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陆医生

作者 : rio 本文共1556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9分钟 发布时间: 2021-10-25

你好陆医生

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同学会第二天醒来的早上,我还没睁眼,就摸到了一条长满毛的腿,出于好奇,
我忍不住又来回探索了几把……
下一秒,砰!门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
我吓得赶紧收回手,睁眼抱紧了被子。
「陆医生,主任叫你……」
几个进来的男人好像被惊吓到了,发出阵阵惊叹声。
我:???
什么陆医生?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瞟了一眼,一个男人躺在我身边。
两条腿笔直而修长,上面布满了荷尔蒙爆棚的腿毛,再往上……
我瞎了。
「我们……我们不是故意……」一群人赶紧闭眼解释。
我不认识那群人,更不认识躺着的这位,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

我旁边的人伸手拉了拉被子,眼睛睁开一条缝,扫了我一眼,哑声道:「分我
点?」
我花了一秒钟思考这句话,然后飞一般松手。
被子堪堪遮住某个部位,他又闭上眼,懒懒道:「还不走?」
嚯……
我被他吓到,正要下床,他却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不是说你。」
话落,那群男人终于停止了看热闹,扔下一句,「主任催着开会了,你赶快下
来。」便争先恐后地跑出了房间。
世界突然安静了。
我抱着被子的一角,坐在那里,瑟瑟发抖。
《你好陆医生》放浪形骸陆医生✘乖乖女
2
「在怕什么?」他像是被我抖得没了睡意,无奈睁眼看了我一眼,没撑住,又闭
上了眼睛。
「我……我好像……有点痛。」我因为惊吓过度,开始胡言乱语,说完就想抽自己
一下。
他这次睁开眼,终于没有再闭上,只是看了我几秒,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长
手一捞,勉强搂住我的腰,「第一次,是这样,一会就好了。」
他应该是在安慰我。
但是我完全没有被安慰道,反而吓出了一身冷汗。

然后我低头就看到床单上的一小团血迹……
头皮发麻。
他也盯到了那团血迹,愣了一会,伸手揉揉我的头,失笑道:「抱歉,我有些失
控了。」
失控?!
我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是谁?」我痛苦地问。
他突然被我气笑了,「你都不知道我是谁,还跑来把我强睡了?」
「我,我我记不起了……」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样
不会怀孕吧?」
好吧,我真是服了自己,这个时候竟然忍下一切疑问,问出这个关键性问题,不
愧是我。
「……」他又睁开眼瞟了我一下,那状态疲惫极了,我看他虚弱的样子,仿佛我
轻轻一碰,他就得断气。
我昨晚到底是有多疯狂,把人折腾成这样,我太羞耻了。
「不会。」他一句话总结得简单明了。
我没有经验,甚至记不起昨晚的具体过程,我也不敢多问。
他说不会怀孕我就相信了,毕竟那些人叫他医生。
也许他做了措施呢?我只能这样想。
「那,再见?」为了避免大家清醒后的尴尬,我选择逃。
「……」他看了我一眼,忽然就笑了,「行。」
3
我以为我和他再也不会见面。
然而两周后,我拿着验孕棒,坐在他科室门口,瑟瑟发抖。
「嫂子!」一个男医生蹦到我跟前。
我吓得一哆嗦,差点被他送走。
「你等陆医生吗?」他又热情得好像跟我很熟一样,但事实上估计就酒店那天早
上匆匆一面。
让我极度羞耻的那一面。
两周前我参加高中同学会,喝多了,走错了房间。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陆医生和一群医生在那个酒店开会,巧就巧在陆医生的房间
就在我隔壁,而且他还病了,照顾他的同事出去的时候忘了关门,我就那么闯了
进去……
后来同事早上去叫他开会……
于是就有了那天早上的一幕。
「啊,是。」我敷衍他,整个脸都烧红了。
「跟我到里面等。」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拉进了休息室。
路过陆医生跟前的时候,他瞟了我一眼,好像不认识我了。
其实我也快有点认不出他了,毕竟我没见过他下床后衣冠楚楚的模样。

