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的代价

作者 : rio 本文共15835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0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9

剩女的代价(上)
都市男女:我必须忘记你 查看详情
「程峰,今年过年,你没其他事,就陪我回我家一趟吧。」
我低头翻阅着刚才策划部递给我的文件,对程峰说出这句话时,我心情还有些微
妙。
因为程峰是公司今年刚招进来的实习生,同时也是我的对象。
这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一个无聊的夜晚,我心血来潮下载了个交友软件,不到
半个小时,一个颇具文艺风的头像来勾搭我,单枪直入跟我约爱。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线,回了句,没有双十八加八不约。
五分钟没等到回复,我以为他知难而退,谁知道他却直接给我发了三张照片。
十八厘米,一米八二,八块腹肌,看的单身多年的我春心撩动,脑一热,三更半
夜就赴了约。
我万万没想到,软件上骚的一批的骚男,竟然是公司刚入职不到半个月的实习生
程峰。
他身材不错,长相是时下流行的小狼狗类型,23 的年纪,鲜活干劲十足。刚进
公司,就吸引了不少同事的注意力,为此我还特意找他谈过话,让他老实点,不
许搞办公室恋情,影响公司的名声。
万万没想到,我头一次约爱,竟然就约到了他。

程峰明显也有些意外是我,但到嘴的肉,没有不吃的道理。
跟初恋男友分手结束长达八年的恋爱长跑后,我就一心投入事业里。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长期被催婚,事业的压垮,兴许心里有点寂寞难
耐,平凡的夜晚,自持高傲的我,鬼使神差的跟这个实习生搞了一夜情。
甚至在他半诱惑,半威胁的情况下,跟他保持了半年的炮友关系。
程峰惊讶:「回你家?琳琳姐,你这是要给我转正啊?」
我说:「只是假扮,应付我爸妈。你要愿意,今年调薪我会给你争取个你满意的
工资。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没说不愿意。」程峰有些失望,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琳琳姐,你干嘛要那
么麻烦啊。难道这半年我还不够让你满意?你干脆当我女朋友好了呗。」
这个世界对女人一向苛刻,尽管我事业有成,是个成功职场女性。但在亲朋好
友,我父母的眼里,我却一直是个失败女人。只因为我不单止单身,还是个 31
岁的单身女人。
去年比我小五岁的堂妹结婚后,仍旧还是单身没有带男朋友回去的我,成了箭靶
子,每个人都可以用恶毒语言羞辱我。我那偏心眼偏到没边的老爹,甚至说出,
我再不结婚,就不认我的话。
我难堪又心酸,要不是我妈苦苦哀求着我,看着父母日渐苍老的面容,满头斑白
的银丝,我真恨不得甩手离开那个压抑的家。
还有一周又要过年了。
今年我再独自回家,我爸妈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唾液沫子都能淹死我。
否则我也犯不着开这个口,让一个约爱对象,陪我回家应付。
我没想到,这一次的决定会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没搭理他的话,打量了他一眼,说:「下班后到停车场等我。」
公司 27 号放春假,我拖到年三十除夕那天,才带着程峰回我老家。
程峰本科生,外在条件优秀,单亲家庭,家境一般,综合条件还凑合。我爸妈为
了赶紧把我嫁出去,条件一降再降,甚至亲戚已经开始为我介绍三四十岁的二婚
男。
我爸妈听说我带男朋友回来,一早就定了包厢给我洗风尘,同时来的还有几个想
凑热闹,看好戏的亲戚。
看到我介绍程峰是我男朋友,都不由唏嘘程峰是怎么瞎了眼,看上我这个老女
人。
点完菜,我妈特意把我拉到洗手间里,小声问我跟程峰是不是真的在交往,别是
随便找人来骗他们,让我说实话她不怪我。
我直接甩出亲密合照,才堵上我的妈的嘴。
「回去吃饭吧,我现在很困很累,想睡觉。」
包厢里,程峰被七大姑八大姨看猴一样围观,他也不觉尴尬,反而谈吐得体,看
起来还真像模像样。
听到他们在说我,我刚要推门进去,我妈就拉住了我,示意我等等。
我舅妈说:「琳琳自从跟那小顾分了之后,就一直没找个合适的。这年纪越来越
大,她爸妈都急得不行,我还说我有个同事的儿子不错,就等着琳琳过年回来见
见,看合不合适,琳琳这一声不响就把男朋友带回来了。起先小慧说我都还不太
相信。」
二姨附和:「小程看起来挺年轻的,你怎么跟琳琳在一起的啊?你们差了不少岁
吧?你爸妈同意?」

