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奔现日

作者 : rio 本文共22737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57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1-12

双十一奔现日

姐姐的脸红日记

双十一,我奔现了。
清晨,我蒙在被子里红着脸叫他,「周浩。」
「谁亲了你分不清?」他垂下眼,脸色铁青。
我的心咯噔一下。
空气有片刻的窒息。
「什么意思?你不是周浩?」我开始抖了,「那你是谁?」
他臭着脸,将我脖子下的手臂抽回去,冷笑一声,「反正不是什么周浩……」
救命,奔现奔错人了!
1
我被吓出一身冷汗。
立马用被子捂住自己,「你你你……到底是谁?你对我……」
被子太短,被我一拉,他八块腹肌就这么暴露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馋得我猛
咽了一口口水。
他侧过脸,盯我一眼,长手一拉用被子一角盖住我的眼,不让我继续欣赏。

「我是谁?」他轻笑一声,「你昨晚叫我哥哥。」
哥哥?
我真想把自己一头撞死。
耳边传来细碎的声音……
等我掀开被子,他已经穿戴好。
「那个哥哥……不是……呸……」我有些语无伦次,抱着一丝侥幸,「我们昨晚……
只是……亲了……吧?」
他替我拿衣服的手停了一秒,随后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的意思?
我心里舒了一口气。
结果下一秒,他修长的手指勾着我的衣服,将我拉到他面前,指了指垃圾桶。
我狐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垃圾桶里的包装袋。
如果我数学没错,应该是 2 个。
顿时娇躯一颤!!!
2
我的呼吸停止了,头皮开始发麻了,腰也开始痛了,手脚都不知道动了……
想到昨晚,我……痛心疾首。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周浩?
我心虚地按了接听键,「喂……」
「在哪儿呢?我给你买了早餐,我去接你。」
我抬头看了一眼坐着的男人,心里一紧。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我要哭了。
「洲际酒店。」旁边的男人平静地说。
我!!!!
谁让他说话了?
「洲际酒店?」电话那头明显愣了几秒,「鹿彦,鹿彦在你旁边?」
鹿彦?
「鹿彦是谁?」我捂住手机,小声问眼前的人。
他看起来有些生气,我很蒙。
过了一秒,他缓和了情绪,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下次再让别人做体力活
前,记得先问清楚名字!」
我!!!
我的智商被冻结了几秒。
「鹿彦是我室友啊,昨天我有点事耽搁了,让他去接的你,他人不错吧?」周浩
还在电话里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室友?
我望着鹿彦停止了思考。
「还……行……」我把眼泪吞进肚子里。
3
一小时后,我和周浩一行人坐在校门口的早餐店,面面相觑。
事情我猜了个大概,周浩昨晚因为忙着双十一抢购,派室友鹿彦来接喝醉的我,
然后我就把鹿彦当作周浩,生扑了。
我还没有双十一重要!
「这是我兄弟,鹿彦,出手就是五星级酒店,牛逼。」周浩拍了拍鹿彦的肩膀跟
我介绍,「这就是兄弟,值得深交。」
值得深交……我笑着打哈哈,脸颊逐渐升温。
「你看看你们,平时找你们借几百块都难,学学人家!」周浩说这话把另外几个
室友损了一道。
「怎么学?我们又没有当校长的爹。」
「整个南城大学他都横着走,我们敢吗?」
……
一群男生叽叽喳喳说得我心烦。
我一边喝粥,一边偷偷看鹿彦。
比起我的偷偷摸摸,他大大方方,一副毫不怕事的样子。
他怎么敢的?

「只是你昨晚怎么自己也在酒店开了一个房?」周浩像是后知后觉,想起我和鹿
彦一同出现在电话里,又一同走出酒店的异样。
话落,一群人都看了过来,看得我心头一紧。
完了!怎么解释?
多半是要暴露了。
我屏住呼吸,看了一眼鹿彦,他却淡定到令人发指。
你睡了你兄弟的准女友,你不慌吗?!
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豆浆,轻飘飘来了一句,「我姑妈开的,怎么,不可以
住?」
一句话把在场的人堵到心梗。
大家一副,「你行,你有钱,你可以,天王老子来了也是可以。」
「那……下次,去住,能让你姑妈打个骨折吗?」周浩笑着缓解尴尬。
「你和谁去住?」鹿彦反问一句。
周浩转过头来看我,轻轻撞了我一下,「老子以后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我第一反应是去看鹿彦的反应,恰好碰上他盯着我,质问我的眼神,心不由得抖
了一下,「大家……都是……朋友。」
我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了。
「你们嫂子害羞,你们别看!」周浩还觉得我是在娇羞,得意地炫耀。
我只好默默吃碗里的面。

大家一番恭喜后,商量着带我去他们这里的桃花山爬山。
爬山?
我的脚开始软了。
4
「我……不太舒服。」我低声拉着周浩的衣服,委婉地告诉他我可能不想去爬
山。
「没事,爬不动,我背你。」他胸脯一拍,让我放心交给他。
「第一次见我室友呢……给个面子。」他小声让我答应他。
我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蠢。」坐对面的鹿彦没好气地盯着我来了一句。
算了,我现在尽量跟他保持距离,免得弄得大家很尴尬。
「鹿彦,不对啊,你昨天不是去接你女朋友吗?她人呢?」有人问鹿彦。
我心里一惊,他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还……人渣。
「前女友。」鹿彦不耐烦地来了一句。
「又分手了?」
「是啊,昨天还给我们发信息说过来请我们吃饭。」
「哎,你们分分合合,床头打架床尾和,大家都懂……」

……
「自己不会拉黑?」鹿彦没了耐心,站起来就要走。
「你别这么绝情,我看弟妹挺乖一个女孩子,对你百依百顺,对我们也是好得不
要不要的,你就从了她得了……」周浩开始苦口婆心地劝他。
鹿彦停住脚步,侧过脸来,笑着问:「这么好,跟你换?」
换?
这什么人!
渣男!
「那……那不行,我跟你不是一个路子的。」周浩被吓到,不敢再叽叽歪歪,
「况且你嫂子可 hold 不住你这样的。对吧,瑶瑶?」
突然被 cue,我差点被呛到,只好敷衍,「啊……嗯。」
鹿彦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出去。
5
爬山爬了两步,我就不行了。
趁着周浩去买水的空隙,坐在石凳子上,一坐不起。
「还有力气?」头顶一片阴影投下来,我抬头一看,是鹿彦。
我狐疑地看了看周浩的方向,知道他什么意思,略显为难,「爬不动了,可
是……我答应了周浩。」
「你是不是傻?」他突然凶我。

