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师

作者 : rio 本文共13265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4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6

一支口红试出男人出轨了

妻子的复仇

我是一个催眠师。
典型的三高女人,高颜值,高学历,高收入。
半个月前,有人问我:「颜老师,如果您先生出轨,您会怎么办?」
我笑:「怎么可能?我家老赵典型的钢铁直男,根本不会讨女孩子欢心。」
却没想到,打脸来得猝不及防,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怎么办?
1
第一次发现不对劲,是男人身上沐浴液的味道。
我们家,我用沐浴液,他用香皂,固定品牌固定香氛,所以,那天一回家,他凑
近亲我,我就发现了。
「你今天在外面洗澡了?」
「是,一坨鸟屎拉在头上,怕熏到你,在学校洗了澡才回来。」
我笑了笑,目光飞快从他脸上飘过。
他太镇定了。

于是,我开玩笑说,幸好没在他们老家,否则遇到这种事,得去要「百家米」做
「百家饭」才能祛霉运。
到了晚上,我在洗澡之前,拎出他丢在洗衣机里的衣服,闻了又闻,没闻出沐浴
液以外的任何味道。
一个男人,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家,要接触多少人,怎么可能没一点烟味,香水
味,汗味,饭菜味?
我又仔细翻看了他的衣服。
正常成年男性每天掉头发量在 50 根左右,领口是重灾区,而他的这件衣服,竟
然没一根头发!
干净得仿佛回家之前才换上。
那天晚上,他特别猛,我想起一个词语:交公粮。
我心里泛着恶心,我有轻微洁癖,这事儿虽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但整个过程,
我像吃了只死苍蝇。
「老婆,你今天兴致不高。」完事后,赵正宇从后面抱着我,「是不是给人治疗
又听见什么了?」
我「嗯」了一声。
我们这一行,很多人以为我们心如明镜,是空谷幽兰般的存在,事实上,我们每
天面对的都是心理有问题的人。
正所谓「凝望深渊,深渊也在凝望你」,客户心里那些小怪兽,多多少少会投映
到我们的心里,变成新的小怪兽。
大多数时候,我们能自我调节,实在不行了,就找同行帮忙。

「是个常年出轨的 case。」我随口胡诌,「男的出名的花花公子,之前在外面
偷吃,后来被老婆发现了,干脆把外面的女人往家里带。」
「那个老婆,也就是我客户,很痛苦。」我翻了个身,皱着眉,「你说你们男人
怎么这么花心?」
「你这个是典型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赵正宇在我腰部软肉上捏了捏,「不是
所有男人都花心的!花不花心主要看他们道德底线。」
「有的男人没有道德底线,见一个吃一个;有的男人,譬如你老公,道德底线就
很高,这辈子第一个是你,最后一个也是你。」
我从他的微表情里没看出任何问题。
没看出问题是正常的,能看出问题才是不正常。作为大学数学系副教授,纯理工
男,论智商,他碾压我。
2
我和赵正宇在读书那会儿就认识了。
我和他都是本硕连读,我心理学系,他数学系。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所有人都说
我们是强强联合,理性与理性碰撞。
硕士毕业后,我们毫无意外的结了婚。
他在学校任教,带本科生,在职读博;我在导师的支持下,在父母财力帮助下,
开了家心理咨询事务所。
我主修应用心理学,催眠是应用心理学的分支。
国内心理学起步晚,早年,人们别说对催眠,就连对心理学也是排斥多余接受,
总觉得这一行就是骗子。

所里前期很难,后期才慢慢好起来,再后来,几个大 case 做下来,我在业内小
有名气。
3
名气这东西,看起来很虚,却实打实能带来好处。
事务所的营业额直线上升。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女人的安全感不是男人给的,而是金钱给的。】
因为赚得多,我在家里的地位也越高,安全感越足,几乎笃定赵正宇不会出轨,
然而,现实是个巨大的巴掌——
发现不对劲的第二天,他接我下班,照例拥抱。
我因为衣服的事情,心里有怀疑的种子,再次看见他过分干净的衣服,毫不犹豫
把一支口红放入他大衣口袋。
之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高高兴兴和他去餐厅吃饭。
吃饭途中,他有一次上洗手间上了足足十分钟,回来后脸色不大好。
「怎么了?」
「没什么,学校有点事。」
「需要回学校吗?」
「不用,明天处理一样。」
两个演技派,我把「毫不知情」演得天衣无缝,他卖力诠释「工作上遇到烦心
事」。