程峰说:「琳琳很好,我妈很喜欢她。要不是太远,又突然拜访,我都想让我妈
一起过来,早点把婚事定了。」
「小伙子真是心急。」二姨阴阳怪气,不太信程峰的说词。
程峰皱眉,我二姨就唉了一声,颇为感慨:「不过也是,莉莉比她小两岁,孩子
今年都四岁咯。琳琳都 31 了,确实不能再等,不然这高龄产妇也麻烦。琳琳这
个年纪,能遇到你这样的小伙,也确实不易。我啊,就等着早点喝你们的喜酒
了。」
二姨女儿葛莉比我小两岁,从小到大样样都不如我,唯独在结婚的事上,高我一
筹。让我二姨觉得在我爸妈跟前有了谈资。
每逢见面,都非得刻薄我爸妈几句,明里暗里的贬低我。再优秀又怎么样,嫁不
出都白搭。
我见怪不怪,我爸脸色却不太好看:「你尽管把份子准备好吧,琳琳早前说了,
她跟程峰感情好,准备今年就把婚结了。」
二姨惊道:「什么?今年就结婚?」
我看不下去了,连忙推门进去:「二姨,今天葛莉跟妹夫怎么一起过来啊?我听
说莉莉她怀二胎了,真的假的啊?」
葛莉是二姨炫耀的资本,听我提起,她顾不上损我,又一脸得意的跟大伙儿炫耀
起她那高管女婿,和她女儿美满的婚姻。
回到我家时,我爸脸色有些臭,全然没了刚才到高铁站接我时,看到我这棵老白
菜终于知道找猪拱时的欣慰。
年三十要忙活的事情不少,晚上我妈喊我出来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程峰竟然
没老实呆在客房里,反而忙前忙后,帮我妈做菜,贴春联。
一副准女婿的派头。

注意到我在看他,程峰走到我身旁,向我邀功:「我今天表现得还不错吧?」
我提醒他:「别太过了。」
虽然我找程峰假扮我男友回来过年,但我本意,没有想他讨好我父母。要不然,
我爸妈还真要接受他当女婿,回头又是一桩麻烦事。
年初二晚上,在我爸妈拉着我跟程峰说新年走访亲戚的事时,我顺势提出我明天
跟程峰回上海的事。
我爸妈不同意,争执之下,直接点燃我爸的雷霆震怒,态度严厉,要么我留在家
里走亲戚,要么我明天就跟程峰去领证,否则别想走。
我跟程峰仅是炮友,连恋爱都不想跟他谈,更别说是结婚。我的拒绝解释,没换
来我爸的理解,反而语言愈发刻薄。
程峰尴尬打圆场:「琳琳,叔叔,你们都别生气了。婚姻大事,确实不能马虎。
琳琳是个很好的女人,事业有成,聪明孝顺。能跟琳琳交往,是我的荣幸,是我
高攀了。能得到琳琳,跟叔叔阿姨你们的认可,我已经很开心了。只要琳琳愿意
嫁给我,我再等她几年也不急。」
「你不急,她急!」气头上,我爸完全不理会我的感受。
我是独生女,从小优秀到大,被视作父母的骄傲,他们炫耀的资本。即便在工作
上我也事业有成,备受老板的肯定。可现在我爸却因为我单身,抹掉了我所有的
荣誉我实在无法接受。
我说:「我不结婚,我就不配活着了是吗?爸妈,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只要我
没结婚在你们眼里,我就是错的?只有结婚我才算有价值?要真这样,那行,只
要程峰他娶,我立刻跟他去领证。你们就别再干扰我任何决定!」
这场争吵,以我摔门进房作为结束。
夜深人静,程峰来找我,一进门他就说:「对不起,琳琳姐。」