「我……」我总得找个好的理由,突然说不爬了,那不是逗别人玩,「算了,你
别管我。」
我属于自暴自弃。
「行……」他不知为何有些生气,瞥了我一眼,「待会儿别哭。」
不用等到待会了,事实上,周浩告诉我只走了 1/10 的时候,我已经在哭了。
周浩看我的确有些困难,大方地说要背我。
几个室友更是一阵起哄。
想想爬山的痛苦,我硬着头皮爬上了周浩的背。
不知道为啥,我有些别扭。
「我不想走了。」刚走了几步,鹿彦发话了。
一群人望着他,不明所以。
「兄弟,怎么了?」周浩问。
「累了。」鹿彦直接坐下不走了。
「能问问怎么累着了吗?」周浩不死心,结果被鹿彦一个眼神怼回去。
鹿彦摸出一支烟,偏头点燃,抽上了,「我坐车,你们随意。」
「今天怎么了?」室友一脸疑惑。
鹿彦仰头望着那人,一脸痞样,「腰痛。」
他说这话时还特意瞟了一眼我。

我!!!
「懂。」
「兄弟,我们懂。」
一群人暗笑起来,相互传递眼神。
一个室友语重心长地过去拍了拍鹿彦的肩膀,「兄弟,悠着点,不能仗着年
轻……」
鹿彦懒得理他们,只是低着头笑笑。
「你们收敛点,女生在!」周浩吼了大家一句,他们才猛然醒悟一般闭了嘴。
「那个……」我轻轻扯了扯周浩的衣角,「要不,我也坐车好了。」
「你不想要我背?」周浩反问我。
「不是……」我连连摇头,泄了一口气,「我挺重的。」
「有吗?」周浩还故意把我往上颠了颠,最后认真地来了一句,「是有点。」
我有被伤害到……
「那我们大家都坐车吧!」
最后大家都坐车上去,又在山顶喝了茶、吃了饭,一直折腾到晚上才回家。
6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感觉骨头都散架了,腰也疼得厉害。
周浩说要陪我打游戏,把我和他室友都拉到一个群。

我哪还有力气打游戏,洗漱完,秒睡。
第二天醒来,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跟鹿彦说清楚。
于是,在群里,点开他的头像给他发消息。
「在吗?昨天的事……我喝醉了,就把你认错了,对不起。」
过了好半天那边才回过来,「认错了?」
「嗯。」我忍气吞声。
「我和周浩长得一样?你在侮辱我?」
……
仔细回想,两人还真是天差地别,一个憨憨大哥,一个人间痞子。
我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似乎能想象到他此刻轻蔑的表情。
「你也有责任。」
「嗯,我的责任在哪里?」
「你……」我咬咬唇,「你没有推开我。」
其实,后来爬山的时候我隐约记起来一些,鹿彦接到我大概说了一些什么他室友
有事,他来接我之类的话。
我当时脑子发晕,又突然见到这么一个大帅哥,脑袋直接短路,一个字都没听进
去。
「……」他直接回了我一串省略号,仿佛我在胡扯。
终究是理亏,我有些急了。
「你知道我来找周浩,你不推开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也有错,怎么一副全怪我的感觉。
「你都说了我不是好人,一个长得还行的女生喝醉了送上门来,我还推开,我还
是不是男人?」
「你……」
长得还行?
我真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我被他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急又气,不知如何扳回一局。
「那你想怎么样?」
「昨天叫我哥哥,今天被其他男的背着,打情骂俏。我问问你,我算什么……」
我看着屏幕被气到吐血,脾气上头,回了一句,「算你倒霉。」
「?」他就回了个问号。
无所谓了,我没有再回他。
7
和鹿彦那次并不太愉快的聊天之后,我和他便没有再联系。
我也跟周浩说清楚了,就当朋友。
「见面让你失望了?」周浩不死心地问我。
「不是!」我斟酌着如何委婉地拒绝他,「我已经工作两年了,你还在读大学,
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他沉默几秒,回了我一句,「你不想养我?」
我???
现在的大学生,如此躺平的吗?
思来想去,我决定让他接受一下社会的毒打,「实不相瞒,姐姐工资很低,连自
己都养不起。」
过了会儿,他回了一句,「能撑到月底吗?」
我缓缓打出一个字「能」。
「太好了,姐姐,我双十一过后,就已经断粮了,我吃得很少,一点也不费
钱。」
我直接心梗,但是想着自己终究是愧对于他,只好答应,养他到月底。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感觉元气大伤,整天没精神。
周末,周浩约我吃饭。
「过来吧,我和室友们都在,我们还可以一起玩一会儿游戏。」
我本想拒绝,可是想着他说他没钱了,还是想着过去,顺便付个钱。
加上鹿彦那件事没解决,始终让我觉得有些烦。
去了吃饭的地方,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农家乐。
鸟语花香,格调很高,一看就不便宜。
还真不替我省钱……
推开进去的时候,几个人在打游戏。
我扫了一圈,没看到鹿彦,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着我进来,一群人热情地给我让座,其实是把周浩旁边的位置空出来。
「坐这儿,打会游戏,等会才开饭。」周浩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怎么想到来这儿吃饭?」我坐下,小声地问他。
「鹿彦选的。」他拿过我手机,给我登录游戏,又给我倒了茶,还给我用扇子扇
风。
「鹿彦?」一听到他的名字我就有些心理不适,「不用给我扇,我不热。」
「对呀,今天他过生日,请我们吃大餐。」周浩笑呵呵地又给我剥橘子,看着五
大三粗的,倒还挺细心。
「过生日?」我蒙了,第一反应竟然是我没带礼物。
「我们过生日都不送礼物的,你别多想,他不在乎这些,只是这小子从来都出手
阔绰,有好吃的我肯定带着你。」他把剥好的橘子放到我的手里。
我不好拒绝,只好吃掉。
「浩哥,对媳妇这么好?我们也想吃橘子。」
「不对,我们狗粮都吃饱了。」
周围人开始起哄,我尴尬得说不出话。
「滚,瞎说什么,我和瑶瑶暂时还只是朋友。」他朝那几个使了眼色,又朝向
我,「你别听他们瞎说。他们就是爱开玩笑。」
听他这样说我放松了一些。
我能理解,他们这个年龄的大男孩,是挺爱开玩笑的,这就是青春。
8
「怎么不玩打野了?」我看着他选的英雄,有些蒙。
「最近觉得不能只打野了,练练别的英雄。」
我看着他选的「安琪拉」,额头闪过三条黑线。
他一个大男人,玩安琪拉?
硬着头皮跟他和室友组队玩了几盘。
五连跪!
「我刚开始练……」周浩解释。
练得很好,下次不许再练了!
「鹿彦呢?」一个室友受不了一直输了,开始呼叫鹿彦。
「等鹿彦吧……」周浩也尴尬地放下了手机。
我还从来没跟鹿彦打过游戏,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等他。
后来我就知道了。
他进来的时候还在抽烟,看见我后愣了一下,也就一秒,夹着烟去了窗口的位
置。
他就那么夹着烟打游戏,姿势慵懒……
然后 9 连胜。
麻了……

