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三十

作者 : rio 本文共968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5分钟 发布时间: 2021-09-9

人到三十
都市男女:我必须忘记你 查看详情

「爸爸,苗苗的病不治了,你让妈妈回来好不好?」
女儿的这句话,让我眼眶一下就红了。
我没想到自己人到中年,却落到了这步田地,女儿重病,妻子也在我最困难的时
候离我而去。
看着女儿虚弱的样子,我出声安抚苗苗说:「苗苗,你不用担心,所有的问题爸
爸都会解决的,相信爸爸好不好?」
苗苗乖巧地点了点头,用稚嫩的声音说:「好,爸爸。」
看着苗苗懂事的样子,我内心无比心疼。
不过好在这次我完成了公司交给我的一个项目,可以立即拿到一笔 20 万块钱的
奖金,到时候苗苗的病就可以得到医治了。
能搞定这份合同也真的是不容易,我先是通宵达旦,查阅了甲方公司以往所有的
合作成功的案例,分析了甲方公司的喜好和未来的发展方向,然后将我的项目
书,结合了他们公司的发展方向和需求。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我的情况,我居然意外最后在十来家公司当中脱颖而出。
为了苗苗的病,这些年我该借的钱,不该借的钱,都借了。

拿下这份合同,对我来说,就是唯一的出路。
我到了公司,就被我顶头上司陈斌叫到了办公司。
陈斌和我年纪差不多大,但是已经混到了公司中层,他也有个外号,叫陈扒皮,
对下属十分的严苛,尤其是对我,经常拿年纪来打击我,说他自己人到中年已经
是管理层,而我还是公司底层,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混的。
并且他一直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好几次想找借口开除我。
但我在公司工作年限也比较长,若是开除我,公司得付出一笔不少的赔偿金,所
以他总是逼我主动辞职。
刚到了办公室,陈斌就对我摆着一张臭脸,那张臭脸好像谁欠了他五百万一样。
他先入为主,直接冷着声音说:「徐可风,这次你也不要怪我,按照公司规矩办
事,这次合同你肯定完不成,你自己找人事辞职吧。」
陈斌狗眼看人低的毛病一直没改,难怪总经理宣布这个任务,我接下的时候,陈
斌当时还鼓励我,让我好好干。
感情是在这里等我,他知道我业务能力不是很强,自然以为我谈不下这个合作。
可是这次我偏偏要让他失望了,这个合同我已经拿下来了。
并且,甲方还夸我说,我的项目书做得十分符合他们的预期,甚至都可以说超出
他们的预期。
看着陈斌脸上冷笑,一脸得意扬扬,这一次,我要狠狠打他的脸。

陈斌志得意满,我估计这会他脑海里已经在幻想,我从公司灰溜溜离开的画面。
只是可惜,天不遂人愿。

我咳嗽了声,内心有了底气,说话的语调自然也高傲了几分,「陈经理,你看看
这是什么?」
我将细心呵护好的合同,摆在陈斌的办公桌上。
陈斌看到桌上的合同先是一愣,旋即回神,伸手拿过合同,语气却还是嘲讽似的
说:「徐可风,难得你这次识相,自己已经提前将辞职书准备好了是吗?好,我
同意了,现在就签字。」
我心里呵呵一笑,都懒得接话。
我看着陈斌将合同打开,先是一怔,随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精彩起来,眼神当中
也布满着不可置信。
是啊,他怎么都没想到,以往在他眼里的废物,居然将整个公司一直谈不下来的
项目给谈成了。
「陈经理,这是我和甲方公司签订的合同,你过目下,还得麻烦你,回头将项目
书给总经理看一下。」
看着陈斌这副样子,我心头不知道多爽,想着,陈扒皮,这回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了吧。
陈斌明显还没回神。
于是我又叫了声他,他回神,眼神还是带着震惊看着我,「徐可风,这个项目真
的是你谈成的?」
他的语气带着怀疑。
我听他这样说,心中有些不爽,「经理,白纸黑字在这,难道还能有假,你要是
不信,你就给甲方公司打一个电话,还有,经理,你尽快将这件事情告诉总经
理,我还等着拿奖金。」
在公司被陈扒皮压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口气,我自然不会放过。