回到家后,他把大衣一脱,抓起手机去卫生间洗澡,我摸了下他大衣口袋,口红
已经不见了。
这是典型的做贼心虚。
我轻脚轻手走到卫生间门口,先是「滴滴」的微信进来的声音,紧接着是他压低
声音,带着训斥的味道:
「不是你是谁?!不用解释!……我在家,明天再说!」
我心里哇凉。
结婚之前,我和他表达过相同一个观点:【对出轨 0 容忍,没有委曲求全】。
我退后,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在沙发上盘算下一步怎么做……
我们没有孩子,离婚涉及的也就是财产。
我们家的共同财产,除了固定资产(房车+收藏品+存款),其他的,全部是赵
正宇在打理,股票、基金、保险都是他在买,绑定的银行卡也在他那里,我平时
几乎不过问……
「老婆,怎么想起今天喝酒?」赵正宇从卫生间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问我。
「助兴啊!」我朝他的方向举杯,带了点邀请的味道,「我看你一回来就去洗
澡,以为你……难道不是?」
「是。」他走过来亲我。
两个明明没兴致的人,都装得很有兴致。
我依然恶心的像吃了只死苍蝇,却反复告诫自己:不能让他发现我已经知道了。
我看过很多人离婚,无论从前如何海誓山盟,在分财产的时候,体面的少,面目
可憎的多。

我不想看见他面目可憎的一面,也不想让他看见我面目可憎的一面,所以,最好
的方式是:
优雅的,把该算计的,先算计了。
我是个自私的人,不想奋斗多年,为他人作嫁衣裳。
4
第二天,我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去律师事务所,请了个代理律师,请教专业人士下一步怎么做。】
代理律师首先肯定了我头天晚上的做法,不要急着摊牌,在亮出底牌之前,先把
准备工作做好,要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他略略担心的是口红,「你还是太冲动了,以你老公的智商,很快会怀疑口红是
你放的。」
我回答:「他没证据,口红也不是我常用的色号,而且他知道我有洁癖。」
代理律师叫我自己小心,不要露出马脚,紧接着,他建议了【三个步骤+一个补
充建议】。
第一步,收集对方出轨证据;
第二步,根据收集到的证据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财产不需要我梳理得多么完备,只需要提供财产线索,申请法院进行财产保全,
法院就可以采取保全措施。
第三步,起诉离婚,要求解除婚姻关系,法官根据证据判断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财
产;

补充建议:如果赵正宇在婚内给小三购买任何金额较大的物品,比如房子或车,
都属于侵占了夫妻另一方的财产份额,我可以依法追回。
第二件事,【我找了私家侦探,请他帮我收集赵正宇的出轨证据。】
这个人,说好听点叫「私家侦探」,说难听点叫「狗仔」,经常也帮人蹲八卦新
闻。
我的要求是:
A,我要知道小三是谁,在一起多久了;
B,约会照片,能证明两个人关系的那种,比如接吻或开房;
C,我想知道赵正宇有没有给过对方数额巨大的馈赠,比如房、车。
私家侦探一口答应,当然,收费也不菲。
5
私家侦探的效率,真的是吊打八点档狗血剧,那些花大量时间精力找小三的女
主,都该毫不犹豫请私家侦探。
我委托私家侦探的第四天,他就已经把小三身份锁定了。
熟人。
对方叫周晓兰,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大学期间,她大四实习在我事务所,毕业后又在我的事务所过渡了半年,她后来
那份工作,还是我给写的介绍信……
没想到啊,农夫与蛇!
我几乎失笑。
半个月前,在行业聚会上,那个与我碰杯,不经意问我先生如果出轨怎么办的
人,也正是她。
那是隐晦地想要宣战的意思。
我相信赵正宇肯定也感受到了她的想法,所以,当我把口红放到他口袋,他压根
没怀疑过我。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还没查到,但住在一起是 2 年前,这是他们的居住地址……」
我看着便笺纸上的地址。
那是距大学不远的一个楼盘,离周晓兰工作的地方也不远,两人都方便。
「房子买的还是租的?」
「买的,户名是周晓兰。」
我不需要再问房子谁付的钱。
周晓兰大学本科毕业,参加工作不到 5 年,本身没什么名气,到现在为止,月
薪也就是一万出头。
在他们老家,飞出一个大学生,全村人恨不得都贴上,加上她还有个不争气、永
远需要帮扶的弟弟……
而他们那个楼盘,就算是三年前的价,80 平方米,没个 200 万根本拿不下来!
我叹气。
赵正宇平时挺抠的,几万块钱的包都舍不得给我买一个,没想到小三那儿,200
多万的房子轻轻松松就出去了!