我看着每一盘的 MVP 都是那个 ID 是「LuY」的名字就很震惊。
这明明是我第一次跟他打游戏,但感觉却莫名地熟悉。
比如,我玩鲁班,被妲己二技能定住了,他的凯总能从不知道哪里的草丛冲出
来,替我挡住所有伤害,然后丝血反杀,操作骚到叹为观止。
「为什么不动?定在那里挡伤害?」我问他。
他磕了磕烟,余光瞟了我一眼,「让她觉得我很弱,要不然怎么反杀……」
「啊……」还能这样?
「又菜又爱玩。」他灭了烟,轻飘飘来了一句。
嫌弃我?
「要不你别玩鲁班了,你试试玩庄周?」周浩友情建议。
「瑶妹也行。」
「小明也可以。」
他们果然是嫌弃我。
就在我有些尴尬的时候,鹿彦灭了烟来了句,「随便玩吧,输了算我的。」
这样一说,大家又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为他真的神一般的存在,一直打下来,就没输过。
这就是躺赢的感觉吗?
9

越打到后面,我越觉得鹿彦的实力和以前周浩带我的感觉很像。
可是,他的 ID 明明就没跟我打过游戏啊。
难道所有打野都是这样的套路?是我自己多想了吧。
打到后面,鹿彦的前女友突然来了。
是个可爱的妹子,叽叽喳喳热情到很难不喜欢。
「哥哥,我也要跟你们一起打游戏。」她笑起来像一个小太阳。
鹿彦却非常不给面子地站起来,「累了,你们玩。」
我也玩得差不多了,总觉得有些闷,起身出去透气。
一出去就看到他又在抽烟。
烟瘾这么大?
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想到他前女友来了,总觉得很尴尬,想想还是算了。
他过生日,前女友过来,天经地义,我也不明白我在别扭什么。
刚走开,身后一个声音叫住我。
「你答应他了?」他懒懒的,拖着长长的调子,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答应什么?」我转过身,看着他。
他嘴角自嘲,「他说带女朋友来给我庆生。」
我愣了一秒。
这个周浩,又是吹牛吧。
「我和他是朋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必要跟他解释。
「朋友?」他垂下眼看着我,声调里带着不屑,「朋友养着他?这么博爱,怎么
不把我养了?」
我……
听说他家挺有钱的,洗刷我呢,让我养。
「我工资低,养不起你这样的富家子弟。」我怼了一句。
他不说话了,抽掉最后一口烟,灭掉,手指一弹,将烟蒂弹到垃圾桶,抬头看了
我一眼,说了一个字,「蠢。」
骂我?
我有些气,懒得理他,转身去上厕所。
他却一直双手插兜跟着我。
「跟着我干吗?」我停下来,问他。
「我也去。」他眼神指了指厕所。
我哽了一下,收起情绪,去厕所。
10
还没走到厕所,突然胃里翻江倒海,我身子有些不稳,只好靠着墙缓了缓。
来不及了,我直接冲进了厕所,大吐特吐。
我吐得脑袋嗡嗡的,感觉魂都被抽掉了一半。
撞鬼了,今天的饭有问题?
出洗手间的时候,我后背还冒着冷汗,肚子也有些痛。
一出来,就看见他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我。
「怎么了?」他上下扫了我一眼。
「有点不舒服。」我整个人有些虚脱。
「哪里不舒服?」他又问。
我有些失去思考的能力只好答,「胃和肚子都有点……」
「不舒服还来这里?你是不是傻!不懂拒绝吗?」他突然好凶,凶到我一句话也
说不出来。
他是讨厌我吧,要不然怎么总是凶我。
我都这么难受了,还凶我。
「我现在就走。」我没话可说了,低着头,感觉鼻子有些酸,转身就走了。
回到包间,我跟周浩说我不舒服,想回去了。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我送你。」说着他就去拿外套。
「啊……你们玩啊,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行。」
饭都没吃,他因为这样走了不太好吧。
「这里不好打车。」周浩走了过来。
正在这时,门口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那儿,按了按喇叭。
大家都望过去。