我说:「你挺能耐的啊。」
我让他假扮,让他注意分寸,怕的就是我爸妈永无天日的催我找男朋友,催我相
亲。他倒是好,直接把事情升级成逼婚了!
他这种急迫,真想要让我嫁给的举动,我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劲。
「琳琳姐,我是真的喜欢你。」程峰见我冷着脸,他有些委屈:「其实,我也知
道你不喜欢我,只是看我上我的脸,觉得我技术还凑合。」
我确实不喜欢程峰,拿他当消遣。心照不宣的想法,被他拿到台面上说,我难免
有些尴尬。
程峰清楚我看不上他,无奈的说,我们可以先假结婚,真不合适到时候再离,我
要是担心他骗我,可以做个财产公证,他不图我什么,就是喜欢我,想要跟我在
一起。
程峰上前抱住我:「就让我照顾你吧。」
我大龄单身,是我爸妈心里的结,同样的,也是我骄傲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痛
处。
我一向好胜心强,凡事都想争第一。但跟顾明安分手后,我就一直没办法说服自
己展开新的恋情。如今我年龄逐年增长,在婚姻事上屡屡受挫,让我被人耻笑,
指指点点。
我嘴上没说,心里却比谁都难受。
面对程峰这样的步步紧逼,我寂寞多年的心,确实开始蠢蠢欲动。哪怕我不爱
他,我也想要这一丝慰藉。
初三这天,我心一横就跟程峰领证闪婚了。
结婚证摆在我爸妈跟前,我爸才肯放我回上海。

过个年,炮友成了老公,我心里别提有多别扭。跟我的心烦意乱比起来,程峰却
显得十分兴奋,变着花样讨好我,哄我开心。
即便如此,我还是跟他去做了婚前财产公证,并且暂时分居。
想着就当包了个牛郎,真不行,大不了离婚给他点补偿就好。
我本以为这事过后,我的生活会回到正轨,不想婚后才一个月,我就劈腿了。
对象是我前男友顾明安。
七年前,他随家人移民美国,我本以为这辈子我跟他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却没想到他会突然回国创业,还成了我公司洽谈生意的客户。
因着这层关系,我很快就拿到了跟顾明安的合作。签约成功那天,顾明安做东,
请了参与这场合作的团队到胡桃里庆祝,包括作为负责人的我。
那天,很多元素的参杂下,我喝了很多酒,稀里糊涂的就醉了,也稀里糊涂的跟
送我回家的顾明安滚了床单。
我清醒过来的第二天,我就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顾明安没有负罪感,甚至还体贴的给我做了早餐,让我洗漱好出来吃。
顾明安看着穿着睡裙,随意扎着头发的我,说:「青菜瘦肉粥,不知道你口味变
没变。」
我拿起筷子,低着头:「顾明安,我结婚了。」
「我听说了。」顾明安沉默了一会,他说:「是你公司的实习生,比你小了七八
岁。阿 Lin,你喜欢他?」
我没吭声,顾明安说:「琳琳,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你们认识也才半年多。何况
程峰比你小了七八岁,你确定他真的是爱你,不是有其他目的?」