人心不足

「姐,你也别太伤心!男人就那么回事儿,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私家侦探虽是个男的,可洗刷起男人来,一点没有负担,「那女的没你漂亮,你
老公那是审美疲劳,找点刺激。」
我笑了笑。
6
赵正宇找周晓兰,固然有「审美疲劳,找点刺激」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心理需
求。
他们都是农村出生,奋力拼搏到大城市,有点同命相连的意思,赵正宇看周晓
兰,多少有点看自己的影子。
我和赵正宇的原生家庭并不匹配,用他的话说,他奋斗了 20 年,才有机会在星
巴克和我一起喝咖啡。
我和他之间,即便他现在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但骨子里的自卑仍在,每每去高
档场合,就会不由自主露出怯意,会先观察别人。
而他和周晓兰在一起,因为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绝对优势,他必定更为放松,
爽感更强。
而且,他们老家有种落后的观点,认为男人成功,不光是赚了多少,取得多少成
就,更重要的是有多少女人。

读书那会儿,我和他聊过这个话题,他抨击得极为猛烈。
只可惜,潜移默化多年的东西,早已长在骨髓里,不是有了正确三观就能轻易抵
消。
而至于周晓兰,她对赵正宇是不是真爱我不妄下结论。
成年人的世界,很多时候只是各取所需。
周晓兰当年在我这里实习的时候,曾不止一次表达对我的羡慕:出生、事业以及
婚姻。
所以,站在我的角度,她和赵正宇在一起,物质层面可以获得支持,精神层面,
她觉得终于胜过我了。
「姐,这是他们的照片,目前只拍到这么多。」私家侦探把几张照片递给我,
「您打算现在就去法院,还是再等几天?」
我看着照片,看着那两人双出双进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曾经的海誓山盟,抵不过岁月蹉跎。
「姐,过两天就是圣诞节。」私家侦探看了看我的脸色,小心翼翼问,「您要不
再考虑考虑?」
「做我这行,龌龊事见得多,一辈子没偷过腥的男人,说实话,我没见过。」私
家侦探说。
我有那么一瞬的动摇,终留下句:「你帮我盯紧点。」
7
很快到了圣诞节。
赵正宇照例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到我们事务所。

事务所一众小年轻照例起哄,照例朝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照例在工作群嗷嗷
叫,说塞了一嘴狗粮……
我提前下班,逛了会商场,买了个包,然后吃西餐。
整个过程,我其实很珍惜,因为有可能是两个人最后一次过节,然而,谁也想不
到的是,晚饭还没吃完,赵正宇接了个电话,说要离开。
他说他的同事与女朋友吵架,还和女朋友的前男友大打出手,这会儿人在医院,
警察在录口供,他必须过去看看。
赵正宇的同事,能亲密到出这种事给他打电话的,我十之八九都认识。
我拎起衣服说「一起去」,赵正宇阻止了我,他叫我好好吃饭,说当事人不想太
多人知道这事儿,还说当完和事佬就给我打电话。
我了然,秒想起电视里演的宫斗剧:
那些所谓的宠妃总喜欢在正宫面前耀武扬威,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行,你去吧,」我从站姿变成坐姿,「我吃完饭去酒吧坐坐。」
赵正宇看着我笑了下,弯腰,捧着我的脸,用他的额头蹭蹭我的额头,语气一如
既往的宠溺:「不许招惹小狼狗。」
我「嗯」了一声,跟着飙演技,调笑道:「说不定哟!你要吃醋的话,早点
回。」
赵正宇捏捏我的鼻子,转身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给私家侦探打电话:「你在哪里?赵正宇走了。」
私家侦探说,他跟着周晓兰的,紧接着,他报了个地址。

从我们吃饭的地方,到周晓兰所在的地方,就圣诞节的路况,开车大概需要 40
分钟,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
私家侦探给我发消息,赵正宇还没到。
我差点以为赵正宇还有小四,又或者,真的有同事去了医院,再 20 分钟后,私
家侦探说赵正宇到了……
8
当天夜里,我约了几个朋友在酒吧坐了会儿,周围是喧嚣的人群,我脑海里满是
那两个滚床单的样子。
夜里 12 点,我回到家,赵正宇还没回来。
我走进书房开电脑,手还没触上去,就知道赵正宇为何离开餐厅后用了双倍时间
才到周晓兰那里。
他回来过,我的电脑被人动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电脑习惯,我左右眼近视程度不同,且右眼有散光,所以,
电脑放在桌子上,有一个小幅度的倾斜。
赵正宇对这个家太熟了,熟到他忘了关注这些细节。
电脑使用痕迹已被清除。
我的电脑上除了些前沿的学术资料,也就是这段时间正在写的论文最重要了,是
周晓兰直接能用东西。
论文一旦在学术期刊发表,就能在行业内评级。
我不想用最恶毒的用心揣度赵正宇和周晓兰,却不得不提前做最坏的打算。