鹿彦?
我看了一秒,就收回了目光,因为刚才的事,我现在很不想看他。
「我有事,先走了。」他摇下车窗直接跟大家说。
「你过生日,饭都没吃,你又去哪儿?」她前女友问他。
「饭你们先吃着,我爸找我有点事。」他真的是够直,干什么事都那么随心所
欲。
「那我跟你一块走。」女生说着就要去开车门。
「不方便。」他直接锁了车门,那女生怎么都打不开,涨红了脸尴尬地杵在那
儿。
「那你去市区吗?顺便送送瑶瑶,她不舒服。」周浩拉着我过去。
我其实有些不愿意,而且刚才我和他才闹了不愉快,他也不会同意吧。
「可以。」他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可以??
「谢谢啊,兄弟!」周浩送我过去。
我看见那个女生脸更红了。
我有些尴尬,但是胃里有些难受,真的想回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
我拉开后座车门,他却偏过头,「坐前面。」
「不用了,我就坐后面。」
他盯了我一眼,「不是胃难受吗?坐后面不怕吐了?」
我倒是忘记了。
的确胃难受坐后面更容易吐。
我只好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11
车子在公路上行驶了一会儿,我把头偏到窗外。
我和他都没说话,气氛很尴尬。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从后座拿了一个东西给我。
「什么?」我有点莫名其妙。
「自己不会看?」他语气还是很冰冷。
我打开口袋,一个热水袋。
我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那个快到了。」他支支吾吾的,也不看我,「我听人说,那个的
时候,就是肚子又痛,又想吐,你用热水袋捂捂。」
他一说,我恍然大悟,我快忘了这件事。
「这都能听人说,送过很多人热水袋?」没交过几个女朋友都不可能搞懂大姨妈
这件事。
虽然这样说,我还是拿出热水袋捂住肚子。
「我送给谁?」他反问我,然后有了一些情绪,「你是猪吗?这种事不会自己
算?临近了还到处跑,不痛你痛谁?」

他可真爱生气啊,气得耳朵都红了。
有一说一,我也不是不会算,是根本没算。
因为经常熬夜打游戏,我那个一不准时。
我也不知道哪一天就来了。
后来捂着热水袋,胃子勉强舒服一些了,我还是感谢他的。
没想到他凶是凶了一点,还能找到热水袋给我,还算有些震惊我。
后来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口,看了一眼药店,「不买药吗?」
「不用,我从来不吃药。」我一直会有点痛,但还不至于吃药。
他停好了车,又想到什么问我,「你一个人在家?」
「嗯。」我捂住自己,「你想干吗?」
「我能干吗?我还能在清醒的时候对你有什么想法?」他上下扫了我一眼。
他这话太伤人了。
我喃喃道:「你那天也没喝酒。」
「说什么?」他侧过脸,盯着我。
「没什么。」我赶紧闭嘴。
「手机拿过来。」
「干吗?」

他懒得回答我,直接拿过我的手机,噼里啪啦输了一串数字,备注「鹿彦」,然
后还给我,「有事给我打电话。」
「微信不行?」我真就随便说说。
「有时不看信息。」他回答得很认真。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俩讨论得有点莫名其妙,赶紧拉回话题,「我能有什么事……
有事的是你,你不是找你爸有事,还不走?」
「走了。」他又臭脸。
我麻了,我到底哪里招惹他了。
12
回到家,我迷迷糊糊躺了一个小时,醒来准备出去买点吃的,结果公交卡不见
了。
想了半天,我觉得是掉他车上了。
只好硬着头皮给他发微信。
「你能帮我看看你车上有一张公交卡吗?」
发了信息,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才发现他回了消息。
他拍了一张公交卡的照片过来,「这个?」
「现在要用?」
「说话!」
信息是在十分钟之前。

他不是说不常看信息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嗯,不好意思,你放周浩那吧,我改天去拿。」
刚回完消息,电话就过来了。
「五分钟后下楼。」
「下楼?」我有些蒙。
结果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挂了。
五分钟,换衣服都来不及,我只好穿着我的睡衣,鬼鬼祟祟地下楼了。
一下楼,我就看到楼下那颗榕树下立着一个人,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一手夹着
烟,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
傍晚时分,风很大,他的头发被吹得有些乱,他回过头来看我的一瞬间,我的心
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等很久了?」我小步跑过去,压住内心的激荡情绪,轻轻碰了碰他肩膀。
他低下头来看我,一张不羁的脸上划过一闪而过的笑意,「拿着。」
他把袋子递给我,然后将手里的烟摁灭在花坛上。
我接过来,看到袋子里面有公交卡,还有一份盒饭和一杯红糖水。
「趁热喝,应该没冷。」他突然伸手想探探我有些烫的额头,像是想到什么,又
尴尬地抽回手。
我有些震惊,勉强挤出一句,「谢谢。」
「多少钱?我微信给你吧。」

我说出这句话,他看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又恢复了以往的傲慢,「要给我
钱,那把那天酒店的钱和两个……的钱结一下。」
「你……」他还是男人吗?这么抠?
「怎么,不想给?什么便宜都想占?都敢占?」他语气里带着刺。
「微信转账,多少钱?我扫你。」我也不甘示弱拿出手机就要给他。
他却丝毫没有拿手机的意思,就那么盯着我,最后说了一句,「你是真蠢还是
傻?」
什么意思?
他总是这样说我蠢,真的有点气到我了。
「我蠢,你聪明行了吧。」
他这下没话说了,但又站着不走,我搞不懂。
「你不是跟你爸在一起吗?你们就在附近谈事?」我岔开话题。
他又瞪了我一眼,「我爸哪有这么闲找我。」
嗯?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气得叹了一口气,「你就当我在这里发神经。」
「行了,我看你也没事了,再待下去我得有事了,走了。」说完他就走了。
然而我并不明白,他脾气怎么就这么不好,总生气。
等他走远了,我看到花坛上竟然好几个烟头。
回去的路上,我脑海里一直是那几个烟头。
突然有一个想法蹦出我的脑海,他不会根本没走一直在楼下吧?
13
这个想法让我想了好几天。
没想通。
实在是因为我最近太不舒服了。
什么都不想吃,想吐,而且大姨妈一直不来。
终于我没忍住,百度了。
一查,大家的建议都是让我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有什么心愿就去做。
往下翻,一条评论躲在角落里,「姐妹,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怀孕?
这怎么可能呢?开什么玩笑,我男朋友都没有……
我沉思三秒,连滚带爬地去楼下药店买了一根验孕棒。
怀着忐忑的心,看到两条杠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劈下来,我人没了。
坐在马桶上,怀疑了半个小时的人生。
怎么想怎么不对,那天明明用了……
我没那么倒霉吧?
在家里折腾一晚上,睡不着,第二天,我还是硬着头皮 去挂了个号。
排队、交钱、抽血……一阵折腾,最后报告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被结论吓到
不敢呼吸。
「宫内活胎 6 周。」
「这个孩子是要的吧?」这是女医生问我的第一句。
「啊……」我的思绪被她抽回来,「可能……不能要。」
她打字的手停下,开始认真地看着我,「怎么不能要?」
这怎么要,这就是个意外,这是要我的命啊。
「现在社会压力大,很多人想要都怀不上。」她大概是鄙视我的吧,虽然语气很
平常。
「我喝了酒。」我找了一个不太合适的借口。
「哎……就因为这个?」她拿起我的报告单,看了一眼,「这指标挺好的啊。」
放下报告单,她解释道:「我们是建议备孕的时候不喝酒,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喝
了酒就不能要,还是要看检查指标。偶尔一次喝酒,只要指标和后续的检查没问
题也是可以要的。」
她跟我说了一大堆,弄得我脸都红了,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孩子的爸还是个大学生,而我也没跟他结婚,就是一次意外的结果。
「我……回去想想。」我拿了报告,逃一般走出了科室。
14
去了洗手间,我又仔细看了看报告,头痛。
这下好了,玩出人命了。
在洗手间冷静了几分钟,我刚出去又撞到刚进来要上厕所的医生。
我伸手,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鹿彦。
他就站在洗手的地方,弯着腰正在洗手。
我立马屏住了呼吸,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回厕所。
拜托千万不要看到我。
结果……
「诶,是你。」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麻了。
我低着头,勉强地朝着医生笑了笑,「嗯。」
「刚才我跟你说的事,好好考虑,孩……」
「知道了,谢谢您,我一定好好考虑,我还有事先走了。」我立马打断她的话。
「行……」她大概也是真以为我忙到来不及跟她说话,也没多说什么。
我抬头的一瞬间,看见鹿彦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心跳陡然增速。
我本想装作没看见他,正要走——
「妈。」他轻轻地喊了一声。
妈?
什么路子?
我蒙了。