「爱不爱重要吗?我这个年纪,有人肯娶就不错了。」
见我如此贬低自己,顾明安神色复杂。
我满不在意的说:「他能有什么目的?不就是钱吗?他年轻英俊,技术好,还能
哄我开心,我就当找个牛郎也没什么。」
「你心里是不是还怪我?」
怪他吗?当年那件事,他有责任,我也有。我能怪他什么?
我说:「昨晚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尽管我不爱程峰,跟他在一起更像是顺应生活的将就,但基本的道德,让我无法
心安理得的劈腿。
我以为,我跟顾明安的事,到此,也就真的结束了。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顾明安前脚刚走,后脚程峰就来找我。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残
局,全部都落入了程峰的眼里。
尤其是脖子上的吻痕,无疑像是大写的:红杏出墙!
「琳琳姐,你……」程峰提着的早餐掉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性格一贯强势,就算劈腿的是我,我也低不下头,强壮镇定问他:「你来干什
么?」
「琳琳姐,你,你不打算跟我解释吗?」
「你不都看到了吗?没什么好解释的。」
程峰脸色很难看,气愤我『毫无心虚』的理直气壮,拳头都在发抖:「林琳,我
是你老公!」

「你想离婚,随时都可以。」我闭了闭眼睛,淡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劈
腿在先,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
程峰见我不知悔改,还拿离婚拿钱来了事,他红着眼睛,愤怒的朝我咆哮:「补
偿?你以为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吗?」
我不禁感到好笑,反问他:「难道不是吗?」
我虽然长相不错,可我已经是 32 的大龄女人,他才 24 正当年华。我就算再自
恋,也没蠢到认为,我林琳真有这么大的魅力,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为了爱情跟
我个老女人结婚。
程峰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我以为,就算你不爱我,但我们之间多少是有感情
的。原来,是我高攀,痴心妄想了。你从始至终都没把我当成你男朋友,你的丈
夫。在你眼里,我就是你的玩物吗?林琳,我们已经领证,已经结婚了!你怎么
可以这么玩弄糟践我的感情?」
他朝我咆哮,朝我怒吼,质问着我。
我一声不吭,冷漠的看着他,彷佛他说的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程峰彷佛被我伤透了心,冲我嘲讽笑笑,疾步冲出了我家。
我看着还没关上的门,脑袋有一瞬的放空。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倒在上的早餐,心里有种难以描述的滋味。我爱程峰吗?显
然没有。
跟他的关系,就算领了证,我从始至终都很清醒的把他当成寂寞的消遣。开心了
哄哄,不开心就不想理会的炮友。
丈夫?
一个二十四岁,比我小了八岁的丈夫?

我不禁嘲讽的笑了,却不知道嘲讽的是程峰的异想天开,还是我的冷漠无情。
程峰这一跑,三天都没出现过。
没联系我,也没来公司。
他一直不来,也没补请假条,人事再次找到我问我情况,我又以请假的借口搪塞
了过去。
而此时,我也有些坐不住了。
我主动拨打程峰的电话,关机状态,发了消息也不回。
我才意识到,我除了程峰的基本资料,竟然一点都不了解他,连他有什么朋友,
跟谁关系好我都没留意过。
我查了档案,拿到他租住的地址,到他的住所去找他。
我敲了三分钟门,程峰才从里面开门。青天白日,他一身酒气颓靡,下巴冒出了
胡渣,显得整个人都很邋遢,完全没了平日里的阳光干净。程峰一向很注重形
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程峰,难免感到吃惊。
程峰嘲弄地看着我,语气不善:「你来干什么?」
我说:「你已经旷工四天了,程峰,你想被解雇吗?」
「解雇就解雇呗,我一个软饭男,上班干什么?」程峰一脸自嘲,松开门把,整
个人就倒在了床里:「离婚……你不想看到我吧,我去公司碍你眼干嘛?」
「程峰。」
程峰手背放在眼睛里,挡住了视线,声音沙哑:「滚吧。」
看着这样的程峰,我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股怒气:「我确实是不该来的,不过程
峰,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想我把你当成丈夫,可你看看你自己,你配