说完,我也没有等陈扒皮回答,直接就出了陈扒皮的办公室。
以往我要看他脸色,现在老子宣布,以后再也不用看这陈扒皮的脸色。
一直等到下午,我内心兴奋无比,这次发奖金还和以往不一样,以往是要和工资
一块发。
但是这次总经理说只要拿下这个合同,就立即发奖金。
我想着下班前,也应该到账了吧,所以我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等着银行到账短信
提示。
可是临到下班前的一分钟,我还是没有收到。
我原本满怀期待的心情,忽然就变得有几分担心,我盘算着是不是陈扒皮没有和
总经理说。
想着,我就朝着陈扒皮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门口,我好像细碎地听到陈扒皮,在说什么 20 万块钱的事情。
听到 20 万块钱,我就有些着急。
于是我推门就走了进去,可能进去的有些突兀,陈扒皮吓得就将手机给收了起
来,脸上猥琐的笑容也在瞬间消失。
下一秒,陈扒皮忽然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朝着我暴喝:「徐可风,进来不敲门,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陈扒皮一脸怒容。
我心头骤然一紧,以往面对陈扒皮的呵斥,我一般都是容忍,毕竟我还需要这个
饭碗。

但今时不同往日。
面对陈扒皮的呵斥,我鼓足了一口气,就说:「经理,我和甲方公司的合同你给
总经理看了吗?」
「什么合同?」
陈扒皮盯着我。
我见陈扒皮这样说,一口怒气顿上心头。
「经理,我和甲方公司签订成功的合同,奖金是不是要发给我了?」
我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
「哦,你说这个事情,徐可风,忘记告诉你了,这份合同我给总经理看过了,总
经理很满意,不过……」
陈扒皮说到这,顿住了几秒。
而我却有些迫不及待地问说:「不过什么?」
「不过这奖金和你没关系。」
「陈扒皮,你说什么?」我听到陈扒皮说奖金和我没关系,我终于忍不住将怒火
彻底爆发出来,看着眼前陈扒皮一脸猥琐的样子,我真的想上前就给他一个耳巴
子。
「姓徐的,你他妈的别以为这个合同真的是你成功签的,要不是我之前天天跑,
感动了甲方公司,甲方公司怎么可能和你签约,所以这奖金应该是我的。」陈扒
皮十分无耻地说着。
我听到陈扒皮这种无耻的言论,我怒骂着这个无耻之徒,「你他妈的拿了我奖
金,还在这里强词夺理,信不信我向总经理举报你。」

「徐可风,你威胁我,信不信老子开除你?」
陈扒皮抬手指着我,终于我没有忍住,扬手就给了陈扒皮一个耳巴子。
他抢了我的奖金,就等于抢了苗苗地活下去的希望。
趁着他还没回神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总经理办公室跑过去,陈扒
皮也很快追了上来。
我之前知道陈扒皮,在公司的项目上经常吃拿卡要,并且胡乱报销,黑了公司不
少钱,我甚至还有一些证据。
今天新账旧账一块算,陈扒皮这是你逼我的。
本来这些事情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道。
可是你今天做的事情,就等于要我女儿的命。
我冒冒失失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发现总经理正在和他的女秘书打情骂俏,总经
理年纪大概在四十五岁的样子,但已经提前秃头,样子看着有些老气。
我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来得不是时候,我说了句不好意思,就退了出去。
总经理的声音,却很快传来,「进来吧。」