我忐忑地等了两个小时,通过他办公桌上的名牌,我才知道他叫陆年,心血管内
科医生。
我偷偷地搜索了一下他的简历,发现他已经……29 岁?我心里默默地计算我和他
之间有几条代沟。
过了一会,陆年终于进来换衣服,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你等周数?」
我:???
「陆医生,我等你。」我站起来,捏着包,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你是?」
我:???
还真下床就不认识人了?
「两周前,在酒店,我们……」我硬着头皮跟他解释,越解释越没底气,最后干
脆拿出验孕棒,小心翼翼递到他面前,「我好像,怀孕了……」
「陆医生,吃饭了。」就在这时,一个女医生闯了进来。
我吓得想把验孕棒藏起来,却不小心掉进了桌子旁边的垃圾桶。
我看了看垃圾桶,怕他没看清,纠结于要不要捡起来。
「……」陆年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我,带着玩味的神情。
「你的病人?」女医生却没有想走的意思,转而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欲言又止,有些尴尬。
「有点事,你们去。」他并不介绍我。

我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那个女医生走得很不情愿,走之前还故意拉了拉他的衣袖,像是在宣示主权。
他有女朋友。
我犹如五雷轰顶。
4
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坐回到凳子上,开始埋头写病历,然后半开玩笑
道:「身体好了?」
嚯,我被他的话弄得心跳加速。
「还行。」我随口应和。
他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又笑了。
「要我负责?」
我真佩服他,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淡定地写病历,仿佛我只是在找他看病。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我没想过要他负责,只是面对这个结果,有些手足无
措,想听听他的意见,我试探着问,「要打掉的吧?」
我表面上还忍着,其实手心已经出汗了。
他依旧在写病历,仿佛在听我说与他无关的事。
渣男。
他淡定得真让我抓狂。

「看你。」他忽地抬头,目光直直地看着我,依旧没什么情绪。「如果你决定不
要那就不要。」
「嗯。」我能要吗?现在这种情况……
「害怕?」他语气里有些调侃的意味。
「嗯。」我语塞。
「现在知道怕了……」他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又翻了新的一页病历,笑道,
「这可不像那晚的你。」
我:???
联想到那天早上他奄奄一息的模样,我真想知道那晚我到底干了什么。
可是他这话,好像把所有错误都归结到我一个人身上,我有点不爽。
「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我说得很小声,甚至觉得自己都难以听见。
他却突然停了笔,朝我轻轻挑了挑眉,一张严肃的脸上忽然荡起一丝笑意,「我
那晚发高烧,你觉得我有力气反抗?」
这……
我直接被他堵死。
我心里想,没有力气反抗,有力气折腾我?
渣男就是渣男,可以风轻云淡地说这些难以启齿的事,在处理这种事上看起来游
刃有余。
我玩不过他。

「如果你想清楚了……」他沉默一会,继续写病历,写完最后一行字,他才叹了
一口气,抬头,「就下周吧。」
「下周?」
「下周我才有空。」他解释。
「好。」
成年人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我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内心忐忑。
5
一周后,我再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我做手术的决心被动摇了。
起因是我妈这周叫我去吃饭,有叔叔,弟弟,妈妈,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回到出租屋,我环顾着四周,脑海里浮现刚才在妈妈家的温馨画面,我突然叹了
一口气,觉得前所未有的孤寂。
我妈和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离婚后,我跟着妈妈,从初中开始,我一直在住校。
因为妈妈在我初中的时候遇到了现在的叔叔,组成了新的家庭。
她很幸福,我应该高兴。
可是回到出租屋,我感到身心俱疲。
我突然就想留下这个孩子了,我太孤单了。
我知道,陆年肯定不会同意,换谁都不会同意。
他可能有女朋友。
所以直到我再次坐在他办公室,我还在纠结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嫂子,又来找我们陆医生?」这应该就是陆年口中的周数。
「是。」我坐在那儿,有些拘谨。
「你别这么叫我!」我小声提醒他。
「别害羞啊,」周数瞬间凑过来,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我们之前都在打
赌,高冷的陆医生会被谁降服……没想到啊,是嫂子你,我们可太佩服你了。」
「啊?」我被他这话逗得一脸蒙,小声提醒,「你们误会了……我和他不是……」
最后我放弃挣扎,来了一句,「他不是有女朋友吗?你别乱说啊」
「谁?」他忽然严肃地看着我,「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很蒙,陆医生没有女朋友?我误会了?
「你是说,陆医生背着嫂子你找别的女人?」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才是那个「别的」女人。
「你很闲?」突然头顶飘来一句话,一道身影出现在我们跟前。
陆年!
我吓得立马站了起来,有一种上课讲话被当场抓到的尴尬。
「我……」我刚想说点什么。
周数也吓得立马装模作样地抱着病历溜了出去。