「你怎么来了?」身后那个医生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笑容,「等我十多分钟就下
班了。」
我直接无法呼吸了。
那个医生是他妈妈?
我脑海里全是,事情要败露了的恐惧。
「你们……认识?」鹿彦妈妈也不傻,看着鹿彦盯着我,一下就看出了端倪。
「不认识!我先走了。」我尴尬地扯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走
了。
我以为我跑得够快,恐惧就追不上我。
结果,我还是被他拦在了公交站。
15
「跑什么?」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一阵头皮发麻。
「没跑。」我不敢看他。
结果他伸手拦住我的去路,「我又不吃人,你至于这样躲着我吗?」
「不是,我有点事,急事。」我求求他了,放我走吧,我脑子好乱。
「什么急事?」他依旧不让我走。
「就……」脑子太乱,编都编不出来。
我手心开始冒汗了。
「我知道你来看什么,害羞什么……」他笑着看我。
「你知道?」完了,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就等着老天爷给我最后的一击。
「我妈是妇产科医生,挂她的号还能看什么。看那个……不调?」他低着声音问
我,「改天我让我妈给你好好看看,看怎么才能不这么难受……」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以为我来看大姨妈。
「你别问。」我赶紧打住他,「你别管。」
「你都这样了,还不引起重视?」他又有些生气了。
「这是隐私。」我推开他,走了。
「行,我不问。」他又跟上来。「去哪儿,我送你。」
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你不是来找你妈吗?」我停下来,烦了。
「找完了。」
找完了?
我幻听了,刚才他和他妈妈的意思不是下班后要干什么?
「我真的有事。」我严肃地看着他。
「我说了送你。」他也说得很认真。
我有些烦,不想再跟他这样纠缠下去,只好同意,「行吧。」

16
车上他问我有什么急事,要去哪儿。
我撒谎的,我怎么编一个地方出来?
只好说临时取消了。
「带着我跑了一大圈……」他盯着我,「我有点饿了。」
「那……你把我放在路边,你回去吧。」
他脸一下子垮下来,「周浩都能吃你一顿饭,我不配?」
这……
他突然扯什么周浩啊?
感觉到他生气了,我有些怕,硬着头皮说了一个字,「行。」
饭店是我挑的。
他嘴里说着随便,却条件苛刻。
不喜欢吵,我不吃辣,想要有音乐的,没 Wi-Fi 不去……
这大少爷,真难伺候。
最后我们去了一家昂贵的西餐厅。
看着他满意地点餐,我默默看了自己的余额,生生咽下眼泪。
「怎么点这么少?」他看见我就点了一份蔬菜沙拉。
「我还没饿。」也不是没饿,而是我根本吃不下,看见肉就想吐。
他放下菜单,叹了一口气,「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让女生付钱吧?」
「啊!不是。」
「不是,那就想吃什么点什么。」他把菜单放我面前,问我,如果我没说不,他
就勾上。
后来是点了一大堆。
我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怎么吃这么少?」
「我真吃不下了。」
他也没在强求我吃,只是放下叉子,看着我,「不舒服?」
「有点。」我如实说,又想起刚才医院的化验单,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家里有
弟弟妹妹吗?」
「没有。」他回答得很干脆。
看来是独生子,难怪脾气这么差。
「那……」我有些纠结不知道该如何试探他的态度,「你喜欢小孩子吗?」
他不说话了,认真地看了我好久,皱着眉头问:「秦瑶,你到底病得有多严
重?」
「没有……我就随便问一下。」
他沉思几秒,叹了一口气,「不喜欢,没有也行。」
听到他说不喜欢,我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脑子嗡嗡的,没了声音。