吗?你有哪一点,让我觉得你可以当我的丈夫?」
我冷冷地说完,转身刚走没两步,程峰突然箭步上前紧紧地抱住我。
我被他身上的酒味熏得难受:「松手。」
程峰不放,抱着我更紧。
「林琳,我真的爱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我到底哪里做的还不够好?」程峰
滚烫的热泪落在我的颈脖里,我身体紧绷。
我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百味杂陈。
过了一会,程峰将我转过身,抵在墙壁里,低头狠狠吻住我……
「别跟我离婚。」程峰声音沙哑:「我真的很爱你,我没有图你什么。我什么都
不问了,琳琳姐,求你了,我不离婚。」
这天,我跟程峰的住处里待了一天。
我跟他和好了,心照不宣,谁都没再提起劈腿离婚的事。
我让程峰休息两天,就回公司上班,把之前的请假条一并补上。程峰见我没提离
婚的事,乖乖的照我说的去做。
经过了这事,程峰愈发的粘我,软磨硬泡要跟我同居。虽然他没敢直说,但我心
里清楚,程峰是怕我跟顾明安还有联系,怕我劈腿。
那次是意外,我并不打算跟顾明安保持联系,一错再错下去。程峰生日那天,我
答应了他的同居要求,让他搬了进来。
同居的生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适应或者糟糕。相反的,程峰将家里打理的
井井有条,完全把我当女王伺候。

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心里没有动容是不可能的。也渐渐习惯了,跟他这样
的生活。我甚至在想,要是以后的生活都是现在这样的,也没什么不好。
但这一切,却在一个商务应酬上打破。
那天,顾明安恰好在场。
我虽然还有些尴尬之前的事,但毕竟是合作公司,我不可能跟他完全没有来往,
渐渐的,从这一天开始,我跟他也多了联系。
这个时候,我也仅是想把他当成普通朋友相处。可也从这一天开始,顾明安频繁
联系我,虽然心照不宣没有提起那晚的事,亦或者有越界的行为。
但这种频繁的联系,三十一二这个年纪,我也不是单纯的小姑娘,自然知道,他
的意欲何为。
一次参加完客户的婚礼,顾明安以我喝了酒为由,坚持要送我回去。
公司秦总不知道我结婚的事,一直想替我做媒,只不过每次都被我找借口拒绝,
这次年轻有为,事业成功的顾明安要送我回家,他当下就顺水推舟。
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顾明安的车。
路上,我在顾明安提起从前时,提醒他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提没有意
义。
顾明安将车在路边停下,他点了根烟,说:「我听说我们分手后,你一直单身。
我很高兴,因为我以为,你是在等我回来。两年前我朋友提议让我回国内合作创
办这家游戏公司,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以为这次回来,我们都成熟了,事情
过去那么多年,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上次我说谎了,林琳,我不是没找过你。半年前,我来找过你。你跟那个程峰
在一起,我看着你跟他,我……」

顾明安苦笑了笑:「起初我以为你只是玩玩,一时兴起。直到我过年到你家拜
访,看到程峰在替你爸跟前忙前忙后,我才知道,你是认真的,我回来晚了。」
顾明安说的这些,我都并不知道,我惊讶的看着他,心乱了,脑乱了,却什么都
说不出来。
「琳琳,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顾明安解了安全带,朝我看过来,双眸深深
的注视着我。
我脑袋很乱,甚至听到顾明安一直还在意我,我竟然有一丝窃喜,和报复他抛下
我多年的快感。
但想到现在还在家里等我的程峰,我深吸了口气,说:「抱歉。」
我解了安全带想要下车,顾明安突然攫住我的手,猛地一拽,将我抵在座椅里,
强行吻了上来。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开端,就很难保持。
譬如节操道德。
我又一次劈腿了。
回到家里,站在门口,我久久不能平复,脑袋里想的全然都顾明安对我说的:琳
琳,只要你愿意,你离婚,我娶你。
娶我……
我等顾明安这句话,等了足足十三年。
我等到了,可笑的是,却来的这么晚,这么不是时候。
我在门口里站了十分钟左右,腿都麻了,我才开门进去。