「没说你。」周数走后,陆年放轻了语气,揉了揉我的脑袋,示意我坐下,然后
自己也坐到了办公桌前。
我有些囧,他怎么老是喜欢摸我的头,他不知道这个动作,让人觉得既亲密又羞
耻吗?
「怎么总是很怕我?」他没由来地看了我一眼。「我很吓人?」
我有些紧张地坐下,「不是,就可能觉得你年纪大……像……」
「像什么?」他突然来了兴致。
「长辈。」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长辈?」他一下子气笑了。「你多大?」
「差一个月 22 岁。」我被他笑得有点虚。
一个严肃的人突然笑起来,真的要命。
况且,他还偏偏长了一张过于迷人的脸。
「是有点小。」他收住笑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等下。」他突然站起身,去隔间换衣服。
这几分钟,我等得很煎熬,我有些纠结到底该怎么说。
因为刚才周数说陆医生没有女朋友,我的内心就更加动摇。
想到我 22 岁了,还没谈过恋爱,而陆年无论从外表,谈吐,工作……各个方面还
是挺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期待的。
当然,他渣这一点除外。

我在想,或许我也能和他谈个恋爱。
最后我鼓起勇气站起来,走到他隔间门口,轻轻敲了下门。
「陆医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握紧了拳头,其实当面说,我没有勇气,这样隔着门,更好。
他没回答,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
「你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不可以试试,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这一句话,仿佛耗尽了我所有力气。
我站在门口,等待他的审判。
然后门开了,没等到他的审判,等到了手机扩音器的审判……
「留下!当然要留下,你敢动一下,我就跟你断绝关系!把我孙媳妇完完整整给
我带回来!」
他倚在门框,将手机递到我面前,然后继续换衣服,电话那一端的声量之高,足
以体现对面那位的气愤。
「这是?」我接过这块烫手山芋,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爷爷。」他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无奈地笑了笑。
「诶……孙媳妇,是吗?你别怕,等陆年那个臭小子回来,我打断他的腿,他还
敢欺负你……孩子必须留下……」
陆年爷爷在电话里说了一大篇,我尴尬得抠脚,只能一个劲地点头,说好。
而陆年竟然听到最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又跑去坐着写病历。

他是人吗?
我没了。
6
接完电话,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我走到他面前,将手机还给他,不敢看他。
「真会闯祸……」他看了我一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在接电话。」我一脸抱歉。
「总之,别听他的。」他站起来总结一句。
「陆医生,我刚才说的,你听到了吗?」我切入主题。
「我爷爷都听到了,你说呢?」他反问我。
「哦。」我等待他的答案。
「你再想想吧。」
我把他这句话当作拒绝,于是愣在原地,手脚发凉。
「为什么?」我真佩服自己,竟然这种时候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他愣了片刻,叹了一口气,「你太小了,也太乖了,我不是什么好
人。」
说完他又扫了我一眼,喃喃道,「太小了。」
我一时间分不清他说的小,是哪里小,总之我羞红了脸。