他不喜欢孩子。
我苦笑。
也对,他都是个孩子,怎么会喜欢孩子?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后来,我们俩都很沉默。
他把我送回家,我想着肚子里面的孩子,一夜难眠。
17
后来的几天,我反应更大了,大到我觉得自己快死了。
没办法,我给我妈打了电话。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妈向单位请了假,连夜赶到我的城市。
我已经做好了,她骂我的准备。
结果,她进门的第一句就是,「我的宝贝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哭什么,傻孩子。」我妈抱着我,拍着我的背安慰我。
数十日积压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我在我妈怀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等我哭够了,我妈给我剥酸橘子,守在我床边喂我。
「妈妈有你那会儿,反应也特别大,都靠这酸橘子,吃了就好受些。」
我一边掉眼泪,一边吃。
「他人呢?」我妈最终还是提到了重点。
我支支吾吾不说话。
「不要孩子对女生伤害很大,妈妈不逼你,只是什么事,好好考虑。」
「那个男生是谁,不是说非得让他怎么样,这终究是大事,总得两家人一起商
量。」
我觉得我妈都说到这了,我肯定是瞒不住了。
只好硬着头皮告诉我妈,「他……还在上大学。」
我妈明显震住了,看我眼神都变了。
缓了好几分钟才又开口道:「小一点,也不是不行,只要两个人有感情,他人品
好,没钱也没关系,以后毕业了也能有工作……」
她可能是说不下去了,停了一会又道:「妈明年正好退休了,也有退休金,可以
暂时支援你们一下。」
「不是这个原因……」想到我妈还要用退休金来替我养孩子,我觉得我太没用
了。
「那是什么原因?他知道吗?」
他知道吗?
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又不喜欢我……
「我和他只是意外……我错了。」说到后面,我不敢去看我妈了。
我妈大概是懂了,也没有再逼问我,只是让我好好想想。
「两个人没那个意思,不能因为孩子绑在一起,但也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一个人
做决定。」
「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事。」
「有妈呢……」
……
我妈越是善解人意,我越是羞愧。
不过,自从她来了,我终于不那么害怕了,也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18
我向公司请了两天假,我这种状态也上不了班。
我妈整天给我弄各种治孕吐的,吃了我的确状态好些了。
「老一辈的说,反应越大,孩子求生欲越强,这孩子跟你有缘。」
我妈说得话里有话,我却只是装没听见。
她刚说完,我胃里一阵反胃,又往厕所冲。
吐到关键的时候,电话来了,我妈递给我一看,「鹿彦」。
我吓得赶紧偷瞄我妈一眼,没发觉异常才拿过手机接电话。
「在干什么?」他那边听起来挺安静。
「我现在不太方便接你电话。」说完我就想挂。

「又不舒服?」
「嗯,有一点,呕……」没忍住,我又吐了。
我妈赶紧帮我拍着背。
「怎么这么严重?你住几单元几楼几号?」他在电话那边有些急。
「你问这个干吗?」我真是服了,我都吐得快没命了,我实在没精力跟他纠缠。
「问你你就说!」他语气有些重,「问你话呢,不说我就挨家挨户敲门了。」
「你!」我缓了一口气,他怎么这么痞?罢了,「3 栋 2 单元 808。」
「电话别挂……」接着电话里就传来爬楼的声音。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又吐了一次,才勉强拖着身子出去。
等我走到客厅,就看见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喘气。
还是我妈开的门。
看到他一脸的焦急,我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这是?」他显然被我这副样子吓到了,眼眶都红了。
「没什么,你跑来有什么事?」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却不信了,转向我妈,「阿姨,您能告诉我她怎么了吗?」
我妈看看我,又看看他,最后像是知道了什么,平静地来了一句,「她没得绝
症,她只是怀孕了。」
虽然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但这一刻,我还是紧张到脑袋一片空白。

「怀孕?」他也蒙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我。
气氛过于尴尬,我有些受不了,也怕听到他让我失望的答案,于是转身回屋了。
我没想到他跟了进来,安安静静地待在我身后,一句话不说。
直到我在内心接受了他拒绝的答案,他却又开口问我,「你除了我,没别人
吧?」
我没想到他问的第一句是这个。
气得我反问他,「如果我说没有,你是高兴还是失望?」
他愣在那里不说话,扶着额头,深吸一口气,「是那天晚上吗?」
「你不用担心,我会自己处理好,那只是一个意外。」我实在不想跟他兜圈子,
直截了当地说。
他又不说话了,只是盯着我。
我有些难过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只好埋头玩手机。
他却走过来,将我手机夺过去,「玩手机不会有辐射吗?」
「你不回去吗?」我觉得他该走了,事情已经通知他了,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还难受吗?」他完全不听我在说什么,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肚子上,
看得我发毛。
「过几天就不难受了。」我赌气道,「没了就不难受了。」
「什么意思?」他沉下脸质问我。

「没什么意思。」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愣了几秒,过来拉住我的手。
我条件反射地躲开,他却不依不饶地又拉起我的手,用额头低着我的额头,轻声
问我,「你那天挂我妈的号,是看这个?」
「嗯。」
他轻轻捏了捏我的手,算是安抚,「怪我,怪我,你别生气,我先去打个电
话。」
我有些被他声音蛊惑。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嚣张的一个人会突然熄火了,语气里竟是小心翼翼的温柔。
19
他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又回来了。
「我妈说需要看检查结果才知道有没有影响,你别急。」
「我急什么……」说完我眼泪就掉下来了。
这一阵我都在因为那天喝酒了、怀孕而纠结,上网查了很多资料,什么严重后果
都有,不害怕是假的。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哭,愣了一秒,就把我搂进怀里,「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你不觉得晚了吗?你那天晚上到底怎么……」
「我……」他咬咬牙,在我耳边道,「第一次,我也不太会用……」
第一次???