那篇论文我虽前段时间从才开始写,却准备了足足三年,分析了上千个案例,花
了大量时间精力。
【偷我学术成果,比偷我男人更可恶!】
我倒了杯浓咖啡,坐在电脑面前开始写 email……
9
凌晨 3 点,赵正宇回家。
他轻手轻脚上床,我装作熟睡。
第二天早上,他先是道歉,三言两语讲了昨夜如何劝架,说找个时间给我补过圣
诞,然后不经意问我:
「论文完工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发?」
我原本只有 8 分确定的事,现在变成 10 分。
「前两天刚完工,再检查下,调整下用词和格式,基本就可以发了。」我笑着给
他们下套,「不过能不能刊登,什么时候刊登,就说不清楚了。你知道的,越是
权威的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越难。
「肯定能过!」赵正宇说,「这是你擅长的领域,你研究了这么年的东西,怎么
可能过不了?到时候好好给你庆祝!」
我笑眯着眼说「好」,原来你知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啊!
要不是很清楚赵正宇是不容易催眠那种人,我甚至怀疑他被周晓兰催眠了,所以
才会出轨,才会无视知识产权,无视我的辛勤劳动,才会帮周晓兰偷我学术成
果!
10

圣诞节之后,周晓兰越发嚣张。
朋友圈个性签名赫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朋友圈内容则一条比一条励志:「我没见过凌晨 5 点的洛杉矶,但凌晨两点的 A
市,我看了 2000 多个夜。」
「兴趣是最好的导师,应用心理学是我高中就认定的专业,催眠领域是我最大的
兴趣所在。我虽然不是研究生、博士出身,但实践出真知,我能行!」
「我虽然不是天才型选手,但我相信勤奋的力量。如果这次论文能过,我决定给
自己奖励一顿大餐,再奖励……一段恋情。单身多年,该谈恋爱了,不然今年过
年,三姑六婆又该叨叨了。」……
为了不显得太过刻意,我挑了几条点赞,其中一条还留言评论了。
我说:「晓兰,加油!你这样努力,国内的催眠领域,必定有你一席之地。」
她回复:「谢谢颜老师,在您的事务所实习,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际遇。」
我回了个笑脸,心想:
确实是你这一生最重要的际遇,否则也不会遇到赵正宇,不会走上小三的路,更
不会走歪门邪道,教唆男人偷我学术成果。
同一天,我一个万年潜水的 QQ 小群亮了——
「我记得周晓兰本科论文复制粘贴的,论文答辩后,被导师点名批评。她现在写
什么论文,弥补本科毕业时的遗憾吗?」
「2000 多个凌晨两点?这话她好意思说?大学 4 年,她忙着打工,每天晚上都
在酒吧卖酒,做陪聊呢!」
「那也是凌晨 2 点,人家这话没错,再说,陪聊也是揣摩人心理,特别揣摩男
人心理。楼上的,请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颜卿 学姐当年资助的孩纸。」

「她是典型的讨好型人格,@颜卿,你知道周晓兰研究了个什么吗?这几天尾巴
都快翘到天上了,感觉分分钟要来找我谈高级合伙人。」……
我回答:「不清楚。」
同一天,国内一学术杂志主编给我打电话,开头第一句:
「颜卿,你认识周晓兰吗?和你一个城市。她给我们发了篇论文,也是催眠领
域,很有见地。刚过审时,我看内容有点像你两年前给我提过的一个观点。」
我「喔」了一声,「巧合吧?」
「要不我发过来给你看看?」主编问,「我看过她的个人简历,没什么出彩的地
方,资历级别都撑不起含金量这么高的论文……我有点担心,若真是抄的,咱们
杂志一旦刊登,就是丑闻。」
「抄也不至于。」我起身,端着咖啡走到窗前,喝了一小口,这才笑着,「我认
识她,A 市的圈子就这么一点大,以前在我事务所实习过,实习的时候,挺务实
一个女孩。」
「论文是你指点的?」主编先有点惊喜,随即不满,「那也应该写上指导人颜
卿,或者把你名字落上。这些年轻人,一点都不懂得感恩。」
「不,我不知道她写了论文,也没给她指导过。」我顿了下,「若真是我两年前
提过的那个观点,行业到目前为止,没出过相关论述。」
我和主编再聊了会儿,得知周晓兰那边论文会发表在 1 月的期刊上,主编说:
「后生可畏。」
我说:「是,后浪推前浪。」
挂断电话后,我站在窗前,看着城市车水马龙,几乎是品味的喝完整杯咖啡。
呵,有胆量偷我学术成果,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不作死就不会死