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出那间办公室的。
只是脑子里一直重复着他最后说的那句——
「解决一个错误的最佳选择是及时止损,而不是用另一个错误来掩盖之前的错
误。」
我告诉他今天暂时不做手术了,然后逃一般走了那里。
7
两天后,在我对这件事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突然就被陆年的家人联系了。
这其中包括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叔叔婶婶……
一天内,我接电话差点接到崩溃。
反正他们的中心意思就一个,孩子必须留下,陆年她们去搞定。
至于怎么搞定?
我感觉任何人都招架不住这样一波亲戚的轰炸。
果然,第二天,陆年就出现在了我出租屋的门口。
「你怎么来了?」我开门看到他的时候,很惊讶。
因为他倚着我门口的墙,手里夹着烟,脸色却苍白得要命,地上落了一地的烟
头。
「解决你这个小麻烦。」话落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把我捞到一边,径直朝
我屋里走。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爷爷他们怎么有我的电话。」看得出来他因为这件事很
烦。
「……」他灭了烟,没有直接回答我,在沙发一角懒懒地坐下,笑道,「昨晚值
夜班,现在有点困,能借地方让我躺两小时吗?」
「啊,可以。」我赶紧把沙发上的布偶挪开,让他有地方躺。
难怪,他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疲惫。
他躺下后我才发现,相对他的身高来说,我家的沙发太袖珍了,他这样睡有些憋
屈,应该不是很舒服。
可是他依旧一秒就入睡了。
他说睡两小时,让我叫他,可是到了时间,他的头仍然深深地埋在我的沙发里,
看起来疲惫极了,我竟有些不忍心叫他。
我不叫他,他却到点就自己醒了。
他伸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机械表,「8:30,开门了。」
说完就自己坐了起来,整个人又看起来精神抖擞了。
「什么开门了?」我问他。
其实这两个小时,我很忐忑,我不知道他来做什么,上次被拒绝后,我就不想再
看见他,有些尴尬。
「户口本在吗?」他突然盯着我的眼。
「不在。」我心忽地漏了一拍,「在我妈那。」
「……」他盯着我看了一阵,又笑着叹了一口气,「是该去一趟。」
8
等我回过神来,我和他已经来到我妈楼下。
「苏雪。」他突然叫我的名字。
「嗯。」
「你想好了吗?」
「什么?」我脑子一下子转不过,但还是习惯性回了一个,「嗯。」
「我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而且我平时挺忙的,一周七天,有六天都在医
院,剩下的那天也是随时候命,我可能就是那种下了床拍拍屁股就走了那种
人。」他突然望着我,叹了一口气。
「哦,理解,你们医生救死扶伤,真伟大。」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
「……」他盯了我一秒,像是想从我的眼睛里读出我有没有撒谎,我被他盯得有
些虚。
「那行吧。」
说完,他拉着我上楼。
刚开始我妈有些惊讶,后来也不知道陆年怎么跟她说的,她竟高兴得笑开了花。
我以为我这种组合家庭的孩子,家庭关系会让他感到无所适从,结果没想到,他
竟然游刃有余。三两下就把我妈和叔叔拿下了。
吃过饭后,我妈竟催着我去扯证。
「赶紧去,别耽误小陆晚上的手术。」
我:???
我真不知道陆年给我妈灌了什么迷魂汤。
怎么就忍心,把自己女儿放心地交到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手里。
一顿饭稀里糊涂地,我就这样吃完跟着他去了民政局。
直到最后念完结婚誓词,我都还没从闪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9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我和陆年之间连爱情都没有,所以我感觉自己变成
了孤魂野鬼。
扯证当天从民政局出来,他就去了医院,扔了一把钥匙给我,然后没再出现过。
我觉得一个人住他那挺没意思的,于是又搬回了出租屋。
「没在家?」我收到他这条短信,是在几天后。
我苦笑,他终于记起有我这么一个人了。
「和朋友出来了。」
和他发信息的时候,我正在和闺蜜琳琳逛街。
「你今天休息?」我又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结果石沉大海。
我有些气。
他到底什么意思?
我不甘心,又给他发了一条,「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结果,依旧很久没有回复。
我没了。
逛街的时候,我完全没心情,简直越想越气。