我俩都愣住了。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等他松开我的时候,我看见他耳尖都红了。
他一个男生,这种事还害羞?
「你回去吧。」我总不可能让他在这一直待着,好尴尬。
「不行。」
「你赖在这里干吗?」
「能干吗?怕你难受!」他觉得我赶他走,又开始有脾气了,想到什么又软下声
音,「我去问问阿姨,我能睡沙发吗?」
「随你。」
他等我躺下,又待了好一阵,最后给我关了灯,迟迟不出去。
「出去呀。」我推着他,怕我妈进来撞见,好尴尬。
他却顺势俯下身子,撑在我两侧,低声喊我的名字,「秦瑶。」
「嗯。」这个距离有些暧昧的过分了。
「我……」他顿了一会,「有些话说不出口,但,你明白吗?」
「不明白。」
他没声音了,最后叹了一口气,「我迟早被你气死。」
「我看你活得好好的。」我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结果,下一秒,唇上一个温热的东西就贴了上来,只是轻轻一下,他又撤离。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了。
他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问道:「现在呢?明白了吗?」
我心跳得好快,快要冲出来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没等到我的回答,他又贴了上来,轻轻地亲吻着我的唇,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
脸上、脖子上,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到最后,我被他亲到脑子发晕,呼吸都有些困难,条件反射伸手去推他,他却抓
住我的手举过头顶。
「鹿彦……」我轻声叫着他的名字,「手痛。」
他猛然刹车,缓了好几秒,才放开我的手,「抱歉,下次我温柔一点。」
「你……」我又急又气。
「睡吧,别胡思乱想,有什么事叫我。」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终于转身离开。
等他出去十几分钟了,我还躺在那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20
第二天,我起得有些晚。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
而且我竟然是被饿醒的。
踩着拖鞋去客厅,就看见鹿彦在跟我妈谈事情。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竖起耳朵静静地听。
「多大了?」我妈语气还算平静。
「满了 22 了。」鹿彦坐得挺规矩。
「那你怎么想的?」
「我想留下孩子。」
……
听到这我的心被猛地撞了一下。
我妈也是有些意外,愣了一会儿。
「留下……我听秦瑶说你们没有感情基础。」
鹿彦愣了几秒,低下头嘴角自嘲,「没有吗?那我对她是单恋。」
单恋?
原来他早就喜欢我?
我的心突然就被他注进了蜜。
「你还在读书,你打算怎么养?」
大概是我妈谈到了太现实的问题,他沉默着没有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我刚想过去让我妈别为难他,他却开口了。
「之前我挺混蛋的,没想过以后的人生,也没做过规划。昨晚我想了很多,我觉
得是时候好好生活了。」
「我快要毕业了,工作我爸之前给我联系过……阿姨您放心,不管我过得怎么
样,我绝对不让他们饿着,不让他们受欺负。」
他说得很真诚,我从没见过他如此认真的时候。
说不感动是假的,在我印象中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哪知道他认真起来如
此让人心动。
我妈终于也开始有些认可他了,又问道:「你父母呢?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的?
她们知道吗?」
「我爸是教授,我妈是妇科主任。」他笑着说,「她们暂时还不知道。」
「那你条件挺好,她们不知道……知道了会同意吗?」
「那这事他们得听我的。」他说得很有自信,「我又不靠他们。」
「不靠那也是你父母,况且两个年轻人刚起步,家里多少都会帮衬一些。」
「秦瑶……不喜欢我啃老。」
我……
我什么时候说了不喜欢了?
不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我的话了?他不是混世大魔王吗?
我妈一转头就看见了门口偷听的我,朝我使了个眼色,又道:「行了,阿姨该了
解的都了解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瑶瑶。你跟她说吧,我没意见了。」
下一秒鹿彦也看到了我,起身就往我这边走。
躲也来不及,我只好转身。
21
「怎么起来了?」他转到我面前,低着头看我,自然而然地就来拉我的手。

「饿了。」我躲开,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结果他丝毫不顾及,强势地拉住
我。
「我妈在……」我压低声音警告他。
他抬头看了看我妈的方向,笑着道:「在又怎么样?」
「你……你收敛一点。」一想到他昨晚亲我,我就羞得耳根泛红。
「哦?我以为我这样就算是收敛了,我不收敛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他故意
用指腹在我掌心揉了揉,揉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你……」说不过他,我只好闷着头往房间走。
他也跟了进来。
看着我整理好东西,拿好包,他瞟了一眼,「不是饿了,这是要去哪儿?」
「我得去公司一趟。」请了几天假,公司的事都堆成山了,我必须去整理一份资
料。
「这么难受还上班?」他沉着脸,不让我走。
「我必须得去,你别管了。」我拿了包,绕过他,出去跟我妈说了句就出门了。
他跟了上来。
「那我送你去。」他也走进了电梯,非要给我拿着包。
「你不回学校吗?」我有些无语,他怎么这么赖皮,就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他盯了我一眼,「明知故问,你这样我怎么回学校?」
「那你待会儿把车停远一点,我走两步。」我不想被公司同事看见。

大家都很八卦,我不想成为八卦中心。
上车后他闷着不出声,开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问我,「你什么意思?」
「让我把车停远一点,」他气得拍了一下方向盘,「我那么见不得人?」
正在啃面包的我,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脾气,有些蒙。
「不是,你看起来太小了,我们公司那些姐姐很八卦,我不想……」我试着缓和
他的脾气。
他却不买账,直接问我,「你怕那些姐姐误会,还是公司的那些男的误会?况且
小不小,你不清楚?」
我……
他这人怎么就那么不服管教,随时炸毛?
我不说话了,好像说什么他都能跟我吵起来。
车厢里变得有些沉闷。
我甚至想,他这样性格的人,和我大概率是不适合的。
怎么就这么容易生气?
所以后来他直接开到公司楼下,我也没再说什么了。
我推开车门,刚要下车,他却也下了车,从前面绕过来,弯下腰,来给我解安全
带。
解开全带就解安全带,他还挨我这么近,还盯着我不放。
楼上是透明的玻璃墙,同事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们。

「有人看着。」我提醒他在这里不要乱来。
他却很不屑地勾了勾唇,「怕谁看?我是你男朋友!或者你还想去勾引别的
谁?」
「谁同意了?」他真是过于自信,我答应他了吗?他就这样自作主张!
「不同意?」他偏着头问我,一脸痞样,下一秒直接凑过来,摁住我的头就吻了
下来。
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在我公司门口啊,我社死了。
22
吻了一分钟,又推不开,急得我咬了他。
他终于放开我,舔着自己的唇,轻笑。
「你这样让我面对同事会很尴尬。」我责备他。
「尴尬什么?」他倒是一点不害臊,把我从车子上拎下来,替我整理好衣服,
「没见过别人情难自已?大惊小怪。」
还情难自已?
我真是服了他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轻声道:「去吧,下班我在这儿接你。」
「你来接我干吗?」我真是怕了他在这儿了。
「一劳永逸,省得被人惦记。」他说完,上了车,又对着我挥挥手,示意我快上
去。
我一走进办公室,同事全把我围了起来。
「刚才那小帅哥谁啊?」
「你什么时候交了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
「看起来好小啊。」
「是啊,是弟弟吗?」
「一定是弟弟,占有欲这么强,到了公司还在车里亲亲!」
……
一群八卦的同事立马化身尖叫鸡,在我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各种 yy,说得我面红耳赤。
我就知道会这样。
「嗯……啊。」我只好支支吾吾地点头承认,心里却暗暗地骂了鹿彦一句。
「你这两天请假不会是和弟弟……嗯?」
「不是!」我立马否认。
可是大家却一阵暗笑,表示都懂。
「还说不是,前几天就说不舒服,还是折腾得够呛,要我说,让弟弟悠着点。」
「没有……真不是……你们误会了。」
任凭我说什么,她们都不听。
我麻了。
在公司待了几个小时,太难熬了,一下班我就溜了。
鹿彦早早就给我发信息,说在下面等着了。
就很要命……
23
晚上吃了饭,他待在我房间,看我以前放在书架上的漫画书。我太无聊,悄悄拿
手机准备打游戏。
他却像是头顶长了眼睛,明明在看书,却在我登录游戏后立马目光锁定了我。
「都说了,手机有辐射。」他放下书,又要过来拿手机。
「我好久没打游戏了,很无聊。」我哭丧着脸。
前一阵,我一打游戏就想吐。
这两天好不容易好些了,他还霸道地管起我来了,说什么打游戏有辐射,至于
吗?
「无聊我陪你。」他就是不让我玩。
哭了。
「等我打完这一盘吧,我都登陆了,我不能坑队友,挂机要被骂死。」我还在挣
扎。
他不说话了,盯着我看。
就在我以为他要妥协的时候,他拿着手机坐在我旁边,「我帮你打。」
我……