我重新进去,心里有些发虚,毕竟碰见了总经理这种事情。
果然,总经理这会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
他用手拨弄了他少得可怜的头发,接着对身边有些妖娆的女秘书说:「你出去
吧。」
女秘书走的时候,也瞪了我眼。
我有些尴尬地说:「总经理,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我知道了,你来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我本来就是为了奖金的事情来的,那份奖金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于是我开口就
将陈扒皮冒名顶替我奖金的事情给先说了,随后连带着陈扒皮这些年在公司做的
那些黑心事也都说出来。
想着这一次,彻底将陈扒皮给收拾了。
陈扒皮你对我不仁不义,就别怪我了。
我刚说完,陈扒皮就闯了进来。
陈扒皮看着有些狼狈,进来之后,哭丧着一张脸,就恶人先告状,说我殴打他,
还将手臂上,腿上,脸上的一些伤口展示给总经理看。
不过有些伤口根本就不是我打的,难怪这家伙比我晚进来一步,感情是在伪装伤
痕。
「总经理,徐可风殴打上司,按照公司规矩,可以直接开除,不用赔偿。」
总经理一脸严肃,目光闪烁,又用手撩拨了下他少得可怜的头发,忽然开口就
说:「陈经理,徐可风刚才说你冒名顶替领了他的奖金,还有黑公司的钱,有这
么回事吗?」
「总经理,他冤枉我,这些年来,我为公司尽心尽力,总经理你应该都看在眼里
的,和甲方公司那份合同,本来也是我天天跑甲方公司,感动了他们,这您也知
道的。」
陈扒皮开始颠倒黑白,说这些话的时候,丝毫没有脸红。
我来这里,本来就是请总经理主持公道的。

可是当我要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总经理却忽然打断我的话:「徐可风,你无
故殴打上司,还冤枉上司,这次我也保不住你了。」
总经理眼睑垂下,声音冷冷地说着。
我见总经理这样说,心中瞬间也冷了几分,我知道,这次的奖金应该是拿不到
了。
「总……」
我话还没说完,总经理接着就不耐烦地和我说:「我该说的都说了,你是听不明
白吗?赶紧去财务拿了这个月的工资,给我滚蛋。」
到这个时候,我就明白,总经理和陈扒皮根本就是一伙的。
这两人联合起来黑我。
我面对着两人声嘶力竭地吼着:「你们两个狼狈为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
这样黑员工的钱,不得好死。」
总经理一拍桌子,怒了就对陈扒皮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喊保安将他扔出
去!」

陈扒皮上来一把抱住我,我反手又给了陈扒皮一个耳光。
我压着陈扒皮,正准备继续动手,却在这时候,保安已经冲了过来,直接拽着我
就丢出了公司。
也是天公不作美,原本早上还算好的天气,这会阴沉的不像话。
我站在公司门口,看着这个自己待了好几年的公司,忽然觉得心灰意冷。
原本还以为努力就会有回报,可有时候,结果却偏偏事与愿违。

我内心藏着一股愤慨,想着自己的成果被这两个无耻之徒篡夺,就恨不得弄死这
两人。
我离开公司,有些失神落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刚到家,我就听到一阵急促
的咳嗽声。
我快速走到了卧室,就看苗苗咳嗽得不成样子,我知道苗苗的呼吸道疾病犯了。
当下我不敢有任何耽搁,急匆匆的就将苗苗送到医院。
到了医院,经过医生一番短暂的抢救,苗苗总算是挺过来了,不过医生却告诉
我,苗苗三天内必须做手术,前期手术费用大概 20 万块钱,让我准备好,否
则,孩子可能就真的不行了。
医生的话,让我心头无比苦涩。
因为我现在根本就拿不出这 20 万。
我没想到,最后因为这 20 万块钱,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笔钱,对于我来说,就是救命的稻草。
可是陈扒皮他们却将本应该救女儿命的钱给抢走了。
为什么要将我逼到最后一条绝路上去。
为什么?
我内心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
我一定要报复陈扒皮,还有总经理,我不能让他们拿着原本属于我的奖金,逍遥
快活,他们将我逼到绝路上,我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好过。
我要让他们赔命。

会员免费 永久会员免费

已有37人支付

目录 下一节 更多合集

原文转载至知乎盐选专栏

1.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3.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崽崽的小站 » 人到三十

发表评论

开通VIP 享更多特权,建议使用QQ登录