有了论文这事儿,我也不急着离婚了,至少要等到论文刊登,要等到我把周晓兰
和赵正宇的皮当众剥下来!
好在大姨妈来了,装恩爱夫妻的时候,我不必恶心自己做恶心事。
11
这年元旦,赵正宇的妈妈,也就是我婆婆,破天荒一个人来到 A 市。
我和赵正宇一起接的机。
「妈,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我爸呢?」回家路上,赵正宇一边开车一边问。
「你爸在老家。」婆婆小眼睛里全是得意,「我这辈子,还没一个人出过门,一
个人坐过飞机!颜卿,你说我现在这样,算不算独立女性?」
「算。」我不但坚定回答,还专门拍了拍她的手,注视她的眼睛说,「妈,我和
正宇为你感到骄傲。人一辈子,就是要不断挑战自己,突破自己。」
婆婆挺开心。
我看了看明显不符合她年龄和气质的口红,不适合她肤色的粉底:「妈,你今天
化了妆吧?挺显气色的。我明天陪你再去配点儿化妆品,买点衣服,咱以后每天
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买衣服可以,化妆品就不用了!」婆婆指着她的血盆大口,炫耀一般,「我这
可是 999,是不是特有女王气质?东子说了,像我这种独立女性,就适合
999!」
我看着她腻得反光的唇面,卡粉的皮肤,眼周的皱纹,不明白哪里适合她了?
还有,东子是谁?
赵正宇和他爹,还有他弟,名字里都没有个「东」字,我估摸着老家某个小辈做
微商了,先杀熟,把东西卖出去再说。
回到家,婆婆把行李箱的东西往外拿,我帮着收拾,才收拾了几样,当我看见
「东东眼霜」「东东面霜」「东东口红」,就知道她说的东子是谁。
因为婆婆说的那个人实在太出名,更因为骗子的行骗手段实在太低劣太有效,前
段时间,很多平台都在播报。
低配版的,用明星 J 东的视频或图片做画面,再配个音;高配版的,把名人脑
袋贴在自己脑袋上,居然能和无数大妈谈恋爱,轻则忽悠她们买个几十块钱的三
无产品,重则忽悠她们几万几十万的转账做所谓投资。
我不知赵正宇的母亲已经到哪个程度了。
「妈,你最近在玩 D 音?」我随口。
「是啊,你怎么知道?」婆婆满脸红光,朝我竖起大拇指,「心理专家就是不一
样,就这么一会会儿,居然就看出来了。」
「时髦嘛!」我笑着说,「我看见好多走在时尚前沿的人都在玩,妈你最近在学
化妆,肯定不会错过 D 音。」
婆婆笑得合不拢嘴,从箱子里拿出个黑漆漆的马克杯,再注满热水,待杯子上的
J 东的图像显现出来,她这才捧着杯子到赵正宇面前炫耀。
说这是高科技。

赵正宇也许是太过沉迷与周晓兰爱情,也许是觉得网上那些骗术离他太遥远,竟
丝毫没关注过。
他看着杯子上的 J 东,一点婆婆有可能已经掉入骗局的意识都没有,反而不好
意思地看了我一眼:
「妈,这哪里是什么高科技,小儿科的东西!你别被人骗了,买的多少钱?」
「20 块。」
婆婆先是不设防地说了句,然后皱着眉,
「这怎么不是高科技了?本来都没图案的,倒上热水,图案就出来了,待会儿水
凉了,图案又消失了。刚好提醒我要喝热水,咱们女人,想要年轻,首先得暖
宫,暖宫就得喝热水……」
婆婆叽里呱啦说了很多。
赵正宇听到 20 块的时候,已没了先前的烦躁,我走过去握了握他的手,很肯定
地对婆婆说:
「我也觉得这杯子挺好!科技这东西,正宇,你不能说它从实验室出来到现在经
过了一段时间,就不叫科技了!我觉得无论从设计,还是从人性关怀上,这杯子
就能打 100 分!」
婆婆特赞同。
赵正宇听了我的批评,不但没生气,还露出欣慰地笑:「是是是,你们说得都
对!妈,改天也给我买个!我也要多喝热水。」
「好,我再买三个。」婆婆说,「你们一人一个。」
我很敏锐地捕捉到「三个」,诧异地问:「为什么是三个,还有一个给谁的?」
婆婆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却也飞快回答:「给正宇他爸。」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催眠师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