我扯证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但琳琳知道。
「你们结婚后,一次都没有睡到一起过?」她惊讶地看着我。
「他很忙。」我解释。
其实这理由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
「再忙,他也是个男人……他没需求?」琳琳的话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琳琳的意思是,他会不会还有别的女人。
我想到了那天找他吃饭的女医生。
可是,我和他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他可能就是被家里人逼着跟我扯的证,我好
像没有任何限制他的资格。
想到这,我就很烦。
10
晚上我还是回了他那里。
环顾一圈,没人。
他走了。
我内心有一丝失落。
回到房间,我站在衣柜旁开始换衣服,准备去洗漱。
结果我刚脱掉内衣——
「回来了?」他声音懒懒的,像是刚醒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自己,一转身就看见被子的一端冒出半张脸。
「你怎么不出声!」我惊得直冒冷汗。
「……」他勉强拉开一节被子,身子往上挪了挪,目光最后落在我身上,「是真
不知道我在家,还是故意……」
他一边笑,一边肆无忌惮地仰着头看我。
「你!」
他好几天不回来,一回来就耍流氓,真是个渣男。
我气急败坏地赶紧找了件衣服套上。
我去浴室,他的目光依旧盯着我。
我出了浴室,他还盯着我,还一直笑而不语。
我有些发毛。
「你盯着我干什么,不睡觉?」
他一改平时严肃的模样,神情慵懒,「睡了一天,睡不着了。」
睡了一天?
他是因为睡着了才没回我信息?
我承认,我暴躁的心情,因为他的话,消除了一些。
「那我要睡了。」我仍旧不打算理他。
他可以几天没见面,也不联系我,我如果主动跟他说话,也太没面子了。

我犹豫着,是在床上睡,还是去沙发上睡。
后来我想着,我都和他扯证了,心一横,直接上了床,拉上被子,背对着他。
他在旁边没了动静。
我没忍住,转过身,看他在点外卖。
「你没吃饭?」我问他。
「没来得及。」他回了我一句。
我又多看了他几眼,看他疲惫的样子,想着他睡了一天都没吃饭,到底是有多
累。
医生都这么累吗?
「你这几天都没回家,住的哪里?」我没忍住,还是问了他。
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没料到我会问他这个,「医院。」
宁愿在医院住也不回家住,怎么感觉我好像逼得他无家可归?
我不再说话。
「这几天病人有点状况,我走不开。」他说完放下手机,盯着我。
就像是一记拳头打在了棉花堡上,有些情绪在我心底蔓延开来。
「哦,」我回了一声,想到什么又说,「吃面吗?我下面给你吃。」
他愣了片刻,然后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他一笑,我就开始反思我说的话,然后
越想越不对劲。
等我明白他为什么笑,我瞬间羞红了脸。
「我说的是鸡蛋面!」我不知道怎么反驳,只是觉得他笑得更猖狂了。
就在我气急败坏的时候,他放下手机,收住笑容,「可以。」
「那你等我一会。」我还是去厨房冷静一下,我翻身下床,去了厨房。
因为从小没跟父母住一起,其实我还算比较独立,做饭这些都会,只是不算拿
手。
想着他饿了一天,我动作有些快,没几下,锅里就咕噜噜翻腾出一阵香气。
转过身,我才发现他穿着睡衣,斜倚在门框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煮面。
「冰箱里东西有点少,只能将就了。」冰箱真的只有鸡蛋和面,鸡蛋还是我前几
天买的,「你去外面沙发等着吧,很快就好。」
他又看了片刻,最后笑道:「行。」
说完便踩着拖着懒懒散散地往客厅走。
10
后来我发现,我可能还是低估了他的食量。
他吃得很慢,也很讲究。
吃面的时候,竟然嘴边都不会糊上汤汁。
但他竟然吃完了一大碗面,甚至连汤都用勺子一点一点舀着喝完了。
「我是不是煮太少了。」我有些囧。
「是我,太饿。」他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目光突然看向我,还把尾音拖得老
长。