不过跟我想象的不同,程峰没有跟以往一样兴致勃勃的等我,反而失神落魄的坐
在沙发里,神色很差。
我皱了皱眉,过去问他怎么了。
我追问了几次,有些生气了,程峰才跟我说实话,他妈妈生病了,肺癌,已经快
晚期了。他家条件不好,他妈一直瞒着他。
这次突然昏倒被同事送到医院,检查出已经不能再等,要尽快做手术,瞒不住
了,才打电话通知的程峰。
我跟程峰领证也有半年了,程峰之前说过要带我回去见见他妈妈,我一直以工作
忙为由拒绝他。
我没见过他家里人,但知道他妈妈很疼他,单亲家庭,相依为命。
我问他要多少钱。
程峰说要一百万左右的手术费,他打算把他家的房卖了,再想办法借一点凑凑,
先让他妈妈手术,剩下的他再想办法。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
看着程峰眼角的泪,想到他这一年我跟他的事,他这段时间的无微不至,我就感
觉好内疚。
我准备先给他拿 100 万。
程峰想也不想就拒绝我,可能是因为我刚跟顾明安偷情完,给他戴了绿帽子,我
坚持让他拿着,程峰才收下了我给的一百万。
程峰拿着银行卡,紧紧的抱着我,说谢谢我,他以后会报答我,一辈子对我好。
我让他别多想,救他妈妈要紧。

一辈子……他要是知道,刚刚在门口里,我还想着要跟他离婚,他会是什么感
受?我根本不在乎他妈妈的死活,我只是劈腿愧疚罢了。
程峰要回家照顾他妈妈,我批了他两个月的长假,让他别多想,好好照顾他妈
妈,钱不够再说。
程峰很感激我,不断地向我承诺钱会还给我,会记住我的恩情。
偷情的事,有一就有二,没了程峰在家,顾明安天天联系我,嘘寒问暖。我跟他
在一起太多年,跟程峰不同,我对顾明安是有感情的。
我终究没把持住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跟顾明安滚在一起。
这种游走于道德之外的刺激,让我很上瘾。以至于,等我反应过来,程峰离开半
个多月了,就一直没有联系过我。
电话打不通,消息也没回。这不是程峰的作风,他十分粘我,即便同一个公司,
住在一起,他也要天天给我发微信消息。
唯一一次间断没给我发消息,还是他第一次发现我跟顾明安偷情的事时。就算他
要照顾他母亲,也不可能半个多月没有回复我消息。
我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一天跟顾明安滚完床单的时候,我跟他说了这事。
顾明安沉吟了会,问我:「林琳,你有没有想过,他跟你一起,就是为了你的
钱?」
「不为了我的钱,难道还为了我的人?」
顾明安生气我无所谓的态度,掐着我的腰,挠的我咯咯发笑。
闹够了,我抓着顾明安的手,直勾勾问他:「你想说,程峰拿了我的一百万跑
了?他没那么蠢吧,为了这一百万就跑路?」
真不是我看不起一百万,而是,这一百万本就是我给程峰的,本就没打算让他
还。他跟我已经领了证,家庭住址信息我全都清楚。
这种一告一个准,拿一百万跑路,真没必要。还不如直接拿我劈腿的事,威胁我
还能赚的多。
「林琳,一百万对你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也就你一年的收入。但程峰只是个普通
人,依照他目前的工作,他不吃不喝,也要十多二十年才能有这个收入。」
顾明安很认真,认真到我都不由思索起这件事。我敛了笑意,顾明安搂着我的
腰,说:「你跟他怎么在一起的?我总觉得,程峰很眼熟。」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剩女的代价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