「我妈作为医生的建议是,怀孕期间不易做情绪波动太大的事情。」他说得振振
有词。
「打游戏而已。」
「一直输,情绪波动还不大吗?」
行吧……
他说的是事实。
「不是,你什么时候问你妈妈了?你怎么问的?她知道我……」
「知道。」他淡定地登录,选英雄。
知道?
额……
他怎么如此淡定。
我不说话了。
「你想选什么英雄?」他用胳膊碰了碰我,问我。
「你选吧,喜欢什么选什么。」又不是我打,还问我。
「没有喜欢的。」他轻飘飘来了一句。
「没有喜欢的,你游戏打得那么好?」
每次打到敌方哭爹喊娘,他怎么这么随性。
「因为某个人爱打,练得多了……」

「啊?你什么练得多?」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蠢。」
又骂我?
气得我不想说话。
周浩却发话了,「瑶瑶,你怎么玩刺客了?」
是的,我又和他室友组队打游戏。
「你们先选,剩下我选。」鹿彦直接替我回答了。
「牛啊,瑶姐今天口气好大。」另一个室友说。
「开语音啊,瑶姐。」
我……
「别开。」我摁住鹿彦要开语音的手。
这一开语音,不就暴露我和鹿彦在一起了吗?
他抬头盯着我,盯到我心虚。
最终他还是没开语音。
我松了一口气。
鹿彦最后选了一个没人要的辅助,庄周。
打到一半,他的室友都在忍不住夸赞我。
「瑶姐,你玩庄周太棒了。」
「这走位太骚了。」
「是啊,上一个这么骚的还是鹿彦。」
「鹿彦那小子最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好几天不见人影了。」
「能干什么去?泡妞去了呗。」
「他真够浪的。」
……
听到这,我偷偷看了鹿彦一句,心虚万分。
刚说完,安静打游戏的鹿彦突然来了一句,「你们吃饱了撑着了?」
我!!!
他什么时候开了语音?
气氛凝固半秒后,那边就炸开了锅。
「什么情况啊这是……」
「这不是瑶姐的账号吗?」
「你们在一起啊!这是……」
「周浩!你头上有点绿。」
……
我缩在旁边,钻进被子里,想和这个世界隔绝。
这下完了!啥也藏不住了。
几秒后,头顶的被子被人捞开。
「没做亏心事,你躲什么?」
「我……我想静静。」
「你还静静,你和周浩到底怎么回事?操。」
「我和他就是朋友。」
「朋友也别做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爽。」
「为什么不爽?」
刚问完,看他看我的眼神不对,我只好哄着他,「你别小心眼行不行?」
「我女朋友被起哄成别人女朋友,你说我小心眼?」他直接就压了下来,「我是
小心眼,我不仅小心眼,我还……」
话没说完,他就不依不饶地亲了下来。
亲到我整个人都七荤八素的。
他躺在我旁边,望着天花板,哑声道:「秦瑶,我后悔了。」
啊?
渣男!
刚亲完就后悔了。

「后悔什么?」我咬牙切齿地问他。
他偏过头,静静地看着我,轻声说了句,「年纪轻轻守活寡。」
我有些蒙,听着他说这话,心莫名地跳得好快。
我……好像懂了。
24
正在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吓得我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坐规矩。
鹿彦在我催促下,也懒洋洋地坐到床边的凳子上。
「瑶瑶。」是我妈的声音。
「嗯,进来吧。」我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门推开了,我拿起手机假装玩手机。
「怎么了?」我漫不经心地问。
「鹿彦,阿姨挂阳台的被套太重了,能麻烦你帮忙取一下吗?」我妈保持着微
笑。
「行。」鹿彦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我妈却没有跟上去的意思,狐疑地走向我。
那眼神,看得我发虚。
「那什么……妈可提醒你,刚怀孕是不能……你懂的吧?」

「你在说什么?」我小声地装听不懂。
「年轻人,妈能理解,特别男孩子太年轻了,容易冲动,待一起容易出问题,你
们可别……」我妈后面不说了让我自己意会。
「没有那事!」我立马反驳,「你想多了。」
「行吧,妈过两天就走了,你们反正自觉一点。」
「走吧走吧。」我不敢看我妈。
我妈终于走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才鹿彦亲我的画面,我的心还是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阿姨刚才跟你说什么?」刚缓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又猝不及防地让我心跳加
速。
「没什么……她说过两天可能回去了。」我故作镇定。
「就这?没别的?」
「没。」
「那怎么阿姨特别提醒我可以睡客房?」他笑着问我。
我妈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是心疼你睡沙发。」我装不懂。
「心疼我睡沙发,怎么不让我跟你睡?」他又问。
「鹿彦!」我真是次次都被他逼到无处可逃。
「行了,睡吧,我去洗个冷水澡。」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不打算继续逗我了。
吼!
冷水澡,我不说话了。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8人支付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双十一奔现日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