我心跳漏了半拍,避开了他的目光,赶紧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刚洗完,转身就发现他咬着一支烟,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
这人怎么今晚怪怪的,让我很不自在。
我整理好,准备出厨房的时候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小声说了一句:「这么爱抽
烟。」
刚说完,脚被什么东西绊住,重心不稳,然后整个人扑到他怀里。
两个人突然贴这么近,我紧张得赶紧要离开,却被他摁住。
他低着头,看了看怀里的我,然后拿掉了烟,压低声音问:「不喜欢?」
「我闻到烟味有点头晕。」我小声回答。
他愣了片刻,然后摁住我的肩,将我拉得更近,几乎是贴脸告诉我,「那我以后
不抽了。」
嚯!
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是被他的话蛊惑了,还是被他这样暧昧的姿势蛊惑了,竟
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心跳得好快,我想肯定整张脸都红透了。
「我也不想,但有时需要这个提神,以后我靠什么提神,你说说?」他故意逗
我。
我明知他在逗我,还是紧张得要命。
「那你要不要喝菊花茶。」我小声地问。
扑哧。
我刚说完,他又笑了。
刚开始只是抿嘴轻笑,到后来干脆笑得身子都在抖。
我有些囧,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
他搂了搂我的腰,最后将我抱坐到厨房的台面上,身子压过来,扣住我的脑袋,
「菊花茶是治上火的,傻。我,不,需,要。」
话落,他的吻就浅浅密密地砸了上来。
我的大脑瞬间空白了。
我用手轻轻推着他,他却摁着我没法动弹。
男人和女人在力气上有些天生的差别。
亲到一半,发现他的手开始慢慢往下探,我才猛然回过神,双手摁住他不安分的
手。
他停顿了一秒,看着我,开始气息有些不稳,把我放开缓了好一阵,眼里依旧充
满了欲望。
「还真不把我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嗯?」他惩罚似的在我腰上轻轻掐了一下,又
盯着我看。
「什么话?」我整个人都不清醒了。
正在这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是他的。
他望了一眼客厅的方向,又看了看我,最后还是放开了我,转身出去接电话。
他走开,我才敢大口地喘气。
我整个脑袋都嗡嗡的,他又走了进来,不过此时他眼里的欲望已经褪去,「我去
趟医院,你先睡……不用等我。」
说完,没有任何其他的语言,他就走了,最后我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只听见了一
声关门声。
11
我一个人坐在厨房发呆。
我不明白他突然亲我是什么意思。
是突然的心动,还是只是想走走肾,不走心。
我感觉,是后者。
有些心烦,我干脆回到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盖住,准备蒙头大睡。
可是被子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这让我有些心跳紊乱。
早上醒来,身边空空的,他没有再回来。
昨晚那个吻,就像做梦一样,醒来之后毫无痕迹。
可是我还是没有再搬出去,可能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心存什么念想。
接下来的几天,我觉得身体异常疲倦,心情也烦躁不安。
他的爷爷奶奶和父母都过来给我送了好多吃的,鸡鸭鱼,土鸡蛋,塞了满满一冰
箱。
我被他们的热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问陆年对我怎样,我都是说很好,天知道,我又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就在他们笑着说要给孩子算命,取什么什么名字的时候。
我突然感到身体下方有些异样。
我心里一惊,赶快去了厕所,然后就被裤子上的血迹吓到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后来几乎是一大家人一起把我送到医院的。
我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孩子没事。
我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这几天感到累了还在干活,没有去医院看看,甚至没有
告诉陆年。
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全身发抖,可能电视剧看多了,我觉得孩子一定没了。
去了急诊,一家人忙上忙下得跑,最后陆年也来了。
他一来,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别怕。」他拉着我的手。
我也是第一次看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急诊医生最后检查完了,让大家都出去,只留陆年一个人。
「陆医生,你确定嫂子怀孕了吗?」
我:???
「什么意思?」陆年沉着声问。
「根据各项指标显示。」急诊医生欲言又止,最后低声道,「嫂子好像只是一次
正常的生理期。」
「你开什么玩笑?」我蒙了。
「……」陆年看着我,也是一脸蒙。
「我月经已经停了 2 个月了。」
「根据 B 超显示,嫂子你的子宫里面有个良性的囊肿,这种囊肿一般会引起月
经推迟,月经失调等。」急诊医生解释道。
「你们当时没有做检查吗?」他又问。
「没有,我只买了验孕棒,测出来怀孕了。」我小声地说。
