着。
我忐忑地看看我妈,又看看他,他竟如此淡定……
「你昨晚熬夜了?叫你半天叫不醒?」我刚坐下,我妈就瞪了我一眼。
啊?
「我错了。」没等我妈发怒,我立马规规矩矩承认错误。
我妈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我。
然后我就看见他低着头憋笑。
「怎么今天这么听话?」我妈低声念叨,忽地想到什么,凑到我耳边,吓得我立
马闭上眼。
「妈妈懂,在宋也面前装乖是吧。」她顿了一下又说,「别人都来了一个小时了
你才起来,你还让别人等,你有高人指导啊,继续。」
我:!
什么叫他都来了一个小时了。
他明明来了 10 个小时了好吗……
「咳……」我轻咳一声,试探着演了一把,「找我有事?」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一本正紧道:「我衣服掉了,你有看见吗?」
我妈一脸迷惑。
我吓得整个嘴开始不听使唤,「有吧……昨天我在车上拿了一件衣服,是不是把
你的拿错了。」
说完,我飞快地跑进自己房间。
狗男人,他衣服在哪里?
我到处翻,翻得满头大汗。
我怎么也找不出他的衣服,不知道出去要怎么跟我妈解释。
正在这时,后背凑近一团温热的东西,我一转身,就看到他低着头看着我笑。
我吓得立马站起来,飞过去把门关了,反锁。
「哥哥,你要干吗?怎么回事?」我指了指门外。
他懒懒地靠在我的书桌旁,「我出去晨跑,回来给你带了点早餐,你妈妈给我开
的门。」
原来如此!我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难怪我妈以为他大清早来找我。
算他有点脑子。
「走就走了,你回来干吗?」我抱怨他。
他看着我不说话了。
「你先走吧,我们在这里面待太久不好。」我赶紧打开门,推他出去。
他依旧不说话看着我。
这人总看我干吗?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他终于没忍住,低着头杵在我门口不肯走。
忘了什么事?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
难道……
他想让我亲他?
该死,这么黏人吗?
罢了!
我拉了他衣领,踮起脚尖,刚要亲到……
17
「阮阮……」
是我妈!
我光速弹开,假装找东西。
「你大姨问我,昨天给你介绍的那个男生……」我妈一路走一路说,大概是看到
宋也站在门口,一下子闭了嘴,「宋也,你还没走啊?」
「嗯,等下走。」宋也大概也没料想我妈竟然催着他走,有些蒙。
「哎呀,阿姨也想留你吃饭的,但是啊我们中午可能要请人到家里吃饭,就是昨
天阮阮大姨给她介绍的那个对象,所以……」
什么时候请顾羽了?我妈这是演的哪出?
我一抬头,就看到宋也狠狠地盯着我。
我递给他一个无辜的表情。
他咬咬牙,盯了我一眼,显然不信,「那我先走了。」
说完,拎着自己的外套走了。
我愣在原地。
他那一眼什么意思?生气了?
「妈你干吗?」我用手捅我妈,「你在他面前提相亲干什么,怪尴尬的,你至少
等他走了吧……」
我妈探出身子,确定他关了门出去了,才低声道:「你懂什么,这男人不能惯
着,得放长线,让他有紧张感。」
「放长线,老妈,你真有一套,鱼儿把鱼竿都叼走了。」我内心还在纠结,要不
要跟他解释一下,我妈是在骗人。
「平时聪明得要死,怎么一谈恋爱,脑子就没了。」我妈叹了一口气,「你喜欢
宋也,这些年妈可都看在眼里,我看他也对你有点意思,你就趁这次把他拿下
了,磨磨唧唧什么劲。」
我终于明白自己胆子大到会生扑是遗传的谁了,随我妈。
她若是知道我早就扑倒宋也了,不知道会不会朝我竖起大拇指。
后来在我妈的指示下,他给我发微信,我都只回一个字。
他说想约我出去,我就找个理由说去不了。
最最关键的是,每晚给他发一条,你在干吗,然后等他回复了就消失。
我妈管这叫欲擒故纵。
结果就是,我在家里待得都快发霉了。

终于他有一天忍不住了问我:「你到底同时跟几个人聊天?」
「只有你。」
「只有我?」他停了一会,「我给顾羽打电话,他一直在通话中,你还敢
说……」
我:?
天地良心,真的就他一人。为了克制我自己,我回完一条信息就去玩一盘游戏,
哪有时间跟谁电话。
等等……他打电话给顾羽,就是为了确定我跟谁聊天?
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倒在床上笑得喘不过气。
平时的冰山美男,哭唧唧地质问我跟哪个男生聊天。
光是想想这画面就有点……萌。
「我洗澡,没看手机。」我决定不再逗他了。
然后电话就来了。
「喂。」
「嗯,我真的在洗澡,你听。」我把放水的声音给他听。
「你……」他顿了一下,「答案呢。」
「什么答案?」我故意装傻。
「你说什么答案?」他低声轻吼我。
「不懂。」我继续装。
「苏阮,你……牛。」他凶凶的,像是要发火了,我以为他要挂电话了,他却突
然软下声音来,叹了一口气,「栽你手里了。」
我笑得前俯后仰,「谁要你栽进来的。」
「我自愿的,行了吧!」他暴躁得像一只发怒的小猫。
「哦。」
「被你亲,被你抱,被你……都是我自愿的,我被你折磨得天天睡不着,你满意
了?」他发泄了一通,然后低声询问,「可以当我女朋友了吗?」
「啊?」我停了一下,「人家还小,你不要说那些。」
「你……」他突然没了脾气,轻声道,「不小。」
等我反应过来……
流氓!
「宋也你这个样子你妹知道吗?」我竟然开车开不过他,有些憋屈。
「你怎么什么都跟她说。」他有些无奈,「那种事只能跟我们自己讨论。」
「谁要跟你讨论,挂了。」我被他撩得面红耳赤。
等我挂了,他的微信又来了。
「我能去找你吗?女朋友。」
我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我妈今晚根本没出去打牌。
「不方便。」我回他。
他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信息,「那我就在你窗户下面看 一眼。」
「有什么好看的?」我无语。
「不看睡不着。」
罢了。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听说你要抵抗我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