「……」陆年已经无语到一个字都不想说了,缓了一阵才问,「当时你给我,我
也没看清,你买的确定是验孕棒,而不是排卵试纸?」
嚯!
一道惊雷从我头顶劈下来,我没了。
「我没仔细看。」我带着哭腔,「我太紧张了,在药店随便拿了一个就走了。测
出来后看了一眼,自己也没敢再去看……」
急诊医生已经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我们。
陆年听完我的话,有些哭笑不得。
他停了好一阵,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低声道:「没关
系,别多想。」
他像是松了一口气,把我扶起来。
哪里可能没关系,我心里已经被自己蠢哭了。
「那……你家人那,他们问我怎么办。」我被自己的行为蠢到无法言语。
我自己蠢就罢了,现在外面还站着一堆人为我担心,我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用管,我去说。」他将我安抚好,然后走出去。
我不知道他怎么去说的,只是最后我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外面了。
可能是生我的气吧。
想到这,我就好难过。
12
最后我去了陆年的休息室。
他让我等他下班,一起回去。
我一个人躺在休息室发呆。
「你们陆医生呢。」听到门外的女声,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手术去了。」一个小护士的声音。
「昨晚他都没怎么睡好,怎么又安排了手术?」
「一个回诊病人,指定要陆医生做。」
我觉得我不应该胡思乱想,可是听她说他没睡好,我还是想歪了。
「梁医生,你和陆医生好事将近了吧?」护士又小声地问。
「还早,还早。」那个梁医生语气里满是笑意。
!!!
我真不是故意偷听,可是听到这,我还是止不住地后背发凉。
我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脑子一片混乱。
后来我悄悄走了,等我回过神来,我正站在十字路口。
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他们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个人为我停留,想到自己
这一个月来做的蠢事,我的 w 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哭干了,我就打车去了他家,把东西搬走了。
13
回到出租屋,我编辑了好几次微信,最后终于摁下了发送键。
内容只有一句。
「我们离婚吧。」
也许在他看来是幼稚,一直以来闹出这些乌龙都是我自己,不懂事的也是我,想
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还是我。
可是,就算想留下他,我也没了任何理由,我觉得自己除了给他带来麻烦,给他
的家人带来麻烦,一无是处。
那个梁医生,果然就是上次我以为的他的女朋友,他们工作在一起,吃饭在一
起,看起来又那样登对,我算什么,我什么都不是……
我只能退出。
所以那晚的吻,果然就是一时的冲动,没有任何意义。
发完信息,我就关机睡觉了,然后蒙头睡觉。
半夜我被大姨妈痛醒。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起来给自己弄个暖水袋捂肚子。
烧水的空隙,我还是没忍住开了机。
结果,翻了半天,心情跌入谷底。
他一条信息都没回。
他可能在忙。
病人可能有新的状况。
他可能睡着了,没看见。
他看见了,可能忘记回了。
……
我为他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可是连我自己都不信,只觉得自己很傻,怎么会期
待他会挽留自己。
后来我抱着暖水袋,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思来想去,鼻子一酸,还是忍不住掉
眼泪。
这件事我还没跟我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可能会骂我,骂我怎么稀里糊涂
地,什么都没搞清楚,闹出个这么大的乌龙,真丢人。
迷迷糊糊睡了一晚,早上七点,我起来上厕所,瞟了一眼手机,竟然有一条消
息。
「醒了吗?开门。」
是陆年。
我的心紧了一下。
仔细一看,信息的时间是六点半。
半个小时前他就来了?
我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去给他开门,一路上都担心他早就走了。
毕竟,他看起来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结果一打开门,我就看见他半眯着眼,倚在墙边抽烟。
!!!
他听见看门声,幽幽地盯了我一眼。
一双冷冽的眸子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来了?」我低下头,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眼睛。
有些肿。
「……」他没说话,只是灭了烟,一只长手捞住我的头,然后另一只手熟练地关
上门。
「昨晚给我发的信息什么意思?」他将我抵到门上,俯视着我,强迫着我看他。
「……」我咬了咬唇,不回答。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切都是一场乌龙,该回到正轨了,我不想委屈自己,守着一段纸上的婚姻了。
「不是你说的想和我试试,怎么,试了没几天就烦了?」
「……」我不说话。
「我这人不愿意强求,你要是真的考虑清楚了,那我尊重你的决定。」
听见他说尊重我的决定,我的心还是被莫名地刺痛了一下。

「当初是因为我误以为有孩子,我们俩才扯证的,现在知道是一场闹剧,我也不
该再缠着你。你有你的生活,你可以去和你喜欢的,配得上你的女孩子在一起,
你自由了。」我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别哭出来。
「什么女孩子?哪来的女孩子?」他也有些生气了。
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我,似乎随时都在发火边缘。
「不说话了?你今天不说清楚什么女孩子,我还就偏不依着你胡闹了。」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生气,他不是也不想结婚,只是被我和他家里
人逼着结婚的吗?
他不是因为不情愿,所以天天不回家,宁愿睡医院吗?
现在我遂了他的愿,他怎么还生气了?
「那个梁医生,她不是喜欢你吗?」我鼓起勇气道。
「……」他愣住了,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她喜欢我关我什么事?我又对她没感
觉。」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对梁医生没感觉,我竟突然松了一口气。
「那你对谁有感觉?」问完我都觉得自己过分大胆了,竟然敢问他这样的问题。
他也有些惊讶,最后板着一张脸,「对一个来招惹发着高烧的我的人。」
他又!!!又提起我那晚的羞耻往事!
我怎么觉得在撩人这方面,我永远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我彻底闭嘴了。

「……」他见我不说话,又收起了戾气,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发顶,叹了一口气,
「怎么那么不听话?」
「我又不是宠物,为什么要听话。」我小声反驳。
他愣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
「我昨晚没有时间看手机。」他低下声解释,「处理病人的事到凌晨 3 点,一
看手机就收到你的信息,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
他怎么总是熬夜,总是工作到这么晚,这么累?
我突然有些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
「什么感受。」我小声地问。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整个脸靠了过来。
本以为他下一步就是亲吻我,我吓得手指都拽紧了,他却错开了我的脸,移到耳
后,压低声音道:「医生这个职业什么都挺好,就是挺废女朋友的,我工作几
年,女朋友跑了好几个,好不容易有个不要命的小白兔跳进坑里,还差点又跑
了。」
说完他就在那笑。
我愣住了,他这突如其来的暧昧的话让我心都快跳出来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偏过头来就要亲我,却被我条件反射地躲了。
「呵……」他舔了舔嘴唇,轻呵一声,「不给亲?」
「没刷牙。」我刚起来,我不敢想象,他亲到我会不会恶心。
我太羞耻了。

「是没刷牙,还是嫌弃我抽了烟?」他问我。
「不是……我真没刷。」我略带哭腔。
「行。」
突然腰下一用力,我整个人都腾空了。
「你干什么?」我重心不稳,不得不伸手揽住他脖子。
「刷牙。」说完他把我抱进浴室,然后两个人在这种暧昧气氛下,默默刷牙。
我刷完牙就想跑,却被他擒住。
他伸手把我摁在门上,一只手托着我的后脑勺,低下头来,吻上我的唇。
他一定是喜欢我橘子味的牙膏,要不然为什么亲得我舌头都发麻了还不肯放过
我。
最后他抱着我的腰,把我摁在他怀里喘气。
「你……不想和我离婚?」我没由来地问了一句。
他总是这样,自作主张亲我,跟我暧昧,却又从来不表态,我总觉得心里空空
的,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他横了我一眼,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喘着气,冷着脸问,「是
不是还想来一次?」
「不是!」我害羞地垂下眼。
他怎么搞得好像我说那些话就是为了索吻。
虽然跟他接吻,心跳加速、天昏地暗的感觉美妙极了,但我也不是那种没皮没脸
的人。
「不是就别惹我。」他伸手捏了我一把腰,「知不知道我忍得很难受?」
我心里咯噔一下。
刚才亲到意乱情迷的时候,他抱我很紧,他身体的变化,我不是不知道。
这样被他说出来,我脸红得更要滴出水来了。
「你别总这样……」我还是希望得到他正面的回答,「我这个人在感情上很容易
钻牛角尖,我妈说我太傻,太过于认真,别人开个玩笑我都要想好久。如果你不
喜欢我,又跟我说这些,我会很纠结,会寝食难安,一直去想你到底什么意思,
是耍我还是……」
说到后面,我有点说不下去了。
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过分认真的人,也因此常常遭到别人的嘲笑,说我玩不起。
后来我也学会了,把很多在乎的事尽量轻松地说出口,抑或干脆把在乎的心思埋
在心底,这样才不会和大家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就像这次仓促的婚姻。
我也想了好久,我怕陆年觉得我这人较真,又怕自己的意愿表达得不清楚。
我不是非他不可,只是已经结婚,我在婚姻有洁癖,我也不希望他一边和我暧
昧,又一边和别人暧昧。
他每日不归家,我虽然装作不在乎,但在他回家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忍不住莫
名好起来。
……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你好陆医生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